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喜良缘 > 第五百八十一章 情绪
《喜良缘》

第五百八十一章 情绪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字数:3425 热度:5
第五百八十一章 情绪
    被叶清兰这么一说,叶清芙浮躁不安的心情总算平静了一些。想了想又委屈的说道:“可他为什么一直不和我说实话?”

    叶清兰温和的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或许他是觉得事情还没着落,怕你会对他失望,所以不好意思和你直说。”

    男人都是有自尊心的。薛玉树当然也不例外了。

    叶清芙被这么连番劝慰,心情好了不少,终于有了笑意:“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我以后就不问了。反正他总有一天会告诉我实情的。其实我根本不在乎他做什么事。想做官也好,想做生意也罢。只要他开心就好。”

    看着叶清芙放光的俏脸,叶清兰抿唇笑了。薛玉树能娶到叶清芙,真是他的福气。也只有叶清芙,才会这样不顾一切不计较任何的爱他了。

    姐妹两个闲聊了许久,越说越投机。薛氏坐在一旁,一直都没怎么说话。临近傍晚的时候,薛氏和郑氏才领着叶清芙向众人辞行。

    当天晚上,叶清兰在顾熙年面前说起了白天的事情。

    “……母亲来我倒不奇怪,没想到大伯母也特地来了,还带了不少礼物,其中还有一株全须全尾的百年人参。”叶清兰先是笑着,然后秀气的眉头微皱:“我总觉得这份贺礼似乎太厚重了一些。”

    看着她皱眉苦思的可爱模样,顾熙年不由得哑然失笑,亲昵的捏了捏她的鼻子:“这事有什么难懂的。这样的举动肯定是你祖父授意,让你大伯母借着上门道贺的名义向我们示好。也是变相的在向太子示好。”

    叶清兰混沌不清的头脑瞬间明朗:“是啊。肯定是这样。”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有些沮丧起来。情绪变化之快。令人咋舌。

    顾熙年忙放柔了声音哄道:“正说的好好的,怎么又不高兴了?是不是你母亲今天又说什么难听话了?”

    叶清兰摇摇头。闷闷不乐的应道:“母亲今天表现的很得体,不仅没说难听话,还和婆婆聊的很愉快。”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突然间就不开心了?

    在这一刻,顾熙年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孕妇心海底针!叶清兰平日生气,只会加倍伶牙俐齿的和他过招。他也习惯了那样的相处方式。像现在这样怏怏不乐的低落却十分少见,哄人又不是他的擅长。一时之间,英明神武无所不能的顾侍郎也有了手足无措的感觉。索性直截了当的问出了口:“兰儿,你到底是因为什么不开心?只要你告诉我是谁惹了你,我立刻就去找她算账!”

    叶清兰纵然心情低落。也被逗的有了些笑意,然后幽幽叹口气:“顾熙年,我一怀孕怎么就变的那么笨了。刚才那么浅显的事情,我竟然都想不明白了。如果不是你说破了这一层,只怕我要想上一个晚上……”

    就为了这个?!

    顾熙年哭笑不得,温柔又小心的将她搂进怀里:“原来就是为了这么点小事,这有什么可不高兴的。你现在怀着身孕,反应比往日迟钝一些也是难免的。以后你什么也别多想,只管安心的养胎。这些费脑子的事情全部都交给我好了。”

    叶清兰闷闷的嗯了一声,显然还在因为自己没想通这件事耿耿于怀。

    这大概也是聪明人才会有的烦恼。像人家叶清芙,怀孕之后每天就是吃吃睡睡,压根什么都不多想。不知道有多开心。

    顾熙年当然不会蠢到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笑着扯开了话题:“对了,今天你二姐也来了吧!你们姐妹两个在一起。都说什么了?”

    叶清兰的心情果然稍微好了一些,把她和叶清芙今天说过的学了一遍给顾熙年听。顾熙年心不在焉的听着。心里暗暗觉得好笑。

    听说怀孕的女人都很情绪化,这句话果然不假。还没察觉有身孕之前的大半个月。叶清兰的情绪就容易有波动。现在更是如此,一点点小事都会让她高兴或是不开心,头脑远不如以前冷静灵活,说话似乎也变的琐碎了不少……

    可在他眼里,这样的叶清兰也是十分可爱的。

    顾熙年微微低头,看着分外依赖着他的小娇妻,唇角扬了起来。

    叶清兰却浑然不察自己异于往常:“……二姐说,薛表哥近来天天在外面喝酒应酬,问他又不肯明说是和谁在一起。所以二姐很是担心呢!”

