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1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1

作者:尘殇 字数:4548 热度:13
文章类型: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古言之花团锦簇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247696字
第1章 第1章 深山里的美少年
 青山叠嶂,绿水鳞波,白雾环绕,仿佛置身于古色古香的水墨画中一般不真实。久闻鸳鸯山美如仙境,今到此一游,果然名不虚传!
夏子樱擦了擦额上细汗,深吸了口纯净空气。只见她白T恤破牛仔,一副背包客打扮,很是清逸洒脱。

山中小石径曲曲婉婉,别有一番复古滋味。拐了个弯,却见半山腰的路旁乍现一条只容一人行走的小岔路,路口竖着一块木牌,看似已有些年头,十分破旧,上用繁体字写着“无缘勿访”。

那发黄的木牌伫立在土路之上,仿佛有股魔力一般,让女子的双脚顿时移不开步子。好奇怪,为什么说“无缘勿访”?而不是“禁止行人通行”呢?那么怎样的叫有缘,怎样又是无缘?

 “嘿,姑奶奶我还就非‘访’不可了!”本就是个好奇心极重之人,夏子樱前前后后环顾一圈,发现四周除了午间和煦阳光与苍翠绿树,并无他人,便抖了抖背包,轻跳着越过木牌。

得意洋洋哼着小调,一路无阻。可是窄窄的小土路,一路直前并无转弯,越往里阳光越淡,树木越阴深,四周越发静得出奇。
心下便渐渐生出许多不安,想了想,算了,咱不逞英雄,还是往回走吧!却突然诡异地发现根本停不下脚步,双腿仿佛被一股力量一直往前推着似的,完全由不得自己。
一颗心便猛地提到了嗓子眼,脑袋里一幕幕的鬼怪镜头忽闪而过。到最后猛地才惊觉,不过三刻左右时间,周围已变得如日落般晦暗。

 “回去!回去!快回去!”努力努力地集中意念才强迫自己转过身,准备撒腿撤退,却发现来路全无,前方一片漆黑,先前的草啊树啊早已了无踪迹。
忽然一阵烈风袭来,接着脑袋一阵晕眩,整个人便晕了过去,意识渐失……

*
 傍晚时分,橙色夕阳将山中景致打上一片金黄,温暖而安心。半上腰的草坡上,仰躺着一人,像是睡熟了般,一动不动。一阵清风刮来,带起些许蒲公英的花絮。

 “哈嘁”,有点痒痒,那沉睡着的人不满地吸了吸鼻子,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睡眠。
 “哈嘁,哈、哈——嘁!!”
顽皮的蒲公英花絮终于让她整个人震动起来,于是揉了揉惺忪睡眼,慢慢起身坐起。细一看,正是先前那昏厥于深山的夏子樱。

 “神啊,竟然没死?”待意识清醒,女子摸摸脑袋,敲敲肩膀,发现一切正常,这才大吁了口气。用力撑起身子站起,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依然还在深山中,但周围环境却与先前并不相同,究竟哪不相同又一时说不上来。

依然是深山,但古色古香更浓重,完全没有经过人工修饰的痕迹。半山腰上比较平坦,林木不及山顶上多,四周杂草丛生,没过膝盖。
夏子樱左左右右前前后后转了好几个方向,却郁闷地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走,最后都只能走到先前躺着的那个小草坡。

 “让你多事!这下好了吧,吃饱了撑的……”郁闷地踢了一脚面前的石头,手臂却突然被人狠狠拽住。

 “喂,谁呀?抓我的手干吗?”恼火却又些许兴奋地抬起头,准备挥起另一只手去打来人,却惊诧得说不出话来——
拽住她的是名古装男子,只见他黑发高束,虽用青色布条缠绕,却不失贵气;凤眼狭长,横斜入鬓;眼神凌厉,身形挺拔清瘦,腰上还挂着一把青铜古剑,端的是个绝世美少男。此刻正一副冷脸对着夏子樱,那眼神像是要把人戳穿似的满布疑问。

 “喂,你拍戏的吧?拽我干吗?……对了,正愁不知道怎么下山呢?正好和你们剧组一起走吧?”

