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5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5

作者:尘殇 字数:4589 热度:9
随风舞剑的男子,不由自主驻了足。

他19岁了吧,褪去了少年的青涩,此刻一袭青色长衫,随剑轻舞,带起阵阵风声,清俊的五官在剑舞中便越发显得英姿飒爽。这样的男子若是下得山去,定会招来一群妙龄姑娘的芳心吧?
嘿……垂头低笑了两声,再抬起却看到林子里的男子已收了剑远远凝视着自己,不由得上上下下打量了自己一番:我今天没不对劲吧?

讨厌的丫头,当真不知道自己有多美吗?这种美而不自知的女子,大概是最让人难以抗拒的吧?……兀地收紧了握剑的手。自己始终是要离开的,那么她呢?

看到不远处的师兄逐渐皱起眉头,大概恼怒自己扰了他的进程。女子摇了摇头,继续朝着湖边走去。
这半年来,他们的相处越来越“彬彬有礼”,再不像前两年那般肆无顾忌,可以随意碰碰身体、随意来个拥抱。想是师兄年纪渐长,对于性别的差异也越发在意起来,连带着自己也变得别扭了,不再如从前那般放肆。

见那少女如男子般迈着大步子走向湖边,林子下的莫青忽然又咧开嘴角自顾自地笑起来。当今女子,哪个不是颔首垂胸盈盈碎步,大概就她这样一个另类吧?但也另类得可爱。
呵,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子,她是只属于自己的小师妹呢!心情又忽得转好,重新将剑举起——这是最后七日,定要成功突破关卡。

 ……
 “来,师兄,这杯子樱再敬你!为庆祝师兄练成汲月神剑干杯!”
采集山中花瓣自酿的花酒,有着浓浓醇香,让人欲罢不能,喝多了却也是容易醉的。夏子樱忘了自己已喝了几杯,但师兄竟也破天荒地未阻拦自己。大概是因为终于练成剑术而难得开心吧。
 “师兄,你如今、如今更帅了……以后、呃……有了女人,可不许不……呃……不理我。”一头便载倒在了桌上。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唤了声“子樱”,然后便被拥至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大概又被放到床上了吧,大脑便再无一丝清醒,沉沉睡了过去。

 笨女人,亏师傅说你医术已练得火候,竟然连迷药都尝不出来。
还是对我太放心了吗?
 “呵呵,笨蛋。”莫青嘴角轻轻溢出一句嗔怪,温柔地替床上沉睡的女子掖了掖被角。看着那酣睡的可爱表情,情不自禁凑上醉得粉红的脸颊,轻轻印了一吻,“笨女人,你会是属于我的吗?最好乖乖等我回来。”
不是不想当面告别,只怕她那样胆小怕黑的性子不会轻易放自己离开,若是跟了去又恐误事。
没带走任何衣物,提了剑正想出门,忽然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囔囔低语道:我总不能这样自私……思索片刻便取出一张纸,仔细写上些什么,塞进女子枕下。然后转过身,轻轻带上门。运起轻功,只一眨眼便消失在了暗夜中。

 “啊——”夏子樱猛地从床上弹坐起,又做噩梦了!梦见自己飞啊飞啊,明明已经很累很累,却要努力飞得高些,不敢停下片刻,害怕一落地就意味着要被很恐怖的东西抓住,很是折腾!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转头扫了一下对面师兄的床铺,被褥整齐,想是已经出去习武了吧!真是佩服他的十几年如一日。
穿带好衣物,跳下床,进到厨房一看,锅碗灶具摆放整齐,不由撇了撇嘴:臭男人,难道我不做饭你就饿着肚子不吃吗?
仔细拾掇起琐碎,不一会儿便熬好一锅清粥,调了几叠小菜,屁颠颠奔向树林子。

似乎比往日缺了些什么似的,一路上显得尤其清静。走近林子,竟听不到那熟悉的“咻、咻”舞剑声。女子心里莫名有些慌乱,扯开嗓子喊道:“师兄——师兄——出来吃早餐啦!”
 半天收不到回应,倒是惊起一群鸟儿,扑唆唆飞上天,莫名有些凄惶。

 “啊——!!!臭哑巴,你给我滚出来!!!”从早上足足等到现在,也未再见到人影,夏子樱沮丧地坐在厨房门槛上,对着被夕阳映红了半边的天空抓狂般大吼。
自然是无人回应的,好心的山谷倒是传来了隐隐错错的回声“滚出来、出来——”,听到心里却反而愈显瑟瑟发凉。

狠狠抓起一颗石头砸向院门。却忽地想起昨夜喝醉后耳边那声弱弱的“子樱”,那是幻觉吗,还是他的声音?他不是不能说话吗?
霎时又觉着昨夜的酒有些奇怪,尽是她在喝,而他一味地眯起性感的凤眼瞅着她微笑,搞得她心神荡漾,越发喝得兴起!对!他一准是早就打算好甩开自己了,所以使了套让自己睡着,然后自己逃之夭夭!

