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9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9

作者:尘殇 字数:4635 热度:9
笑了出来:“哈哈哈,老大,我敢保证你这是在吃醋!说吧,难不成真喜欢上姐姐我了?”

 “哼!喜欢谈不上,但既然是爷的人了,心里头再敢装着别人,就别怪爷心狠!”除了泰宁殿里头那蛮横公主,还从没见过如此胆大率直的民间女子。文墨像是被辍伤了脸面似的,十分愠怒。
 “我师兄虽然是个哑巴,但是对我可好了。不比你,时不时拿把刀架我脖子上,逼我做不愿意的事,哼。”夏子樱撇了撇嘴,不屑地瞟了眼一脸黑青的男子,继续低头啃兔子。

 “哑巴?”文墨忽然滞了一下,眼前浮现出五弟一脸沉静的面孔。待仔细看看夏子樱,却又摇了摇头,那清高的老头儿怎可能收这么个没品的徒弟,何况若是他徒弟也不可能没学成便半途下山鬼混吧?便又反问道:“既是师兄那么好,为何还独自一人狼狈不堪到处混?”

夏子樱被这一问也楞住了,不自禁又想起当日师兄将自己灌醉独自走了的情景,一股气顿时涌上心头,一把甩开被咬得差不多了的腿骨头:“靠,要你管……”
话音未落,下巴却被文墨一把捏起,“别给爷使性子!不管你师兄是谁,今后你只我一个相公。”
 “呸呸呸,少来!敢给我看看你真面目吗?敢保证只娶我一个媳妇吗?敢保证一辈子不背叛我吗?不敢就甭想!”
 “满嘴粗口,不可理喻!”文墨忽然也生起气来,默默吃起食物。
 二人再无话。

一连二十多天的跋山涉水,但好在山中野物多,饿不死人。偶然路过三五个村落,也只是歇歇脚儿,次日便上路。对此夏子樱可是一肚子的怨言,不明白那厮为何没命般赶路,便时不时地耍些性子。
文墨也不多加解释,连他自己都不知为何非得扯上这个麻烦的笨女人不可。偶尔气急了甩她在半路,没安静上半刻心里便不自禁的空虚起来,于是每每此时又赶紧运起轻功,把还在原地骂骂咧咧的女子给携上。

夏子樱自摸清文墨脾气后,倒也不再那么害怕他,暴跳如雷时甚至还敢揪揪他的耳朵解恨。
虽然两人张嘴必斗,但自中了蛇毒那天起,每日夜里文墨非逼着夏子樱搂着自己睡下不可。夏子樱自然是百般找借口推托,但每次都奈何不得脖子上那把寒光凛凛的冷剑。
这文墨无良透顶,但细微之处却十分关照自己,而且被他揽在宽阔的怀里,那股淡淡的兰香很是让人安心。怕就怕万一某天习惯了身边有他以后,他忽然又像莫青似的一声不吭跑掉了……若是那样,还不如一开始就保持距离的好。

 “走过这段路,离朝云边境芥州城就不远了。”一条不足两米宽的黄土路上,文墨拉了拉肩上的包裹,凝眉说道。
 “我滴个神,终于不用再风餐露宿了!”女子满面风尘,听完这句话顿时一展愁眉,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仰头闭上眼睛。
看着女子难得释放的情绪,文墨好笑地捏了捏那小巧的鼻尖:“喂,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夏子樱微微皱了皱眉,却并不反感这明显亲昵的动作:“我说姓文的,你要不要再化个妆?万一好容易逃到边界了又被抓住怎么办?”
 “该死,你嘴里就不能吐出点好话吗?”男子边说边朝女子的小脑袋上赏了个栗子。
女子抚了抚那微痛的脑袋,小跑了几步跟上:“还没说完,你那把讨厌的剑也该收起来了吧?那么软,直接卷起埋在腰带里算了,不然被发现了……”
 “喂,你能不能有点好话?笨女人!”
 “靠之,我笨吗?我智商120多呢!”
 “你嘴里那些乱七八糟名词都谁教你的?”
 “要你管?”
 “我是你相公……给你粘张人皮面具吧?我怕你勾引男人。”
 “不要,多恶心啊!反正怕被抓的是你……”
 ……

