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47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47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60 热度:1
不行!你好不容易才和婆婆关系好些了,妹妹,不可为了我的事,你们两个再起争执。”陆春娘却是为骆灵着想起来。
  骆灵摇头道:“这事就这么定了,嫂嫂,你放心吧,我相信母亲也不是无情之人,大家同是女人,她会理解你的。你听我的话,现在就打发人去叫大夫和稳婆,正好这段时间我在府里,还可以陪着你,等你好得差不多了,我向王爷讨个情,将大哥外放,你也跟了去,离开这府里几年,没这么多烦心事,自然一切都会水道渠成。”
  “好妹妹,我听你的!”陆春娘紧紧地攥住了骆灵的手。
  骆灵却觉得鼻子一阵发酸,陆春娘是何等身份啊,背后靠着两大尚书府,居然不生个儿子出来也会这般可怜,大哥对她那么好,她都不能释怀,难道这个时代的男人真的将子嗣看得这般重要?那她自己呢?
  骆灵忽然想到,她嫁给齐王一年多了,虽说波折不断,但两人在一起时亦时浓情蜜意,她却没有半分动静,如果自己不能为齐王生下一男半女?那会如何?他还会如现在这般视她如珠如宝吗?
  正自思量间,屋外传来脚步声,迎面对上了齐王温润如玉的脸,他正笑着与骆平讲话,跨进院中一抬头,便看到了站立在树下的骆灵。
  谁能想到向来冷漠骄傲的齐王在对着骆灵的家人时会是这幅景象?一切不过因为他们是骆灵的亲人!
  骆平亦看到了妻子脸上的泪痕,几步上前握住陆春娘的手道:“怎么了
  陆春娘摇头笑道:“妹妹在劝我呢!我想通了,一切……按照你们的意思办,往后日子还长着,还有机会!”
  骆平长舒一口气道:“想通了就好。”
  齐王以眼相询,骆灵轻轻摆头,他知道想必是不好让他知道的事,遂也不再追问,只是道:“我听岳母说你在大哥的院子,便来与你说一声,我要走了。”
  “不留下吃了饭再走么?”骆灵问道。
  “不了,宫里传旨要我去,耽误不得。”
  “那你快去吧!”骆灵说道,想了想又说,“带上长河。”
  “嗯!我会的!”齐王笑了笑,伸手握住她的,带到骆平面前,说道:“代我好好照顾她!”
  骆平笑道:“那是自然,这可是我妹妹!”
  齐王笑了笑,冲骆平抱了抱拳,转身出了院子,很快消失不见。
  当日陆春娘就喝下滑胎的药,在大夫与稳婆的双重帮助下,引下一个孩子来,孩子已经成型,却是个男婴,只不过在母体时就已经死了,这事没让陆春娘知晓,她被骆灵扎了一针,昏睡过去,骆平看到后却压抑不住,哀伤欲绝,全无劝陆春娘时的平和。
  骆灵站在他身边,说道:“大哥,别难过了,嫂嫂为你受了很多苦,她比你更加期盼这个孩子的到来,可惜天不从人愿,她比你更难过!”
  骆平红着眼睛道:“我知道,我会好好待春娘,你过去吧,母亲不是还等着你么?”
  “你屋子里那两个丫头,我带走了,这些日子我身边缺人手。”
  骆平挥了挥手道:“带走吧带走吧,都带走吧!”
  晚上与骆夫人睡一个床,骆灵将陆春娘的事细细讲给了骆夫人听,末了说道:“孩子出来后我就给她扎了一针,我怕她见到是个男孩,会哭死过去。”
  “唉!”骆夫人长长叹了一声,“总是我们骆家与这孩子没有缘份!”
  “母亲,问你一句话。”
  “想问什么,你尽管问吧。”
  “易地而处,若今日换作是你生我,你会如何?”
  骆夫人沉吟半晌,悠悠道:“为人母者,爱子女胜过自己,若是易地而处,我宁愿活着的那个是我的孩子,一切苦难,由我来承受!”
  “这就是母亲!”骆灵喃喃道,她将头轻靠在骆夫人肩头,“母亲,对不起,哥哥屋里那两个丫头,我带到松罗院去了。”
  “我就猜到你会这么做!”骆夫人轻叹一口气,“灵儿,你虽与你嫂嫂一向亲厚,可是你应当想到,我这也是情非得已,你大哥是嫡长子,将来是要承爵的,若是他不早生下嫡长孙来,将来你二哥,你三哥都要紧接着结婚了,到时候只怕生了别的心思,我这也是为了他们好!”
