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6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6

作者:尘殇 字数:4699 热度:10
卖给你了,实在未有余留。”言罢,站起身准备离去。
 “姑娘请留步。”身后忽然传来一深冷低呼,像是绕过了喉间直接从胸腔中发出似的,阴阴瑟瑟,乍一听浑身汗毛都会竖起。
 “既是师兄有,那便烦请令师兄送来此地便可。姑娘不如在此候着,打发丫头去通知令师兄?”虽是尾音向上的问句,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夏子樱讪讪地收回即将跨出的那只脚,摆出一张谄媚笑脸:“大爷,哦,不不,大叔,大叔您开玩笑吧?我师兄此刻不在此地,如何通知?或者,或者我现在回去给您取……其实吧,我那里倒是还有几颗……”看来这老头是个不好惹的角色,还是命要紧。

那伍员外,在听到“大爷”二字时已是一脸不悦,再听明明有药先前却忽悠自己,更是愠怒,想家中两儿子在朝身居高位,自己在这京城中也算是一番人物,却被一黄毛小女戏耍,真真岂有此理!
何况,看这女子面生得紧,怕不是当地人士,又生得一脸清纯可人之相,心下已动心思,恨不得立刻得手,怎容她再寻借口开溜?顿时清了清嗓子,咳出一口浓痰,硬生生憋出个笑脸,“嘿,如此甚好,你大叔我陪你去取可好?也免了姑娘多跑一趟!”

明明一张笑脸,可眼里透出的却是狠厉淫秽之色。夏子樱皱起眉头,看来麻烦是挡不住了。

客栈就在斜对街,可是夏子樱却从妓院旁绕了一圈才拐至客栈楼下,把个老头惹得脸红脖子粗,强制压着怒气,只等一会取了药后将其一并掠去。
 “呃,大叔,我上楼去取药,你在下边等我哦……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颗药五十两银子,我给您十颗。”瞅了瞅老头身后那七八个彪悍的家丁,夏子樱满脸谄媚地说道。原本一脸清纯,此刻的表情下倒显得有些狐媚味道了。
见这丫头一脸媚色,老头心下已是躁动难忍,不耐地催促道:“快快取去,老夫在此等着。小四,跟着姑娘上去!”
身后站出一满脸横肉的粗壮汉子,尾随而上。

 “那个,大哥,药藏得比较隐密,还请大哥在门外稍等片刻。”眯起眼睛做出一副可爱笑容。待进得房去,便急急抓起包裹紧束腰上,轻轻推开后窗,四处打量了一番。好赖自己在现代吃了二十多年饭,瞧那老色坯的眼神,一看便知对自己动了歹心,无奈武艺太菜,只能想法子逃咯!
后窗临着条小巷,只是窗下和围墙间还隔着条窄窄小道,道中间放着客栈废弃的一堆杂物,还有一低矮鸡窝,但围墙外植着一株老梧桐,粗大枝子从外头长长伸至窗下,倒是可以跳至枝上,然后再从树上滑下巷子里。
思及此,夏子樱猛吸一口气,轻轻一跃,往树枝方向一跳……

门外保镖等了三五分钟,不见里头姑娘出来,却忽听“啪嗒”一声,像是有重物落地,霎时便料得那姑娘定是跑了,遂踹开房门,一见窗门大开,窗外梧桐四下晃动,忙急急奔跑下楼:“老爷、老爷,大事不妙,那妞逃了!”
 “逃!怎地个逃法!你这么大个块头在此,她如何轻易逃得了?”那伍员外一听自己打好的算盘被搅散,立时跳脚大怒,龇牙咧嘴咒骂道。
 “奴、奴才在门外候着,只听‘砰’一声,那丫从、从窗外的树下跳到巷子里逃了。”黑大汉紧张得满脸虚汗。
 “奶奶个熊的!便是逃了也得给爷追回来摁到床上!还不快给我追!”一群人遂急急向着后院巷子行去。






第9章 第9章 如此无赖的大魔头
 夜黑风高,树影婆娑,四周静籁无声,只有偶尔路过的风带起阵阵树叶沙沙做响。这样寂静的深夜,想是连周扒皮那般的吝啬鬼都在沉睡吧。某废弃鸡窝里忽然鬼鬼祟祟地钻出一道白色身影,凌乱的头发被一条早已分不清颜色的肮脏丝巾松松扎起,一张小脸黑白不明,乍一看倒有些鬼魅般味道。

