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喜良缘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憋屈
《喜良缘》

第六百一十三章 憋屈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字数:3493 热度:6
第六百一十三章 憋屈
    太子略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是,我在母后和父皇面前都保证过了!”

    莫氏满脸泪迹未干,眼睛还是红红的,听到这句话,却毫不掩饰心里的高兴之情。甚至当着太子的面松了口气。太好了!从今以后,那个女人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了!她期待这一天,已经太久太久了!

    太子看到她释然的表情,心里有些不舒坦。不过,看在莫氏情绪激动不稳刚哭了一场,太子也没心情计较这些。只是淡淡的说道:“以后就让她在庄子里住着,吃穿用度不要苛待她。你再派一个老实可靠的婆子去伺候她。”

    太子这么说,无疑是在用实际的举动让莫氏安心。如果莫氏对沈秋瑜还是不放心,大可以派一个自己的亲信过去牢牢的盯着沈秋瑜的一举一动。

    莫氏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头。她想的更深了一层,太子这个举动表面看来是在安抚她,其实仔细一想,何尝不是太子保护沈秋瑜安危的一种手段?这么一来,反而杜绝了莫氏暗中对沈秋瑜动手的可能。不然,沈秋瑜一旦出了事,莫氏第一个就难辞其咎。

    ……

    不管怎么说,最大的眼中钉终于算除掉了。莫氏此时的心情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愉快的。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从容镇定:“孩子我已经吩咐奶娘好生照顾了。大人有什么过错,孩子总是无辜的。依我看,该办的满月礼还是要办的。正好也能借着热闹冲一冲府里的晦气。”

    莫氏做主母也确实是合格了,方方面面都考虑的周到。

    太子想了想说道:“孩子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办吧!等……一切事情都办妥当之后。孩子就养到你的名下。”

    太子所说的一切事情办妥当,指的当然是孩子的生母允儿下葬之后。

    莫氏立刻心领神会:“殿下放心。我一定好尽心照顾好孩子。”身为太子妃,这点心胸是必须要有的。她是太子所有儿女名义上的母亲。照顾孩子责无旁贷。更何况,现在这个孩子没了生母,简直就是白白送了个儿子给她。

    沈秋瑜啊沈秋瑜,你处心积虑的想要一个儿子,没想到最后却便宜了我……

    莫氏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脑海中迅速的盘算起了接下来要忙的所有事情。

    ……

    几个产婆被悄无声息的封口,每人的家里都收到了一笔丰厚的银子作为安葬费,没人敢追问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邱妈妈伤重不治身亡,曾伺候过允儿的那个小丫鬟。在“无意”中落水而亡。允儿半夜在屋里上吊,第二天被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僵硬冰冷。宫里的王太医留下一封绝笔信,然后喝了毒药死了。

    短短几天里,和此事有关的所有人都被处理的干干净净。

    而沈秋瑜,则被软禁在偏僻的庄子里,身边只有一个婆子伺候着。说是“伺候”,其实就是监视。每天连房门也不能出,就一个人独自孤零零的待在屋子里。

    ......

    太子府一连串的动作不可谓不迅速,力图将此事的影响降到最低。可奇怪的是。消息非但没有被压下来,反而越传越厉害,一开始还是在贵族圈里流传。很快就传遍了茶楼饭庄,成了平民百姓津津乐道的酒后谈资。

    太子心里暗暗懊恼不已。可流言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嘴长在人家身上,哪能管得住别人在背后说什么?

    更让太子心里窝火的是。近来人人见了他,神色都颇有些微妙。虽然不至于当面提起沈秋瑜。可那种同情怜悯中夹杂着看热闹的眼神,也足以让太子觉得窝囊憋闷了。

    这些人里。当然也有些胆子大的,毫不避讳的当面就戳他的伤口。

    “皇兄,早就听闻你府上的沈侧妃有孕,算算日子早就该生了才对。怎么也不请皇弟我去喝一杯喜酒?”阴阳怪气的腔调配着嘲弄的笑意,当然非三皇子莫属了。

    太子心里恼火之极,面上却淡淡的笑道:“不知三皇弟是从哪儿听来的消息。我府上确实添了新丁,不过是一个通房丫头生的。沈侧妃身染重疾,早就被送到庄子上养病去了。怎么可能生孩子。”

    这也是太子近来对外的说辞——事实是怎么样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这一层遮羞布还是要的。说的遍数多了,往往连说的人也开始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太子最近总是重复这几句话,已经说的面不改色顺溜之极。

    若是换了别人,对话大概就到此为止了。

    可三皇子今天像是成心要给他添堵似的,故意挑眉笑道:“真的是这样吗?皇兄该不是记错了吧!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去年四月的时候,皇兄对外宣传的明明是沈侧妃有了身孕。怎么现在又变成通房丫头了?”