男子听得一头雾水,脸上疑问更甚,却并不答话,上下打量了一番这衣着怪异的女子,手上的力道便又加深了几分。

 “这位帅哥,你当老娘的手是金刚造啊?快断了你知道不知道?……喂,我让你快放手啊……”见男子并不回应,却还死拽着自己,夏子樱也火大了,抬起脚便朝男子的膝盖踹了过去。

男子从未见过如此粗鲁大胆的女子,气恼得把夏子樱的脚后跟抓起一提,疼得夏子樱忍不住“啊”得叫起。

 “青儿切莫无礼!这姑娘来路蹊跷,待为师好生询问。”几步开外忽然响起一老者的浑厚声音。

听得师傅发话,那叫青儿的少年便松了对方的手脚,冷着一张脸立在一旁不说话。夏子樱这才得以回过头来看老者,只见他长须白发,青衣布鞋,也是一副古装扮相,看样子约有六十多岁。

 “姑娘莫见怪,因山中从未到过生人,故而小徒心生疑惑,扰了姑娘,请海涵。”老头微微弯腰,拱了拱手。

 “哎,还是老人家有礼貌。请问老伯,这里是什么山啊?怎么这样冷清?为什么你们打扮得这样奇怪?”

 “奇怪?国中之人向来如此装束……倒是姑娘的打扮,实在与世人不同。 此山名唤‘仙柏’,常年人迹罕至,清冷至极。”老头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拾起竹篓背在肩上,诧异地望着夏子樱:“敢问姑娘是如何来得此处?听口音似乎并非此地之民。”

汗……我很怪异吗?夏子樱不自然地咧了咧嘴:“我、我也不知道啊!本来在鸳鸯山旅游来着,莫名其妙晕倒,醒来就到这了。对了,我的登山包、相机什么的都摔没了,刚刚转了好大一圈都没找着,不知道会不会被路过的山民捡走呢?”

 “此山除了小老儿与徒弟常年生活之外,附近村民也仅是在半山腰下打打柴而已,若是掉在山中,定只在此附近,不会被捡走,只恐怕姑娘的登……登山包并非掉在山中。”
听着夏子樱嘴里的那些古怪名词,老头皱着眉头作凝思状,“如此说来,姑娘是在山中迷路了。看姑娘年纪不过十三、四,也不像说谎之人。天色不早,此山多毒物,姑娘孤身于此恐有危险,不如随老朽在山中小住几日,待寻个好天气送姑娘下山,如何?”

老头语气如此诚恳,也不似坏人相貌,夏子樱稍加思索便忙不迭地点头应下。总比一个人在山中转圈圈强吧!
呃~~~~可是!?十三、四?!拜托,她可是二十多岁的剩女啊!这老头不会近视吧?

低头看了看自己,却惊诧地发现,先前长度刚好的牛仔裤不知何时长出了一截,松松垮垮吊在腰上;原本就显宽松的白T恤,此刻看着就像是连衣短裙。
 MY GOD!难道晕倒一次把身高也摔短了一截吗?!再或者……穿越??!!四下环顾一圈,竟没发现一根电线杆之类略为现代些的玩意。还有,那老头和少年的穿着,文绉绉的说话方式……怎么着都有可能!太不可思议了!

 ……
一座奇怪的山,明明远远看着上山的路是笔直向上的,可是三人却七拐八绕,费了老大劲。夏子樱因脑袋思绪过乱,便渐渐跟不上步伐,那一老一少便不得已频频停下来等她。
老头儿还好,脾气谦和,但先前那拽了自己的男子却一副臭脸,十分不耐烦的模样。夏子樱也不去理会,很不屑地撇了撇嘴。

 “呃,那个……徒儿莫青生性冷淡,又不能开口言语,若是怠慢不周,还请姑娘切莫怪罪……”为了缓解尴尬气氛,老头儿慌忙解释道。

夏子樱顿时释然:原来是个哑巴啊?……难怪那么别扭,恁帅一哥们竟然是个残疾,心理不平衡点也正常。






第2章 第2章 冷面师兄怪师妹
  小半天后,到达山顶。面前出现一座白砖青瓦的小院,茶色木质院门紧闭,古色古香,四周环绕着青翠山竹,一层淡淡白雾弥漫,风语鸟啼,好一副神仙般的景致!夏子樱深深吸了口气,见那冷脸男子已将院门打开,便也随着一老一少入了院内厅堂中。