夏子樱使劲伸了伸那酸痛的胳膊,瞅着四周的死寂,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也不知那鸡窝废了多久,草堆里头竟然还有几个臭鸡蛋,一屁股坐下去便全散了花,因为怕出去被抓,楞是被臭气熏了整整一下午。
原是想滑到巷子里逃跑的,但忽然怀疑起自己的速度,于是临了又改变主意跳到窄道里躲了起来。好在突然改了主意,不然想必这会已经躺在那老王八的床上被虐个半死不活了吧……
 搬来一副旧梯子,蹭蹭窜到墙上,一闪身跳到了巷子里。看看天色,应该是凌晨四点左右。

 避开妓院的方向,漫无目的在街上闲晃荡着,心下忽然没来由的一阵慌乱,总觉后面像是跟着个东西似的,可是回过头去,又什么也看不到。
于是加快了步子,急急想寻得一处落脚之处,心里更是恨透了那没良心的冷血师兄,若不是他“叛逃”,此刻自己应该还在被窝里做着香甜美梦吧!该死的臭哑巴!
可是,人倒霉了喝水都塞牙,好像自己越快,后面那东西也就越快,已经没有勇气再回过头去看了,害怕万一看到最害怕的玩意,到时候连跑的力气都会消失。这样想着,心里便越发紧张起来,脚步越来越快,然后便抓狂地奔跑起来。苍天保佑,千万不要是那玩意,千万不要是!

 “呼——咻——”只听一阵阴风从后背窜来,身后的东西像是知道目标要逃了似的,忽然朝着夏子樱直直飞了过来。
 “啊—”张嘴想尖叫,结果才刚发出半截声音,便被一支满是鲜红血液的大手捂住了嘴。鼓着双眼,睁睁看着那近在鼻间的恐怖大手,夏子樱两眼一翻,瘫软在地。

 “切,原还想找个人帮忙,竟是个胆小鬼!”收回手,一袭黑色劲装男子一脸鄙夷的嘀咕道。因方才动作过大,扯到了受伤的左肩,瞬间俊朗的眉目便拧成一个川字。
 “该死的,这么臭!”嫌恶地用剑挑了挑晕倒在地的臭汉子,“喂,醒醒!醒醒!有钱赚了!”

话音才落,原本处于晕厥状态的夏子樱忽然睁开了一只眼,“钱?……啊——鬼—”话到一半,再次被捂住了嘴。仍然还是先前那双带着鲜血的恐怖大手,只是……只是,捂着自己的却是个面相俊朗、阳刚气十足的二十多岁男子,怎么着也找不出半点鬼魅的气息,心跳便逐渐平缓。
此刻男人的左肩正不住往外冒血,想来定是受了伤要寻求帮助的吧。于是腾一下从地上弹起:“什么钱?靠之,大半夜跟踪老娘,装神弄鬼!想劫财劫色吗?”

劫财?劫色?呵,也不看看自己一身上下有多脏多臭!竟然还是个娘们!真是有够受的!劲装男子撇了撇嘴,而后一脸严肃道:“姑娘莫怪,只因在下被毒所伤,须尽快将伤口处理,因见姑娘衣衫褴褛,以为是流浪无所之人,遂急来求助。”
 “你才衣衫褴褛呢!这是新买的衣服好吧?再说,凭什么我要救你?我又不是活雷锋……”
 “只须将左肩后伤口处两枚细银针剜出即可,其他的在下自会处理。”虽不懂“活雷锋”与救自己到底有什么关系,但男子还是忍着痛耐心解释道。

 “凭什么……”夏子樱一脸的不乐意。才刚下山,怎净遇麻烦事?
 “一千两银票!”男子愈加苍白的脸上净是不耐,半途便截住了女子的聒噪,不愿意再过多废话。
 “多少?一千两?!”那可真是个大数目呢!加上自己身上的三百多两,以自己的消费水准,一年半载都不用愁吃喝吧~~夏子樱忍不住咽了口水,搓着手一脸奸诈笑容,“嘿……好吧,但得让我看看你有没钱先?”

