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53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53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38 热度:4
r/>   骆灵想想也是,只得歇了这份心思。
  齐王摸了摸她的头发,突然说道:“对了,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云琪回来了!”
  “真的?什么时候回来的?他真的出家当和尚了?”骆灵连珠炮地问道
  “你倒是惦记他!”齐王审视着她:“你就怕他真当了和尚?”
  一听这话,骆灵便知云琪定然是没当成,吊着的心顿时放下。对云琪,这个少年时代就认识的男子,这个帮了她很大忙的男子,她心中是有些愧疚的,云家就这么一个独子,若是他真的出了家,云家无后,她不会心安,不管怎么说,根源都在她这里,她也没有想到云琪会是这般痴情的男人,有时候想想若当初嫁了他,想必也是一桩不错的姻缘,可惜二人有缘无份,这一切都是命里注定!
  “在我心中,他便如兄长一般,这世上对我好的人不多,他便是其中一个,说起来,他还是我的启蒙老师,我一身功夫便是他所教,云夫人视我如女,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若他出家,云家便绝了后,我也不瞒你,事情与我有关,我欠他良多。”
  齐王见状,有些吃味,说道:“明明是我与你认识在先!”
  骆灵温柔一笑:“那时候你这个齐公子可是眼高于顶,根本没把我这个小丫头放在眼里。你也别在这儿捻酸了,我觉得欠他,正是因为他的感情我回报不了,因为我的整个人、整颗心都给了你,妻债夫偿,你可要帮我还了才行!”
  “怎么还?”齐王心道,他心中念着的是你,我上哪儿去找另一个你给他,门儿都没有!
  “他回来可是重新入军了?”骆灵问道,“先让他好好的干出一番事业,另外,x家那门亲,他不喜欢,就帮他了结了吧!强扭的瓜不甜,将来有机会,让他自己寻个喜欢的姑娘。”
  齐王还是有些不快,说道:“这是他家里人操心的事,你又不是他家的人,操心这些作甚?”
  骆灵道:“他虽大我,但我初遇他时,他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在我眼中,实是拿他当弟弟一般,我自然是操心不得,所以才叫你来帮我操这个心,若是你不愿意,那我自己来好了!”
  齐王哪里敢啊,顿时握了她的手道:“好好好,你别管了,这些事就交给我,你就安安心心地生孩子吧!”
  骆灵靠在他胸口,微微一笑道:“谢谢你!阿轩!”
  “谢我什么?”他懒懒问道,托起她的下巴,轻吻她的唇一下,恋恋不舍地放开。
  “谢谢你信我!”他若是不信她,根本不会告诉她云琪的事,这让骆灵很感动。
  “小傻瓜,你我是夫妻,你都为我生儿育女了,我不信你还能信谁?再说了,我连纳兰容卿那样的男人都没看在眼里,其他人,更是不在乎,天下间还有哪个男人有你夫君出色?嗯?”
  骆灵被他的自傲惹得吃吃直笑,说道:“正是正是,我的夫君是天底下最优秀的男人!”
  “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看牢了,别放弃!不然可再没有这么好的了。”他说。
  骆灵抓紧了他的手,轻声道:“我不会放,你也不许放!”
  “嗯!一辈子都不会!”他反手握住她,郑重承诺。
  第二日骆灵在齐王的陪同下去了一座废弃的小别院,见到了死去的骆淑。别院有个地窑,里面放了大块的冰,骆淑的尸体就被安置在那里。
  连素素看到骆灵的时候,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很平常地行了个礼,叫了声王妃。不过很快骆灵的举动让她大为吃惊,她戴了特制的手套,竟然不顾尸体散发出的恶臭,进了地窑详详细细地检查起来。
  连素素面上有些不好看,对齐王说道:“王爷,属下已经检查过,全身上下并无致命伤痕。”
  齐王点了点头,说道:“并非不信你,只不过王妃还想再确认一番,而且,她这方面的经验比你丰富,兴许能发现些什么线索。”
  来的路上,骆灵怕他阻挠,已经和他商量过了,齐王也知她喜医术,并且还在这方面略有小成,便对她编的那些与广慧师太以前在外救治过病人,处理过尸体等话信以为真。那些年骆灵的事他也是看在眼里的,她确实会一阵一阵地不在庵中,与庵里的师姐们一起出去游历,所以现在并不疑心,不过心下也不信骆灵能查出什么来就是了。
  骆灵看了一遍,果然如连素素所说,骆淑身上有伤,不过却是些小擦伤之类的,不致于毙命。?
