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弃妇翻身 > 分节阅读_160
《弃妇翻身》

分节阅读_160

作者:楚寒衣 字数:4600 热度:8
乡,不知道是齐王亲手替她换了衣衫,抱着她移到了卧房,惹得其他人脸红眼热不已。
  在外面全都听得清清楚楚的薛杉与林木则对看一眼,同声道:“这是宁轩吗?”
  齐王压根没理二人,满心满眼全在爱妻身上,心痛她受的苦,也庆幸自己在最后关头来到了她的身边,为了早点赶到,路上可是累死了几匹马,而他自己也被磨得一腿的血,连着被她咬破的胳膊,他也算是个伤病员了。
  东方凌将孩子送过来时,顺便丢了一瓶伤药给齐王,说道:“洗净伤口,敷在上面,一日三换,换时不用洗,不出几日就好了。”
  “这点小伤,不用!”齐王说道。
  东方凌瞪他一眼道:“谁管你,我是怕咫咫醒来见了自责心痛!”
  “咫咫?”齐王微愕。
  “你既然叫她涵儿,该不会不知道,她有一个名字叫岑咫涵吧?”东方凌说道。骆灵对她说话的口气,以及齐王那声”涵儿“,让她明白了眼前的女子是谁,世间除了她最好的朋友,还会有谁会用这样的口气跟她这个天才博士说话的?她很开心,非常地开心,原以为在这个世上孤伶伶的,再没一个亲人,没想到还有她,尽管相貌变了,可是她还是她!
  骆灵醒来时,琉璃狮子灯映照在齐王硬朗的五官上,他半侧着身子睡得正香,手臂伸得老长,形成了一个微微的拱形,将她和两个孩子护在身前。他比之前瘦了许多,骆灵才轻轻一动,他就醒了,显然睡得并不安稳,脸上显出一丝迷糊,很快那双明亮的眼里就盛满了清明,他转向骆灵,唇角带着笑,用一种不同以往的低哑而微颤的声音说道:“涵儿,你辛苦了!谢谢你
  骆灵同样微笑着看向他,摇了摇头,手越过两个小小的婴孩,抚上他的脸道:“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
  他闭了闭眼,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她能够感觉到他轻微的颤抖。那双眼再睁开时,已是水意盎然。
  “幸好……你没事!”
  “因为有你,我不会有事的!”骆灵像抚摸孩子一样,轻轻抚摸着他的头,他抬起身来,慢慢弯下,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无比专注,无比虔诚。
  他黑黑的眸子炯炯发光,对她许诺道:“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不顾她的反对,他将熟睡的两个孩子轻轻挪到一旁,将她拥在怀中。
  “睡吧,孩子我会看好的,不会有半点闪失!”这真是两个乖巧的小家伙呢,方才奶娘喂他们吃饱后,就一直睡着,半点也不哭闹,想来他们也知道父母都累了。
  骆灵窝在他的怀里,听着窗外第一场春雨落地的声音,意识渐渐飘远。
  大庆元熙三年,太子即位,再改年号康平。
  齐王自三年前与北狄一战后,南去接他的王妃,自此再也不曾出现过。在这三年中,老皇帝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几个儿子你争我夺,各显手段,最终还是没有人斗得过太子,就连势大根深的皇后娘家,也被太子大义灭亲
  老皇帝不管放出何种消息,始终不见动静,齐王与他的王妃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不曾出现过,不管他用何种方法,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而之前与他们相关联的一些人,也同样不见影踪。老皇帝知道,三年前齐王让人捎给他的那封信原来不是玩笑,无奈之下,只得将皇位传给了太子,自己退居长州别宫颐养天年。
  移居长州别宫的老皇帝时常眺望远方,似在等待什么。继承皇位的太子没有遵皇后为皇太后,因为皇后在此前已获罪,被老皇帝贬为了庶人,老皇帝让太子遵已故的生母为皇太后,太子态度坚决,未曾听从,康平元年的史上,只有太上皇,没有皇太后。
  康平元年秋天,长州别宫的太上皇终于等到了他要等的人,一对冰雪聪明的孩子冲着他叫老爷爷,如此称呼这位太上皇的,世间也只有这两位了。
  近侍李公公笑着道:“错了,前面要加个皇字,要叫皇爷爷。”
  “可是他不黄啊?”长着一双大眼,肤色白皙的男孩子一边说,一边看向太上皇,随即恍然道,”哦,他穿的是黄衣裳!”