    看着太子隐忍难看的脸色,三皇子的心里涌起一阵阵快意,继续在他的伤口上撒盐:“对了,我最近听说了一些谣言。说是沈侧妃打着借腹生子的注意,竟然骗过了皇兄。直到临生的时候进了产房才发现。不知道这个谣言到底是不是真的?”

    “当然不是!”太子暗暗咬牙切齿,面上却强自维持风度。

    三皇子好整以暇的笑道:“我也觉得不可能。皇兄再糊涂,也不至于被一个女人玩弄于鼓掌欺瞒了这么久吧!”顿了顿,又一脸关切的说道:“不过,外面的谣言实在传的太厉害了。这对皇兄可真是大大不利啊!皇兄可是当朝太子,未来的储君。如今却被人说成了是一个不辨是非的糊涂虫,别说是皇兄了,就连臣弟听说了,心里也实在不忿!”

    ......呸!猫哭耗子假惺惺!

    太子看着三皇子一脸的得意,心里忽的一动。这谣言来势汹汹,简直就像是有人在暗中唆使散播一般......再联想到三皇子今天类似挑衅示威的举动,让人很自然的生出联想。

    这背后的主使者,十有**就是三皇子了吧!

    太子也不是任人揉搓的软柿子,故作淡然的一笑:“我整日里这么忙碌,哪有心情管那些无事生非的小人在背后说些什么。”说着,又拍了拍三皇子的肩膀:“你反正也闲着没什么差事,不如帮我好好查探一番如何?”

    这次却是结结实实的戳中了三皇子的痛处。三皇子被关了几个月之后,再入朝堂,很明显的老实安分了不少。可即使如此,皇上对他也没了原先的器重和偏爱。也没安排什么要紧的差事给他。自以为是的三皇子,终于也尝到了被冷落被闲置的滋味......

    三皇子也快笑不出来了,俊脸隐隐有些扭曲:“皇兄的家事,臣弟实在不方便插手。还是请皇兄另请高明吧!”

    两人你来我往的应对一番,俱都是皮笑肉不笑。等三皇子走后,太子的脸陡然沉了下来,深呼吸口气,拂袖走人。

    更可悲的是,受了这种窝囊气,却连个倾诉的地方都没有。

    对着莫氏当然不便提起,和下属更不好说这些。甚至还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免得传出更多的流言蜚语来。

    到这个时候,太子分外的想念起顾熙年来。不管怎么说,至少是一起长大的表兄弟。有些话对别人不便启齿,在顾熙年的面前却没那么多顾忌。

    想到这些,太子几乎迫不及待的就想见顾熙年了。

    说来也巧,再过两天就是顾熙年那一双龙凤胎的满月之日。本来这样的喜事,只要莫氏出面就行了。可太子却坚持和莫氏一同前往。莫氏也稍稍窥到了太子的那点心思,不过却什么也没多问,只是细心的准备好了满月的贺礼。然后在当日,早早的就吩咐备好马车。

    莫氏如此知情识趣,太子心里也觉得舒心。早把当日那一点不快扔到了脑后。如今他身边已经没有沈秋瑜了,总不能再天天和莫氏闹别扭吧!

    ......

    定国公府里,此时却是一派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自从一双孩子出生之后,叶清兰的生活忽然变的忙碌又充实起来。当然,这种忙碌充实,并不是说她就真的有什么事情可做了。她还在月子里,每天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和某种动物的习性完全相同。一双孩子有几个奶娘带着,有婆婆精心照顾着,根本就用不着她动一根手指,孩子就被照顾的妥妥当当。

    可即使什么事也不用做,只要静静的看着两个孩子的脸,她的心里也是满足又快乐的。

    有了这两个孩子,叶清兰忽然觉得现在的自己才是完整又幸福的。前世的记忆渐渐模糊远去,留在脑海中的只剩下一个遥远而又美好的剪影。现在的生活,琐碎而平静,温暖而踏实。

    终于熬到孩子满月的这一天,叶清兰做月子也算是正式结束了。

    一大早起来叶清兰舒服的泡了个热水澡,又换了身干净又崭新的衣裙,梳了个漂亮的发髻,然后兴致勃勃的去照镜子了。(未完待续。。)

    ps:  继续求粉红~o(n_n)o~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