  “母亲,三位哥哥一向和睦,不会发生你说的那种事,二哥更是,何姨娘巴不得他早些娶妻生子,可他一个人逍遥着呢,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我看他呀,一时半会儿不会想着成亲,三哥与大哥都是你生的,大哥待他一向又好,更不会!”
  “那是因为现在你大哥还是稳稳的侯府继承人,以后……谁说得清!”
  “为什么都要守着这个继承人的位置呢?”骆灵道,“其实靠自己的双手得来的,岂不更好?我看二哥和三哥都是有出息的人,是娘多虑了吧!”
  “但愿真是我多虑了!”骆夫人说道,“丫头,说这么半天,你到底还是为了你嫂嫂吧?”
  “我就知道瞒不过母亲!”骆灵撒娇地笑道,“能生下我这么聪明的女儿,母亲自己也定然是十分聪明的。”
  “贫嘴!”骆夫人戳了她一指头,虽是责怪的语气,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她这个女儿确实聪明,聪明到她的操心全都是多余的,齐王对她的紧张与宠爱,实实在在瞒不了人。
  “儿孙自有儿孙福,母亲,大哥房里的事,您就别插手了吧,您不是刚才还夸您女婿么?大哥这个样子,不正跟您女婿一个样?能宠媳妇儿的男人才是好男人,母亲,您应该骄傲自己生了个这么好的儿子!”
  骆夫人被她的话逗笑了,摇头道:“罢了罢了,怎么说都是你有理,就听你的吧,我管多了,没得儿子也拿我当了罪人。”
  “母亲,您真好!我代大哥大嫂谢谢您!”骆灵嘻嘻笑道。
  “快些睡吧,你这车马劳累了一天,为你嫂嫂的事又忙了这么久,别累着了!”骆夫人道。
  “嗯!”骆灵应道,闭上了眼,母女俩头靠着头沉入了梦乡。
  第二日,艾月和殷兰得了信过骆府来,见了骆灵自是欣喜落泪,两人都甚是自责,骆灵少不得又劝慰了一番,还暗自庆幸她们没什么事,毕竟艾月和殷兰虽说跟她学了点粗浅功夫,可那用来强身健体不错,与人打斗可就半点不够看了,只怕那个苏诗诗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两人给废了。
  两人对骆灵说了齐王府的状况,这次骆灵出事,齐王不光杀了不少外面的对头,就连府里剩下那几个姑娘,也被他给趁机卖了出去,那几个平日里举止有些轻浮的丫头也给打发了去,只剩下艾月殷兰和红袖、流苏。
  添香和锦画被齐王卖了,秋萝则是寻到了她的心上人,由齐王作主发还了她的卖身契,在上月成了亲,香云则是从大丫头升格成了管事娘子,嫁给了齐王外院的赵管事,如今大家都叫她赵娘子。
  骆灵寻思必是她不在的时候,添香与锦画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才会被齐王卖了,添香的心思她早就察觉了,那个叫锦画的,却是从没发现过端倪,想想自己识人的功夫还有待加强。
  艾月和殷兰说,她们是齐王叫过来的,这些日子就在骆府照顾骆灵的饮食起居。
  “王爷好吗?”骆灵问道。
  “王爷昨日入了宫就没回来过,是打发了小路子传的话。”艾月答道。
  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呢?骆灵抬头看着东北方的天空,心中隐隐不安。?
  第178章  深藏不露的四小姐

  骆灵相信齐王,他们互相承诺过,再不会隐瞒对方任何事,就算是危险,也要一起承担,齐王既然能派小路子回家报信,想来也没什么十分要紧的事。
  骆灵让艾月回齐王府叫了小路子来问话,还以为不一定能碰上他,没想到小路子却也往骆府来了,见了面的第一句话是:“奴才已经往宫里去了,是王爷想起来没回府怕王妃知道了担心,便又遣了小的回来说一声,他在宫里一切安好,要王妃勿念。”
  “是与太子殿下在一处吗?”骆灵问道。
  “不止太子殿下,还有其他几位王爷也在,皇上召了几位王爷问话呢,王妃且放心吧,宫里吃的住的都有,不过是有事,王爷要耽搁几天。”小路子知道自家王爷对王妃极为痛爱,何况还交待过他不必向王妃隐瞒任何事,自然都说了。
  “你就跟在王爷身边,没要紧事就不要随便出来了。”骆灵说道,突然挽起袖子,手上竟缚着一物,像个护腕,不过却是精铁所制,她将其解下,递到小路子手中,“这物事,你拿去戴着吧!”
