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52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52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62 热度:5
孩子就是齐王最期盼的,他曾说过,将来要把最好的给自己的孩子,他会亲自带着他们玩耍,亲自教他们知识,抚育他们成长。他的童年很不幸,小小年纪就在恐惧与寒冷中度过,所以他不想自己的孩子经历他曾经历过的,他要将自己没有得到的东西,都弥补在他的孩子身上。
  骆灵本不想这么早生孩子,她的原计划是过了十八岁再说,但是因为齐王,她改变了主意,她希望早些满足他的愿望,她喜欢看他的笑容,这么多年来,这个男人很少笑,虽然面对她时,他不吝啬自己的笑容,可是她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他的笑,有亲人来与她一起分享对他的爱,能够让她放心做到这一切的,唯有她的孩子。
  够做到。
  夜深了,月色透过纱窗,在床帐上勾勒出半个圆,窗外有花趁着夜色在悄悄开放,旖旎花香袭人。骆灵在床上辗转难眠,齐王不在身边的这些日子,她晚间总是睡不着,只能不断给自己找事情做,累极才好安眠,所以这一向都睡得晚。但如今腹中有了一个小生命,作息必须改了,为了孩子,她得早睡。
  “王妃,可是睡不着?”殷兰守夜,在外头听到动静,掀了帘子轻声问道。
  骆灵坐起身来,轻轻揉了揉眉心道:“觉得困顿,却是睡不着。”
  “要不再喝一盅牛乳?”殷兰问道。骆灵知晓自己怀孕后,就让人从外域寻了两头奶牛来,养在庄子上,日日挤了鲜奶送来,本来想让家里人都习惯一下喝牛奶,结果其他人都嫌腥味,谁也不喝,连四岁的骆巧都不要,只有陆春娘听她忽悠说喝牛乳对将来生儿子有好处,天天陪着她喝,不过那表情根本不享受,倒像是在喝药。
  至于外甥女菡儿,人家喝惯了人乳,对牛乳那是直接排斥,害得骆灵郁闷不已,她明明觉得牛乳要比人乳味道好多了。
  “不用了,喝再多,睡不着一样睡不着!”骆灵摇了摇头,“你给我把灯点上,把案上那本书拿过来,要不我倚在床头看会儿书,也许要不了多久就困了。”
  殷兰拿着烛台进来,将屋里的灯都点燃,取了书递到骆灵手中,劝道:“王妃别看太久,久了伤眼!我拿了针线过来做,也好陪你。”
  “不用了!”骆灵笑道,“你去歇会儿吧,一时半会儿我肯定睡不着,你歇一阵再来。”
  殷兰答应着出去,骆灵拿起书,半倚在床头翻起来,她看的是本坊间搜来的小说,写的是江湖佚事,侠骨柔情,照骆灵看来,这就是早期的武侠小说了,内容还扯上了神怪,虽说有些夸张,不过胜在情节离奇,她也看得津津有味。
  因为怀孕,给骆淑开棺验尸的任务也一并交给了齐王,她不知道他会如何做,但是他表示了,一切他都会安排好,让骆灵放心。骆灵想到自己怀孕期间也不好去干挖墓这类的活儿,便应了他。
  骆灵接着先前看过的地方看下去,翻了两页,好好的武侠小说却变成了艳情小说,竟写起了男主与几个女配的互动,她情不自禁地骂了一声:“这无良作者,定是个种马男!”
