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42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42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10 热度:1
孩儿?”
  “都喜欢!”他说道,“不管男孩儿女孩儿,只要是你和我生的,都好
  “那好,我们就生两个,先生个男孩子儿,等他大一些,再生个女孩儿,哥哥就可以保护妹妹,带着她玩,希望男孩儿像我,女孩儿像你……”
  “为什么?”他问道,“男孩儿不是应该像我,霸气一点才好吗?太过温柔了可不行,女孩儿像你倒还差不多。”
  “民间有一句话,说是女孩儿长得像爹,男孩儿长得像娘,才有福气。”骆灵笑道。
  齐王沉默了一下,说道:“我长得也像我娘……”
  骆灵伸臂拥住他,大言不惭道:“所以你也是个有福气的,不然怎么会娶到我这么好的娘子!”
  他的眼中渐渐焕发出光采,笑着搂住她道:“你说的没错,你就是我的福气!那么,为了早些见到孩子,我们继续努力吧!”
  “还来?不行了!”骆灵惊叫一声,转身要逃,他的动作却比她快,带着丝坏笑搂紧她的腰,一个翻身,朝她压了下来。
  他并没有用多大的力,她只要稍稍用劲,完全可以逃开,可是他的温柔让她沉迷,他的轻喃让她迷醉,骆灵只觉得脑子晕乎乎的,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
  他像一团炽热的火,就算她曾是块坚硬的冰,在这样的火灼之下,也会慢慢融化,被他的烧灼带成了温暖的水。
  而他专注地看着怀中人的表情,看着她的美在怀中绽放,心中充满了感激,她像山间的精灵,突然闯入了他的心扉,再难抹去。
  他用计将她强行拉入自己的人生时,早已做好了承受她的怨与恨的准备,没想到上天待他不薄,身上寒毒终于可解。薛杉说,寒毒未解前,与他同房的女子必死无疑,寒毒解了后,却会让他此生再难感受男女之间的乐趣,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没想到世间事总是这般神奇,骆灵和他一样,身中奇毒,那毒与寒毒正好中和,于是他们成了琴瑟和谐的一对,他是她的解药,她亦是他的。
  轻轻噬咬着她的唇瓣,他感受着属于她的气息,那是比世上任何一种花香都要醉人的甜蜜。他小心护着她,百般温柔,她是他的珍宝,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
  齐王告诉自己,任世间百媚千红,他所要的,所想的,所爱的,仅此一个,就算没有那一切巧合,他也会如此选择。
  他的爱曾是自私的,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可是他从不曾后悔,只要能够得到她,他愿用自己的一生来补偿!最庆幸的是他成功了,他终于成为了一个健康的人,终于得到了她的心。
  骆灵说过,从此后不要瞒她任何事,不管好的坏的,他们是夫妻,要一起承担。于是他告诉了她所有的一切,说出了那些曾经隐埋至深的秘密。
  他说:“涵儿,不要恨我,你的恨,我承受不起,我宁可你刺我一刀,也不要你对我有半点怨恨。”
  她的回答令他意外,她说:“如果我不爱你,定然会恨你,可是如今你让我怎么恨?若是刺你一刀,痛的是我!”
  她笑看着他,四目相对,她眼底情意依然,无怨无悔!
  忽然间他神色一僵,哈哈大笑起来,不得已放开了她,原来却是骆灵挠他腋下,痒得他忍不住大笑。这个男人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是被人挠痒痒,骆灵看着他,神情尽是得意,说道:“这是对你的惩罚,谁让你起坏心!
  “好了好了,女侠饶命,小的投降!”他双手举起,笑得直抽笑。
  骆灵放开了他,这一闹之下,自己的脸也变得嫣红,犹带着顽皮的笑,长长的睫毛随着那笑不住地颤动。
  “小坏蛋!”他无奈地捏了捏她的鼻子,叹气道,“再这么下去,我非得被你折磨死!”
  “你不是说只要我在你身边,就是折磨你也心甘情愿么?”她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慧黠,样子说不出地可爱。
  “是,我是心甘情愿!”齐王专注地看着她,说得认真。
  她伸指描摩着他的眉,轻声道:“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他握住她的手,郑重承诺:“不光此生,宁轩愿与涵儿生生世世,永不分离,若我负卿,定遭天打雷霹,不得好死,永坠阿鼻地狱!”
