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44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44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90 热度:1
欢的女人,而有人是专门为了看他追女人而来。
  来参加龙盘盛会的自然是手持玉箫,自诩风流的薛枫,以及绣花针不离手的薛榛,没想到师兄弟们会不约而同来到梓州,半路上便碰了头。
  喜欢打架的薛楠不敢得罪薛杉,因为他和人打架伤着,还得寻这位大师兄的灵药治伤,他也不敢得罪薛桐,那小子专门使坏,不小心给他喂了毒就惨了,所以碰到薛榛和薛枫,开心不已,一路追着这两人操练,打得个不易乐乎。
  被好战份子薛楠这么一闹,想要在文墨会上拿奖的薛枫彻底没了指望,他到得晚,错过了时间。薛榛参加的是刺绣,倒是还有机会。
  殷影拉住骆灵的手,兴奋得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此刻她的样子哪里像个孩子的娘,根本自己就是个孩子。
  “我知道昨天文墨会上的赢家一定就是你和你那位了,对吧?我一听又是琵琶又是十面埋伏的,立刻就知道是同道中人,你都不知道我找了你老半天,就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惜遍寻无果,你动作真快,躲得也够深的!真没想到啊,居然咱们会是故人,我都要乐死了!天啊天啊!咫涵,你让我掐掐,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骆灵及时躲开了殷影的“魔爪”,面上是止不住的笑,她表面平静,其实心中何尝不似殷影这般,早就激动得热血沸腾了。
  她伸出手去,极快地在殷影腮上掐了一下道:“感觉到痛了吧?不是做梦!”
  殷影嘟着嘴道:“当初和你谈了片刻,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从别处知道了你的身份,就很后悔与你失之交臂,都没想着留下个联系方式什么的,咱俩要是配合起来,简直就是杀遍天下无敌手!对了,你这丫头可是赚到了,怎么穿到个小姑娘身上,明明我记得你只比我小两岁,如今相差了近十岁,太让我难受了,老天爷真不公平,如此优待你,这般虐待我!”
  “哪里有十岁了,你看起来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我快十六了,和以前一样啊!”骆灵笑道,殷影这种风里来雨里去的性格还和以前一样,没怎么变。
  “唉!虽然你这么说我很高兴,证明我会保养,可是真相如此残酷,我这个身体已经二十五了,都是孩子他娘
  了!”殷影的声音带着怨怼。
  骆灵忍不住笑道:“够了吧,你孩子都三岁了,那来到此地时,不是一样是小姑娘?放在前世,才刚大学毕业呢,相比以前,可是赚到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殷影露齿一笑,“所以我初来时并没有颓废,而是感到由衷的喜悦,只不过见到你,才让我又颓废了三分钟,现在已经好了,哈哈哈!”
  “对了,你那个儿子,是薛杉的?可别骗我,长得那么想,你说不是我也不会信,三年前你是怎么搭上他的?”
  “哼!别提那个花心大萝卜!我儿子是我一个人的,和他没关系!”殷影说道,“还是说说你的情况吧,你那个男人不同凡响哎,没想到他竟然和这几个姓薛的是师兄弟,真是令人惊讶!”
  骆灵遂将自己的一切和盘托出,不知怎么的,在殷影面前,她不想隐瞒什么。
  听完骆灵的一切,殷影大呼过瘾,说道:“你这经历,都够拍一部电视剧了,这么说来我还是叫你灵儿吧,我以前也不叫这个名字,后来自己出来闯荡江湖,就恢复了本名,咱可说好了,若是有一天能够回去,你得把你的经历给我写成剧本,我来投资拍一部电视剧,保证赚翻了!”
  殷影只知晓骆灵前世是个古董鉴赏大师,正好是自己的克星,却不知道这位还是个寻宝大师,若是知道,就不会说这种话了,估计拉着骆灵直接就去挖地寻宝开金矿去。
  骆灵轻叹一口气道:“就算有机会,你真的舍得下这里的一切吗?你都有了儿子!”
  “儿子带着走就是了!”殷影说道。
  “薛杉呢?你真的舍得下?”
