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50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50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75 热度:5
都让她不得不心生怀疑。容家的丫头们晚上怕有鬼,不敢去骆淑生前住的院子,按说骆淑是死在庄子上,要怕鬼也该是庄子上的人怕才是,种种迹象都表明容家太可疑,她不信大姐是生病死的,真得了瘟疫,只怕整个容家的人都会死光,怎么可能只死了大姐一个!
  “女儿,你可不能乱来,一切只是你的怀疑,纵然你是王妃,开棺验尸也是要经过官府的,若是开了棺验不出问题来,你可是要吃罪的啊,毕竟你大姐如今是容家的人,不是咱们骆家的。”骆夫人攥住骆灵的手道。
  “四小姐,救您为大小姐作主!”突然间门外进来一个人,却是何姨娘,也不知她是怎么进来的,竟然也没被守门的丫头发现,她跪下地将头磕得呯呯作响,等骆灵去扶时,见她已磕得满头青紫,额上隐隐渗出了血迹。
  “姨娘这是做什么,你快起来!”骆灵说道。
  何姨娘不磕头了,却是跪行到骆端诚身边,仰头泪流满面地看着他道:“侯爷,大小姐是奴婢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如今正是花样儿的年纪,好好儿的就这么走了,不明不白地,四小姐说的对,定是那容武害了她,求侯爷替大小姐讨个公道!”
  骆端诚说道:“你先起来再说,这样成何体统!”
  何姨娘可怜巴巴地待要再说,骆灵抢上前硬将她扶了起来,她略使劲,何姨娘根本招架不住,随着她的手就起了身,骆灵对她说道:“姨娘,既然你都听到了,这件事也不瞒你,你要我们为大姐姐做主也可以,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进来的?守门的人呢?”
  何姨娘说道:“你放心吧,没有人听到,是我让二少爷将她们引到了前头,除了我,谁也没听到半个字!”
  骆灵看到骆夫人脸沉了下去,心道这下惨了,她这个招摇的二哥又惹祸了,竟然能把骆夫人身边的丫头全吸引了过去,魅力倒是不小,只是日后他有得苦头吃,负责守门的那几个丫头,命运只怕也就此改写了。不过现在顾不上那么多,她首要的是说服骆端诚。
  “姨娘,你先坐下!”骆灵肯定地对何姨娘点了点头,“大姐的事,既然我插手了,就不会退缩,容武对她做了什么,我会让他百倍偿还,我要让他知道,咱们骆家的人可不是缩头乌龟,谁敢伤害我们骆家的人,就先做好死的准备!”
  她说这话时目光看着骆端诚,骆侯爷脸居然红了,咳了一声,说道:“你母亲说的对,没有真凭实据,你别犯傻。”
  “正因为没有证据,才要去寻找,”骆灵说道,“这件事我会暗中进行,有了实据,再申请官府开棺,先说明,只是希望父亲母亲和姨娘不要怪我惊动大姐。”
  “暗……暗中进行?”骆夫人结巴了一下,吃惊地看着女儿,“若你猜的是错的呢?岂不是让那些脏手污了你姐姐的清白之身?”
  这一点倒是何姨娘看得开,她苦笑道:“死都死了,要那清白有何用,只要有一丝线索,就不能放过!”
  骆灵点了点头道:“说得好!姨娘,你放心,这件事我亲自动手,不会让人污了大姐的清白。”
  骆夫人定定地看着骆灵,仿佛突然间不认识这个女儿了,她实在想不到自己生的女儿会做这样的事,到底跟着她在庵里那些年是怎么过的?到底她跟着齐王又学了些什么?她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骆灵没有看她,而是看着骆端诚,郑重地说道:“父亲,如果大姐的死因查明,咱们家与容家誓必决裂,到时候,我想楚王府、端王府、韩王府等势力都不会坐视,而是会站在容家那边,骆家会站在风口浪尖上,您支持我开棺验尸,将此事追查到底吗?”
  她问的是支不支持,不是允不允许,骆端诚看着这个女儿,心中明了,自己若回答一个“不”字,只怕从今往后,她对骆家会变得像几年前一样,疏离,甚至有可能是无视。这个女儿的行事方式不像他,不管是不是因为背后的齐王,他不得不承认一点,就是女儿比他有决断!
