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48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48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85 热度:6
了新想法,邱实自然高兴,这一点她没有骗小路子。
  小路子听了骆灵一番言语,自然高兴,又听骆灵交待了一番,便兴冲冲地去了,那护腕的机关非常神奇,不是随便能触发的,上面刻着奇怪的符号,要按顺序摸索那符号按下,才会启动,外人发现不了其中的机关。
  这里学武的人都会戴类似的一种护腕,主要是防着对手攻击脉门,这是护身的东西,他戴着出入宫门,不会被当成是武器给解下来。
  艾月和殷兰自然是知道骆灵会武的,艾月还跟着她学了不少,看得两眼直冒星星,等小路子走了,缠着骆灵又教了她几招,殷兰于武学一事没爱好,也没这慧根,只做了针线在一旁做,看艾月耍得好看,亦是会心而笑,她与艾月当乞儿时就在一处,两人情同姐妹,发过誓这辈子要在一起,永不分离的,见艾月练得有模有样,她也很开心。
  骆府的其他丫头却是看得呆住,骆灵教艾月时,没瞒着人,她们自然看到了,府里的四小姐竟然会功夫,而且看样子似乎不弱,这条消息很快就传遍了骆府。
  其实先前家里的人就知道陀普庵的广慧师太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骆灵跟着她学过些武艺,只是以为她不过学些强身健体的花招,没有深究,但是稍微懂点行的人就知道骆灵绝对不是在耍花架子,骆端诚听到管家说起这个消息时,正好与三个儿子在谈话。
  他很细心地发现,三个儿子中老大和老三甚是惊讶,老二却是半点波动也没有,这和他的性子很不相符,唯一的答案就是老二早就知道这个消息。
  骆端诚一问,果然骆骏早就知道自家妹妹会武,而且功夫还不弱。骆平微愣,他以为这个妹妹在家中一向最信任的就是自己,没想到她还有秘密是他不曾知道的,而骆骏却知道。
  骆聪则是直接表示不信:“二哥,你不是在胡说八道吧?四妹妹那么娇弱,怎么可能会功夫!”
  老管家笑道:“三少爷,你可别不信,这会子王妃还在松罗院教她的丫头呢,老奴听说后也赶去看了一眼,王妃那身手,一看就是高手呢,就这么轻轻一跃,就能飞到墙头。”
  “一个女子,又不上战场,学这些东西有什么用!”骆聪嘟囔道。
  骆端诚瞪他一眼,骂道:“什么一个女子,那是你妹子,堂堂的亲王妃,你敢说大声点么?”
  骆聪顿时噎了声,低了头大气也不敢出。
  骆平见兄弟被父亲骂,劝道:“三弟也不是那个意思,他这也是关心四妹妹,正因为她是王妃,行为举止才应该注意些,若是王爷知道了……”
  说了半句,他自己也意识到不对,停住了。
  骆端诚叹了一口气:“王爷想必早就知道了,没准她的功夫有一半还是王爷教的,反倒是咱们自家人,一个个被蒙在鼓里,不过也难怪,是我们对她关心太少了。对了,老二,你是如何知道的?怎么从来不见你提起?”
  骆骏偷瞟老爹一眼,见他不像生气的样子,答道:“父亲也没问儿子,于是儿子就没想起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母亲也是知道妹妹跟广慧师太学过些功夫的。至于儿子是怎么知道的,那个……那个……”
  “那个什么?还不说实话?”骆端诚见他吞吞吐吐,忍不住拍了桌子。
  “父亲,您教过儿子,大丈夫行事自当无愧于心,守信承诺,义字为先,儿子答应过四妹妹,所以这个……说不得!”
  儿子竟然跟他顶嘴,骆端诚本来很生气,不过见骆骏一副害怕的样子,却又说得理直气壮,不由得失笑出声,说道:“罢了罢了,你倒拿老子教的东西与你老子对起嘴来,不说就不说吧,我自去问你妹妹,看她是不是会像你,连自家老爹的问话也敢不回答。”
  ------题外话------
  谢谢tamyatam姑娘!?
  第179章  容府之行

  骆灵被叫到父亲的书房,几位哥哥已经不在了,就他们父女两个。她与骆端诚之间并没隔阂,之前与骆慧斗时,也没少在他跟前撒娇,所以父女见面的气氛还很轻松。
  “去见过你祖母了?”骆端诚问道。
  “见过了,祖母的身体还算硬朗,不过疏于活动,亦是养生之大忌,往年在庵里时,我跟着师父们学了一套五禽戏,常练对身体有好处,便拣那简单的几套动作教给了祖母身边一个机灵的丫环,让她每日督促祖母练一练。对了,父亲要不要也学一学?您公务繁忙,练一练可以疏筋活血,醒脑提神,大有助益呢!”
