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54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54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50 热度:3
神色有些黯然
  “阿轩还真是事事都抢在本宫的前头,他处处都不输于我!”太子淡然道,“你看齐王妃的神情如何?”
  “自然是很开心!”凌冰雪说道,“只是提起她姐姐时,有些难过,不过听她说起来,似乎姐妹感情也不是很好,毕竟骆家大小姐出嫁的时候,她才只六岁,若不是她做了齐王妃,要是以她原来的身份,没准她这些姐妹还不见得理她呢!”
  太子点了点头,说道:“也对!至亲兄弟都不见得交好,更何况是姐妹,女子出嫁从夫,自然都以夫家的利益为先了,人与人的相交,全讲一个利字,有好处时,自然趋之若鹜,没好处时,便弃之若履。”
  “对了,方才国舅爷来过,见殿下还没回来,便留了封书信给你。”凌冰雪忽然想起这件事来,忙跳下太子的腿,去案上取了信来。
  太子接过,看了她一眼,夫妻多年,凌冰雪明白他的意思,躬身退下,太子这才打开信,只看了一眼,便皱起了眉头。
  ------题外话------
  谢谢tamyatam,每次更新,都能看到你闪闪发光地身影,哈哈?
  第187章  赠衣

  没过多久,几位皇子被放出了宫,用皇帝的话说,就是这帮儿子没一个成器的,看到他们就心烦。
  齐王回来那天,骆灵提前收拾东西从娘家回到了齐王府,亲自出门迎接。两人明明每夜都有私会,齐王却像是很久没见一般,才碰面就将她搂进了怀中,而后又弯腰抱起,直接将骆灵抱进了房中,毫不顾及下人的眼光。
  骆灵爱脸红的毛病仍旧未改,只管埋首在他怀中做驼鸟,反正自己看不到别人的表情,就当这事不存在,纯粹地掩耳盗铃,倒把齐王惹得笑出声来
  到了屋里,齐王将她轻轻放到榻上,自己也拉了张矮杌坐到旁边,摸了摸她的脸道:“瘦了!薛杉也不知道怎么还不见来,有他在,你也不用这么辛苦。”
  骆灵的反应来得很早,才确定怀孕不久,就开始孕吐,把她折腾得够呛,也把齐王心痛得要死。骆灵自己也没料到会如此,她简直是吃什么吐什么,偏生为了孩子好,她还不能不吃,还好皇帝准许儿子出宫了,若再拖下去,恐怕齐王先被折腾疯了。
  “静儿和珂儿要紧,我这又不是病,薛大哥就算在,也没办法,吐啊吐的,我也习惯了。”骆灵安慰他道。
  齐王心痛地问道:“很难受吧?你想吃什么,我去弄!”
  骆灵一听吃字,捂着嘴起身,对着艾月先就准备好的痰盂干呕起来,慌得齐王赶紧到她身后拍背,急得赶紧叫人。
  丫环们都很识趣,见两人进了屋子,就没跟进来,殷兰和艾月闻言掀了帘子进来,殷兰手上还端着一碗酸梅汁,艾月笑道:“王爷别着急,还是交给奴婢们吧。”
  等骆灵停止了呕吐,齐王小心地扶着她到榻上靠着,接过了殷兰手中的碗,说道:“还是我来吧,你们都出去。”
  骆灵挥了挥手,两个丫头见状,识趣地退下,齐王端起碗来,怕骆灵听到个吃字又吐,都不敢说了,拿了勺子示意道:“这个不要紧吧?”
  两人心意相通,早就有了默契,骆灵见状已知其意,忍不住笑了,说道:“不要紧,只有这个还行,别的都吃不下。”齐王便拿了勺子,一勺一勺地喂她。
  骆灵道:“我自己来吧!”
  齐王却不允,说道:“往日都是你服侍我,从今儿起,换我来服侍你,但凡想做什么,你只管说,我来做就是。”
  骆灵撅了嘴道:“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母凭子贵?”
  齐王笑道:“我是担心你!就算关心腹中孩子,也是因为你是他的娘亲
  这话听着舒心,骆灵可不是计较的人,等喝了那碗酸梅汁,觉得好些了,便从榻上起身,把缝了月半才缝成衣裳拿了出来,递到齐王手中道:“给你的,要不要现在试试?”衣裳前天就缝好了,听说他今日要回家了,她才藏了两天,现在方才拿出来。
  齐王曾见艾月和殷兰缝制过这种颜色和面料的衣裳,他记得是女式的,遂问道:“不是丫头们帮你缝的么?怎么变成了男装?”