  是的,就算他得到了现在这位君王的认可,但是当下一任君王继位时,因为他的中立,他也将会被排斥在权力中心之外,因为他不加入任何一派,自然也不可能成为新君一派的心腹。
  “是齐王做出了选择吗?”骆端诚问道。
  骆灵摇头:“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与我的决定都不会起冲突,这一点,我相信他!”
  骆端诚抬手捻着胡须想了半晌,终于决定赌一次,如果成功了,家族自然会在自己的带领下走向兴盛,若是失败了,他将会成为骆家的罪人。
  “你等等!”他没有回答骆灵的问话,而是匆匆出去,叫过管家吩咐了几句,再回来时,他对骆灵说道:“我已将几个幕僚、侯府护卫统领、外院各处管事全部召集了过来。”
  骆夫人问他:“叫他们来做什么?”
  “我让他们全权协助你,从今日起,你的吩咐就视同我本人亲嘱!”骆端诚转向骆灵,目光深沉地盯着她,缓缓说道。
  “侯爷!”骆夫人惊叫一声。
  “就这么决定了,你与何氏下去吧,四丫头留下。”
  有外客来,骆夫人自不便相见,依言带了何姨娘退下。
  骆灵转向父亲,软声道:“父亲,这不合适吧,我是女子!”
  骆端诚哈哈一笑道:“此番你记得自己是女子了,方才是谁咄咄逼人来着?为父在朝堂之上,也少有人敢这么难为我!”
  ------题外话------
  谢谢我的钻石姑娘tamyatam!?
  第182章  交权

  “父亲,我哪有……”骆灵不依道,又恢复了她的小儿女姿态。
  骆端诚欣慰地看着她,说道:“若你哥哥能像你这般有胆识有谋略,我也不至于没个人商量,一直独自支撑,不敢偏倚哪一边,既然你敢说出那番话,为父就将你看作男儿,以后骆家的事,你得给为父好好参谋!不过待外人时,处事亦要学会圆滑,不可太直,能够藏着就不要露出来,能够笑就不要与人怒目相向。”
  骆灵嘻嘻一笑道:“明白,处事圆滑,笑里藏刀,父亲说的是这个意思吧!其实女儿一向都以这八个字为准则,一直执行得很好呢,只是对有些不想应付的人,就懒得应付罢了。”
  “唉!让我说你什么好呢?真是!也不知你这都跟谁学的!”
  “跟父亲学的!不是您教我这么做的吗?”骆灵笑道。
  骆端诚拿她无法,摇了摇头,颇为无奈,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会将家族推向何种境地,但是心中却也有了一股豪情,觉得似乎自己只要勇往直前,就一定会成功。这份自信,来源于身畔的女儿,她曾经是那么弱小的孩子,却经历过了不少风雨,在赤焰盟的劫掠谋刺之下还能够安全归来,谁又能说她不会再创造一个奇迹呢?
  这么多年来,因为皇上的信任,刘家的势力已经盘根错节,深入整个官场,有许多官员都是那位告老在家的刘老臣相的门生故旧,若是皇后不支持太子,改为支持端王或是其他人,谁又知道最终的结果会如何呢?尽管到了后来,皇上意识到了这一点,可惜为时已晚,外戚羽翼已丰,难已节制。也因为如此,皇上开始重视齐王,越来越多地倾向于他,隆宠甚眷,尽力拉拢他与太子,因为他们毕竟同是萧皇贵妃所生,其他皇子都有母族支持,唯有他们,没有母族,只有对方。
  鼠有鼠窝,蛇有蛇道!骆端诚既然能从一个小官吏爬到如今这个位置,也不是没有本事的人,宫里、官场上也有他的一套运作方式,很多东西别人知道的,他或许不知道,他知道的,别人也有可能不知道。骆灵猜测有一些东西或许还是那位皇帝老爷透露出来的,骆端诚是皇帝近臣,自然关于揣摩皇帝的心思。骆端诚的这种态度其他人不会喜欢,但是这位当权的者却一定喜欢,因为骆端诚只忠于皇帝,而现在,他就是皇帝!
  骆端诚的那些手下听了他的决定,均面有异色,但是此事没有二话,骆端诚宣布完毕就让他们出来了,并没有征询他们的意见。
  “蒲先生,您觉得侯爷这么做,到底是何因?四小姐可是女儿,还是出嫁了的女儿,侯爷就算是要人接手他的产业,也该是大少爷才是,怎么会是四小姐?”一名老管事实在是不明所以,想不通,遂问向骆侯爷最为欣赏的幕僚请教。
  “侯爷既然如此做,总是如此做的理由,别忘了,四小姐可是齐王妃!”蒲先生捻须笑道,他明白,侯爷这是下定了决心,既然让他们都听齐王妃的,自然也就是听从齐王,那也就是说,齐王支持谁,侯爷支持的就是谁!