  “他不算什么,有什么舍不下的?我不需要他负责,我也要不起他那样的男人!”殷影言不对心地说道,眼神闪烁。
  骆灵之前从齐王处知道了一些薛杉的事,据她猜测,薛杉应该不是传闻中的风流种子,否则也不会在与殷影春风一度之后,遍天下地寻她,骆灵是过来人,齐王在传闻中不也一样是个色中饿鬼?但是他有多纯洁,也只有她知道,她也忍不住要感叹自己的好运气,怎么偏偏就让她碰到这个男人了呢
  看样子就知道薛杉和殷影两人互相心中都有对方,很可能就是因为薛杉的风流,殷影这才死犟着。
  她猜到了原因,不过她不会为薛杉解释,谁让他之前没有帮她,骆灵的报复心是很重的,她也要让薛杉受受苦。再说了,这样也是帮助他们,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经历过别扭,经历过磨合的爱情,才来得更加长久。
  再有多少说不完的话,也得吃饭。薛杉来请吃饭的时候,殷影和骆灵已经好得什么似的,两人手挽着手,一个叫妹妹,一个唤姐姐,俨然成了一家
  殷影向大家宣布:“骆灵是我妹子,亲妹子,你们谁若是敢欺负她,得先问过我!”
  薛杉的事,早在三年前就公开了,殷影是什么人,在座的无人不晓,而且还有燃儿那个小鬼头在,看薛杉那痛惜到恨不得将一切捧上的样子,傻瓜才不明白,面对这位大师嫂,薛氏兄弟们莫不敢从,连连点头。
  齐王笑看向骆灵,对她挑了挑眉,那意思是赞她高明,居然把薛杉都摆不平的殷影给收服了。骆灵回了他一个得意的眼神,眼波流转间,他自然也明白了她的意思,那意思是说他也有眼光,挑了她这么个媳妇,两人的眼神交流已经越来越纯熟,齐王忍不住笑得更加开怀。
  “可是……嫂……”被殷影瞪了一眼,薛桐赶紧改口,“殷姐姐,你姓殷,她姓骆,怎么她就成了你亲妹妹?莫非你是骆侯爷在外面生的?”
  “呸!你才是私生女呢!”殷影说话可毫不客气,啐了薛桐一口,“你管他那么多,我与灵妹妹一见投缘,早就结拜了姐妹不行吗?我当她是亲妹妹,她当我是亲姐姐不成吗?”
  “成成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薛桐赶紧应道。
  他现在根本不敢违拗半句,宁可得罪大师兄,被他再变成女人一回,他也不敢得罪这位未来的大嫂,不光是因为现在的薛杉将殷影的话奉为圣旨,更因为当年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他,是他给薛杉下了药,将人丢进了花楼。
  殷影给自家儿子介绍骆灵时,直接让燃儿叫小姨,燃儿对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小姨很是喜欢,因为骆灵对付小孩子很有一套,要知道她的职业需要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疯子都的。疯子厉害就厉害在骗人真诚,他那种骗术与别人的不同,实在是会让你觉得他就是一好人,比你的父母兄弟姐妹对你还要好的人。
  骆灵自然也会学与小孩子的相处之道,哪个年龄段的孩子喜欢什么,讨厌什么,骆灵全都清楚,小燃儿在她几下小戏法一变之下,整个人都跑过去粘在了她的身上,舍不得走了。
  这情形看在薛杉眼中,更是妒忌,他费了好大的心思,才让儿子勉强接受了他,没想到这丫头随便动动手指头,燃儿就跟她那么亲!
  “你小姨和小姨夫可是这次文墨会的状元,小姨夫的剑法也很厉害哦,以后你再长大些,可以跟着小姨夫学剑法。”殷影说道。
  燃儿自是高兴,闻言跳下骆灵的膝盖,跑到齐王身边去了,齐王将他抱在怀中,对“小姨夫”这个称呼似乎很是喜欢,引着燃儿一个劲地叫,两人有问有答,甚是和乐,看起来倒像是两父子,薛杉看得眼睛发红。
  另外几个却是被这个消息吓了一跳,尤其是薛枫,万万没有想到,他一心相争的文墨会状元,被眼前这两人夺去了,忍不住说道:“怎么会是你们夺了第一?那是我没赶上参赛,否则……”
  “否则什么?”殷影冷笑一声,“就你那点斤两,消停消停吧,赶紧地!连我你都比不过,还想胜过我妹妹妹夫,你就做梦去吧!他二人联手,可是天下无敌!”
  骆灵“噗哧”一笑,殷影很爱说天下无敌这几个字。
  薛枫却以为骆灵是在嘲笑她,面色陡然一沉,冷哼道:“没有比过,光是过嘴说有什么用?牛皮都是吹出来的!”他根本不信骆灵能够胜过他。
  “比就比,你以为怕你!”殷影跳起来道,“妹妹,跟他比,让他从此后见着你都绕道走!”