  “什么种马男?”帘子一掀,一股淡淡的松香在屋里散开,齐王含笑着走了进来。
  骆灵忙将书藏到身后,惊讶道:“你怎么来了?不是告诉过你不可冒险,万一给你知道了,岂不是……”
  话未说完,被齐王吻住了嘴,所有的埋怨尽数被他吞入腹中,仔细品尝了一番妻子的甜美,齐王才放开,脱鞋上床,握了她的手道:“涵儿,不用担心,我是悄悄出来的,就算被人看到,我有金箭令牌,可自由出入宫中,也没人能挑出我的不是来。从今日起,我每晚回来陪你。”
  “你怎么会有?莫非皇上知道了?”骆灵问道。
  金箭令牌只有三面,见令牌如君亲临,它的作用虽比不上虎符,不能调兵遣将,但是有金箭令牌,可一路通行,到哪里都无人拦阻,所以只有出现重大事件时,皇上才会用到它,多半是交给钦差,办完事后则会收回。
  齐王摇头,神色有些凝重:“父皇的情形不大好,他现在行事越来越让人弄不懂,我们虽在宫中,但见他的时间很少,而且都是他召唤才前去,我总觉得,他似乎有些不大对……金箭令牌是阿裴给的,他知道你怀孕了,便将他的给了我。”
  “他竟有这个?”骆灵道。
  “是啊,下湖州前,父皇给的,可见父皇对他的信任,回来后父皇的情形变了,似乎也不记得这个,他就没有交回。阿裴说,女人怀孕时胆子会变小,让我回来多陪陪你,宫中的事,他心里有数,要我不必挂心,我把长河留给他了。”
  “那你自己呢?”骆灵有些抱怨,撅起了小嘴,这个人,总是把别人摆在前头,他自己的安危却是不顾了。
  “别不开心!”齐王轻轻啄了一下她的唇,烛光映照下,他的面容宛如新月,俊逸皎然,“不是还有小路子吗,你给他的暗器可是连我都没把握对付。”
  骆灵这才心安了些,说道:“那个威力还不算大,我想到了一种威力大的,邱实正在研制,若是制出来了,别说十几二十个人,便是大军紧逼,也能遭到重创。”
  “知道你能干,可也不急于一时,如今你是有身子之人,要好好保重,别太费神,一切有我呢!”说罢,他的一只手却突然举起来,正是骆灵看的那本小说,方才她藏在身后,塞到了被中,还以为他没发现,没想到这人眼尖,还是被他发现了,不动声色地引开她的注意力,给拿了出来。
  “怎么看这种书?”齐王皱眉道。以前他就不让骆灵看这个,说这书会带坏人。
  骆灵想到先前看的那一页,面上不禁一红,说道:“睡不着无聊了,便寻来看看,其实这书也没什么。”
  齐王翻了翻道:“这种书太过血腥,不适合你看,我另寻几本来给你。”一边说,一边将书扔到了一旁。
  他没看那处就好!骆灵松了口气,靠在他肩窝处说道:“早些睡吧,你凌晨还得赶回宫去。”
  齐王微笑注视着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说道:“嗯!睡吧!”
  骆灵靠在他的怀中,闭上了眼,很快就睡着了。
  齐王就这么抱着她,痴痴地看着,半晌方才轻轻吻了一下她紧闭的眼,鼻梁碰着她的鼻梁,轻轻摩挲了一下,才熄了灯,闭上眼,唇边浮起一丝笑容,缓缓睡去。
  第二日骆灵醒来时,齐王已不知何时起身去了,一丝儿动静都没弄出来,想是他特意不吵醒她,案上那本书不见了踪影,想是被他给没收了。
  殷兰进来给她梳洗时,她问道:“王爷何时走的?”
  “天未亮就走了!”殷兰说道。
  “这事别声张,他是悄悄儿来的,府里的人并不知晓。”骆灵嘱咐道。
  “我晓得,王爷昨日就吩咐过了的,”殷兰抿嘴笑道,“除我和艾月,其他人都不知道。”
  “对了,王爷说,让我把这个交给王妃。”殷兰取过一个信封来,交到骆灵手中。
  好好儿的话不说,怎么写起信来?骆灵有些纳闷,抽出里面的信纸一看,顿时讶然,原来却是骆淑的事,想来是他怕说话搅了她睡觉,便写在信上,给她白天看。她手指轻轻地在信纸上摸索了一下,指端是他潇洒的字迹,她曾经不止一次模仿过,一阵淡淡的墨香萦绕在鼻端,骆灵看完了信,半晌也没舍得松开,脑海里满是他的影子,她发现明明才分别,她又开始想他了
  艾月从外面进来,手中拿着一匹布,说道:“王妃,这是昨儿个少夫人送来给小世子做衣裳的,摸着很柔和呢,绸不像绸,缎不像缎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料子。”
  骆灵脑海中尽是齐王含情脉脉的笑容,她知道自己的针线不好,可是他原来得到那个香囊时,脸上那种珍视与满足,让她觉得似乎自己的针线是全天下最好的。
  看了看双手,骆灵做了个决定,她抬头对艾月说道:“这么大一匹布,只做小孩儿衣裳未免浪费,我想给王爷做一套里衣,还得你们帮帮我!”
  “没问题,你说要做什么样的,我和殷兰帮你做了便是。”艾月笑道。
  “不!我想自己亲手做,你们只需要教我就行了!”骆灵说道。
  ------题外话------
  推荐一个新文〈高门弃妇〉,喜欢的姑娘不要大意地收藏吧!?
