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45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45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10 热度:1
薛枫听到骆灵手中有合盛王朝时期的琴谱,立刻猜到是《玉陵台》琴谱,他是这个时代的音乐发烧友,不光吹得一手好箫,其他各种乐器都有涉猎,琴技亦是出类拔萃的,闻言面上也一改原先的满脸不服气,凑上来道:“好妹子,你那琴谱,能不能也借我一观?”
  不待骆灵回答,殷影过来站到两人中间,将薛枫给硬挤了开来,她回头眼一瞪道:“谁是你妹子,别来瞎凑热闹!”
  薛枫笑容不改,说道:“大师嫂的妹子,可不就是我们师兄弟几个的妹子,大师兄,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薛枫此话一出,就遭到了殷影的追杀,只可惜殷影不过花拳绣腿,哪里沾得着薛枫的边。薛杉倒是在一旁劝着,不过看他脸上的笑意,对这声“大师嫂”其实是很满意。
  看得出殷影自然是羞的,其实现在薛杉天天跟在她身边,迟早是会被拿下的,相处久了,她也应当明白薛杉的为人,其实就算是他以前风流成生,如今为了她浪子回头,也是可以接受的,何况薛杉还真不是风流之人,那个薛枫倒真是。
  与众人拱手作别,齐王和骆灵又踏上了返京之路,骆灵心中有了“家”的感觉,齐王府,在她心中早就不知不觉成了心灵渴望的归宿地。
  齐王搂着她的腰站在船头,看着岸上越变越小,最后成为一个小点的人们,轻声道:“燃儿真可爱啊,涵儿,我们的孩子将来一定也如他一般可爱
  “嗯!”骆灵应道,往后一靠,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心顿时被柔情填满。?
  第175章  她是怎么死的

  骆灵与齐王一路行来,这一路上欢乐多多,没有其他的人和事烦心,两人都不由得感慨。
  “若是能天天似这般多好!”临近京城,骆灵叹气道。
  “怎么了?嫌烦了?”齐王帮她掠了掠耳边碎发,柔声道,“再忍忍吧,这样的日子也快要到头了,再说了,我相信王府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你应付起来绰绰有余。”
  骆灵眼睛一亮,问道:“快要到头了是什么意思?你说得明白些!是不是宫里有什么变动?”
  齐王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你呀!”
  他没有回答,骆灵却知道自己猜对了,朝堂上的事,他并不想让她操心,她很配合地不再追问,反向他道:“回王府后,不如我先去娘家住几天。
  齐王也有此意,这一回京,接下来他有得忙,没有时间陪娇妻,遂道:“也好,你失踪的这段时间,也把岳父岳母急坏了,涵儿,其实有些事不要太过计较了,他们终是你的父母,做父母的,没有不痛自己子女的,你想想,总有一天,我们也会有孩子……”
  骆灵不是不明事理之人,日子久了,她也发觉了自己原先的想法有些偏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就算是自己,又何尝没有做错过事?说起来骆夫人当年对骆慧的疼爱她是看在眼里的,那个时候她并不知道骆慧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换个方式想想,骆夫人痛爱的何尝不是她呢?
  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尤其是在父母眼中,自己的孩子总比别人家的好,她那时对自己不闻不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换了谁都一样,丈夫领了小三进门,还生了孩子,她能对那个孩子好才是怪事!
  她对齐王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这些事我会处理好的,你不用为我担心,照顾好你自己就好,不管你要去做什么,我要你记住一点,你的安全最重要!我把从薛桐那里要的药都给你备一份,说不定能用得上。”
  齐王失笑道:“不必了,你留着防身就好,我又不是去闯什么龙潭虎穴,没你想的那么恐怖!”
  骆灵笑道:“不行!反正我要得够多,你一份我一份,都带上,这样我也放心些。”
  齐王只得应了,当下被她拽了手进舱房,关了门取出那些药来,细细分好,一样样给齐王作了标记,说明用法,还强调他一定要记住别弄错了。
  齐王听她说得头头是道,不由得感叹道:“涵儿,你怎么会这么聪明!
