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7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7

作者:尘殇 字数:4623 热度:8
的脸上满是戏谑,学着夏子樱先前口吻说道。
 “好吧,你也听到了,是说活不干了才不要钱的!可是,问题是我最后还是帮了你!”忍住即将狂暴的怒气。
 “我只在意你那一句,你说‘一千两我不要了’”男子一脸调侃坏笑。
 “啪——”,下一秒脸上却挨了脆生生一巴掌。

傻了般望着自己还未收回的手掌,指尖仍在发麻,夏子樱尴尬地歪了歪唇角:完了完了,怎么一个忍不住竟然真往那魔头脸上摔去了?这下别说钱要不回,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

 “哼、哼哼,厉害啊~~真有气概~~不就是一千两嘛?贱人!为了区区一千两胆敢摔爷的脸!说吧,胳膊还是腿?”男子恍过神来,那挨了巴掌的脸颊微微抽搐。长这么大楞是再低三下四也未曾挨过谁的巴掌!一把揪起面前女子的衣襟,冷彻至髓的眼神直直刺穿对方内心的脆弱防线。

 “你……爷、爷!刚才我、呸、小人是不小心,钱、钱可以往后给,您千万别往心里去……”话说,这男人生起气来的气场比那臭哑巴足足强了数百倍。

 “往后?呵呵,你还有往后?”斜眼瞟了瞟夏子樱腰上系着的鼓鼓行囊,轻轻一扯便从行囊里带出一个大荷包,掂在手中,“哟,还挺沉,二、三百两有了吧?不过,抵这一巴掌还远远不够……这么着吧,陪着爷出了朝云国,爷就饶了你,否则……”说着,晃了晃明亮的长剑,轻轻对着剑梢吹了口凉气。

夏子樱双眼圆睁,脸上表情怒的、惊的、吓的、恨的,酸甜苦辣五味杂陈样样俱全,却又偏偏奈何不得。看着男子明显在威胁着自己的动作,只能尴尬地扯了扯嘴角,算是回应。

 “怎么样?想好了吗?胳膊?腿?还是陪爷出朝云?”

 废话,胳膊和腿自然是不能卸的。真他妈晦气,钱没捞着,原本身上的老本还被掏光了。“可是爷……出朝云不、不是有腿就可以走了吗?为、为什么要小人陪啊?”

到了这时候还想装糊涂!“哼,你这女人还真是‘可爱’得紧!爷要能一个人走得出,还用得着你干吗?”






第10章 第10章 那无赖偷看我洗澡
 清晨,日头才刚刚苏醒,云都城门口便已人声鼎沸,远甚于往常般的热闹,但热闹之下却隐隐一股肃杀之气。
想是城里头又出了事吧?城门内外这几日忽增了足足四队精卫,个个精装配备,表情严肃。无论是官爷还是百姓,小至流浪汉,只要是进出城门,都得仔仔细细盘查个通透。

 “哎~~~让让!让让!”城里头忽然急匆匆赶来一个推着小板车的年轻小生,只见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一脸急迫的凄惶表情。板车上像是躺着个病人,用一块破毛毯子严严包裹,看不出模样来。
 “站住!”城门左手边走出一身铠甲护身的大个军士,横刀截住了板车。“车上之人是谁?给我仔细盘查!”
 “是!将军!”身后站出两名士兵,拱手应下。

 “哎哎哎,等下等下。”邋遢小生急忙用手挡住毛毯,“官爷,使不得!使不得!”
 “如何使不得?莫非车上之人他娘的有猫腻?”军士一脸不屑表情,两名士兵正要强硬撕扯开毛毯,毯下忽然传来两声痛苦呻吟,喉咙里像是还卡着浓痰,混浊而粘腻,光听声音便让人十二万分不舒服。

 “没有、没有猫腻。小民与爷爷原在西城里砖窑做苦力,爷爷不知为何犯了怪病,浑身长脓包,如今已经腐臭不堪,只好送回家乡安置。”小生哈着腰声泪俱下陈述着,一脸悲苦。
 “既是如此,又为何不让看?”军士摆明了一脸不信。
 “看、看,可以看……只是,恶臭实难忍受,恐污了官老爷们的贵眼!”小生一副谦卑模样,不再用手挡着毛毯,老老实让开一条道来。