  “小砺,你又不动脑筋了!”长得好比菩萨座前童女的小姑娘摆出一幅小大人的模样,脆生生地道,”穿什么衣裳与称呼无关啦,我穿蓝衣,可是林小小都叫我宁姐姐,可不是叫我蓝姐姐,这个爷爷是姓黄,所以叫他黄爷爷!”
  “这……这……”李公公尴尬不已。
  太上皇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摆手道:“李善,你退下吧!”
  “是!”李公公退下,太上皇一手拉着一个孩子,眉间眼角全是笑意,若是脱去那身明黄的衣裳,他与大街小巷的老爷爷确实没有什么区别,”就叫爷爷!你们没叫错,是他错了!小菀儿,你说,你姓什么呀?”
  “爹爹姓宁,我自然也姓宁!”
  “我也姓宁呢,所以我是你们的亲爷爷,你们的爹爹,也叫我爹爹!”
  “才不是呢,你骗我,我明明听到爹爹叫你父皇!”小男孩得意地笑,为他揭穿了谎言而开心不已。
  “父皇就是父亲的意思,而父亲是什么,不用我说你们也明白吧?”
  “爹爹干嘛叫你父皇,那我也可以叫他父皇吗?”小男孩疑惑地问道。
  “小砺!”女孩子严肃地盯着弟弟,”不懂就不要乱说,爹爹就是爹爹,怎么可以乱叫,你不记得了,皇这个字,在咱们家是不可以随便乱说的!
  “知道了!”小男孩低下了头。
  太上皇看着远处一身白衣,竟似有几分仙气的男子,以及相伴在他身边,美丽温婉的少妇,仿佛看到了多年前桃花树下的那一对璧人,眼神竟有些迷离了,直到两个孩子叫他,他才清醒过来,带着他们去看他养的那些奇珍异兽去了。
  “叫李善来。”他吩咐道。
  “老奴见过太上皇!”李公公跪拜道。
  “李善,你将那个碧玉匣子取来。”
  “是!”
  李公公退下,不久后捧了半尺长一个匣子来,交给了太上皇,太上皇抚摸良久,低声喃喃道:“该是你的,总归属于你,不是你的,也永远不会属于你!”
  李公公心头微惊,这是齐王妃昨日说过的话!她当时是回答太上皇的问题,当时太上皇似乎并不大高兴,此刻怎么又提起了?
  “李善,将匣子给齐王吧!”
  “太上皇……”李善是知道这匣子里装的是什么的,闻言不由得一惊。
  “去吧!”太上皇挥了挥手,”把两个孩子也带到他们父母身边,我累了,想歇会儿,告诉他们,不用来请安了,要走就快些走吧,时间久了,只怕就有其他人来。”
  “是!”李公公出门,叫上两个对着笼子里的小兽满眼惊奇的小家伙,将他们送到了齐王夫妇身边,并把碧玉匣交给了齐王。
  “这是……”齐王疑惑道。
  “这是萧皇贵妃的遗物,“李公公道,”太上皇说,让老奴交给您,还说请您二位可以离去了,不必请安。”
  齐王点了点头,与骆灵拉着孩子离开了别宫,他们知道新帝会在三天后到达长州,所以他们也会在那之后抵达京城,看望骆灵的父母亲人。这是他们四年来,他们第一次返京。
  回到家,骆灵打开碧玉匣,发现里面珍藏的不过是一缕秀发。
  “母亲已葬入皇陵,无法启棺,父皇将这碧玉匣给我们,想来亦是想通了,允了母亲自由。将它带回去,交给大哥,葬入纳兰……先生的陵墓吧!
