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喜良缘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回门
《喜良缘》

第六百二十六章 回门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字数:3681 热度:6
第六百二十六章 回门
    那只温软的小手不痛不痒的推着他的胸膛,非但没能让他退出去,反而勾起了男人心底最汹涌最深沉的**。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汹涌着呼喊着狠狠的占有。

    沈长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下来的。全身都像在冰火里煎熬,可他却动也不敢乱动,只是紧紧的搂着身下的可人儿,不停的轻吻抚摸。直到她的哭声渐渐停了,才试探着动了几下。

    然后,顾惜玉又开始喊痛。他只好又停下来......

    第二天,厚颜来蹭饭的孟子骏促狭的问道:“沈大哥,洞房花烛夜的感受如何?”

    沈长安难得的深沉了一回,默然许久才答道:“滋味很深刻。”

    这个答案实在太值得玩味了,孟子骏好奇的想追根问底,一向大大咧咧的沈长安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再说半个字了。

    那样的煎熬和折磨足以能将一个身心健康的男人折腾的死去活来,可又是那样的美妙和甜蜜。身体的**或许没有餍足,可心里却异样的满足。

    孟子骏看着沈长安浑然忘我的笑容,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真是有异性没人性!”他还站在这儿,可沈长安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顾着想宝贝媳妇。

    沈长安咧嘴笑了,重重的拍了拍孟子骏的肩膀,毫不介意的在他的伤口上撒撒盐什么的:“你没娶过媳妇,当然不懂这种感觉。”

    孟子骏嘴角微微抽搐,翻了个白眼。

    ......

    到了顾惜玉回门这一天,顾熙年特意告了一天假。

    叶清兰早早起床。照例先喂了两个孩子。顾熙年手中抱着儿子,神色却有些心不在焉。很明显的走神了。

    叶清兰当然清楚他的心事。其实,不仅是他这两天心神不宁。郑夫人更是心事重重忧心不已。

    顾惜玉自幼孤僻成性,不敢见陌生人,更不肯到陌生的环境里待着。虽说这几年有些改善,可每次出府见客的时候,都是有家人陪同的。可现在,顾惜玉却得独自一人面对陌生的环境和沈府上下所有人。这怎能不让人忧心?

    说句实话,就连叶清兰对顾惜玉也没太大的信心。这两天,她也有些寝食难安的感觉。如果不是碍着顾惜玉刚出嫁娘家人去沈府探望不太合适,叶清兰肯定毫不犹豫就去沈府了。

    “待会儿玉儿和沈长安回门。”顾熙年冷不丁的出声:“我和沈长安‘谈谈心’,你正好私下问问玉儿,新婚这两天过的怎么样。”

    叶清兰嗯了一声,然后又特意叮嘱道:“你就算看沈长安再不顺眼,他现在也是你妹夫了。可别太欺负他了。”

    顾熙年挑眉:“我是那种喜欢挑刺找茬又难缠的大舅兄吗?”

    很显然是!叶清兰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我也觉得我就是这样的人。”顾熙年也难得的诚实了一回。

    叶清兰:“......”

    在众人的殷切期盼下,新婚小夫妻终于回来了。

    郑夫人刚一听到门房小厮的禀报声,想也不想的就起身迎了出去。顾弘没有阻止她,只说了一句:“我也去。”

    顾熙年和叶清兰当然二话不说就跟着出去了。顾盛年对这个妹妹也是疼爱有加,立刻也起身。范氏只好不怎么情愿的随着一起出去相迎。

    远远的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郑夫人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再也顾不得风度仪态,快步迎了上去。

    顾惜玉的眼眶也红了,哽咽的喊了声母亲。然后扑进郑夫人的怀里。

    沈长安一见顾惜玉哭就慌了手脚,连给岳父等人见礼也忘了,只顾着低声哄人:“玉儿。你怎么又哭了。来的路上不是说的好好的吗?别哭了......”

    顾熙年耳尖的听到“又”字,俊脸瞬间就沉了下来。淡淡的说道:“先进去说话吧!”

    沈长安浑然不知自己即将到来的凄凉命运。立刻殷勤的应道:“大舅兄说的是,还是先进去再说话好了。”

    大舅兄瞄了他一眼。目光冷淡中透着一丝危险的讯号。

    沈长安终于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他的态度有异,身体反射性的就打了个寒颤。

    ......

    进了景馨园之后,郑夫人激动的情绪终于稍稍缓解下来。顾惜玉却依旧泪水涟涟哭个不停,叶清兰亲自上阵,总算勉强哄住了她。

    新人回门,当然得去给长辈请安。所以,第一件事就是去顺宜堂,给定国公夫妇磕头请安。今天府里只来了几个同族的人,人不算太多,只设了几桌家宴。

    顾惜玉刚哭过不久,眼睛还有些红红的。也没多少胃口,只草草的吃了几口就搁了筷子。

    叶清兰看着心疼,特地为她夹了满满的一碗菜:“你刚才吃的太少了,再多吃些。”

    顾惜玉最听叶清兰的话,闻言乖乖的拿起筷子又吃了一些。吃着吃着,原本伤感的情绪悄然淡去,胃口忽然又好了,很快就将一碗菜都吃光了。

    ......