看着老头儿在上首正中的八仙椅上坐定,夏子樱这才随意地在左侧下首找了张椅子坐下。对于古代的那些入座礼仪,还真是懂得不多。
 “听姑娘的说话语调和习惯,似乎不像我朝云国之人,敢问姑娘来自何处?”老头儿接过莫青递过来的茶杯,抿了一口说道。
 “老伯叫我‘子樱’就好了,不用太客气。事实是,我来自中国,但不知为何登山途中忽然晕了,醒来就到这了。对了,‘中国’,你们听说过没呢?”希望知道吧,这样好歹自己知道些历史,不至于混不开。

老头陷入沉思,含蓄说到:“这个……中国,老宿还真是未曾听闻。素来只知这天下有朝云、苍越、昆澜三个大国,以及若干附属小国……”

 “呃……大该是离这里很远很远的东方之地吧,估计我也是被大风刮来的吧……”根据所谓的“多重宇宙论”,同一块大陆上同时存在两个不同空间也是有可能的——暂且这么说服自己。

 “如此说来,倒是也有可能。前两年刮飓风,倒还真是把北地的高粱刮到了山下的小镇子里呢!”仿若是对夏子樱的到来找到了一个最好的理由,老头状若大悟似的吐了一口气。
 “老宿与徒弟久居仙柏山,三年才独自出山游医一次,平日里也仅是拿些丹药去山下与村民换些日用所需。久不问世事了。这仙柏山地处朝云国境内,民风淳朴,山中环境宜人,姑娘若不闲鄙陋,可多住几日。老宿鄙姓贺,叫我贺伯就好。”

 “好的。贺伯,原来您会医术啊?那个……子樱身无所长,又是一弱女子,在此地无亲无故,不知将来赖何生存。贺伯可否收我为徒……”夏子樱从听到老头说起游医时就已经在打小算盘了,天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中医,毕竟独身一人无人照顾,懂些医理也能少生病些,何况现在年龄还缩去了一半呢!

老头皱眉,仙柏医道如今已传了三代,还从未收过女徒弟,何况看看莫青那深深凝住的眉头,就知道这徒儿一定不乐意了……

一看老头不说话,夏子樱赶忙又加了一把火力:“……子樱无亲无故、身无分文,又不会武功,在这里也是人生地不熟,若身无一技,下山后无以为生,不是卖身为奴,就是被人贩子抓了拐卖到妓院去的……”

 “呃……倒不是老宿无情。”贺老头吸了口冷气,这丫头真是啥都敢说啊!“只是这学医,非要下点苦功夫,还得花上数年光阴。这山中清寂简陋,老宿是怕姑娘年幼,性格也活泼,来日方长厌倦了这清冷的生活,学个迷迷糊糊下得山去,愧对了仙柏医道这上百年来累积的清誉。”
原来是这样?那就更不成问题了。在现代,她夏某人本就是个超级无敌大宅女,小CASE,遂拍拍胸脯道:“这个贺伯,不,师傅您大可放心!我会用事实来证明自己的耐力。”
贺老头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
夏子樱这才想到附近还有一个不能说话的木头没表态呢,于是将头转向一脸郁闷的莫青,嬉皮笑脸道:“师兄……”。

莫青眉头紧蹙,脸颊微微抽搐——这个穿着怪模怪样的女人好像很麻烦……

好吧,料你个小哑巴也反对不了什么。夏子樱得意地咧了咧唇角,“师傅,那就这么说定了哦?”
 “恩,如此也好。青儿,带夏姑娘,哦,子樱去后院安排下住处……”贺老头站起身,捋了捋花白的胡子。
莫青虽冷着一张脸,却还是恭敬地点了点头,也不看夏子樱,甩甩袖子,径自朝着后院走去。女子倒也不介意,反正自己拜自己的师傅,与他莫某人没相干。

后院院子挺宽敞,晾晒着师徒二人的几件衣服以及若干草药。左右各两间厢房,正中一间大房房门开着,里头满室的柜子,柜子上不是药罐便是古书,看样子是那贺老头的“研究室”。莫青回过头来撇了一眼,便朝着右边一间厢房走去,夏子樱便也笑笑跟了过去。

很简单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