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40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40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55 热度:5
然也看到了台上的同年,两人四目相对,同时点头微笑。
  “各位大人,这器乐只能一人弹奏,也只有一把。”骆灵取出琵琶,冲知府大人和几位裁判鞠了个躬。
  “哈哈哈,你夫妻是一队,谁弹都行,这两组并不需要分得很清,组合参赛,一个人上也可以,全部都上也行。”知府大人答道。
  齐王笑道:“那么,这两场就由内子参加。”
  “不过……我看别人抚琴时,都会有舞娘之类的在旁边起舞,以娱大众,既是夫妻同赛,不如就请夫君剑舞一曲,如何?”骆灵看向齐王,面纱下的嘴角勾起,笑得开怀。
  大庭广众之下提出,他能驳了她的面子吗?何况她都说了,是夫妻参赛,想要与他一起,齐王无奈地点了点头。他随身没有佩剑,知府大人让随行的官差取了一把给他。
  知府大人点了点头,心想此人能文能武,果是全才。
  “因是新器乐,请容小妇人先调调弦。”骆灵轻拨弦,鸣金之声响起,带着一种肃杀之气,围观者中懂乐的一时禁了声,这声音弹奏出来,竟是非常好听。
  琵琶这个乐器,在中华古典乐器中占了很重要的一个位置,受到广大民众的喜爱,又如何能不好听?
  “准备了!此曲曰:十面埋伏!”骆灵冲齐王点了点头。
  齐王闻音知意,刹时明白了骆灵为何要他剑舞配合,听她调弦,便觉得曲中有金戈铁马,再听曲名,此曲诉的是战场杀戮,显的是男儿本色,并不是那等缠绵柔情的儿女情长之曲,舞剑配合,正好相得益彰。
  他回以一笑,将剑背在背后,做了个启手势。
  随着琵琶声响起,齐王的剑也跟着舞了起来,动作宛如燕子,忽尔迎风直上,忽尔灵巧翻转,曲声缓时,他像一片落叶,随风缓缓落下,曲声急时,场中竟似有无数个身影穿梭前行,看得人目不暇接。
  要知道唐朝大诗人白居易《琵琶行》一诗中形容琵琶声是“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又道其是“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这些语句正恰到好处地写明了骆灵此时弹奏琵琶的场景。
  一曲完毕,不管是裁判,还是其他参赛者和围观的群众,只顾张口看着台上的两人,一瞬间的沉默,寂静无声,今日喧嚣的江畔从来不曾如此安静
  半晌,还是知府大人率先起身,所有裁判全都起立,随后也不知是谁带的头,台上台下,响起如潮般的掌声。
  骆灵手抱琵琶,起身向四周点头微笑,而后踩着碎步,徐徐向前,福身下拜道:“小妇人献丑了!请各位大人评判。”
  “这是我有生以来听到过最好的曲子!”知府大人说道。
  “我也是!”
  “我亦然!”
  不断地有人附和,齐王将剑还给它的主人,那官差的脸上透露着一丝兴奋,似乎在为自己的剑能为这样的曲子伴舞而高兴。
  “这种形状的乐器其实不少,但是都比不上夫人手中此物,居然能够弹出如此美妙的乐曲,弹奏手法上,这似是综合了众多器乐之长?”乐组的裁判眼带征询看向骆灵。
  “正是!”骆灵说道,“此物是在其他拨弦器乐的基础上演变而来,弹奏手法也综合了多种拨弦器乐之长。”
  “此物音域广阔,表现力大大超过了我所见的其他器乐,这项发明可说是很成功。”乐组的裁判说道,“既然是器乐,总不能没有名字吧,不知夫人可为它取了名?”
  骆灵轻道:“我叫它琵琶。”
  乐组与工组的裁判异口同声,全票通过,骆灵与齐王目前在四个组的比赛中都领先第一。?
