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56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56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35 热度:3
  齐王闻言,干脆将她的小嘴赌住,半晌方才放开,恨恨道:“他永远也没那个机会!你应该庆幸嫁的人是我,若是别人,可不见得是幸事!”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嫁给你就是旺夫,嫁给别人就成了扫把星?”骆灵两指掐住了齐王腰间软肉,轻轻一旋,痛得他直抽气。
  “最近你怎么变得这么狠,总是对我施暴,你不是整天嚷嚷着要胎教,孩子要从在腹中时就教起吗?让孩子看到你这个做娘的欺负我这个做爹的,可不是什么好事,万一他跟着你学坏了怎么办?再说了,你别总提万一嫁给谁谁之类的,没这可能,当初我就说过了,除了我,谁也别想娶你,我总会抢在他们前头!”齐王说话间微带酸意,他不敢躲开骆灵,怕一闪一躲的让她摔倒,忙将她两手死死抓住,不让她继续施暴。
  “万一那时我真嫁给别人了呢?”骆灵目光闪闪地望着他,问得却是郑重。
  齐王见状,也收起了笑容,与她四目相对,他慢慢说道:“不管你嫁给谁,就是用抢,我也要把你抢过来!”
  “幸好我爱上了你,若是没有,岂不是悲剧!”骆灵就着他的手,轻捶他的胸膛一下,下一刻便被他拦腰抱起,不过动作轻柔无比。
  “远空大师与父皇的谈话虽然秘密,却近日还是给人传了出去,所以说子彻才又对我起了疑心,”齐王苦笑,“当初确实是我使了手段,才得到了你,有一件事你可能从不知晓,子彻很喜欢你,若不是以为我讨厌你,他也不会撮合了我二人,我给他弄了个凌冰雪,他便时时想着机会报复我,你的出现正好,他有时候行为就像个小孩子,但是也只有在我面前,他会展露这一面。你说他不信我,实际上我又何尝全心全意信过他呢?我也在防着他,从他被皇后带走那天起,我们兄弟的感情就出现了裂痕。”
  “太子认为,是你施计让他把我送到了你的身边,而你与远空大师走得近,早知道那个预言,所以认为你是有意皇位?”
  “正是!”
  骆灵摸了摸下巴道:“这种事……确实不好说清楚了!那怎么办?”
  齐王抱着她坐到椅子上,让她靠在他怀里,摇了摇头:“现在说什么他都不会信,等将来吧,将来他坐上了那个位置,就知道我没有骗他了。”
  “那你手中的权力会交出去吗?”骆灵皱起了眉,“还有我,有这么个预言在,哪个皇帝都不会安心吧!”
  “你怕他来抢你吗?”齐王打趣道。
  骆灵却没有被他戏弄到,反而正色道:“确实怕!”
  齐王轻轻揉了揉她小巧的耳垂,痒得她直往后靠,挨得他更紧了些。
  “这件事要解决起来也很简单。”
  “到底如何解决?快说来听听。”骆灵急切问道,老实说她可没想到什么好法子,总不能让远空大师把话又收回去,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可是收不回来的。
  “抓到那传话的人,动之以刑,让他承认是他编造的谎言,其目的是为了挑拨我与太子兄弟感情,这就行了!”
  “这么简单?”骆灵转过头,伸指戳了戳他的胸膛,“不许敷衍我!就算抓到了人,他如何会承认是他的错?”
  “是人,就有弱点!”齐王笑了,“你不信我?要不要打个赌?”
  “赌什么?”骆灵问他。
  “这个啊……让我想想!”齐王也学着她刚才的样子摸着下巴,很快眼睛一亮,“如果你输了,就帮我生个和你一样可爱的女儿,如果我输了,就帮你生个和我一样英俊的儿子,如何?”
  骆灵捶着他的肩道:“这叫什么赌注,合着输赢都是要我生,你会生么?没有我,你倒是生一个出来我看看?”