两名士兵方步上前,用力一扯毛毯,随着一声呻吟,四周忽地便弥散开一股难言的腐臭气息,仿若久未安置的尸体般恶劣难闻,让人窒息!
再一看躺在板车上之人,更是崩溃到极点!光是脑袋和脖子那一块就已满是白色霉菌的大脓包,早已看不出原面目;杂乱而纠结的胡子上甚至还爬着米黄色蛆虫,十二万分的不堪入目。
周围的人们早已散开一块大大的空地,四周一片惊嘘声,更有正好出城的小姐们尖声惊叫和呕吐的声音。

 “快!快拉上!”军士一脸作呕表情,愤怒地撇开视线,一鞭子抽在其中一名士兵身上,“妈拉个巴子的,大清早这般晦气!走走走,快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

 “是是是,真是对不住各位爷,原也觉得恶心,不忍掀开的。若不是怕俺爷爷日后索魂,小人也不愿大老远送这晦气活尸体!”小生一脸抱歉地死劲哈腰谢罪,谄媚地陪着笑脸,但口中说的却句句是心里话。
丫丫的,若不是那厮拿着明晃晃的剑威逼自己,何至于使出这么个邋遢主意?不过,这“虚腐散”效果还真不错,第一次实验竟然这般成功!唉,师傅教给自己的医理净被用到了歪门邪道上。
因害怕再耽搁,遂急急推着小车,在周围人惊恐愤怒的眼神下,屁颠屁颠出了城门。

一路大摇大摆在官道上畅通无阻,临到十几里外的岔路口,车上那邋遢老汉忽然掀开臭毛毯,一脸愠怒道:“改走小道。”
睬都不睬他一眼,夏子樱兀自调离了方向,将板车朝着小道推去。待行至一僻静树林,“卡”一下狠狠把车靠于一棵老树旁,颓丧地趴坐在地:“真真累死老娘了,你丫的可真够沉!”
 “你这口气是在对我说话吗?”车上老汉徐徐坐起身子,声音隐含怒意,“当你这破药很好闻是吧?还不快给爷洗掉!”
 “切!还破药?若不是我这‘破’药,你能这么顺利逃出来?”夏子樱一脸不屑地回敬过去——赶紧把钱还我了事吧,苍天~!

 “即便是还有其他法子,你也只想着用此方让我吃点苦头吧?”男子仿佛猜透了对面女子的心思一般,一语揭破。
女子登时尴尬地红了红脸……这人比师兄还厉害。不情不愿地站起身,从怀中取出一瓶药水,倒了些在男子的手掌心,“拍在手上,搓干净就好了!那边有个湖,自己去洗洗!”

 “你帮爷搓。”男子不急不慢的吐出一句。眼看着夏子樱逐渐垮下的眉眼,又强制压下心间的笑意,改口道,“或者,和我一起洗。不然,保不准我洗澡时你便私自拿了我的东西逃跑了。”

 “靠之,什么叫‘你的东西’?那些全是我的好吧!!……”
什么叫有苦难言,什么叫有理说不清……夏子樱再次将一张脸皱成个包子,却除了口里叫嚣再无他法,因为眼前一柄泛着青光的软剑已架在了脖子上。

 “打从你摔爷巴掌那会儿起,这辈子你都逃不出爷的魔掌了!”仍是不急不慢的欠揍语气,说出的话听着却让人窒息,“去洗洗,我可不想同一个又脏又臭的丑女人上路!”

 废话,压碎了几个臭鸡蛋,又在破祠堂里一连捂了这二三天,能不臭才怪!这几天没少想过给他下毒,可是那厮好像对自己的毒很是了解,每次都故作不知的看着自己下好毒一脸单纯地端到他面前,然后又在他一把利剑威逼下苦着脸把一碗碗毒汁一口一口咽下,那种滋味……啧啧,实在不堪回想。
知道一时是逃不开了,夏子樱倒也认命地不再反抗,从板车下方拽出包裹,径自朝湖边走去,“我先下湖,一人洗一头,不许偷看!”

哼,男子撇了撇嘴一脸不屑。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还稀罕你这丑八怪?