  骆灵可不想惹事,摇头道:“姐姐既然都说了他连你都比不过,那就等他胜了你,再来找我吧!”话锋一转,成功转移了薛枫的视线。
  果然,薛枫眼睛冒着绿光看向殷影,咬牙切齿道:“这话可是你说的,今儿拼着大师兄怪罪,我也要和你比上一场!”
  殷影很嚣张地说道:“怕你?来来来,我也参加文墨会了,被人打岔才退了出来,你以为姑奶奶是吃素的,尽管划下道来,比什么?我奉陪!”
  骆灵可怜兮兮地道:“可是总得先吃饭吧,我饿了!你们要比,也吃过了再比好么?”
  殷影愣了愣,点头道:“饿了就吃饭吧,以后再说!”
  薛枫待要说话,被薛杉伸指一点,直接哑了。
  “吃饭!”薛杉挑眉看他一眼道。
  “大师兄,你真是吃里爬外!哦不,是见色望弟!”薛枫在心里哀号,他想,这场挑战只怕是错了,看大师兄的样子,他若是敢赢未来大嫂,只怕立刻就会吃不了兜着走,自己怎么就忘了这位呢?心想一会儿等穴道解开,可得想个说辞,将这场比赛推了才是。
  骆灵与齐王忙着赶回京去,也只陪殷影呆了一夜,第二日就走了,那一夜两人同被而眠,自然又说了许多,殷影怎么都不肯说自己与薛杉的事,骆灵也不好逼她,不过却从她之处知道了三星临世的详细情形,正如她所猜测的,殷影也是三星之一,这在三年前就得到了证实,而预言者青铜老人,殷影也已经见过。
  另外一星是谁,两人都不清楚,不过照这个样子看,应该与她们一样,是因为大地震那夜星空出现的异常带到此地的,问起来才知道殷影和骆灵的住处是挨着的,两人住在公寓大楼紧邻,下楼只隔着一个绿化带,另一位估计也是邻居,就不知道是不是认识的,两人都很期待着与第三颗星的会面。
  走的时候殷影送了骆灵不少好东西,女强人到了哪儿都是女强人,殷影这些年来居然积累了不少财产,尽管骆灵一再推辞,却是推不掉她的热情,心中一时也感慨,自己这位半道认的姐姐,竟比骆府里头那些有着血缘关系的要亲。
  二师兄为了早点得到骆灵手中的千年古玉,也费了心地讨好她,从齐王那里打听到她并不喜欢金玉,反倒对青花瓷器很是喜欢,送了她全套官窑出的青花瓷器皿,餐具酒具茶具花瓶,一应俱全,那些都是贡品,也不知他从何处寻来,反正他说一应手续都是全的,在匣子里放着,让骆灵尽管放心使用,不必怕人查。
  骆灵自然不怕人查,齐王府里自己用的也是贡品,不过薛槿送的这些真的很精致,花色什么的,都很得她喜欢,比齐王府现存的确实要强。
  虽然知道薛槿是在利用她的喜好,不过骆灵对这个利用很是心愿,薛槿这种痴于一物的专注,也让她佩服,心道不能白拿人家东西,遂告诉薛槿,她此次实是没有将古玉带在身边,等回京后会取出来,可以免费送薛槿一件,其他的则要价钱适合她才出手。
  薛槿一听,原来千年古玉真的有,还不止一件,顿时激动了,问道:“不知夫人能不能先告诉我,那玉件都是些什么?”
  骆灵笑道:“其实我手里的,多是合盛王朝时期的,还包括了一本失传的琴谱,千年古物毕竟难寻,更何况是值钱的宝玉,我手头没有薛阁主宽裕,这么些年来,与夫君也不过收得三件,分别是高商国时期的玉盅一个,大业朝时代的玉冠一顶,西临朝时期的金缕玉衣一件。”
  这三个朝代,距今都是千年以上,尤其高商国,别看骆灵手中那是个玉盅,但是加起来比后面两样都值钱,因为那两个朝代之间相距不过百年,高商国距那两个朝代,却整整相差了近七八百年。薛槿听得眼睛都绿了,早着青光,差点都要流出口水来。
  他急切地说道:“过不久我也要去京城,我家在京城也有几个铺子,得去例行查帐,到时候我来寻你们,只不知到哪里找齐少爷与夫人?也不用夫人免费送我,只要夫人能让我都看上一眼,我都出钱买,若是不够,我家中还有铺子,有田地,有房产,有其他珠宝,夫人要什么都好商量。”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