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41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41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70 热度:1
作者其他作品”里一点就进,喜欢寒衣文章的朋友可以收阅,种田风女强复仇文,打造最痴情的男主与最悲剧的男配,简介如下:
  她依门北望时,他救下已故大将军之女,姑娘一心为父报仇上战场,战场没上成,却上了他的床…身为正妻的她成了侯府弃妇,他不知道自己放弃的,是世间最重的珍贵!他朝一日,负心男悔不当初!
  一朝崛起,她再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女人,步步为营,她开始挖掘尘封的过去,以眼还眼,以牙还牙,那些恨她的、害她的人,都会得到报应!?
  第170章  画堂双燕子

  “我没有生气,我以后都不会和你生气了!”骆灵轻声说道。
  “怎么了?”齐王抬起她的下巴,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神色不定,“涵儿,你这个样子……我不放心,生气就生气吧,别把事情闷在心里,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只管说就是。”
  骆灵“噗哧”一笑道:“生气你担心,不生气紧张,合着不管怎样你都会不安,那我可怎么办?”看着他的目光愈发温柔似水,眼瞅着四下无人,她揪着他的领口,踮起脚尖就在他的唇上点了一下,又飞快退了回来。
  齐王似是被她突如其来的柔情惊到了,表情有些茫然,愣愣地伸出一只手,放在唇上,半晌回不过神来。
  “我是说真的,从今往后,我再不会凭白生你的气,我知道你对我的好……”骆灵唇角勾起,笑容满面,眼底却含着一层水雾,她偏了偏头,垂下眼帘,再转过来时用额头抵着他的胸膛,伸臂紧紧将他圈住,齐王听到她低声地、一字一句地说道:“阿轩,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我以后再不会离开你,就是你赶我也不会走,我要缠着你一辈子,你是我的,谁也不许跟我抢!敢跟我抢,我打得他满地找牙!”
  将心比心,她知道他的痛,若是换作他失踪了,自己也一定会急疯吧。在恢复记性的那段日子,她疯狂地想念他,回忆着人相处的点点滴滴,他对她的没有半点作伪,从当年站在她身边守护她,到娶她为妻,一步步攻占了她的心,这个男人可谓步步为营,颇具心计。可是这样的心计,却都只为了一个字:爱!他爱她,所以想方设法地接近她,骗取了她的心。如果这是个骗局,她甘心入局,原因很简单,他所做的一切,都源于对她的爱。
  齐王一把将她抱起,骆灵吓了一跳,问道:“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涵儿,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他的呼吸轻轻喷在她的耳畔,她都说得这么明白了,对着心上人的表白,若他还能无动于衷,那他就不正常了,此刻他只想寻个只有他们两人的地方,狠狠地亲吻她一番。他知道,骆灵不爱承诺,不是她不看重,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她很守诺,所以不轻许,一旦许了,她就不会轻易违背。
  今天骆灵能对他说出这番话,才是真真正正接受了他,之前虽然她接受了他,可是从她眼底偶尔滑过的怀念神情,还有午夜梦回时她眼角的泪、梦中的呢喃,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心生不安,她像是一阵风,看似握在了手心,可是只要她想,就能从指缝中溜走。
  此时此景,让他如何不欢喜?这时候管他张子舟还是李子舟,让他等去吧,他只想和他的小新娘好好分享此刻的欢欣,天大的事,也没有这件事重要!
  齐王展开轻功,风一般地往前掠去,骆灵轻轻闭上眼,勾住了他的颈,放心地将自己交付于他,这种全心的信赖,这样的决定,也让她的心安了下来,靠在他怀中,感受着他的温暖,她只想就这么一生一世靠着他,再不放开,她知道,自己只要相信他就好,不管他带她去哪里,不管他做什么,她只知道这个男人绝不会害她!
