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4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4

作者:尘殇 字数:4633 热度:10
上了的丫头,就休想逃出我的手心心!”老鸨收去先前的满面“和蔼”笑容,漏出凶残本色,震得周围一群小丫头汗毛直悚。

一柱香的功夫。
 “五弟,一切就如此说定。回去好生练习,三哥这且去了。”白衣贵公子徐徐站起,转头看向垂头立于一旁的白胡子老头,“贺世伯,这些年多亏了您,感激之情实难言表。日后凌若成大事,定当重谢!”
 “哪里哪里,三皇子严重了。小老与先皇也算知交,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局势所限,三皇子请速速离去。”贺老头拱手说道。
抬起头来时,白衣公子已然飘离室内。遂与莫青二人踱步出屋,四目搜寻,却未发现那道熟悉的青色单薄身影。“这位小哥,方才那个青衣少女去了何处?”抓住一旁的小厮温声询问,正是先前擦桌子的小兄弟。
但见小厮眉间紧蹙,支支吾道:“可、可是那个盘、盘着圆圆发髻、着青、青色棉袍的少女?”
 “正是小徒。小哥可知去了哪里?”
 “她、她、她进了悦、悦香阁,卖、卖药去了。”原来这小厮亦是个天生的结巴。
 “卖药?”贺老头一头雾水,到妓院能卖些啥药?药房不正在此处吗,何以跑去妓院?
 “春、春.药,堕、堕.胎药……”说完,小厮红了脸速速离去。剩下师徒二人满脸黑青,大眼望小眼。

真是个不省事的臭丫头,悔不该一时心软带了她来!也罢,怪自己,她的性子自己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不闹出点出格的事那便不是她!莫青懊恼地思忖着,眼神却逐渐移到师傅身上,言下之意自不用明说。
 “这、这……胡闹!为师一把老骨头,赫赫有名的老神医,怎能去得那污秽荒淫之处?白白污了一世清名!”激动之下的贺老头连胡子都在跟着哆嗦,天知道自己有多么害怕那群浓妆艳抹的妖精。

无奈之下,莫青忿忿然握紧拳头,闷头向着悦香阁方向而去,自六岁被送至山中,早以忘了被一群莺莺燕燕环绕着的感觉,如今又要迎头面对,不慌张那是不可能的。可是,那个臭丫头还被困在里面呢!平日里总是找各样借口不学武功,若是不快些救她出来,怕是要吃不少亏的。这样想着,脚步便愈加急切起来。

 “哟哟哟,今日刮得啥风哪,刚迎来玉面凌公子,这会又来了个青衣美少年。”笑容满面的花脸老鸨扭着肥硕的屁股迎至面前,试图牵过莫青的手,却被莫青横了个冷眼而尴尬收回,脸上还挂着讪讪的笑,心下嘀咕:还是先前的凌公子有修养,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重新摆了张可掬的笑容,“公子喜欢怎样的女子,妈妈我好为您引见。”
自然是听不到回应的。
老鸨本已是很不悦,又见这少年进到阁里四处搜寻,一双冷眼扫得客人们都微微变了脸色,于是瞬间换了副面孔,不耐烦地冷声说道:“公子若不是来寻欢作乐,就请出去!谅你这穷酸打扮,也是叫不起姑娘的。”
 “嘣——”,话音才落,身旁一张桌子腾空而起,只一瞬便散落在地,散做一团碎木片片。
 “啊——”,女人们纷纷惊吓得四处逃散,客人们纷拥着朝门口挤去,已有一队粗壮黝黑的大个子保镖操着棍子从后院里走出,个个凶神恶煞的吓人模样,眨眼便围在莫青身旁,只等老鸨一声令下。

 “啧啧,难得出来一次,竟遇上搅场子的。妈妈,这生的是哪门子事端?”二楼木梯上走下一袭白衣美男子,正是方才的“三皇子”。速速一瞥那个被围在正中一脸愠怒的青衣少年,二人对了下眼神,嘴角微微蠕动,竟是在用唇语交流。
只一瞬,便已明白了大概,这悦香楼因后台过硬,强抢民女为妓已是常事,只是不知五弟那忽然多出的师妹为何好生惹上他们?随意地弹开握在手中的折扇,庸懒的说道:“这位穷酸小哥因何无端来搅场子?莫不是活腻了?”
言毕,灼灼地像正中的五弟使了个眼神。莫青愣怔了一下,会意地抓起一张凳子狠很朝兄长扔去,自然半途中便被白衣男子弹开去,扇子如箭般直飞过来,点上青衣少年的锁骨,少年身子便瞬间僵硬,直直躺到在地。
 “小痞子一个,没点真材实料竟敢来搅场?来人,抬下去,扔进柴房!”白衣男子冷冷的啐了一眼,转头朝二楼走去。