甩出一张千两银票,待女子看清后又揣至怀里,劲装男子自顾自往前方一废弃祠堂方向踉跄走去。夏子樱紧紧尾随其后。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

祠堂很大,却杂乱破旧不堪,想是哪个大户人家落魄后废弃下的地产。因无人打理,老鼠成群结队到处乱窜。
夏子樱一脸嫌弃表情,在已仆坐于青砖地板上的劲装男子身旁蹲下,好在初夏时节,天色已亮,仔细看便能轻易发现毒针的位置,只是……要用匕首将毒针硬生生从肉里剜出,好残忍的啊!
 “呃……那个,大哥,这个活我不想干了!一千两我不要了可以吧?”思量再三,还是决定放弃这档生意,况且自己也不是特别在乎这一千两,反正偶尔没钱了卖些药便有得花。斜眼却看到男子脸上瞬间现出的阴骘之色,不自觉浑身打了个激灵,“不、不是不帮你,是我、我真的很怕啊,太残忍了!太血腥了……”

 “看一个受伤之人活活死在你面前,那就不残忍了吗?”男子右手忽地从腰肩拉出一柄软剑,弹开剑鞘,那闪着寒光的剑便架在了一脸恐慌的夏子樱脖子上,“少在爷面前废话,还不快快动手?”语调里早已失了先前的礼貌与容忍。
 “我、我”女子急得眼泪都要冒出来,“我可以帮你去找个男的流浪汉来帮忙……不收一分钱。”
 “哼!”男子不说话,只将剑往某人的脖子上又贴近了几分。该死的女人!要是能等到你找人来,我还用得着在这废话吗?若不是自己拥有对抗这种毒的特殊体质,此刻早已毙命了。

瞅着近在肤间寒光闪闪的利剑,夏子樱只得颤巍巍将匕首举起。那被剑刺伤的伤口从后背贯穿前胸,而两枚毒针的位置距伤口不过四五毫米,想必不是同一人所为。若是要将毒针周围的黑青腐肉剜出,连带着伤口都要被触动,而且还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穴道封住,才能止住毒液的扩散。想了想,还是不敢轻易下手。
 “恩哼……那个,大哥,这一刀下去,一定很痛的吧,连肉都要带出来的……”
男子一脸苍白,虚弱渐重。并不答话,只将剑端又前移了些许。
 “好吧,好吧!姑奶奶我他妈豁出去了!当作杀鸡宰鱼好了!只是我取出之时,必须立刻将穴道封住,不然……”
 “少给我再罗嗦!!赶快剜出,其他不劳费心!”男子像是不耐到了极点,从未见过这般罗嗦的女人。
没奈何,女子只好对准了位置,闭上眼睛,狠下心一刀剜下……

 “啊——!!!”破祠堂的上空传来一声鬼哭狼嚎,惊醒附近一群阿猫阿狗。

青砖地上,男子已经封住了左肩的穴道,脸色虽仍旧苍白,精神却明显好了许多,一脸鄙夷地望向一旁大张着嘴、手举匕首瘫坐在地的邋遢女人,催促道:“楞着干吗?!快给爷包扎……喂!傻了还是死了!”
 “哦、包扎……不对,你不是说剜出后别的都不用我管了吗?”夏子樱惊魂未定,哑着嗓子答道。
 “那一千两不要了?”男子揶揄。

好吧,看在钱的份上!既然剜都剜出了,这一千两更是不能不要!女子咬了咬牙,跪爬向男子身边,撕扯开男子的里衣袖摆,将布条往他左肩上缠去。
话说,这毒好生奇怪,能迅速将肉腐黑不说,还带着淡淡檀香。“大哥,这毒可是叫‘残生’?一个时辰内毙命?”
男子并不答话,只嘴里冷哼一声,算是认同。
 “可是、可是,这毒不是……”
 “想继续活命,不该说的话就别说出口。”男子冷冷将话截住。

好吧,不说便不说。可是师傅说过,这‘残生’貌似只有苍越国皇室才有的?通常不死也得百分百失去心智,可是这男人竟然只是伤口附近一点腐肉而已,无半点其他症状……硬生生憋回后半句话,夏子樱将绷带打好结,径自将手向男子的胸前掏去。
 “啪——”还未伸进便被一掌打开。
 “干什么呢?没见过如此不讲究的女子。”男子一脸嫌恶表情。
 “拜托,钱啊!管啥讲究不讲究,把钱给我!”
 “钱?姑娘此话何意?”

看着面前男子突然摆出的一脸茫然无知表情,夏子樱咬牙狠很搓着双手,强逼自己耐下心来把话说完,“喂,一千两啊!方才不是说好了吗?帮了你就给我一千两,现在已经取出毒针,还包扎好了的。”
 “哦~~”恍若大悟般,男子夸张地张大嘴“哦”了一声,“可是,姑娘方才不是说不要了吗?”
 “什么?我几时说过不要?!”女子直接抓狂地跳起。
 “大哥,这活我不干了,一千两不要了。” 男子苍白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