  第169章  真不累

  齐王和骆灵的表现折服了文墨会的所有观众,折服了竞争对手,折服了裁判。
  他们在乐工两组赛事上的表现自不必说,大夏人是一个乐天知命的民族,大夏人是一个爱好艺术的民族,其中又以音乐为最,能够发明那么美妙的乐器,大家已经给骆灵和齐王打了一个高分,再弹出那等天籁之曲,舞出那样高明绝妙的剑法,他们的人气已经占到了一个无可比拟的高度。
  先前看过另外两场比赛的人在一旁更是添油加醋地说起了两人那一般无二的字迹,欢呼声更甚,赛事还没比完,群众第一的呼声已经落在了两人头
  这个时候,别说两人并非四项全是第一,就是差着那么一项,估计知府大人也会将桂冠安在他们头上,毕竟文墨会举办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能够在每一项赛事都取得冠军的人,历史以来就算最后一关交叉赛胜出的,也只有人拿过两个单项第一,各位裁判也希望在这一届能出一个奇迹,记录入文墨会和梓州城的历史,自己脸上也有荣光。
  最有意思的是有几个排在两人之后的年轻人退出了比赛,原因并不是他们不自信,所以选择了放弃,而是他们的伴侣提出了这个要求。今日龙舟赛,各家的姑娘小伙儿都出来了,今日是个特殊的日子,不管是畅饮作谈,还是玩乐嬉戏,就算是大家长们也放开了规矩,很多有情有就在这一天订下了终身。有心上人参加文墨会的姑娘小伙儿都来了,为心上人加油。
  骆灵与齐王是以夫妻组合出场,尽管看不到骆灵的长相,可是单凭气质,就觉得两人十分相配,她的小手大多时候都是握在齐王的大手之中,两人的配合也是天衣无缝,两人书法比赛上的上下联不同手书却一样的字迹,作词比赛上的精彩联句,乐与舞的绝佳配合,无一不给恋爱中的年轻人以强烈的冲击。
  这才是他们所追求的榜样,不管是姑娘小伙,都暗自在心中期望着自己与情人也能如这二人一般,于是不约而同地要求自己的意中人放弃,他们的说辞也大多一致,大概就是如下说法:“这对夫妻的配合太完美,他们确实是最好的,退出吧,不要浪费时间了,反正在我心中,你是最好的,何必再比?他们那么恩爱,随时都牵着手,我也想与你牵手共度今日的好时光。”
  在这么一种状况下,这一次的比赛结束得比哪一年都早,更是成为了文墨会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大满贯,所有第一全包揽。这个时候还没有人知道齐王和骆灵的身份,直到几年后,时任的梓州知府高升入京,成为刑部尚书时,才在宫宴上重遇了今日的冠军,打听之下,方知是圣恩隆宠、名震朝野的齐王与齐王妃,这个真相才得以暴露,那是后话。
  如今在场中,知府大人在比赛结束后,顾不得仪态,从首座上直冲下来,对着齐王和骆灵就问道:“你们两个,可是乔况那家伙的学生?”
  “乔况是何人?”齐王没反应过来。
  “方才不是还与你们说话来着?”知府大人说道,“他和一个女子,递了你这乐器给你。”
  “哦,原来知府大人说的是乔大人!”骆灵恍然道,“我们不知乔大人的名字,我与他夫人相识,我们乘坐同一条船入京。”
  “哈哈哈!”知府大人听罢心情很好,长声大笑,“我就说嘛,乔况的水平,还不如我呢,本官自问都教不出你们这样出色的学生,何况是他!不知两位师承何人?”
