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喜良缘 > 第五百八十八章 求情
《喜良缘》

第五百八十八章 求情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字数:3434 热度:6
第五百八十八章 求情
    “就拿欺上瞒下一手掌管户部这一条来说,分明就是不尽不实的夸大之词。边关起了战事,需要户部统筹粮草。户部尚书年迈,精力不足以应付这些繁琐的事情,所以将此重任交付给顾侍郎。户部的官印也是户部尚书亲手交给顾侍郎的,这些事情户部上下所有人都知情。何来欺上瞒下之说?再说操控户部财务这一条,就更是荒谬可笑了。身为户部侍郎,熟悉掌握户部所有的账目是分内的事情,又何来操控这一条罪名。至于说到结党营私,儿臣实在心中有愧。顾侍郎和儿臣情分深厚,平日里难免亲近一些,落在那些小人眼里,倒成了儿臣的党羽。所谓的结党营私这个罪名,应该落在儿臣的头上才对,万万不该牵连到顾侍郎的身上。还望父皇明鉴!”

    太子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篇,皇上却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说道:“你当真是这么想的吗?”

    太子心里一个咯噔。难道说了这么多,还是没能让父皇疑心尽去?还是他从一开始就揣测错了父皇的心意。父皇给机会让他为顾熙年辩解求情,其实是想连他也一起发落?

    这一连串的心思,说来话长,其实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太子在刹那间已经有了决断,朗声答道:“启禀父皇,儿臣句句都是实话。还望父皇明察秋毫,还顾侍郎一个清白。”

    话说到了这份上,已经没有了改口转弯的余地。如果临阵退缩,反而会被父皇低看几眼。倒不如豁出去一回。放手一搏,看看父皇到底是什么心意!

    皇上一直平静的面孔。到了这一刻终于有了波动。他定定的看着一脸坦荡毫无惧色的太子,忽的笑了起来:“好好好。这才像朕的儿子。”

    他一直嫌太子性子过于平庸绵软,瞻前顾后没有魄力都是做一国之君的大忌。所以才会一直偏心器重精明厉害肖似自己的三皇子。可现在看来,太子在关键时候还是有几分魄力的。宁愿冒着触怒自己的危险,也要力保下顾熙年。一来是保住最得力的下属,二来也能借着这样的举动向其他人昭示贤明宽厚。这么一来,太子党的人又岂能不心甘情愿尽心尽力的跟着太子?

    从这一方面来说,太子终于有了做储君的风范。

    皇上眼中的赞许和笑意再明显不过,太子一直高高提起的心终于归位,暗暗松了口气。这一回。看样子他是赌对了!

    皇上从另一摞奏折里抽出了一本交给太子:“这是顾侍郎奏请自辞的奏折,你也来看看。”

    太子心神大定,迅速的翻看了起来。

    按惯例,只要是官员被言官或是其他官员弹劾,就得也上一份奏折为自己申辩。严重一些的,为了表明清白更要自辞在府中自省。至于之后如何,就得看圣意了。皇上特意将这一份奏折拿出来给太子,其含义不言而喻。

    太子仔细的看完奏折之后,试探着问道:“父皇打算怎么批这份奏折?”

    皇上不答反问:“你觉得朕应该怎么批复?”

    这个问题可就不那么好回答了。之前说的慷慨激昂。是为顾熙年辩白。现在说的太多,可就成了越俎代庖。做了这么多年太子,赵琌最擅长的莫过于老实低调这几个字,闻言立刻应道:“父皇英明。心里一定早有决断,儿臣不敢妄言。”

    皇上似笑非笑的看了太子一眼,心想你要是真的不敢妄言。刚才那一番慷慨陈词又算什么?不过,太子今天的表现也确实让他满意。

    皇上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随口吩咐道:“顾侍郎上了这道奏折之后,就在府中自省闭门不出。户部尚书告病。钱侍郎扭伤了腿还没好,户部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简直快乱成一锅粥了。你有空就去定国公府一趟,把我的口谕带给顾侍郎。就说朕的眼睛亮堂的很,谁在背后搞鬼都瞒不过朕。他也不用觉得委屈,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也别在府里待着偷闲了,明天就去户部理事。”

    太子精神一振,忙笑着应了。今天真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待会儿带这样的好消息去定国公府,顾熙年一定很激动很高兴。

    皇上看了丝毫不掩喜气的太子一眼,不知又想到了什么,沉吟片刻说道:“这些奏折,朕暂时留下了。他的这几份奏折,朕也留下。”

    ......