  “嗯!”骆灵点了点头。她犹豫了半天的话,终究是没有说,死者已矣,苏萧音的遗体就让她安静躺在皇陵吧,没必要去打扰了,说到底,太上皇才是宁轩的生父,感情上他自然会偏向这边一些。
  “我们走吧!”齐王伸手拉住她,两人腰间的紫曜石紧紧相依,散发出灼灼紫光。
  骆灵系的那一块,是林木给的,而齐王腰间那一块,却是从纳兰容卿那里拿回来的。与北狄一站,齐王遇到了纳兰容卿,他果然是北狄的军师。齐王与他对赌一局,赢的人是齐王,他归还了紫曜石,承诺齐王有生之年,他再不会踏足大庆半步。
  对于纳兰容卿是北狄人,还是北狄王族,骆灵很是惊讶,不过想到他那异瞳,也就明白了,原来她还道他是中了毒才成那样,事实并非如此,真相是要服食某种毒药,才会令纳兰容卿的眸子变成黑瞳,成为苏一笑的他,是中了毒的他。
  家人……骆灵做了娘,自然能够体会到为娘的心情,对骆夫人,她真正从心底里谅解了。听说这些年来,骆端诚退出了京都的官场,只领了个闲职,更多的时候是在家含饴弄孙,而这一切,与骆灵不无关系。
  她一个决定,影响的不止是齐王的一生,还有那些与她有亲缘关系的人。四年来,她从未向家里寄过片言只语,只让人带过一个口信,还不知道骆夫人会急成怎样。
  “阿轩,你说他们会不会怪我?”近乡情怯,骆灵忽然有些不自信起来。当年她的确为家人考虑得太少,毕竟考虑多了,是要以牺牲自己的幸福为代价的。
  “不会!”齐王微笑着帮她掠了掠耳边的碎发,”这也是我自己的决定,怎么会怪你呢?姑父比不得自家的姑娘,就怕他们心里对我有意见。”
  骆灵笑道:“他们哪里敢怪到你身上。”
  齐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这才道:“傻丫头,是你自己一厢情愿地想多了,其实不管是父皇还是阿裴,对骆家都很是看重,退守居安,想必是岳父的意思,毕竟树大招风,我这位岳父大人,可是很懂得为官之道呢!”
  骆灵的担心果然是多余的,再回到骆家,骆家门庭冷落,没有了以前的风光,但是多了一份浓厚的情怀,父母、兄长、姐妹,每一个见到她,脸上的神情除了惊喜还是惊喜。年不过十的骆巧一见宁砺与宁菀就喜欢上了,拉着他们的手自去了自己的屋子,把她平常舍不得给人的玩具全抱了出来。
  赵姨娘问她:“五小姐今日怎么行事像个大人?”
  骆巧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得意:“我是他们的姨母,岂不就是大人?”
  骆夫人的脸上则多了一丝平和,兴许是这些年来与老夫人一起吃斋念佛的关系,她眉间的厉色已然淡去。
  何姨娘几次欲言又止,骆灵看在眼里,回头单独去了她的房间,对她说道:“姨娘,你是想问我小珂的事吧?”
  何姨娘点了点头:“四小姐,不知她可好?”
  四年前骆灵费尽心思救出容静与容珂两姐妹,可惜容静伤得太重,命还是没有保住,只有容珂留了下来。消息她告诉了骆骏,何姨娘是骆骏的生母,自然也知情。
  “她改了随母姓,如今叫骆珂,“骆灵说道,”这是她自己的意思,我送她去跟着一位能人学武了,还望姨娘莫怪,要等她学成下山,才能来拜见姨娘。”
  何姨娘含泪笑道:“四小姐这话可折煞我了,你对珂儿有大恩,她这条命是你救的,你这么安排,最好不过!”
  骆珂被她交给了云琪,当年那个教过她的小师父,骆灵相信他会善待骆珂,尽心教导她。她愿想把骆珂带在身边,作为自己的孩子抚养,不过那个小姑娘的心性坚定,有着她自己的抉择。骆灵交待了她一个特别的任务:为自己尽快寻一个师娘!
  云琪那么好的男子,有获得幸福的权力,若是因为她而耽误一生,她心中会不安。
  骆灵还住在她从前的院子,骆夫人派了人每天打扫,院子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夜半的候,她听到一阵低声的呜咽,小砺儿被吓了一跳,问她:“娘,这院子是不是有鬼?”
  “有鬼也不怕,正好看看它长什么样!”小菀儿兴奋地说道。
  她这双儿女想来是老天给弄错了,小砺儿身为男孩,天生胆子却要小些,小菀儿却胆大得不得了,性格像个男孩子。
  “这世上哪里来的鬼?尽胡说八道!”骆灵摇了摇头,哄着两个孩子,”快些睡吧,那是有人在哭呢。”
  “谁啊?她为什么哭?”孩子的心永远是好奇的。
  骆灵轻道:“自然是不听话做错了事,被罚了。”
  “是了,她一定是不好好练功,被她爹爹罚蹲马步,给痛哭了的。”小砺儿思及自身,想当然地说道。
  骆灵笑着没有回答,等孩子们都睡熟后,她出了卧房门,齐王正在灯下看书。
  “你听见了?”他对她伸出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