混蛋,你个臭哑巴!找到你定要狠狠报仇!夏子樱忿忿然站起身子,冲向自己卧房,甩开床单被褥干嚎起来!
眼下怎么办呢?师傅走了,那臭男人也跑了,自己定是留不住的,这样安静的山中夜里一定静得吓人,趁天黑前还是快快下山为妙!
眼角忽然撇见枕头处的床单上赫然躺着一张纸笺,忙摊开来扫了一眼,却无师兄只言半语的道歉。但好在,纸上画着下山的走法。
算是还有些良心吧?否则没有这张图,自己哭死也下不得山去。

匆匆忙忙收拾起行装。除了师傅留下的一本拳术详解和医术手记,另外揣了一布兜可以卖钱的药丸子。再掏出米缸子底下私攒的三、四两碎银,仔细扫了扫住了两年多的小院,便轻轻带上院门,头也不回地奔着下山的方向去了。
这一去,可还能再回来吗?不知道。
这一去,可有什么稀奇事在等着自己吗?也不知道。
夏子樱心下茫茫然,一切的未知都来不及细想。







第8章 第8章 卖私药惹翻地头蛇
 待进得城里已是月上梢头,花了二两银子在一家还算干净的客栈里住下,便奔向斜对街的妓院而去。

 “哟,这位俊俏的公子可是第一次来?”绿婉楼的妈妈不同于先前悦香阁的老鸨那般肥硕,只见一袭紧身红裙袅袅,朝月髻梳得整齐雅致,脸上虽也是浓妆,却不像先前那位一般艳俗。一看便知是个精于世故的女人。

 “咳!这位妈妈您先别急。”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教训,这次夏子樱倒也沉稳许多,“我……在下并非来找姑娘寻欢的。”脚步已踱至外厅,兀自找了张舒适的躺椅坐下。(想做买卖,气势先得摆足了不是?)

瞅着这位青衣公子年纪虽幼,但气势不浅,老鸨倒也不敢为难,只等着夏子樱把话说完。
 “我呢……是想同妈妈做笔买卖,只不知妈妈有无兴趣?”斜眼瞥了老鸨一眼,见其眉眼稍稍动容,便自怀中取出一个白色小瓷瓶,“喏,这里可装的是宝贝呢!”
 “只不知公子指的是啥宝贝?”老鸨眯起眼睛,小心试探着。
 “你这可有……恩哼,我的意思是那个……不怎么太行的客人。”说的倒是脸不红心不跳,十分老道。

 “公子可是说……”老鸨眼里逐渐起了神采,自己店里倒是有不少年纪老迈的常客,身体不行却非要瞎整,搅得姑娘们痛苦不堪,又因忌惮对方的势力而不敢反抗。也试着卖过一些药给他们,可大多效果“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顶不了事。“只不知公子这药是否真有其效?”

 “说得再好,还不如看结果。不妨找个客人来验证验证?不过……若是效果不错,这小瓶子里的十二颗“金枪不倒”每粒可得三十两银子,妈妈可有意见?”这可是背着山上那一老一少偷偷炼着玩儿的,虽然没验过效果,但按着古书配方上的说明,效果绝对不赖。
只是若让师傅和师兄知道自己顶着高超的医术却干了卖壮.阳.药的营生,会是个啥反应……呸呸呸!好端端又提那混蛋干吗?