  “咳……”齐王握住她的手正色道,“自然靠我一个人是不能够的,我都说了帮么,我帮你,你帮我!”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是不是在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学坏了,老实交待!”骆灵伸手去揪他的耳朵,却也舍不得真用力。
  齐王却抱起她来,两步走到榻上,将她放在轻软的锦被上,说道:“油嘴滑舌?真的是这样吗?可不能空口乱说,得实际检查了才知道!”说罢覆身上前,挨着她躺下,主动呈上证物,让骆灵好生检查了一番。
  事后齐王为了安骆灵的心,自然告诉了她更多的东西,原来他少时被害过一次,就变得机警无比,没有少分析宫里那些人,从皇帝皇后到宫妃太监,他凭着过人的记性力,竟然将每个人的特点都记住了,这也是他能够讨得皇帝欢心的重要因素。
  虽然现在他搬出了宫外,但宫里何尝没有他安排的人手,所以但凡他想知道的事,还从未有查不到的,那个传消息的人他已经掌握了,此刻不动他,不过是时机未到,不想打草惊蛇,有些其他的消息,他还需要那人传出去
  他有这样的本事,骆灵倒也相信,这种人她不是没有见过,在她小学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位老师,教了很多年书,每一届每一个学生是什么性子,那位老师全都清楚,认真论起来,那个人数比齐王说的还要吓人。
  至于权力,齐王说,他暂时不会交出来,他说有些东西要握在手里才放心,不是为了争夺,只是为了保命,骆灵深以为然,就算他要交,她还不愿意呢。
  齐王说:“其实照远空大师这番话,你若是有野心,未必不可以弄个女帝来当当,要知道西容可就曾出过一位女帝,还是个英明睿智的,带领西容成为五大强国之一。”
  骆灵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番话,不免开了个玩笑:“若是我真的有这想法,你怎么办?”
  “我曾经答应过,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齐王笑得很是蛊惑,“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的后宫,只能有我一个!”他眨了眨眼,露出一个妖孽的笑容。
  “噗……”骆灵正在喝茶,闻言全给喷到了地下,沾湿了他为她新铺的波斯毯。?
  第190章 王爷要出征

  “你不愿意做的事,我又怎么会愿意?”骆灵笑着摇头,“万人之上的位置,固然风光,可要坐得稳当,同样要付出很多,与其居庙堂之高,我宁愿处江湖之险,拯救苍生的事,交给那些有伟大理想和抱负的人去干吧,我只是个平凡人,唯一的心愿就是和我爱的人平平安安度过此生。”
  齐王刮了刮她的鼻子道:“真是这样?”
  骆灵摸了摸鼻子,小声道:“当然!你没发现,当皇帝的都活不长,历史以来,有哪个皇帝是长寿的?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这叫什么理由,令人啼笑皆非,不过细细思量,却也有她的道理,齐王叹道:“可惜这世上想得开的人太少了,就拿我那些兄弟来说,只要能让他们登上那个位置,估计让他少活十年都愿意。”
  骆灵勾住了他的脖子笑道:“所以说他们是笨蛋,咱们是聪明人,别学他们!人生苦短,当及时行乐,操心那么多做什么?”
  齐王自是逮着她这句话,及时行乐了一番,害得骆灵以后说话都不敢这么直接了,先打了腹稿,斟酌着不会给他揪住把柄,这才说出来。
  因为皇帝还在,皇子们的争斗还不敢摆在明面,处于一片波涛暗涌之中,尽管齐王想避开这暗涌,每日里只与他的小妻子卿卿我我,但麻烦还是找上了他。
  与北狄的战争一直僵持着,这一次北狄人多了一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军师,对大庆朝的兵力、布局了如指掌,纵然各路兵马齐聚北边,大庆以三十万大军对北狄十万,也只能勉强与对方打了个平手,并且南方去的士兵不耐北地严寒,拖下去的话,对大庆来说并不是好事,在这个关头,老皇帝决定御驾亲征。
  莫说皇帝年纪老了,就是他还年轻,文武百官定然也不会答应,因为现在的皇帝健康状态并不太好,在百官的劝说下,皇帝不再坚持,这时候太子出列,要求代父出征,皇帝却没有答应他的这个请求,思索了两天,一道圣旨传下来,派齐王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再领十万大军支援并接手北疆战事。
  可能对皇帝来说,他这是要给齐王创造机会,齐王接过了兵权,只要这一战胜了,这权力在他手中,将会更加稳固。但是骆灵不高兴了,明明是太子自己要去的,那就让他去啊,皇帝这么多个儿子,为什么偏偏要找上她的丈夫?最为关键的是她现在怀着身孕,根本无法想像齐王不在身边的日子要怎么过。
  被齐王抱着说了半天话,知道圣令已下,无法更改,她很是郁闷,皱着眉头问他:“听我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自私?其实你是去为国效力,疆场杀敌,我本不该阻止。”
  齐王摸摸她的头道:“你别担心我,顾好你自己就好,我身边有暗卫保护,再如何也不至于有危险,只是如此一来,你生产却不能陪在身边……将你一个人留在京中,我也不放心!”