 “谢谢、谢谢凌公子!”回过神来的老鸨谄媚地朝白衣男子哈腰道谢。扭头看向围在一旁的几名黑衣保镖,“来人哪,还不快给我把这龟儿子捆紧了,扔进柴房。”

乖乖躺倒在地的莫青,就这样冷眼看着两壮汉上前,将自己捆个结结实实,然后在眼前蒙上一块黑布,猛地被拎起,向后院扛去,心下暗暗祈祷。

 “扑——”,像扔麻袋似的被扔至冰冷的青砖地板,轻轻龇了下牙。听到耳边脚步逐渐离去,然后吱呀一声,是门被关上的声音。仔细等待了一刻时,确定黑衣人已走远,莫青便挪了挪身子,凝神吸了一气在胸,只“嗖”的一声,先前那缠了结实的绳子便悉数断裂开来。
拍了拍手,弹起身子,四下一环顾,却见角落的茅草堆里,一青衣棉袍少女睡得正酣,锁骨前的衣襟已被口水沾湿,心下又是怜爱又是愤懑,走上前去,朝少女的脑门狠狠敲了一记: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能睡得如此香?
但见少女微微皱了下眉头,又心疼得轻轻安抚着痛处,嘴角无奈的勾起……子樱、子樱,你让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解开捆在她手上的粗厚绳索,轻轻抚了下那被勒得通红的手腕,然后抓起两只细嫩的手臂,将沉睡的少女整个扛至背上,打开后窗,轻轻一跃,转瞬便消失得无了踪迹。






第6章 第6章 那少年春思萌动了
  “我,我不卖身!我卖药、卖药的!啊~~~~!”被噩梦惊醒的夏子樱兀地从床上弹起,站在被褥上揉着惺忪的睡眼,却看到太阳已晒至屁股。
糟了,又起晚了,千万别挨训!忽然看见自己手腕间的红痕……不对呀,昨日不是被妓院老鸨下迷药昏了过去吗?
 “师傅——!师兄——!”料想也是无人回应的,师傅此时应在湖边晒太阳垂钓,师兄该是去练武了。可是,自己怎么就回了山中呢?莫非昨天全是做梦?
蹙眉凝想中,门却吱呀一声被打开,一袭瘦高身影遮挡住一方阳光,映出一条长长黑影。那阴影中的男子臭着一张脸走进屋内,将手里冒着热气的一碗汤药摁至桌上,抬脚就要离去。

 “师兄——”眼瞅着莫青就要离开,夏子樱忙急急喊住,“师兄,对不起……”
见那冷酷男抬脚又要做离开状,忙一口气将胸中的话迸出,“你、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不是故意惹事,我只是想卖些药,换了钱重新买件衣裳偿还你……顺便拿回我的镯子。我知道我惹了事,给你添了麻烦,对不起!”很诚恳的鞠下了躬。第一次下山就给他们惹了麻烦,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抬眼却见莫青已踱至床前,掀了自己的枕头,一枚红艳欲滴的玉镯子赫然呈现在眼前。心底某处忽然涌出一股莫名暖流,师兄其实还是关心自己的吧,否则弄坏了他那么爱惜的衣裳怎会轻易就原谅了自己?
内心忽然酸酸得想要哭泣,这种被爱护被包容的感觉早已生疏到淡忘。激动之下一把将对方的脑袋揽在了胸前,“师兄,额亲亲滴亲人哪!我就知道,就知道你不是那么讨厌我……”。

猛地被掼至他人胸前,一向清冷的莫青不耐地皱起眉头。下一瞬却触到一方柔软,不同于往年的一马平川,那不知何时已微微隆起的胸脯透着少女特有的馨香。
男子的脸瞬间便红了下来,不自在的将眉头皱起。一股莫名的燥热忽然在血液里升腾,于是紧紧将拳头攥起,按捺下那股冲动。

 “师兄,你真是个好人!以后子樱再也不故意惹你生气了。”
女子柔嫩的皮肤隔着衣襟磨梭着少年敏感的锁骨。少年内心的躁动便越发活泛起来,情不自禁抬起手环向那一抹纤细的腰间。