  治下严明,最守约的齐王,第一次对失约了,让他的属下张子舟苦等了一个时辰,害得张子舟以为他出了什么意外,结果寻了下面的人来一打听,却听说他与妻子赛后就离开了,连知府大人的宴请也没参加,这之后就没有人见过他们。
  张子舟知道这位爷的脾气,他不想让人知道的事,谁也别想知道,打听到齐王下塌驿馆,一路寻去,却被告之天字一号房的住客出去了就没有回来过,而这里的规矩是客人没有退房的话,房间根本不可以打开,也打不开,因为钥匙只有一把,就在客人手中。
  张子舟想了想,让小二带他上楼,看到屋门紧锁,他皱了皱眉,不死心地上前拍了拍门。
  小二道:“张爷,门都锁着,您还不信吗?住这里的客人真的出去了,还没回来。”
  张子舟点了点头,说道:“如果齐公子和他的夫人回来,你立刻来告诉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小二喜道:“唉!小的知道,张爷放心吧,您交待的事,小的一定办到
  张子舟摇了摇头,心中惊疑不定,生怕这位主子在梓州出了什么事,那自己也脱不了干系,匆匆出了驿馆,还要再找,忽听得身后一阵破风身,赶紧伸手格挡,瞬间与来人拆了十几招。
  正要狠狠教训一下来人,那人却住了手,哈哈一笑道:“张先生果然厉害,不愧是江湖有名的铁笔书生,在下佩服!”
  “来者何人,因何对张某出手?”张子舟冷声道,来人一直跟在他身后,他竟然毫无所觉,单这份轻功,就叫他觉得心惊。
  “画堂双燕子,千山云影薄!”那人与张子舟速度非常之快,与张子舟过招之后,又隐在了暗处,看不到他的面容,听到张子舟发问,他轻轻念了这么一句。
  张子舟闻言色变:“你是追云还是暗影?”
  画堂双燕子,燕追云和燕暗影,本是一对孪生兄弟,他们是江湖上最富盛名的杀手,出手无遗漏,杀人不见血。张子舟想不到自己会遇上此人,背上俨然已出了一身冷汗,若此人要取他性命,方才他不可能躲过。
  黑暗中那人轻笑一声,上前一步,面容显露出来,但是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依旧给人一种不真切之感。
  他拱手道:“在下追云,先生不必戒备,在下并无恶意,只是来告之先生一个消息。”
  “什么?”张子舟问道。
  “不好意思,我刚想起来一件事,主人让我到秋声楼告诉你一声,今日之约取消,他另有事要办,有空自会去寻你,不过……我给忘了。”他闲闲地说道。
  其实他哪里是忘了,根本是故意整张子舟,让他发急,谁让暗影把张子舟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不过就会作几首酸诗,暗影就崇拜得不得了,整日里说张子舟是真正的文武双全!要知道,文武双全,在主人身边跟着出谋划策的,以前可一直是他燕追云!
  “你说的主人是……”张子舟迟疑道。
  “就是你想的那个,住天字一号房的那位!”
  张子舟叹气道:“三年前,画堂双燕子突然销声匿迹,江湖上谣言四起,有人说是金盘洗手,与红颜知己逍遥快活去了,也有人说是失手被官府捉拿关进了大牢,更有甚者,说是被仇家砍了头,没想到,你们却是做了朝庭的人!”
  燕追云摇头道:“先生说错了,我们兄弟不是朝庭的人,我们只是主人的人!”
  张子舟一愣:“这有什么区别?主人不就是代表朝庭?”
  燕追云又是一声轻笑:“这可不一样,朝庭是朝庭,主人是主人,我和暗影只宣誓效忠于他,若是他不在了,朝庭的事与我们何干,我们兄弟半点也不会插手,这一点我们跟先生不一样。”
  张子舟闻言,面色有些古怪,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燕追云摆了摆手道:“既然都是自己人,那就罢了,你这一忘记,害得我急了半天。不是听说你们兄弟向来形影不离的吗?你既然来了,暗影呢?出来吧!”
  “暗影没来,这次是我陪在主人身边!”燕追云道,“自从遇到主人后,我们兄弟就不曾时时在一起了,其实先生与暗影早就见过,若不是他,我也不知道先生就是梓州张子舟。”
  铁笔书生的真名,江湖上没人知道,谁也不曾想到这个爱穿青衫的梓州儒生就是江湖大名鼎鼎的铁笔书生。
  “哦?我与暗影见过?我怎么没这个印象?”
  “之前几次主人来梓州,都是暗影陪同,我坐镇京畿,并未随行,一直未与先生见面,深以为憾,这次主人南下,我想着要经过梓州,说不定能与先生见上一面,遂申请跟了来,留暗影在家,以前主人见你时,暗影就在旁边。”
  “可是我与主人会面,从来未曾有外在在场,他身边倒是有个小书僮,那也不像暗影啊!”