  “我的是她们缝的,你的是我亲手做的,不许嫌弃我针线不好!”
  齐王知道她自小亲娘不疼,姨娘不爱,针线上确实没学着什么,却是因着环境所迫学了一身其他的本事,又哪里会嫌弃,只是心疼她怀着身子还为自己着忙,拉了她的手道:“都让你别太辛苦,就是不听,我瞧瞧,手上可被针戳着没有?”
  骆灵笑道:“为自己心爱的人缝制衣衫,哪里就辛苦了,便是辛苦,也是虽苦尤甜!”
  齐王闻言,心中感动,捧着她的面颊就忍不住亲了一下,急着就要换上衣裳试看效果。
  骆灵缝制的,其实就是现代很常见的家居服,这种贴身柔软的面料,做内衣很是舒服,比这里系腰带的衣裳好看多了,因为嫌绊扣麻烦,她连扣子都弄好了,也是邱实做的,一大把,有珍珠的、铜的、银的、金的、玉的,差不多凡是能够找到的材质,邱实都给她做了一大把,而且邱实还自己做了创新,圆的方的弯的,各式各样,甚至有弄成各种小动物图案的,骆灵收到扣子时很是开心,作为回报,让丫环帮忙,也给邱实做了一身衣裳,从里到外一身新,让一辈子没成婚的老头很是感动,虽然他脾气古怪,但是在骆灵面前还真没拿过架子,他早将这个想法与自己相近的姑娘看作了亲生女儿对待。
  这里的裤子不是全封裆的就是大开裆的,齐王穿上裤子,看到那新样式,不觉起了一丝狭促,问道:“不知是哪位大师设计的,真是好手艺,这扣子,这款式,都很是……方便!”
  骆灵闻言飞了他一眼,红了脸道:“明知故问,只管穿你的吧!”
  齐王唇角勾起,笑容逐渐分明,贴近了她,双手扶住她的肩慢慢说道:“自然是我娘子的手艺,虽然知道,还是想亲耳听到娘子说出,平日里就看到你送旁人东西,丫环们都收了你不少好处,却不见娘子想起我来,所以今日收到这衣裳,我心中实在开心不已!”
  骆灵故意曲解他的意思道:“这要怪你自己选错了,若是娶那些从小教养好的大家闺秀,自然少不了你的针线。”
  齐王眸子明亮,将她一把搂住,声音在她耳边呢喃:“你这丫头,又曲解我的意思,针线何难?有的是针线娘子,我说的可是这番心意,看来不惩罚你,你就是不长记性!”说罢将她搂住,唇舌开始肆虐起来。
  从他的吻中,骆灵能够感到一丝压抑,她顺从地任他吻着,并且配合地勾住了他,加深了这个吻,用她的温柔平复着这个男人的创伤。
  她知道他对太子付出了什么,他那么重视他的兄弟,可是他的付出与信任,换来的却是背叛,虽然齐王嘴上不说什么,可是要与亲兄弟反目,他的心中定是非常难过,太子不比别人,他们本是同胞双生……
  骆灵唯有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支持齐王,让他知道他的身后还有她,还有他们的孩子,她和孩子,永远都不会背叛他!
  其实骆灵一直不知道,如果太子成功了,会如何对齐王,毕竟他们是兄弟。也许太子会真如他先前所言,将来给齐王的会是高官厚禄,一世富贵荣华,可是皇后呢?将来太子上位,她就是皇太后,而这一位却是他的仇人!尤其是想到太子曾伙同皇后害过齐王,没有成功那是齐王命大,因为这一点,骆灵就没有相信过太子,她总觉得那张笑脸的背后,有着更多的看不透。
  前世她看过太多的例子,越是优秀的双胞胎,越是有这样的案例,有一个极善良的,另一个必然极狠毒,她就曾经遇到过一对这样的兄弟,那位善良的弟弟与她是好朋友,可他的哥哥,是个十足十的恶魔,那对双胞胎长得一样,自己差点就被哥哥骗到,幸好是弟弟用时发现才脱了身,后来那位哥哥终是受到了法律的制裁。骆灵觉得,太子就像极了那位哥哥。
  夫妻俩温存一阵才分开,骆灵没有问什么,齐王却还是决定告诉她,免得她担心。
  “父皇确实是中了毒,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查出来了?”骆灵问道,“那么你们既然被赶出了宫,是皇上的毒中得更深了,还是无碍了呢?我猜,你既然是薛杉的师弟,应该是后者才对
  齐王轻叹一口气,点头道:“我私下里见过父皇了。”
  “说了些什么?”