  “聪明不好吗?聪明的娘子才可以帮到你啊,不要客气,尽管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不会推辞。”她笑眯眯道。
  齐王伸手搂住她,在她耳边轻声道:“当然需要!你要帮我的,就是每天开开心心地,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
  “肉麻!”骆灵笑着嗔他一眼,心中却是甜蜜无比,这个男人的甜言蜜语说得是越来越顺溜了。
  齐王沉默了一阵,轻声说道:“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如今马上就要靠岸了,是该告诉你了。”
  “什么事?”骆灵见他表情严肃,心头一紧。
  “是你娘家的事!”齐王说道,“你大姐姐在你失踪的这段日子,没了
  “没了?”骆灵眼前蓦然浮现出大姐骆淑的面容,那个温和的女子今年不过二十五岁,她还记得自己邀请她和女儿到齐王府玩耍时,她那激动而略带羞涩的笑颜,印象中骆淑虽然偏瘦,可身体并不差,怎么突然就没了?
  她的眼睛慢慢浮起一层晶莹,问齐王:“好好儿的,怎么会没了?这是多久的事?”
  齐王给她解释道:“我那时急着寻你,也没多加关注,是容府送来的消息,说是突然间得了急病……”
  “大姐姐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突然得了急病,什么急病,他们没说吗
  “说了,说是她先前去过容家的庄子上有户人家得了温疫,一家六口全死了,你姐姐之前去过那个庄子,回来当天就有发烧的症状,容家慌得赶紧将两个孩子带开,原是要请大夫的,因是夜里发现的病,我姐姐怕麻烦别人不让去,没想到没挨到天明就……”
  “竟然有这么巧的事?那庄子上发现了疫病,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处理的?”
  “也是你姐姐没了,容家也觉得事有蹊跷,去庄子上查了才知道,当时就将庄子封了,还好过了一阵子,只听说那一家人死了,庄上其他人家户都没事,因怕疫病传染,那几具尸体都直接烧了。”
  骆灵沉默了很长时间,总觉得心里头怪怪的,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她问齐王:“我姐姐不会也被他们家给烧了吧?”
  齐王说道:“这哪能呢,不过因为这病会传染,埋得倒是也快,当天就报了亲眷们,灵柩没停多久就埋了。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对?”
  骆灵摇头道:“没什么不对,只上为一切你不觉得太巧了些吗?就算是疫病,也没这么快发病的啊,不过一日。”
  “容武的解释是可能她在庄子上就得了病,只不过自己强撑着,其他人也没有发现。他担心两个孩子也被传染了,事后将她们送到了别处,所幸两个孩子没事。”
  “如果真的是疫病,肯定来势汹汹,烧得厉害,姐姐自己不知轻重,容武难道不知吗?没有及时请大夫医治,容家有责任!”骆灵说道。
  齐王问她:“我想做什么?”
  “容家本就对姐姐总生女儿心生不满,我就怕这一切不是容家说的那么简单,等我查实了,再作结论。”
  齐王点点头:“我让长河跟着你。”
  “长河?他跟着我能做什么?”
  “你别看他老态龙钟,似乎耳聋眼花的,其实他是大内排名第三的武功高手,有他跟着你,你做什么我也放心些,这件事我也有点疑问,可是没时间来查,你去查,需要什么只管告诉长河。”
  骆灵点了点头,有高手相助,自然底气足些。骆灵先前的笑容全部敛去,心情沉重。如果骆淑不是病死的,那她是怎么死的?想想就不寒而栗。
  “定北将军在朝中有没有站队?”她问齐王。
  齐王摇了摇头道:“定北将军一向只地心思放在军务上,他又主要是驻守边关,对朝中的事情很少过问。”
  船靠运河岸,别过乔氏夫妇,齐王与骆灵坐上了王府的马车,驶向骆府。马车在收到齐王的信后,估算着他们回来的日子,天天在这里等的,因为骆灵他们在梓州耽搁了一晚,马车昨天就来侯着了,直到今日才接着人。
  车驾摇晃间,骆灵挑开车帘看向繁华的京城街道,两边的楼房照样旌旗招展,路边的小摊上顾客仍旧络绎不绝,京城人过日子奢华讲究,和离开时一样,依旧一派歌舞升平。
  可是她知道,再过几天,这个地面上也许会血流成河,这就是政治,这就是斗争!