  骆端诚是个孝子,几个儿女中,老夫人最爱夸的就是骆灵,他自然也另眼相看些,闻言不觉心怀大慰,说道:“府里都传遍了,说咱们府上的四小姐深藏不露,我还道是谣言,原来却是真的!你说的这五禽戏我也曾听说过,练一练确实有好处。”
  骆灵见他眼带笑意,学了小时候上前撒娇道:“可见父亲对女儿关心太少了,您不知道您女儿可是文武双全的奇才么?”
  骆端诚哈哈大笑,他向来摆出严父的样子,几个儿女中,连才四岁的骆巧都有些怕他,见了他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只知道往奶娘身后躲,没一个像骆灵,将他的严厉直接忽视,惯会撒娇,心中对这个女儿便多了几分喜爱。
  摸了摸女儿的头,他说道:“如今可是成了亲的,怎么还像没长大似的
  骆灵歪了歪头,俏皮地笑道:“纵然我七老八十,也是父亲的女儿,一样会在您面前撒娇!”
  骆端诚听了这话,眼睛有些湿润,轻叹一口气,说道:“说起来爹一向忙于公务,对你们姐妹关心甚少,还想着等什么时候接了你大姐二姐她们回来,一家团圆,谁想到你大姐就这么没了,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骆灵挨得近,发现骆端诚鬓边夹杂了几丝灰白,她接过了话头,说道:“这件事,女儿恰好要对父亲说,父亲不觉得容家有些奇怪么?我听母亲说了,大姐过逝,她和容武的两个孩子却未见着哭灵,既说是孩子没有染上病,又为什么要将她们隔离开来,连生母的葬礼也不参加,未免说不过去。”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骆端诚沉吟了一下,说道,“你大姐得的可是瘟疫,容家小心一些,也是正常。我看容武在灵前伤心欲绝,并不似作伪,他与你大姐少年夫妻,虽说你大姐没给他生个儿子,但两人感情是在的,容武还对我说,纵然大姐不在了,我们两府仍旧是亲戚,他永远都是我骆家的女婿。”
  骆灵点了点头:“或许是我想多了,不过祖母也记挂着两个重孙女,我想去容府接了她们过来住一阵子。”
  骆端诚点了点头:“这倒使得。”
  骆端诚与女儿扯了阵家常,却把话题转到了朝庭之事上,他对骆灵说:“这一阵子皇上病危,太子不在榻前尽孝,反下湖州玩耍,还是宫里皇后下了两道急召,他才回来。你与齐王也是从湖州过来的,你们有没有遇见?”
  骆灵想起了太子弄的那番谣言,父亲这是担心自己卷入了齐王和太子之争?还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别人只道太子下湖州是去游玩,齐王却没有瞒她,太子明明是奉了皇上的旨意,拿了虎符去调兵的,如今只怕已有兵马暗中动作,只不过没人察觉而已。
  “遇是遇见了,若不遇见他,又哪里会有外面那些谣言!”骆灵叹道,“太子是好玩了些,我与王爷也不过是和他打了个招呼就分了手,宫里的事,我们不好掺和,他们虽是亲兄弟,毕竟他是太子,王爷也不好说什么。”
  骆端诚点了点头道:“你们做得对!宫里头的事复杂着呢,不掺和最好,反正齐王还是皇上最疼爱的小儿子,一切自有皇上作主。”
  骆端诚提到这个,想必是宫里有什么异动,否则太子也不会持了虎符去远处调兵,还借着玩乐的由头。按道理皇帝死了,太子继位是顺理成章的事,她心头一动,问道:“父亲,皇后娘娘最近可是对太子不满?”