  “他要将皇位传于我,废太子!”
  骆灵皱眉:“你答应了?”
  齐王摇头:“没有,我说过的,我不喜欢那个位置,而你也不喜欢,你不喜欢的事,我都不会做。”
  “其实若不是他先就有这心思,太子也不会急了。”骆灵说道。
  这一切是从容珂的叙述中推断出来的,那孩子听得断断续续,骆灵却从中判断出了蛛丝蚂迹,太子和容家都以为两个孩子在那场大火中被烧死了,其实那不过是个障眼法,烧死的不过是骆灵从乱坟岗找到的另外两具小丫头尸体,容静与容珂在之前就被她救走了,对于一个精通地下挖掘的高手来说,在容家隔壁开一地道过去是很容易的事,而且她只提供技术与金钱,自有地下组织为她做事。
  姐姐骆淑说起来是因她而死,她正是听到了太子秘密派到容府的人与容武的谈话,谈话内容牵涉到了对齐王的陷害,她怒而斥之,并要将此事告诉骆灵,才会招来了杀身之祸。骆灵没有想到事情会与自己有关,或许这就是好人有好报吧,要不是她坚持要查骆淑的死因,也不会查出来刚与齐王变得兄友弟恭的太子是个奸的,在背后谋划着害齐王!只可怜了骆淑,竟然被丈夫用那种残忍的手段杀死!
  两个孩子当天也在场,容静正是在容武打骆淑时上去护母亲,才被太子派出的人重伤,容珂年纪比容静小,却极为聪明,这个孩子当时便知道情况不对,遂装作被吓成了痴呆,她装得太像了,骗过了所有的人,直到被骆灵救出,才哭泣着断断续续说出了实情。
  ------题外话------
  今日甚是灵异,发文n次,总是弄不上,这番谢谢的话,也打了n遍,哈哈。?
  第188章  齐王的底牌

  齐王很想陪陪妻子,但是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出门前千叮咛万嘱咐,这个不能动,那个不能摸,听得丫头们吃吃直笑,等他走了就拿骆灵打趣,艾月先开了口:“王爷对王妃可真太好了,羡煞旁人!”
  “既然羡慕,就早些找个对眼儿的,没准就轮到别人羡慕你了。”骆灵反击回去。
  艾月闻言红着脸跑了,说道:“奴婢说不过王妃!”
  骆灵笑道:“呦,这丫头一向大大咧咧的,居然会脸红,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
  一众丫头都跟着笑起来,被殷兰给哄了出去,各做各的活儿去了,等人走了,殷兰才凑到骆灵面前道:“王妃,艾月这是有了意中人了。”
  “真的?是哪个?那人对她如何?”
  见骆灵不怪罪,反倒是一脸喜色地问起,殷兰便说了这事,原来这阵子齐王出宫到骆府会妻,身边都跟着个人,那是个沉默的年轻人,从不说话,艾月好心和他打招呼,端茶给他喝,他眼睛都不看艾月一下,艾月一气,竟然跟他较上劲了,每天他来就跑他跟前去说说说,什么都扯,也不管人家听不听,这一来二去的,也不知怎么地她就喜欢上了那人。
  骆灵一听就明白了,敢情艾月看上的是燕暗影,那家伙人如其名,就像是个影子,从来不说话,骆灵听齐王说过他的性子。他是齐王的暗卫,以前都不露出身形的,常常是躲在暗处,不会给人瞧见,在骆府时居然会在人前露面,倒让骆灵有些吃惊。
  “艾月不会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喜欢上人了吧?”她问道。
  殷兰笑道:“可不是!都是她在自说自话,人家都没搭理过她,不过……”
  “不过什么?”
  “艾月那丫头可真够大胆的,我说这都是平日里王妃你教的,她竟然就这么告诉了那个人,还说那人听了没拒绝,她就当他默认了。”
  “真没拒绝?”骆灵甚是好奇。
  殷兰“噗哧”一笑道:“自始至终人家都没说过话,也没答应,所以我说这事有些悬,让她请王妃探探那人的意思,不过没想到艾月对人讲时不脸红,却不好意思对王妃提起,要不刚才怎么会脸红呢,所以啊,我帮她说出来,还请王妃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