  “书僮当然不是暗影,暗影的存在若是让人察觉了,他还能叫暗影么?他要有心躲我,就是我也找不出来,不过他确实与先生见过,他曾在街上与先生擦肩而过,也曾赶过马车送先生回到家门口……所以说,他与先生确实见过,只不过他记得你,你不记得他。”
  张子舟一听恍然大悟,笑着拍了拍额道:“是我给忘了,主人身边,自然有高手护卫,有你们兄弟在,谁又能伤得了他呢?我本不该急的。”
  燕追云点头道:“我经常听暗影提起先生,方才忍不住就想和先生切磋切磋,还望先生勿怪!”
  张子舟哈哈一笑,摆手道:“无妨无妨,没想到会是自家人,你是故意看我着急的吧?我也不与你计较,主人还好吧?他现在何处?”?
  第171章  这就是求婚

  燕追云嘻嘻一笑,摊手道:“主人只交待了我一声,就匆匆离去,然后我就去寻你,他现在在何处,我也不知道。”
  张子舟面色一沉,说道:“你不是贴身保护主人的,若他出了什么事,你能担待?”
  “先生不知,主人身上的毒已经解了,凭他的智慧与身手,天下间有几个人有机会近得了他的身?何况……夫人与他在一起。”
  “夫人是确是才女!”张子舟提起骆灵,眸中带了几分佩服,文墨会的结果他自然知道了,只可惜自己没有亲耳听到那曲绝世之作,“但是,她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你还是太过大意了,不该听任主人盲目行事,他身份不同,出门在外,身边无人保护是不行的。”
  燕追云嘴唇动了动,嘟囔了一声,张子舟没听清,又问了他一遍,他提高了声音道:“你要认为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那你就错了,虽说她的武功不比主人,甚至连你都不如,但是她的计谋手段,恐怕连你也要叹服,而且她轻功很好。”
  “什么?好到什么地步?”张子舟惊讶道。
  “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反正主人给你也解决不了的那些难题,都是她想出来的办法,至于她的轻功,连暗影都追不上,这么说你就知道了。”
  张子舟闻言叹息道:“怪不得主人要娶她!”
  燕追云诡异地笑了笑,说道:“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夫人可是很记仇的,当初你极力反对主人娶她,若是给她知道了……你想想她会怎么‘报答’你吧!”
  说话间冲张子舟一抱拳,人已如一道青烟射了出去,瞬忽不见。
  张子舟为着他离去时的这一句,眉头皱了半天,难以舒解。
  这两人议论的主角此时却在驿馆的天字二号房里低声呢喃,张子舟前脚刚走,那边骆灵就慵懒地靠在齐王怀中,点着他的鼻尖说道:“你放人家鸽子,还坏心眼地订个房间在隔壁,让人干着急,真不是个称职的领导!”
  对骆灵这些新鲜词,齐王早已经见怪不怪,那个什么摸丝密码都能搞出来,她身上令他刮目相看的地方已经太多,开始还会惊喜,惊喜得多了,渐渐也就麻木了,有时候他甚至想会不会是上天怜悯他,为解他的烦忧,特意派了她来,她拥有的某些东西,简直可以称作神技。
  齐王搂着骆灵,脸上是满足的笑容,抓住她那只不安份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说道:“这可不怨我,我让追云去找他,你也听见了的!”
  随着那只小手的动作,他眼眸渐渐幽沉,用鼻音说道:“怎么,觉得还不够?”
  骆灵的脸又红了,手滑到他腰间,轻轻捻起一点皮肉,两指旋转,痛得他龇牙咧嘴。
  他的小妻子有些动作大胆得让他欣喜,可是偏偏爱脸红,齐王爱极了他脸红的模样,眸中洋溢着水光,快步凑前,唇舌落下,恨不得将她吞吃入腹,直到浑身火热,才压抑着放开了她,在她耳边轻声道:“涵儿,我想要个孩子,我们俩的孩子,为我生一个吧!”
  这一次,骆灵没有犹豫,她轻轻“嗯”了一声,问他:“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