  蒲先生有才智,擅谋略,一身学问惊才绝艳,可惜却没有考试运,屡试不中,灰心之下,只得做了骆端诚的幕僚。他二人实是同科的举子,明为幕僚,私下两人实为好友,蒲先生也觉得骆端诚过于保守了一些,难得如今竟然为这个女儿破了例,不管如何,现在的状况是他欣喜看到的。
  宫中,顺德帝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眼眶深深地凹了进去,不过他只是行动间觉得痛,神智是清醒的,几个儿子被他拘到宫中几天了,一个也没放回去,他让他们就住在宫里,原先他们未成年时住的院子反正空着,每日里几个儿子都要前来侍疾,但凡有一点不顺心,顺德帝就会开口骂人,到如今不论是谁都被他骂过,被骂得最狠的是太子,几个儿子各怀心思,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
  唯一没有被骂的只有小十,因为他还是个婴儿,其母仪贵妃每日抱了他来看顺德帝,只有那个时候,皇帝陛下才会显出笑容来。
  仪贵妃自生了儿子之后,就与皇后分庭抗争,两人但凡在一处,少不了冷嘲热讽,明眼人看着,都在想若不是十皇子还小,只怕这太子就要易了主。就算是现在的局势也实在说不清,所以几个皇子也不愿意离开,万一皇帝哪天神智不清,真的废太子而立十皇子,那问题可就大了,这么守着,侍候得好了,说不准这桩好事就会落到自己身上,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希望,有人亦是甘愿。
  这日皇帝召见了儿子后睡下,几位皇子鱼贯而出,按次序,走在最后的是齐王,太子走在最前面。
  齐王向不多话,与兄弟间也只是打个招呼就走,他心中想着娇妻,有些心不在焉,心道送她回娘家果然是对的,分开几日了,也不知骆灵有没有想
  他磨磨蹭蹭,估计其他人都走空了,才慢慢步出殿外,往自己的住处走去。他知道如今几位兄弟必是在拉帮结伙,他和太子是一母所出,谁都将他判成了太子党,也没人来拉拢他,两兄弟如今虽然说开了,但是顾忌着皇后,还是走得不大近。
  齐王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前行,老太监长河陪在他身边,一言不发,脚步轻得像个幽灵。
  齐王突然一回身,老太监动作迅速地退后一步,躬身道:“王爷!”
  齐王皱眉盯着他,说道:“长河,你安排一下,我晚上想出宫。”
  “王爷,这可使不得,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您不可轻举妄动啊!”
  齐王叹气道:“我又不与人争什么,却被拘在此处,实是无奈。我想回家了,就悄悄回去一阵子就回来。”
  “王爷有什么话要带给王妃,就由老奴代劳了吧,不必亲身犯险,老奴知道以王爷的本事,这宫墙拦不住您,可您得为王妃想想,若是您这边有个什么事,她心里一定会着急。”老太监劝道。
  齐王想想他说的也对,只得点头,让长河拿了令牌出宫。
  长河到骆府等了好一阵才见着骆灵,老太监将齐王的话一字不漏地背了下来,无非就是些叮嘱的话,让骆灵注意身体,三餐要吃好之类的,尽是些琐碎事。
  骆灵听罢笑道:“他叫你专程来一趟,就是说这些的?”
  长河垂了头道:“王爷出不了宫,但心中担心王妃,叫老奴来看一趟,老奴看王妃安康,也就放心了,可以安心回去复命。”
  “才几日不见,哪里就会不好了!”骆灵嘟囔道,她心中自是知道齐王为何而来。
  长河在心中暗叹,王妃对王爷,实在是没王爷那么好,他来半天了,只听他说,王妃都没问半句王爷的情形,他不由得为自家王爷抱屈。心想着既然任务完成,就早些回宫,遂向骆灵告辞。
  骆灵却道:“公公慢些走吧,我还有事要请我办。”
  来时齐王吩咐过,若是王妃有什么差遣,让长河只管去办,现下一听骆灵另有吩咐,他也不得不留下。
  骆灵让丫环带了他下去,好酒好菜招呼了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