  骆端诚见女儿竟然能猜到这一层,有些意外,看了骆灵一眼道:“都说了这些事你别掺和,下去吧,早些去接你两个外甥女儿来。”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骆灵点了点头,退出了父亲的书房,想到自己给了小路子一层保障,心下稍安,说不得这样的东西得再搞点,想办法把齐王和他的人武装起来。
  回到房里骆灵就写了封密信,让艾月带了去给越二,如今越二已然成了她和邱实之间的联络人,那老头收到信后,自会帮她弄起家伙来。
  又等了两天,骆灵一边着手开始查骆淑的事,一边等陆春娘病情稳定,精神也好了些,这才坐着轿子到了容家,递上名贴进门,说是要接两个小外甥女去看她们的外公外婆。
  容夫人亲自迎了出来,骆灵说明来意,她却道:“不巧了,王妃来晚了一步,静儿和珂儿回是回来了,却被你姐姐先接去楚王府了。”
  骆慧么?她和骆淑平日里也不见得亲厚,怎么想到把两个孩子接过去?再说以她现在的情况,自个儿还在伤心呢,哪里会想到大姐的女儿?难道说骆慧物伤其类,终于在遭遇变故后有了一点良心?骆灵摇了摇头,她可不信
  骆灵回来后听骆夫人说了骆慧的事,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骆慧的孩子生了下来,却是个怪物,楚王妃将孩子捧给楚王看的时候,吓得楚王后退几大步,差点跌了一跤,自此后就冷落了骆慧,将她晾在了一边。
  骆灵自然不信骆慧会生个怪物,想来是楚王妃从中做了手脚,骆夫人也深以为然,对她说:“就算我们知道又如何?当时楚王不在府中,楚王妃和府里的下人、稳婆全都咬定了骆慧生的是个怪物,她能怎么办?”
  骆灵叹道:“不是有梅氏在身边吗?她当年自己做出过换人孩子的事,没想到如今却报应到她所生女儿的身上,骆慧生的孩子到底在何方,是死是活,都不得而知了。”
  骆慧毕竟是骆夫人一手带大的,闻言心中亦是有些不忍,说道:“楚王妃那样精明的人,梅氏又岂是她的对手,骆慧生产那会儿,她自然被支开了,后面她回府来过,跪着求了你父亲半天,让你父亲帮忙说说好话,可是楚王的家务事,你父亲又如何好管呢?只给了她一些钱,将她打发了出去。”
  梅氏如今还跟在骆慧身边,骆慧从楚王的宠妾变成了无人问津的弃妇,先前住的大院子也让给了楚王新纳的小妾,住到了柴房的西角门小院,地位一落千丈,若不是有着侯府这样的娘家,听说依楚王的意思,是要直接卖出府去,不能将她留在府中,还是楚王妃求了情,才给了骆慧一个容身之地,楚王却是根本不敢碰她了,毕竟被她生的那个怪物给吓到了。
  这样情形下的骆慧,恐怕连自由都没有,怎么可能接了容静和容珂过楚王府去小住?
  骆灵对容夫人说:“既然如此,那我去楚王府接她们就是。”
  容夫人笑道:“王妃急着见外甥女,那我就不多留了!”
  骆灵与她告辞,让人把轿子直接抬到了楚王府。
  楚王妃听到骆灵前来,迎上来道:“哎哟,哪阵风把侄儿媳妇给吹来了,听说你这一阵子都病着,咱们想去看你呢,结果齐王说你送到外间养病,如今可是大好了?”
  骆灵笑道:“多谢婶婶关心,已是好了。”
  “我看看!”楚王妃拉着她的手上下左右打量了一通,笑道,“我看着倒是比得病之前丰腴了许多,看来王侄没亏待你,这阵子调理得甚好。”
  骆灵出来的时候,原是想接了两个小甥女,再去云家看看,自是备了礼的,这会儿便把给云家的礼拿出来送给了楚王妃,那是一套头面首饰,本是想送给云夫人的,费了骆灵不少心思,现在却便宜了楚王妃,骆灵心想,少不得要另外换一样更好的去孝敬云夫人。
  楚王妃年纪与云夫人差不多,这套头面价值不菲,一见之下,心中欢喜,拉着骆灵的手,又是好一阵亲热,直到厅中坐定,也没有放开。
  骆灵一看楚王妃的颜色,心想传言只怕是真的,听说楚王整日里花天酒地,将王府的基业都快要败光了,如今的楚王府,只是个空架子,别看外表光鲜,其实亏空厉害,所以楚王才会一个个地纳妾,贪的就是人家的那点嫁妆,所以楚王妃才不会拦着。虽说楚王的生母是宫里的董太妃,可宫里要打点的事项也多,只怕还不够她自己开销的,又能有多少体己给自家儿子?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王侯之家挥霍惯了的,如果不善经营自己的产业,只出不入,这日子也不见得好过。
  ------题外话------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