 “咳……”
门外却不适时地响起了咳嗽声,突然反应过来的莫青猛地推开还在感动着的某唠叨女,尴尬地转头看向门外同是一脸尴尬的老头儿。

 “师傅回来啦!师傅,昨天是徒儿错了!”夏子樱一脸诚恳地看向贺老头,随后弯腰深深地鞠了一躬,丝毫未注意到旁边已是满脸通红的某人。

 “呃……那个,我原是想看看子樱醒了未醒,继续、继续哈,那个……为师去钓鱼了。”贺老头皮笑肉不笑的打着哈哈。耶,这两小孩都长大了呢,我这老头儿瞎参合什么劲,钓鱼去~~

见师傅如赶着投胎般匆匆离去,夏子樱一脸纳闷地望向一旁愣怔着的男子,“师傅这是怎么了啊?”话音未落,却看到原本脸色已稍齐些了的男子再度一脸绛红,呼的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真是晕菜,抱一抱就能羞成这样吗?前两年不常常动不动就抱抱吗?也没见这般脸红过!撇了撇嘴,走到桌边端起药碗:“喂,那谁,这是给我喝的吗?”
男子再度红了红脸,猛地点了下头,随后风一般飘出屋子。


这天的晚餐倒是挺丰富,清炖土鸡、酸辣土豆丝、蒜茸茄子……全是夏子樱的拿手好菜。
 “咳,师傅……我这么大了,学武可还来得及?”想了想,还是厚着脸皮问了出来。前两年师傅倒是劝过自己学武,可惜为了尽快学成医术,自己已经下了足够多苦功夫,实在难以分心去学武,况且又懒。如今意识到武功的重要性,希望不要太晚了。

看着一脸别扭的小徒儿,贺老头也觉好笑,“怎地忽然想起学武了?”言毕,却看到一旁的大徒弟满脸不屑的讽刺笑容。
 “那还不是昨儿个吃了亏,才后怕的嘛!师傅说来不来得及呢?”一脸渴望。
 “怕是来不及咯~~~”难得看徒弟摆出这般“谦卑”笑容,一向地位不高的贺老头也拿起了架势,看到对面徒儿瞬间垮下的脸,才又转了个话头,“不过呢……”
 “不过什么?师傅快说吧。”夏子樱跺着脚催促。
 “练武者最好得从小练习方为佳。你如今已十六,为时已晚。但灵活些的拳脚功夫还是可以学学的,不需要内力,且够你防身就足已。饭后去为师房里,给你拿本拳谱,自己私下抽空练习吧。”

嘿嘿,这顿饭真没白做。学会了医术,再掌握些许武功,这古代的日子定可以混个爽歪歪了。女子嘴角情不自禁向上勾起,耳边却响起了师傅的叹息。
 “唉,枷南山明云长老传来口信,说是旧毒复发,让为师前去救疾,这一去来回怕是要花上小半年。平日里练习若是遇到不懂之处,尽可以请教你师兄。另外,你如今的医术已学得六、七层,但还远不够火候,师傅留了一本手记,你在山中好生专研,等待为师回来考你。”
转头又看下一旁沉默的大徒弟,“青儿,一会你来为师房里一趟。”
其实还想提醒提醒这俩师兄妹那什么什么,但想了想终究还是张不了口,顺其自然吧……

临近子时,莫青才从师傅房里走出。回到卧室,那油灯还在吱吱闪着,床上的女子却早已呼呼沉睡,整颗脑袋整个身子全埋进了厚厚的被子里,连个透气的孔儿也未留。
男子看了又气又好笑,却忽然又怜惜起来。这丫头是经历过什么伤害吗?为何这般没安全感。扯了扯被角,却是拽不动,看来连睡着了都不安心呢。
这个笨女人!蓦地生出一个想法,很想将她搂至怀里,让她枕着自己的肩膀睡下。
可是,师傅说……在成功以前,还是不要伤害她的好,万一自己……想着想着,表情便逐渐严肃下来,吹了灯,踱至床前解了衣带睡下。






第7章 第7章 可恶!他竟然跑了
 师傅走了近四个月,两师兄妹仍旧照常在山中居住。平平淡淡过了个年,转眼就已是三月万物转舒之时。
脱去了厚重的青布棉袄,换上师兄幼年时的白色长衫,将头发盘成一个圆圆发髻置于脑后,随意插上一截杜鹃枝子。夏子樱左手攘着几件脏衣裳,右手提着根擀衣仗,迈着轻快步子向湖边行去。远远瞅见不远处林子里正在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