看着面前这俊俏小生一脸阴晴变换,老鸨倒是不敢百分百确信。只不过……若是真有效的话,30两一粒的价格与那些老头儿一夜春宵的大手笔相比,确实划算到家。于是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春香,今夜伍员外可有来?”
身后站出一袭粉衣女子,深深一伏,“回妈妈,在柔儿姐姐房里呢。”
 “好,将这粒丹药送至伍员外处,好生在门外候着,完事儿了再来回禀。”老鸨接过夏子樱手里的黑色药丸递给女子,看着女子袅袅离去。

 半柱香过后,一脸绛红的春香从楼梯上徐徐走下,原本正百无聊赖哼着“东风破”的夏子樱眼睛瞬间发亮,银子啊银子,就快到手了!
 “怎么样?”老鸨儿显然更为关切。
春香垂头不语,羞赧地用手指了指二楼拐脚处亮着暗黄灯光的小屋,只那此起彼伏的浪.叫声就足够让人翩翩浮想起满屋撂人春色。

得咧,成交!夏子樱嘴角不由坏坏地勾起。
总共十二颗“金枪不倒”,卖了整整三百六十两银子。看来在古代赚钱并不难嘛,真庆幸自己当初学了医。要不怎么说歪门邪道来钱最快呢?若是摆个摊子在路边看病,得干到何年何月才能捞上这么一大笔?
揣着一兜银子,夏子樱喜滋滋回了客栈。自然是一夜香甜的发财梦!

 “公子可是为心上人买衣裳?”成衣店的掌柜朝着一身男装打扮的少年职业性的微笑道。
 “不是,给自己买!”撇了撇嘴,做衣裳的人竟然分不出男女,真不够专业……难道是自己太平?!汗…
 “可是,小店只卖女裳。”掌柜的抱歉解释。
 “靠之,大叔,你看不出我是女的啊?”

挑来挑去,那些花花绿绿的淑女装还是入不了眼,最后只选了两件纯白纺绸长裙,压着梅花暗纹,很中性化的格调,是素来喜爱清爽随意风格的夏子樱的最爱。
 对着半人高的铜镜将高高束起的男式发髻垂下,用白色丝巾随意将及腰长发松松扎起,镜中便现出一清秀佳人面孔来。仔细瞧瞧,与现代的自己相差无几,连左眼下那颗暗红色泪痣都没漏掉,难道这是自己的前世?晃了晃脑袋,想那么多做什么呢?管他前世今生,活一天是一天吧!

 “公……小姐请留步。”刚出了成衣店,身后便传来一女子怯懦低呼。
回过头去,却见竟是昨夜那名唤做春香的小丫鬟,遂皱起眉头疑惑道:“何事?”
春香不住喘着粗气,这小公子…不,姑娘走路真是极快,从出了客栈一路追及此,若不是因为在成衣店试了衣裳,自己想是跟上一天也赶不上她。“妈妈让奴婢请公、小姐去趟绿婉楼,说是有要事相商。”说完,深深吐了口气。

要事?除了药事,还能有啥事?“可是药出了问题?”
 “妈妈没说,只说请公、小姐前去一趟,好似有生意相商。”
夏子樱老大不愿意去,毕竟卖药只是为了赚笔暂时营生的小钱而已,今后还是要走正道的。却禁不住那丫头一脸可怜模样,想着左右无事去去也无妨,便迈开大步朝着来时方向而去。可怜身后春香三寸金莲一路跌跌撞撞。

前脚才刚踏进绿婉楼的外厅,老鸨就殷勤迎上前来,一脸的惊诧。青衣公子竟是女扮男装的美少女,真真看走了眼,“姑娘艳丽可人,真真比下了老身绿婉楼的所有姑娘。”
切,瞧这马屁拍的!有那么夸张吗?说自己清秀倒是不错,但艳丽实在有点假了。
两步开外的八仙椅上站起一男子,严格来说,应是一老头。白发高束,满面红光,精壮健硕,却面无根须,两眼射着精光,怎么看怎么像纵欲过度那一类型。
果然,老鸨谦卑地介绍到:“这位是昨夜的伍员外。姑娘请坐,翠香,看茶。”

看来貌似有点小麻烦呢。来到这世界,只同山中的一老一哑巴打过交道,对于朝云国的风土人情无丝毫了解,夏子樱心下不由得敲起了鼓,苍天保佑,千万别惹麻烦。

 “唔……是这样的,昨夜姑娘给的那“金枪不倒”已被几位爷悉数要了去,今伍员外定要再购上些去,老身实在拿不出,只得请教姑娘了……”老鸨干笑着说道。真是难以想像这样清纯的少女会是卖私药之人。

妈妈咪呀,我夏某人可不想成为专业药贩子。夏子樱急忙摆了摆手,“实在不好意思,妈妈大人,那药是我一师兄给的,现下已净数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