  她叫道:“不算不算,陪你一辈子都够麻烦了,谁耐烦陪你生生世世!
  他伸手到她腋下,呵着痒痒道:“怎么不算?快答应与我生生世世不分离,否则看我怎么罚你!”
  她忍着笑道:“才说要对我好,马上就翻脸了,男人的话果然不可信!
  他一头黑线,说道:“谁欺负你了?谁让你不答应永远和我在一起?”
  “我们的婚事都是别人包办的,你都没向我求过婚!”骆灵看着他,泫然欲泣。
  “怎么求?”齐王愣住,只因在这世上,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求婚就是男方向女方提亲,都由媒人一手包办,可不关男主角什么事。
  骆灵一听兴奋了,侧转了身子,手肘支起来,托了下巴看向他道:“很简单啊,你捧着漂亮的鲜花,带上戒指,跪立在我面前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你,这就是求婚了。”
  “戒指?”
  “就是这个!”骆灵早有准备,扯过床前的外衣,从兜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小锦囊,打开锦囊,里面装的是两枚镶宝石金戒指,一粗一细,正好是一对。
  “这不是扳指么?”齐王道。
  这个世代还没有戒指一说,骆灵也没有发现谁戴过金戒指之类的东西,只看到过男人们戴的玉扳指,套在大拇指上,大大的一个,不美观不说,还影响做事情。她这对戒指是邱实帮她做的,对于她拿最纯的黄金来做这么两个圈圈,还将两块极品蓝宝石切碎镶在上面,邱实很不解,不过还是照着做了,毕竟这小祖宗神奇的东西太多,他还有求于她。
  “这个不是扳指,叫戒指。”骆灵解释道。
  齐王飞快地起身,穿上了衣裳,她问他:“你干什么?”
  “等我一下!”他飞身从窗户出去,骆灵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房间,有些傻眼。
  幸好齐王去得快也来得快,不过一会儿功夫,他就还从窗户跃了进来,手里捧着一盆花,也不知是从哪家偷来的,就这么单腿跪到骆灵面前,姿势还挺标准,问道:“涵儿,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骆灵看看他,又看看被他举着的花盆,囧了半天,随即用被子蒙着头,笑得不可抑制。
  ------题外话------
  谢谢午夜和拖儿思太两位老朋友,月票收到!
  谢谢亲爱的tamyatam,你送的钻石正好给女主镶戒指!?
  第172章  二师兄有点二

  既然薛杉和薛桐在此,不见一面就走,有点说不过去,而且骆灵也想见殷影,于是齐王决定,在梓州再留一天。
  乔大人和乔夫人一大早就起来侯着两人,因昨日两人闹腾了半天,起得有些晚,骆灵有点过意不去,说了句抱歉,倒把乔大人弄得受宠若惊,连道不敢,差点没给骆灵下跪。
  还是乔夫人有魄力些,拐了丈夫一下,笑道:“你也别迂了,同行这么些天,难道还不清楚王妃是什么脾性么?她为人最是和气大方,平易近人,也是王妃没拿咱们夫妻当外人,你自己倒见外起来了。”
  骆灵笑道:“正是,乔大人不必多礼,原说好今日一早走的,是我们的不是,来得晚了,主要是昨日遇到旧友,还有点事要办,需要耽搁一下,忘了先告之你夫妻二人。”
  “无妨无妨,正好乔方乔喜两个小家伙闹着要多玩玩,王爷王妃这么决定,倒趁了他们的心思。”乔夫人笑道。
  他们要了个包间,说话声音也低,不怕别人听了。当下几人一起吃了早饭,乔方乔喜听到可以再玩一日,急不可耐地牵着父母的手走了,齐王和骆灵则是进房换了一身衣裳,一个摇身变成了齐少爷,一个将自己打扮一新,着了身烟水色的轻衫,把脸上的美丽掩去少许,才出来退了天字二号房,携手向镂玉阁行去。
  大庆朝的男女大妨有些类似于古代的唐宋时期,并不很重,夫妻携手而行是常事,没有人会议论。街上女子多戴面纱,其目的更多的是为了防风沙,保护皮肤,当然,避免登徒子的骚扰也是其中一点。