  第186章  火烧容府

  连素素虽然佩服骆灵此举,但是见她不信自己,并且也没看出什么来,遂含讥道:“属下才疏学浅,自然看不出什么异样,不知道王妃可看出什么不同来?”
  骆灵看她一眼,摇头道:“我再看一遍!”
  连素素暗自冷笑,心道再看十遍也是这么多。她佩服齐王,在他手下做事,她心甘情愿,在她心中,这世上的女子都配不上齐王,包括她自己,所以对于骆灵能得到齐王的青睐,她很是诧异,她觉得骆灵根本配不上齐王。
  在连素素看来,齐王的女人,不仅要漂亮,更要有着非凡的能力,他太累了,他的妻子不应该只是个躲在背后享受的娇小姐,而应该是一个能够提供他栖息的港湾,能够拂去他身上疲惫的,能够替他承担一半重担的女子,他需要一个能与之并肩的女人,而不是骆灵这样一个黄毛丫头。
  这位小王妃虽然脸蛋长得漂亮,但那身材,还不如连素素手下最次的使女,也不知齐王看上了她哪一点,竟然对她宠得不行,好几次不顾公务,只为了她那里使人来叫唤,便匆匆去了。连素素觉得,长此以往,齐王怕是要给这位王妃拖垮了。
  她与齐王其他手下都存了跟着齐王大干一番的心思,可是自打骆灵出现,似乎一切都变了,王爷为了她,尽陷温柔乡,很多事都不再管,这让连素素对骆灵很是不喜,甚至可以说,有些讨厌。
  连素素的不喜,骆灵自然察觉得出来,不过从她眼中没有看到对齐王有什么不一样的心思,骆灵也就无以为意,其实就算有,这两人要发生什么也早发生了,既然齐王到了现在还与连素素没发生什么,骆灵相信有了她以后,更不可能了。
  她又仔细检查了一遍骆淑的全身,身上的伤不是致命的,那么,还有哪里?她细细察看,伸出手小心摸索着,仍旧是没有收获。她戴的手套薄如蝉翼,正是邱实所制,原是使飞刀与飞索用的,没想到派上的第一个用场却是检尸。
  骆灵不死心,又细细在骆淑的头上摸了一遍,终是给她发现了一丝异样
  “拿灯来!”她回头对齐王道。
  那吩咐的语气令连素素的脸更加暗沉,齐王却是二话不说,提了风灯上前,为她照明,并道:“怎么,发现了什么?”
  骆灵接过风灯,不顾尸臭凑上前去,将骆淑挽起的头发打散,终于看到了一丝浅痕,她的泪水情不自禁地落了下来,提灯的手开始颤抖。
  齐王从后面轻搂住她的腰肢,在她耳畔说道:“不管发现什么,你答应过我的,别太难过!”
  连素素愣了一下,急急上前,看向骆淑的头部,不过是头上有一个小小的疤痕,她说道:“是这个?这么一小点疤,很正常吧,不至于就是这个致命了的!”
  骆灵没有回答她,吸溜了一下鼻子,红着眼睛对齐王道:“我没事,这里有没有磁石,取一块给我。”
  齐王目光闪烁了一下,点了点头,朝连素素翘了一下下巴,连素素回身出了地窑,很快取了一块磁石过来。磁石不大,骆灵接过,将之放在骆淑头上,就见磁石一下吸附在了骆淑的头上。猜想得到了证实,骆灵终是忍不住,扑到齐王怀中大哭。
  齐王此刻也明白了,怕她有什么闪失,一把打横抱起,就往外走,嘱咐连素素道:“把那东西先取出来,小心些!”
  他抱了骆灵进了旁边的屋子,骆灵尤自牙齿打颤,她蜷缩着身子缩成一小团,整个人被包围在他的怀中。
  她抬头看着齐王,问道:“容武是谁的手下?”
  齐王犹豫了一下,说道:“有些事情,也许不是表面看到的那样。”
  “你只需要告诉我,他到底是谁的人?”骆灵定定地看着他。
  齐王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轻声道:“他是阿裴的人!不过,这不可能是阿裴的主意!”