    这又是什么意思?又要人继续在户部做牛做马,又把这些奏折留中不发,这不是成心膈应人吗?!

    太子心里颇为微词,面上却半分都不敢流露,恭敬的应道:“父皇英明。”

    皇上瞥了太子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是不是在奇怪,朕为什么要将这些奏折继续留着?”

    太子见瞒不过去,索性点头承认:“是,儿臣心里有些奇怪。父皇既然相信顾侍郎是清白的,留着这些奏折又有何用?”

    皇上轻描淡写的应道:“朕相信不相信是一回事,重要的是他要让别人都相信。这些奏折留着不发,就是要提醒他认真做事,不要动什么歪心思。顾侍郎一向聪明,这些话你不用说,他也能明白。”

    太子默然点头,半晌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顾侍郎一向忠心耿耿,做事从无差错。父皇对他难道还不放心吗?”

    皇上锐利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太子,缓缓的说道:“琌儿,你是太子,将来总有一天要坐上龙椅,成为这个天下至高无上的主人。你要记着,身为天子,可以重用一个臣子,可以宠信一个臣子,却不能完全信任依赖他。不然,有些太过聪明的人就会利用你的信任兴风作浪。这一点,你且记下了。”

    这还是父皇第一次用这样教导的口吻教他为君之道。

    太子却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兴奋和激动,虽然露出激动又钦佩的表情完美无缺的应付了过去,心里却颇有些不以为然。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像这样又重用又提防,岂不是凉了臣子的心?

    当然,这些话放在心里想想也就罢了,太子是绝对没有勇气诉之于口的。

    从御书房出来之后,太子没有急着出宫,而是先去了凤仪殿一趟。顾皇后早已等候多时,见太子来了,不假思索的起身迎了过来。一旁的宫女们早已知趣的全数退了下去。

    “琌儿,你父皇都说什么了?”顾皇后急切的追问:“熙年不会有事吧!”

    太子笑着宽慰道:“母后放心,父皇岂会轻易被那些小人蒙蔽。刚才还让我带口谕到定国公府,表弟明天起就能继续回户部当值了。”

    顾皇后闻言顿时一脸喜色:“真的么?这可真是太好了。”

    外朝的动向,自然瞒不过她这个一宫之后。可严苛的宫规摆在那儿,第一条就是后宫妃嫔不得干涉朝务。因此,顾皇后虽然着急也不能亲自出面为顾熙年求情。只好让太子出面了!没想到太子马到功成,实在令人快慰。再往深一层想,这也正说明了在皇上的心目中,太子的分量越来越重。所以皇上绝不会对太子最倚重的心腹亲信动手......

    顾皇后越想越高兴,一时竟没留意太子的神色有些沉闷:“那些人肯定是暗中受了你三皇弟的指使,明面上是冲着熙年,实际上就是冲着你来的。”

    太子定定神,冷笑着应道:“我和母后想的一样。三皇弟被软禁在府里,心里不知憋了多少怨气。没胆子冲着我来,所以才对表弟下手。哼!迟早有一天,我会连本带利的都还回去!”

    顾皇后深以为然,点头表示赞同。

    ......

    他们两个当然不知道,其实三皇子这次还真的就是冲着顾熙年来的。

    在宫里用完了午膳之后,太子便出了宫。他连太子府也没回,直接就到了定国公府。说来也巧,刚一到定国公府,太子才发现莫氏竟然也来了。此时正在顺宜堂里,陪着孙氏郑夫人等人说话呢!

    莫氏也没料到太子今日会来,忙起身笑道:“妾身不知殿下今日也会过来,早知如此,真该和殿下商议好了一起过来。”

    太子随意的笑了笑:“我刚从宫里出来,带了父皇的口谕连府里也没回就直接过来了,你不知情也是正常的。”

    从宫里出来?顾熙年眸光一闪,和太子迅速的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不用再多说,顾熙年已经从太子眼底的笑意里知道了答案。

    郑夫人却是喜形于色,忙追问道:“不知殿下带了什么口谕来?”

    太子也没卖关子,将皇上的口谕说了一遍,末了又笑道:“......舅母不用担心,父皇圣明,并未被小人蒙蔽。表弟也不必一直委屈的在府里待着,明天就能回户部当值理事了。”

    此言一出,各人都是一脸喜色。

    叶清兰悄然松了口气。这一个多月里,顾熙年受的攻击和压力有多大,大概也只有她最清楚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