    叶清兰哑然失笑,低声问道:“这两天,他对你还好吗?”

    顾惜玉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点头:“他对我很好,什么都依着我。可就是有一点不好,到了晚上总想欺负我......”

    叶清兰咳嗽一声打断顾惜玉:“这些事我们待会儿私下里再说。”

    一旁的张悦和范氏很明显的都听到了顾惜玉最后一句惊人之语,却都装着没听见,继续吃饭聊天。

    ......

    好不容易熬到了散席,男子们都去了书房闲谈。郑夫人也松口气,总算是有空和顾惜玉说说私房话了。可还没等她张口,顾惜玉便亲昵的拉着叶清兰的手说道:“大嫂,我们先去出云轩说话。”

    郑夫人:“......”

    叶清兰忍住笑,温柔的哄道:“母亲肯定有些话要问你,你先随母亲回景馨园说话吧!待会儿我再去找你。”

    顾惜玉乖乖的嗯了一声,然后冲郑夫人甜甜的一笑,像往日一般挽着她的胳膊。郑夫人些许被冷落和无视的哀怨顿时散的一干二净,高高兴兴的拉着顾惜玉走了。

    郑夫人私下里问了顾惜玉什么,叶清兰并不知情。估摸着过了半个时辰,她才慢悠悠的去了景馨园。

    郑夫人和顾惜玉的私房话也说的差不多了,听说叶清兰来了,便笑道:“玉儿,你肯定还有些悄悄话要和你大嫂说,出去找她好了。”

    顾惜玉欢喜的应了。

    丫鬟们早就识趣的退下了,叶清兰和顾惜玉头靠着头说起了悄悄话。

    “......他弄的我好痛。”顾惜玉委屈的说道:“我让他停下来,他嘴里答应的好好的,可过了一会儿他就乱动。我痛的直哭,他就会停下来哄我。所以,我就一直都在哭......”

    叶清兰实在忍不住,终于哈哈笑了起来。

    可怜的沈长安!这样苦逼的新郎官,大概全天下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顾惜玉有些不乐意的扁扁嘴:“大嫂,你一点都不同情我,还笑我!”

    ......因为值得同情的人本来就不是你。叶清兰很厚道的没有把这句大实话说出口,努力忍着笑意说道:“第一次都有些痛,以后就会慢慢好了。成了夫妻,有肌肤之亲也是理所当然的。总不可能两个人抱在一起就会有孩子吧!”

    顾惜玉初经男女之事,懵懵懂懂一知半解,听到这些很自然的追问:“那以后要天天都这样才可以吗?”

    叶清兰努力让自己的脸色平静正常一些:“这个也不一定。”得看沈某人体力如何以及顾惜玉肯不肯配合。

    顾惜玉松口气:“这样就好。这么痛,我可不愿意再试一回。”

    叶清兰一怔,试探着问道:“你们成亲两天了,就有过新婚夜里那一回吗?”

    顾惜玉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是啊!他昨天晚上想脱我的衣服,我就哭了。后来他叹口气,亲了我一口就睡了。”

    ......叶清兰默默的为沈长安掬了一把同情之泪。

    新婚才两天的男人是何等的饥渴,她当然深有体会。回想起她和顾熙年刚成亲的那几天,简直是不堪回首!沈长安二十五岁才成亲,在这之前连个通房丫鬟也没有过,标准的大龄未婚男青年。刚开了荤会是何等的急切,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可惜顾惜玉完全不解风情......

    “大嫂,你在想什么,怎么半天都不说话?”顾惜玉一脸好奇。

    叶清兰定定神笑道:“没什么,我刚才是在想,不知道你这两天在沈府里待的习不习惯。下人们伺候的还尽心吗?”

    说到这个,顾惜玉的小脸又皱了起来:“一点都不习惯。”

    沈府里虽然有管事的卢妈妈长期打理琐事,可这么多年毕竟缺了个正经的女主人,府里的下人比起定国公府的规矩总要差一些。沈长安父子又都是粗豪不拘的性子,因此府里的下人也不乏偷懒躲滑无事生非之辈。顾惜玉暂时还没接触到这些,不过听墨香和翡翠稍稍提起过,已经开始觉得头痛了。

    叶清兰笑着安抚道:“这个等日后慢慢再整顿就行了。对了,你公爹对你还和气吧!”(未完待续。。)

    ps:  这对小夫妻很快会和睦起来的~o(n_n)o~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