  第185章  不负信任

  齐王暗中将骆淑的尸首换了出来,全身上下检查过,有些许小伤,但并非致命,也没有中毒的痕迹。他想得很周到,没有随便让人看骆淑的尸身,帮骆淑验尸的是个女人,这个女人骆灵见过,正是楼外楼的老板连素素,两个孩子也有了线索,他让骆灵安心等,很快就会有结果。
  骆灵觉得,骆淑百分之百肯定骆淑的死不是意外,她有些郁闷,早知道头一晚问齐王了,她也好当面提出来,不过想想他晚上还会来,又释然了,暗笑自己心急,只等一天,有什么等不得的?遂把心思投在了做衣裳上面,她并不笨,只是有些东西懒得学,听殷兰和艾月教了教裁剪方式,很快便领悟了,看了看布料挺多,她心下来了主意,索性给自己也做一套,和齐王来个情侣装。
  骆灵亲自设计,并在两个丫头的帮助下用半天的时间就裁剪好了衣裳,接下来就是用针线缝好了,她把自己的给了殷兰动手,齐王的自己亲手做,她嘱咐殷兰先做孩子的,慢慢做,因为她知道以自己的水平要想缝好,这衣裳完工得花上好几个月。
  艾月笑道:“王爷若是知道王妃亲手给他缝衣裳,定要乐坏了!”
  “可不许告诉他!”骆灵忙嘱咐两人,“这事得瞒着,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殷兰笑道:“我是不会说的,艾月你嘴巴最不牢靠了,可得记好了,若是说出来,小心王妃罚你!”
  艾月气鼓鼓地说道:“我哪里嘴快了,王妃说的话,我可从没违背过,我一定不会说漏嘴的,你们放心吧。”
  晚间齐王果然又来了,不过来得晚,骆灵下午睡了一觉,也不困顿,就在灯下做针线等他,因怕他突然进来看到,约莫着他要来时,便换上了小孩子衣裳。
  齐王进屋便皱了眉,开口道:“涵儿,怎的这么晚了还不睡?”又上前取过她手中的针线放下,说道:“仔细伤了眼睛。”待看到那小小的衣衫雏形,眉间又舒展了,眼中情不自禁地浮起一抹温柔,将骆灵轻轻搂住,抱到了榻上。
  “我省得!你别担心,我会顾好自己,也会顾好我们的孩子!”骆灵靠着他,手伸在他眉间轻轻揉了几下,看得出他这阵子并不轻松,眉间都有了痕迹,想来定是经常皱眉所至,“宫里的事,是不是很麻烦?”
  齐王摇头道:“还不是宫里,是边关!”
  “怎么?有人趁乱打进来了,是哪里?”骆灵问道。五国一向维持着平衡,鲜有战争,不过国与国之间是没有长久的友谊的,有的只是利益,如今永嘉帝病了,几个儿子又虎视眈眈,各自为政,外面定然也有了消息,这个时候引发战争,倒是个好时机。
  “是北边的草原人,”齐王说道,“你别怕,隔这儿远着呢,别说他们打不过来,就算打过来,凭我之力,亦能保得你平安。”
  骆灵见他似不愿谈此事,便转移了话题,问起骆淑的事来,说是要自己亲自去验尸。
  齐王一听,坚决不允,说道:“你怀着身子,见到尸首可不好,别这么看我,我知道那是你亲姐姐,可是正因为如此,才更加不能见,万一你一激动,不是麻烦了?你又不是仵作,难不成你还真要将你姐姐开膛破肚不成?你姐姐或许真的不是容家人害的,可能你猜错了,我们惊动亡灵已是不应该,又何必再如此?连素素并不是普通人,她原本的身份是个刺客,杀人无数,她都没看出来有伤,自然真的没有,你难道还不信我吗?”
  “我只是去看一看,不亲眼看看,我觉得不踏实,你要担心的话,你陪我去,好不好?我胆子大着呢,真的不会怕的,我也答应你,绝对会心平气和的,毕竟姐姐已经死了,不能再生,这是事实。”骆灵举起手道,只差在齐王面前发誓了。
  齐王被她缠得无法,只得问道:“真要这么做?”
  “是!”骆灵道。
  “白天我不能出宫,那只有晚上了!”他叹了口气道。
  “那我们现在就去!”骆灵说道。
  “你呀……”齐王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明日再说吧,大半夜的,看守的人都睡了,你这么去不是吓人家么?等明儿我打过招呼,再陪你去。”<b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