两人唠唠叨叨,很快便到了芥州城。虽然建筑风格远逊于云都,但芥州古朴热闹的氛围也别有一番味道,来来往往的行人间掺杂着不少异族装扮的男女老少,夏子樱一路左瞅瞅又看看,很是新鲜,若不是文墨一路紧紧牵着,恐怕自己早落了单。找了个客栈住下,小小吃了点东西,便甩着文墨的胳膊闹着要逛夜市。
因实在不忍拒绝女子的兴致,想想初来此地,自己又已改了装束,该是没有什么大风险,文墨便叹了口气应下来。






第14章 第14章 绝色女子的突袭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身年轻商人打扮的文墨,牵着一身月白长裙的夏子樱从成衣店里走出,原想给她买套娇柔点的淑女装,没想夏子樱死活看不上,非要了一件简单的月白色长裙,虽然质地不错,但样式太过简单随意。
实在是搞不懂这个女人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像她这样年龄的寻常女子,哪个不是温婉娇柔,涵蓄内敛?就算是泰宁宫那蛮横公主,也照样热爱胭脂水粉、粉衣靓裙,何曾像她一样素得清汤寡水?

 “喂,我买这裙子不好看吗?你不高兴吗?”看文墨一脸凝眉沉思状,夏子樱懊恼地质问道。
 “……恩,什么?……没有。我,只是觉得你是个很奇怪的女孩子罢了。”
 “嘿嘿,这倒是。”夏子樱权且把这话当作称赞了,得意地撇了撇嘴。
 “走吧,再去给你买些头饰,算是犒劳这些天来陪伴爷的辛苦吧。”文墨刮了刮女子的小鼻子,不由自主扬起一个宠溺笑容。

 “得,现在买了头饰犒劳我,晚上不还得持着刀威逼我吗?”夏子樱掂起脚尖,出其不意地在文墨脑袋上弹了个板栗,然后捂着嘴径自哈哈大笑起来,“说,半夜是不是经常燥热难耐,想诱奸本大美女?”

文墨四下瞅了瞅,一脸无奈。倒是真有过这想法,可恼这女人每晚沐浴后总在身上涂着一层不知名儿的毒,害得他夜夜只可近观而不敢“亵玩”焉,那滋味可着实不好受。
瞅着夏子樱此刻正笑得花枝乱颤,忽然恶作剧般地对上那两片红唇狠狠啄了一口。女子无丝毫准备,惊诧之下忙捂着唇四下张望,唯恐被路人瞅见。
周围行人们纷纷抿嘴偷笑。八卦摊上的白胡子老秀才一脸忿忿然哀叹:唉,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公……少爷,看,那边那个好像就是客栈里那小妞。”拥挤的人群里,昔日锦衣军官此时一袭喽罗装扮,指着不远处调笑着的一对情侣,向一旁男子装扮的千浩雪汇报道。

千浩雪迎着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身商人装扮的男子亲昵地搂着一名月白长裙的清丽少女,一脸温柔表情;那少女明眸皓齿,此刻正调皮地揪着男子的耳朵在说着些什么;周围过路的人皆是一脸羡慕或好笑表情,明摆着就是一对浓情蜜溢的热恋情侣……看着让人嫉妒!
虽说男子身形与陌凌极像,但五官却是天差地别。遂转头问了问身旁的喽罗,“吴将军说的可是那月白长裙少女?”

吴三思死劲点头认同:“是是是,卑职敢以脑袋担保,绝对是她!只是她身旁的男子面容已不同于当日客栈中的模样,小人怀疑……是不是易了容?”
千浩雪赞同地点了点头。正说着话,那边的情侣却不知何时已变了脸色,于是二人不再言语,细细观察。

 “好好地又提你那混蛋师兄做甚?你除了爷,任何男人都不许提!”文墨一脸阴霾。
 “喂,提提又何妨?本来就是事实发生过的事,难道不说他就不存在了吗?还以为我真是你媳妇啊?不过就是逗你开心罢了。”只是不小心提到和师兄同睡一屋,结果却没想无端惹来麻烦,夏子樱一脸郁闷地回敬道。

 “逗我开心?……你在玩我?”文墨并不知道夏子樱一生起气就爱说反话,把玩着这两句,脸上阴霾愈发加深,原来这些天来的日渐亲密,不过是在逗自己玩儿罢了!
心底不知怎地冒出一股熊熊怒火:“小贱人,当真以为爷给你几天好脸色,你就高贵起来了么?爷要不乐意了,把你卖给青楼也不是不可能。到时看你再怎么惦记那囫囵师兄!”