  夫妻二人行过驿站外的秋娘桥,走上青石铺就的大道,一路行来,到了城中的繁华地段,左边屹立着的三层高楼,就是镂玉阁。
  齐王与骆灵说出要拜访阁主,柜台后面正拿着一件玉器专心端详的老者抬起了眼,见二个年纪青青,微皱了下眉头道:“我家阁主轻易不见客,两们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吧。”
  骆灵看了看他手中的玉件,对齐王说道:“算了,咱们走吧,你看这玉玦成色虽将就,也不过是三百年前的东西,咱们那块千年古玉,只怕是没谁家出得起价,咱们是来错了地方。”
  她说罢拉着齐王的手就往门口走去,那老者脸上闪过一丝讶异,站起身来道:“且慢,二位客人请留步,有什么需要,咱们可以好好谈谈。”一边说,一边叫伙计沏了茶来,并叫人去请阁主。
  茶是一般的茶,齐王向来喝惯了好的,不过抿了一口,就没有再喝,只有骆灵不忌,喝得津津有味,丘虚子道长曾经形容她喝茶是牛嚼牡丹,对她来说,什么茶都是一样的,喝不出个所以然来,而且别人喝茶都是吹去浮叶,慢慢地品,她是等茶凉些就大口地灌进嘴里,最喜欢干的事是把茶叶给嚼吃了。
  齐王停下来看她,心道这丫头可真够诡计多端,她身上又哪里来的千年古玉,昨日他可是全检查了一遍,最是清楚不过。
  等待的时候,老者没有闲着,与骆灵聊了起来,他自称姓刘,让他们叫他刘掌柜。
  他坐下来就开始套骆灵的话,要骆灵先将玉拿出来看看,骆灵只说,一切等阁主来了再说,刘掌柜半信半疑,有些拿不准,骆灵就将话题岔到了方才他拿着的那块玉玦上,说得头头是道,与他验出的结果分毫不差,听得他连连点头。
  “没想到夫人是个行家,你的一番见识,只怕与我们当家的不相上下。”刘掌柜说道。
  “你是说殷影吗?”骆灵笑道。
  听骆灵直呼其名,刘掌柜又是一惊。
  “夫人认识我们当家的?”他问道。
  “嗯,说起来是故人,只不知她对我有没有印象。”骆灵说道,她与殷影,确实是见过的,两人还颇为投缘,只不过她是事后才知那人是殷影,至于殷影知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她也不清楚。
  “夫人不早说,原来是当家的故交,老朽方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刘掌柜抱拳道。
  “刘掌柜不必多礼!”骆灵笑道,“我猜此刻的影夫人必不在阁中,所以才未提及。”
  刘掌柜笑道:“夫人连这都知道,看来真是影夫人的朋友无疑,还请内屋奉茶!”
  骆灵自然知道,殷影和薛杉这会儿正纠缠呢,那两个人之间肯定有问题,既然刘掌柜没有第一时间请她来,必然是不在。
  一听骆灵认识影夫人,待遇就变了好多,这次上的茶虽比不上王府的,也算是好茶了,齐王也端了茶盅慢慢品起来,听二人闲聊,不时插上一句。
  喝得半盅好茶,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匆匆而来,来人几乎是用冲进来的,一进来就冲着刘掌柜喊道:“老刘,在哪里?千年古玉在哪里?”
  骆灵一看,进来的男子面容英俊,神情激动,一头长发松松挽了个道士髻在头顶,用一根玉簪装饰,还有好长一截垂到腰际。
  不得不说,这位二师兄长得还真是美,令骆灵不得不猜想青铜老人估计也是个美男子,所以收的徒弟全都是美人。
  二师兄行走间用了轻功,带起一阵风,白衣飘飘,颇有几分仙气,不像个武者,倒像个仙风道骨的道士。
  “玉有羊脂白玉、翠玉、血玉、青玉多种,而二师兄最喜羊脂白玉,所以听说他常常将自己打扮得跟块白玉似的,着白衣戴白帽,只凭个人喜好,全不忌讳。”
  骆灵想起齐王之前跟她说的话,觉得还真是贴切,这位二师兄的衣裳全白,不见一点花纹,可不正像一块白玉?要知道一般人是不穿纯白色的,就算要穿白色,也会选上面有印花或是图案的,免得别人以为家里死了人,只有二师兄却浑然不忌,真的很痴。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