  骆灵抢答道:“回大人话,小妇人与夫君的师承可不止一位,不过每一位师傅都是行内的顶尖高手,所以才会侥幸得了个第一。”
  知府大人呵呵笑道:“也对,也对,能以一己之力,通晓众家之长,如此人才确实有,但若是在各家领域都能够占在巅峰的,确实没有一个,不过也许将来会有。”
  他大含深意的目光看了看两人,齐王明白他的意思,微微笑了笑,他从小什么都学,这是父皇要求的,不过因为怕皇后的打压,他不敢用心,学什么都是随性而为,却未想歪打正着,反倒比其他被压迫着学的兄弟们学得好
  文墨会是官方办的盛会,胜出者有奖励,知府大人告诉二人,他们将获得两千两银子的奖励,骆灵在心中将这份奖励换算成人民币,发现并不少,心中很是开心,和齐王商量了一下,两人当场决定把这笔奖励捐出,并且再加一笔,由官府出面在梓州兴办文墨书院,免费对读不起书交不起费用的寒门学子开放。
  知府大人闻得两人此举,破天荒地对二人抱拳作揖,说道:“本官代表梓州百姓,多谢两位义举。”
  “大人不必多礼,一路听到百姓谈起大人,都夸大人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官,我等此举,不过是小小心意。”齐王说道。
  事情就这么收场了,辛苦了一天,奖金没到手,还倒贴出去一笔,但是骆灵很高兴,看到她高兴,齐王更加高兴。知府大人听说他们今日不走,要宴请乔大人这位多年不见的同年,齐王先递了点子,让乔大人不要提他们的身份,知府大人也请了他们,不过他们还有另一场约会,于是拒绝了。
  另一场约会自然是那位叫张子舟的青衫书生,他说好在秋声楼等候二人,唐泽等人纷纷上前来恭贺,唐泽是一脸兴奋,把骆灵简直夸上了天,原先在两人面前呈现出几丝傲气的,如今别说傲气了,就连正眼也不敢看他们,满面羞愧。
  几人说道:“没想到齐公子是深藏不露,咱们有眼无珠,小看了你,还请齐公子大人大谅,不要怪罪。”
  齐王自然不会真与他们计较,对他们的道歉一笑带过。
  唐泽等人要请两人一起聚餐,两人自然又以有约在先婉拒。
  他们两个现如今在梓州算是出了名,走在大街上很容易被人认出来,幸好两人都有一身好轻功,别过唐泽等人后,趁人群拥挤时,两人几下闪出,七转八转的,转到个僻静处,骆灵去了面纱,齐王却将齐公子那张面具又戴到了脸上。
  “我原以为你会戴着这个参加比赛,没想到你却以真面目示人。”骆灵看了笑道。
  齐王笑道:“那是因为认识齐王的人不多,认识齐公子的倒有一大群。
  “那么我们现在去哪里?会那个张子舟的约会吗?方才唐泽等人邀约,你为何不答应,这张子舟一样和我们不熟,怎么就应了他?怕不是那么简单吧?”
  齐王笑着点了点骆灵的鼻子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张子舟自然是熟人,如果不下船倒也罢了,下了船,总要见见他。”
  “那先前他那番说辞,全是做戏啊!”骆灵叹道,“对了,那么说来,他是要败下阵的?”
  “就算他坚持下去,也胜不了你。”齐王说道。
  “你瞒着我的事到底有多少?我还在心里想着要帮你拉拢这个人呢!”骆灵嘟起了嘴。
  “没有刻意瞒你,这不是要带你去见他么!”齐王见骆灵生了气,赶紧道,“我只是怕你累着,才没有多说,你若想知道,这一路经过一地,我就说一地的事,把我的所有全讲给你听了。”
  “我哪里累了,你小看我!”骆灵道。
  齐王凑前,轻抚一下她的唇角,放低了声音道:“真不累?”
  见他样子暧昧,骆灵如何不明白,轻瞪一眼,面上不觉浮起一丝红晕,看得齐王移不开眼。
  “不许看!”骆灵抬起手,蒙住了他的眼睛,感觉到掌心里他的睫毛轻轻地眨啊眨,挠得她的心痒痒的。
  齐王笑着拉下她的手,将她整个人都抱在了怀中,低头说道:“这可不行,我要天天看,时时看,光看还不行,还要……”他贴近耳边,轻声说了一句,骆灵的脸更红了,想要挣开他,却是徒劳,反引来他一阵压抑的低笑
  她恼羞成怒道:“不陪你去见张子舟了,你自己去!”
  “好,不见他,你不是想见我的几位师兄弟吗?那我们去找他们!”齐王深深凝视着她,“我的涵儿说什么,就是什么,可别真生气,要知道你一皱眉头,我的心都跟着揪起来了。你的秘密可不少,那琵琶,那曲子……也许还有更多,我也不知道,连大哥都是你弄出来的,看在我被你骗得这么可怜的份上,答应我,别生我的气,好吗?”
  骆灵听得出,他的话语带着一丝轻微的紧张,他是真的很怕她生气,这让她心中有些发闷,主动地靠在他胸口,心中有些内疚,她和他不一样,他的秘密可以与她分享,可是她的却不能,有些东西说起来太过骇人听闻,她怕那些秘密像肥皂泡,一旦戳破,就会化为泡影,所以她永远也不会说,可是那一个一个的谎言,要用更多的谎言来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时陷入了沉默。
  ------题外话------
  本文即将完结,下一本弃妇系列新鲜出炉《名门弃妇》,本文右侧“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