  “你信他,还是信我?”骆灵问道。
  齐王握住她的手道:“涵儿,别这样!”
  “天可量,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她轻声道,“阿轩,我知道他是你的亲弟弟,可是,也许从一开始你就错了,从你让他代替你站出去的那一刻起,他已经不是你的兄弟,他能害你一次,也就会有第二次,是我连累了姐姐!”
  齐王的眉皱得死紧,他想起了宁裴的那番言语,还有他那诚挚的目光,他希望一切不是真的,但是直觉又告诉他,骆灵的话似乎更可信一些。
  “我们……再查!这件事总得有个原因。”齐王涩涩道。
  “不用查了!”骆灵起身道,“还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两个孩子我已经先你一步找到了,她们其实哪儿也没去,骆慧带走的,根本就不是她们,而是容武那个妾生的两个孩子,容静和容珂一直在容府,被关在一间密室里,一个重伤不醒,也不知道活不活得过来,另一个,已然成了痴儿!她们一定知道了什么,是什么事,能够令容武狠毒如斯,竟然会对亲生女儿下毒手?能够让他忌惮的人,又能有几个呢?”
  齐王惊道:“找到了?那孩子现在如何了?”
  “她们仍旧在容府呆着,我并没有打草惊蛇,不过我派人去请薛大哥了,她们已成了这样,暂时应该不会有危险。”
  “涵儿,谢谢你!”齐王轻吻她的发丝,喃喃说道。他谢的是她的信任,明知道他对宁裴的维护,却还是告诉了他实情,这一点,让他很是安慰,可是她的仇人,是他的亲弟弟,他拼了命也要护住的弟弟,他该怎么取舍?
  骆灵一字一顿地说道:“先不管其他,我要容武死无葬身之地!”
  第二天,齐王在宫里和太子宁裴兄弟促膝谈心,并肩而卧,同夜,大将军府突起大火,火势汹涌,等扑救完毕,已是烧掉了大片房屋,府里其他人都没事,但是容家二少爷容武却与小妾一起被烧死在了屋子里,还有容家的两位小姐。据调查,火灾就是从容武小妾的房里起的,应该是容武喝醉了酒,打翻灯油在帐上引燃了大火,因是在半夜,人都熟睡了,等发现火燃起来时,已经救不及。
  太子听到消息,忙找了人来,仔细问了容家的伤亡情况,听到容武和两位小姐都死了,他转头对着齐王,眼中有着沉痛之色,说道:“阿轩,骆家那里……”
  齐王脸上亦是同样的表情,另外还带了一丝惊讶,闻言道:“我去说!前些日子还听王妃说要接两个孩子到舅家去住一阵子,没想到……唉!真是可怜!这容武怎么如此不小心,竟致害人害己!”
  皇城外,容府的北边,一辆马车在容家火光冲天之时悄然而出,直驶进了落霞桥那间叫老玩家的铺子。
  东宫就设在皇城内,这一点太子与其他几位皇子不同,只有他可以每天回到自己家中。侧妃凌冰雪迎上前来,亲手为他换下外裳,凶名在外的凌侧妃对太子软语相向,温柔无比,与外界传说的完全是两个人。
  太子坐下,凌冰雪绕到他的后面,为他按摩着肩颈,太子惬意无比,闭上眼尽情享受。
  “殿下的心情很好!”凌冰雪轻言道。
  “爱妃看出来了?”太子笑道,拉过她的手,将她抱坐在腿上。
  “听说昨日容武死了,殿下岂不是失去了一只臂膀?”凌冰雪睁着大大的眼睛,疑惑太子的波澜不惊。
  太子的笑容显得很有深意,轻轻捏了下她的鼻尖道:“定北将军已为我所用,容家这里,不必担心。”
  他没有告诉凌冰雪,其实容武不在了,未尝不是件好事,毕竟他知道的多了些,趁着这个机会,他还可以祸水东引,他也在猜测是谁下的手,若是齐王和骆家,那两个孩子不应该也被烧死,也许是别的人,端王、韩王,是谁走漏了风声,让他们知道了容武是自己的人吗?这么说来,谁都有可能。
  “齐王妃今日来过。”凌冰雪道。
  “哦?是吗?”太子笑道,眼里闪过一丝精芒,“听阿轩说,她怀孕了
  “是啊!真让人羡慕!”提起这个,一直未有子嗣凌冰雪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