  “没关系,我回娘家好了!”骆灵抵着他的头道。
  齐王却摇头:“我不在,若是有人召你进宫,你也不得不去,若是有人要做什么小动作,岳父岳母也不见得能够护着你,我看还是另寻个地点安置你。再说了,还有个纳兰容卿,此人诡计多端,北狄那个神秘军师,多半就是他派去的人,或正是他自己,赤焰盟部众遍布天下,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谁知道他是不是安插了人手注意着你的动向,若是我不在,你又被他掳了去,岂不是糟糕!”
  “那你想怎么安置我?”骆灵突然眼睛一亮,“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北疆!”
  “胡闹!那还不如放你在岳父岳母那儿稳妥些,你是有身子的人,怎么能到处跑呢?”
  骆灵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道:“唉!这孩子来得真不是时候!”
  齐王轻吻她一下,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可不能这么说,这个孩子可是你我的福星。你别东想西想的,我有一个办法,能够保你平安,这样我亦无后顾之忧,待我将北狄人打败,会争取早回。”
  “什么办法?我猜猜,是不是让我去梓州?可是殷影被薛杉霸着,根本没时间陪我。”
  “你忘了,有一个地方,可是除了你,都没人知道怎么进入的!”
  “你是说……桃源村?”骆灵惊讶地睁大了眼。
  “对!”齐王肯定地点了点头,“你不是很想小铃铛么?正好去了桃源村,有她陪你,大哥的医术也不差,有他在,村里人定会好好照顾你,另外我已说服薛杉陪着你去,大哥的眼疾,若世上还有一人能救治的话,也只有薛杉了,只是殷影恐怕还是不能陪你,因为二师兄要她打理镂玉阁,不会放她。”
  骆灵目光闪了一下,问道:“可是桃源村不允许外人进入。”
  “这一点你放心,大哥走的时候,交待了与他联系的方式,你倒还没他信我,我是他的兄弟,怎么可能出卖他?”齐王笑了。
  “那太子呢?他也知道一切?”
  齐王摇头,眉间闪过一丝温柔:“大哥只告诉了我,并没有告诉太子,我想,他虽然失去了光明,可是他的心比谁都看得清楚,而他之所以信我,是因为你信我!涵儿,我应该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们兄弟之间恐怕要很长时间才能建立起信任。”
  “不会,三木哥哥是我所见过心地最善良的人,就算没有我,他也一定会信任你,因为你和他本是兄弟,你们本质上是一样的人。”
  齐王说:“你安心等我回来,北狄总是异族,若让他们打进关内,我们也没有好日子过。”齐王轻吻她细致的眉眼,怀孕的她,原本的青涩已然消失,多了一种别样的妩媚。
  “好,我就当你是为了保护我们母子!”骆灵贴着他的胸口,听着那平稳有力地心跳,“我想,你还可以带着薛桐同去。”
  “带他去做什么?他能把活人给医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骆灵忍不住好笑:“他可是你师弟,哪里有你讲的这般不屑,再说了,谁说要让他医人了,他擅长的可不是医人。”
  “你是说……毒?”齐王眼睛一亮,“这法子不错,北狄人胜在兵强马壮,尤其他们的战马厉害,若是弄点毒让这些战马失了战斗力,对阵时我们的胜算就大得多。”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与薛杉去桃源村,薛桐跟你去北疆。”骆灵点头道。
  “我明日就送你去梓州。”齐王道。
  “你什么时候出发?”
  “三日后,送你到梓州,我会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