  小路子一惊,他所见的齐王妃娇娇弱弱,乃是个标准的大家闺秀,并不曾见她身上有什么武器,此刻一看,她解下这东西定是暗器之类的机关,做工精巧,也不知如何使用。
  “奴才怎么可以要王妃的东西,还是王妃留着防身吧!”小路子推辞道,眼中却是恋恋不舍地盯着那物,光看那精铁,他便知道这是好东西。
  “这是‘第一锻’所制的最新独门暗器,所用材料无一不是他精心所炼制,目前这世上还没有人能够炼出这样的材质,先前我就要给王爷的,他没要,我把它给你也是一样,你一直在王爷身边,尽心尽力,事事为先,我知道只要有你在,王爷就不会有事。”骆灵笑道。
  第一锻正是邱实的外号,天下兵器、暗器制造第一好手,知道他叫邱实的人很少,但是提起第一锻,世上不知道的人却没有几个。小路子一听,眼睛更亮了,伸手接过护腕,爱不释手地轻轻抚摸,却还是推了回来。
  “保护王爷是奴才的职责,有奴才在,定然不会让人伤到王爷,王妃且放心,王爷既然都要王妃留着,这东西奴才更不能收了,若是知道奴才收了,定要怪罪奴才。”
  骆灵轻叹一口气道:“怎么你们一个个都这样,我送个礼倒送不出去了。实话告诉你吧,这东西我也就是拿着好玩,实际也用不上,你看着!”
  她将护腕重新套在手上,对小路子演示了一遍,一边演示,一边解释,护腕竟然机关重重,按动其中一个机关,能够射出柔韧度极好的精铁丝,细若牛毛,负重两人亦不会折断,可缠绕外物,沿铁丝滑行,护腕上有一个活动的圈,褪下时是个手环,套在铁丝上拉动,非常利索,有了这个东西,就算是几十丈高的城墙,只怕也是来去自如。
  不光是这一项,护腕上还有一排小小的暗格,里面排着同样材质的细针,有不同的机关可控制,可单发,可瞬发,可连发,骆灵告诉小路子,针上都淬了见血封喉的剧毒,非死敌不能乱用。
  末了她突然一个闪身,小路子只见眼前一袭蓝影闪过,已是没了王妃的踪影。他正自发呆时,骆灵从背后伸手点了点他后心,小路子转身,吓出一身冷汗,若是敌人,她只需要手持匕首轻轻一送,小路子这条命就没了。
  “没想到王妃竟是深藏不露,怪不得几次出事都能平安归来。”小路子说道。
  “这下你相信我能自保了吧,保况我是在自己家里,又没有人会害我!”骆灵说道,“这东西你拿着比我拿着有用,别人想要还得不到呢,第一锻只做了这么一个,若是我需要,可以再向他再讨一个。”
  小路子这次不再推辞,接过了骆灵重新递上的护腕,在她的示意下戴在了自己手上,笑嘻嘻说道:“那奴才就斗胆收下了,多谢王妃赏赐!若是王爷问起,还请王妃替奴才兜着,不然奴才怕以后王爷出门不带奴才了。对了,王妃竟认识第一锻么?说起来王爷要寻他,他行踪隐秘,往往寻到了,他又搬家了,再说听闻他脾气古怪,别人求他办事,少有成事的,若是早知道王妃认识他,王爷也不用发愁了。”
  骆灵笑道:“你家王爷问起,自然有我,我找第一锻要东西,他只有高兴,没有推辞的,王爷找他的事我也知道了,谁让你们先前瞒着我,早说不就早找着了?这件事王爷已知,不用你小子操心了,你就记得保护好王爷,若是他少了一根头发,我唯你是问!”
  骆灵这可不是说大话,就说这护腕吧,虽然材料和成品都是邱实制造出来的,图纸和材料的线索却是她提供的,可以说少了他二人中的任何一人,这东西都不可能弄出来,这其中牵涉到她前世所学的物理学和化学知识,自然还有很多不为当世人所知的秘辛,她有好点子,她就是邱实的灵感之源,老头子先还要她用实物交换,如今她一个点子就可以让老头心甘情愿为她做很多事,其实两人的关系从开始的主顾亦成了半师徒半朋友的关系,她若是找邱实要东西,就意味着她又有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