 “喂,文墨你好卑鄙哦!别说我没卖身给你,就是现在,你身上的那些银两其实不都还是我的吗?”翻脸就翻脸,谁怕谁,反正又不是没翻脸过。
 “啪——”,一句话没说完,脸上却突兀地挨了一巴掌。

文墨一脸震惊,伸出的手却忘了缩回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望着那双满是惊诧的水眸,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个字。
刚才听到那句“你身上的那些银两不都还是我的吗?”脑子里便不自禁的浮现出泰宁宫那位不可一世的蛮横女子,还有她那副与身俱来居高临下的高傲眼神,于是乎厌恶感不可遏制地涌上心头,也不知何时便将巴掌甩了出去。

 “好了,谁也不欠谁了。”捂着已经红肿了半边的脸,夏子樱咬了咬嘴唇,转身朝客栈方向飞奔而去,因为不想让这混蛋男人看见自己掉下的眼泪。
只不过想好好逛个街而已,只不过说句玩笑而已,竟然当着满大街的人打自己的巴掌……这就是一个大男人的作风吗?受过了!

远处,一脸解气的千浩雪努了努嘴,“走!跟上。”
三、五个人便朝着夏子樱离去的方向急急追去。

一脚踢开客栈的门,夏子樱从柜子里取出自己的包裹,搭在肩上,正打算转身离开。不期然,一把冰凉的匕首却已搁在了脖子上,一只粗壮的胳膊握住了自己的肩膀。耳后传来极动听的一句女声,“呵呵,小情侣闹翻了,要独自离开吗?啧啧,这副弱不禁风的背影,连女人看了都怜惜,更何况男人……”

 “你是谁?”夏子樱心下没来由一阵慌张,这女人话里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傲气。
 “你就这么没礼貌吗?旁人见了我可还得下跪自称‘奴才’呢!”千浩雪也不气恼,反正自己要的不过是带回一个凌哥哥罢了。
 “你要找的人我大概不认识吧?”夏子樱使劲想爆脑袋,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哪得罪了这个强势的女人。
 被粗壮胳膊强行掉转了个方向,这才看清和自己说着话的女子,虽是一身青紫色男装,却掩盖不住那妩媚四射的绝色容貌。

细细打量了夏子樱的五官,虽然清丽可人,但比起妩媚动人的自己,明明还逊了好大一成,可是,为什么凌哥哥虽然顺从,却从不曾主动对自己那般温柔过?嫉妒袭上心头,千浩雪不满地皱了皱眉:“吴将军,你说,是我美,还是她美?”
 “回公……回少……回小姐,你美!你美!”被公主狠狠一瞪,吴三思慌张得连称呼都把不准了。
 “哼,鬼知道是不是在奉承我!如果那男人真是凌哥哥,我自会让他给我个解释……”千浩雪高傲地扬了扬眉,转过瞥了眼夏子樱:“最好不是,否则我定不会轻饶你小命。”






第15章 第15章 强加而来的孽缘
 文墨傻了般怔怔看着夏子樱捂着脸跑开,待回过神来,眼前早已只剩下一个白色模糊身影。心知是自己过分了,忙运起气急急追去。
行至客栈,以为老远便能听到女人的唠叨声,结果却发现房间里似乎安静得过于诡异。
深吸一口气,做了随时备战的准备,一把推开房门。却见屋子里整齐如常,只是桌边多出了两人。
那翘着二朗腿,坐在桌前悠闲自在品着茶的,正是自己百般想要摆脱的霸道女子——朝云国公主,千浩雪;那举着匕首,挟了夏子樱站里一旁的正是护卫都督吴三思。
又是震惊,又仿佛早已预料到一般,自嘲地吊了吊嘴角:“公主殿下,别来无恙啊?”

 仿佛看不惯向来顺从自己的凌哥哥这样一副反常的调笑表情,千浩雪撅了撅嘴:“凌哥哥!”一肚子话却仿佛堵住了似的,半途又说不出来,临了只是万般委屈地问了一句:“为什么不说一声就离开?”

 “说与不说,结果不都一样吗?你不还是知道了?这一路若不是我往深山里转,恐怕早已成了刀下冤魂?”既然离开了,便不再打算买千浩雪的帐,文墨露出了冷酷阴鸷的真性情。<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