    顾熙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叶清兰怀孕之后,反应比往日慢了一拍。怔忪了片刻才不确定的问道:“你该不会知道薛表哥天天都在忙什么吧!”

    顾熙年漫不经心的应道:“当然知道。因为就是我替他从中牵线搭桥找的差事。”

    差事?叶清兰一愣:“薛表哥不是想学着经商吗?你怎么又替他谋了差事?”

    “我说的差事,并不是什么官职。”顾熙年耐心的解释:“太子殿下的名下有不少的产业,平日都是太子府里的管事负责打理。那位管事如今年龄大了,精力不足以应付这一摊子事。所以,太子想重新找个人负责此事。”

    正好这个时候薛玉树又流露出了想经商的念头,于是,顾熙年就在太子面前引荐了薛玉树。同样是打理生意,为太子殿下做事,当然大大的不一样。先不说将来会有的好处,就说成了太子殿下的亲密下属,就算没有任何的官职也绝对是一条平步青云的路。

    听了这番话,叶清兰第一个反应却是皱眉:“这种事情他能行吗?”

    顾熙年笑着挑了挑眉:“他怎么就不行了。没有人天生就该会做什么事情,只要肯用心,自然就能做好。”

    这么说也有道理。叶清兰为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话有些羞愧了。

    却听顾熙年又接着说道:“我替他引荐了太子殿下之后,太子殿下让他先跟着大管事学上一阵子。等他熟悉了所有的事务之后,再慢慢的将部分事务移交到他的身上。如果他能做的好,在接下来的两三年里,他就能掌管太子府名下的大部分商铺了。”

    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不可能一蹴而就。光是认识所有的商铺掌柜账房熟悉每个铺子经营的产业就足够薛玉树忙活了。也因此,薛玉树整天才会忙于和一堆管事应酬。

    叶清兰想了想,忽的笑了起来:“以薛表哥的性子,竟能忍得住憋了这么久都没把实情说出来,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薛玉树的心思也不难猜。太子身边的大管事可不是谁都能做的来的,做的好了当然风光。可就怕没那个能耐胜任,到时候可就真的丢人现眼了。所以在没确定能接手之前,他压根不肯将此事告诉叶清芙和薛氏。从这一点来看,薛玉树确实比以前成熟进步了不少。

    “何止如此,他在这些日子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极少称赞人的顾熙年难得的夸了薛玉树几句:“听大管事说,他为人谦逊学的又用心,进步极大。大小管事对他的印象都很不错。”

    叶清兰抿唇一笑:“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句话真是半点不假。薛表哥在读书上毫无天分,和人打起交道来倒是十分顺手。”大小管事们虽然是奴才身份,也是太子府里的奴才,都是见惯了富贵的人。对着主子的时候固然恭敬老实,私下里却未必好相与。薛玉树能在短短时间里和众人熟络起来,还是有些能耐的。

    顾熙年笑着点头:“我只在一开始帮了忙,后来的所有事情再也没插过手。他若是真的有心,自然会竭尽全力。”

    当然,有了顾熙年一开始的“帮忙”,那些眼睛亮堂的管事们也不敢在私下给薛玉树使绊子就是了。所以,薛玉树才会如此顺利。

    这其中的道理,不必顾熙年细说,叶清兰也是一清二楚。以顾熙年的性子,肯为薛玉树做到这一步,说到底还是看在她的颜面……

    “谢谢你!”叶清兰抬眸,柔柔的说着。

    顾熙年略有些不满的看了她一眼:“和我还用得着客气吗?他好赖也是你的亲姐夫,只要他是有心上进,稍加提携也不是难事。好了,你什么也别多再多想了。今后就安安心心的在府里静养,所有事情都交给我。”再竭力温柔,语气中的霸道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

    奇怪的是,叶清兰竟也没觉得不高兴,情不自禁的扬起了唇角。

    顾熙年看着她唇角绽放的甜蜜笑容,心里顿时蠢蠢欲动,正欲俯下头,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个念头,忍不住长叹一声。

    女子孕期前三个月是最危险的时候,**之欢是想都不能想了……

    这些日子他沉浸在叶清兰有了身孕的惊喜中,压根还没来得及细想这个问题。直到这一刻才反应过来。接下来的几个月,他岂不是一直都要“吃素”了?

    尝过了绝妙的美味佳肴之后,得连着几个月都“吃素”,这种滋味真是一言难尽......(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