  因为她从齐王口里得知,这次皇帝是真的病了,命不久矣!
  在这片浮华的背后,不知有多少人磨拳擦掌,正等着大干一场!朝中俨然分成了几股势力。
  齐王与太子在湖州分手时合演了一场戏,骆灵事后才知自己成了这部戏的女主角。到了京城她才知道,齐王与太子正式决裂,原因竟是因为她。
  传言说得有鼻子有眼,直道太子喜欢上了一个女子,想要立她做太子妃,那女子要嫁人了,太子还不顾一切追到湖州,破坏了人家的婚礼,齐王也受邀参加了婚礼,掀开了盖头,没想到那女子长得与齐王妃一般无二,齐王自然心中不快,于是提剑把那女子给杀了,太子见状,怒而大骂齐王,把老底也给翻了出来,两兄弟最后拔剑相向,就此势同水火。
  太子离去时骆灵没有去送,她那时与林木、小铃铛他们在一起,不过这件事齐王是征求过她意见的,她没给什么意见,由得那两人去编,只没想到事情会被编成了这个样子。
  大街上最近议论得最热烈的就是此事,老百姓中不乏有胆子大的,说话那嗓门也不压低,骆灵自然听了个大概。
  她回头看着齐王,问道:“你们编的这个故事真够狗血的!”
  “狗血?”齐王愣了一下,随即莞尔,“这词挺新鲜,不过倒也贴切!
  骆灵摇了摇头道:“是你编的还是太子殿下编的?”
  “自然是他编的!”齐王说道,“他只说会帮你抹去这一段,我也没插手此事,反正在场的官员都被他的人截在了半道,一个也没回来,真相自然无人知晓,谁知道他竟然弄出这么个故事来!”
  “你们俩决裂就决裂,干嘛扯上我?”骆灵幽怨道,“你们不知道我的名声好不容易给正回来,这下又被你们给破坏了!故事中,我还被你给杀了
  齐王道:“要不要我现在就提着剑去找他,真的跟他打上一场?”
  骆灵摇了摇头:“不行!若是你输了还好,赢了可怎么办啊!那个位置不是这么好坐的,连个自由都没有。”
  “说的对,那咱们就让他先得意一阵吧,其实他这都是为了报复我,当的一直有人传言他的侧妃喜欢的其实是我,他一直憋闷了好久,现在好不容易逮着机会编个故事扬眉吐气,也在戏中跟我抢了你一回。等他坐了那个位置,有的是人折磨他,后宫一堆的女人,朝堂一堆的臣子,每天有这么一大群人帮你我虐他,咱们乐得逍遥快活去!”齐王笑道。
  骆灵也笑道:“是这个理儿,那你就要好好‘报复’,不能让别人代替他受这份罪!”
  东宫里,宁裴摸了摸两只耳朵,嘟囔道:“是谁又在念我了?”
  ------题外话------
  推荐一个现代宠文《部长,今夜休战》,简介有链接,点击可进。
  博西:“江小姐,我从政,你行商,咱俩结婚简直就是官商勾结顺便珠胎暗结的模范夫妻。”
  江亦欣
  博西锲而不舍:“欣欣,都说‘成功的女人背后离不开优秀的男人’。过了这村就这没这店了。”
  某女怒:“你丫这是求婚吗?!”?
  第176章  母女心结解

  虽说先前齐王府派了人来送过信,知道骆灵无事,和齐王在一起,已往京中而来,骆夫人却还是心急,每天都让人守在门口,一见有车过就让人进内院报信,自个儿急匆匆跑出来看,每每都失望而归。
  何姨娘本来跟着协理管家,因女儿骆淑突然死亡,伤心之下,便请了辞,原先她帮骆夫人分担了不少压力,这一来,骆夫人更忙了。思及自身,骆夫人对何姨娘也颇为同情,竟真心为她着想起来,不仅时常好言好语宽慰她,还端起了嫡母的架子,将骆骏叫来说了一通道理,让骆骏收起玩心,好好做事,好好侍奉他亲娘。骆骏闻言到也动容,向嫡母表达了谢意,在骆夫人的首肯下,让他搬到了何姨娘的院里,近身侍奉,也免得何姨娘想不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