 “喂,你叫我别偷看你,为何你还调过脑袋来看我?”碧绿的湖水两端,浸泡着一男一女两对头。夏日阳光虽烈,在这绿荫繁盛的树林子里倒反显惬意。
 “我是看看你有没在偷看我……对了,你没偷看我的话,怎知我在偷看你?!”夏子樱撅着嘴回应道。
 “我正在洗屁股,自然得回头。怎么?要过来帮我搓搓后背吗?”无赖一般的语气。男子心情似乎很好,少见得这般放纵自己的言辞。
 “噗——!还老说我低俗,你自己不更低俗?我叫夏子樱,你呢?”
 “你,只配叫我爷!”满腔的得意。
夏子樱撇了撇嘴,再不回应。臭男人,欠自己那么多银子不说,还要挟自己做奴才!休想。

见对面的女子再不作声,男子忽然又觉得了无生趣,便不自在地张了张口道,“文墨。”

切,好个文绉绉的名字,主人却偏生是个大无赖。夏子樱心下嘀咕,嘴上已“噗嗤”蹦出笑来,“喂,文墨先生,你先上岸,去到板车那边候着!我转过去不看你。”

待得上岸,二人却大眼瞪小眼,同时一楞!
 “臭女人,怎么变了模样?”
 “你、你是文墨?”
几乎是异口同声。夏子樱瞬间便明白过来,“哦呀,你定是带了人皮面具,怕现在这副面孔也还是假的吧?”
面前浓眉大眼的俊朗书生哈哈一笑,“想不到还是个聪明伶俐的俊俏丫头。莫不是姑娘这副脸也是假的?给爷撕撕看。”
 “呸呸呸,姑奶奶可不是那种藏头遮脸的龌龊小人!”一把弹开伸向面前的大手,“走吧,去哪?”
 “爷走哪你便跟哪。”话毕,拎了包裹、弃了板车跨步朝前走去。身后夏子樱咬牙切齿地跟上……






第11章 第11章 宿客栈险遭盘问
  “我说,文墨哥哥,好饿啦!我还在长身体的青春期呢……”连续着没白天没黑夜地赶路,饿了啃块硬烧饼、烧些湖水充饥,累了林间起个火堆、石上躺躺,真真把个夏子樱折磨得苦不堪言,偏偏又在这僻静小山道上,无处可跑,也不敢跑。

 “说了多少次,得叫‘爷’。”男子有内力护体,精神尚且饱满,因着夏子樱的草药调理,身体已恢复七八层,这点破山路只可说是小菜一碟,不足挂齿:“再坚持往前走一段,前方有个小镇,到了可以找个客栈歇息下。”

妈呀,终于终于快到有人烟的地方了,嘿嘿……女子不由得遂精神一震,原本拖沓的脚步也利索了起来。
这细微的变化自然没逃过文墨的双眼,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小妮子那点心思还怕爷我看不透?

镇子不太大,却也热闹,镇中街道上“如家客栈”的招牌在随风摇摆。
 “伙计,要一间上房。”
原本在记着账的伙计听得一声呼喝,急忙抬起头来,眼见得一对夫妻打扮的年轻男女进得店来,忙拍拍衣摆,哈着腰热情招呼上来。
 “客官有请,小店虽不大,但清静舒坦,客官定可满意。”抬着手将二人引上二楼一处雅间。室内布置得虽远远不如城里客栈般华丽,但干净齐整,看着很是舒坦。

 “就这了。”文墨草草打量了一番,便确定下来,“备些清淡酒菜端上来。”
待小二离去,夏子樱方才开口道,“不定两间房莫不是怕我半夜逃跑吧?嘿嘿,放心,钱在你身上呢,不取回来我可不想跑。”屁话,姑奶奶宁可不要那钱也不愿跟着你亡命。

 “呵,知道就好。趁早废了那心思,瞅着你那脸蛋还不赖,爷正打算收了你入房呢!”
 “噗——”女子一口茶水忍不出喷将出来,溅得文墨一脸。“喂,婚姻自由啊!姑奶奶要嫁也只嫁相爱之人,何况你还是一恶劣蛮横无良的无赖兼恶棍!”

 “婚姻自由?”文墨倒也不脑,径自取了丝巾擦去茶水,“这还是第一次听说。相处久了不就爱上了?今夜爷就和你同房,如何?”
望着面前男子似笑非笑的调侃表情,夏子樱不自在地扯了扯嘴角,“那个……呃,我大概才16、7岁啊,还太小呢……再等两年吧,十八、九岁就可以了的……”

 “女子十五、六岁成婚的再正常不过……何况爷看上了你,那是你的福分!换成别人,求还求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