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10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10

作者:尘殇 字数:4591 热度:12
/>  “追杀?我怎么可能派人追杀你?我只是叫了三思一路来请凌哥哥回去罢了。”千浩雪一脸茫然。
 “自然你不会追杀我,可你这样大张声势,是怕别人不知道吗?”咬着牙,文墨一脸狠戾。

这样的表情,夏子樱倒是见怪不怪,只可惜从小养尊处优的千浩雪未曾领略过。原本以为凌哥哥定会沉默温柔的顺着自己的意思默默回了云都,看来事情远不如自己思想得那么容易。
女子那娇俏的眉头便紧蹙了起来:“凌哥哥是不愿同我回去吗?我皇兄早已说了会帮你的……”
 “帮我?呵呵,然后再娶了你这刁蛮女人吗?我宇文陌凌不是那样的无能之辈,非要靠着女人成大事……”

话音未落,一直呆傻着站着的夏子樱却一脸愤慨地发了话:“等等,等等,文墨!你他娘的真够龌龊,我告诉你真名,你竟然随便瞎编个假名糊弄我?亏我还那么关心你!夜夜同卧一床,竟然连名字都是假的……”
 “啪——”极度震惊下的千浩雪不容自己听完,一巴掌已盖了过来,“这里容不得你开口,贱人!”
 “你!”夏子樱何曾受过其他女人这样的侮辱,试图挣开匕首跳将起来,却被三思死死扣着动弹不得。

眼见着千浩雪又要一巴掌盖下去,陌凌便发了话:“你若再敢动她一个指头,就别怪我不客气……”

没想到自小一起长大的凌哥哥却护着一个相识不过月余的民间女子,千浩雪眼眶里瞬间吟满委屈的泪水,死死瞅着陌凌不说话。
陌凌却不再看她,转过视线对着夏子樱:“对不起,我……日后,我定会向你解释。刚才……我也不该打你的,我只是……”

瞅着这个突然变成“宇文陌凌”的男子,一脸诚挚的内疚,夏子樱心下又悲凉又气闷,“不管怎么说……咱们的缘分算是完了。要是行行好的话,就让这个妖精女人把我放了吧。你们旧情未了,私下里解决,别把我扯进来。”

看着女子生气时习惯性撅起的红润樱唇,想到这一个多月来的朝夕相处,陌凌内心一阵抽痛,“公主殿下不如放了她?确实与她无关。”

 “呵,与她无关?呵呵……”看着两人那来来去去的别扭眼神,楞是谁都不会相信他俩真的“无关”。况且!那贱女人竟然还说他们、他们睡了一张床!“哼,没那么便宜!”

 “说吧,条件。”也不再废话,陌凌直言挑明。
 “我只要凌哥哥同我回去,我……不要离开凌哥哥。”红了脸,却还是要让自己把心里话说完。

 “只这个,我不同意。我定是要离开的,你拦不了我!”空气中响起男子丝毫不带温度的声音。

从小到大,何曾被人这样当众拒绝过,千浩雪真真是伤了心,或许更觉得伤了面子吧。焦躁地跺脚转了转身子,却发现没有可以拿来发泄的物什,瞅着一旁夏子樱一脸清澈茫然的表情,嫉妒和愤怒像是突然找着了出口,用力抬起胳膊。
眼看着一巴掌就要煽下,手腕却忽地一痛,像是被小石子狠狠弹了一下,麻麻的拾不起力。扭过头,却看到几步开外的陌凌一脸厌恶地看向自己,一颗心便越发地冷了,抓了狂般夺过三思手里的匕首:“好!凌哥哥今日真个是伤了雪儿一片痴心!你狠得起这个心,就别怪我太绝!信不信我一刀结果了这个贱女人?!”

知道再纠缠下去只会更糟,陌凌冷冷地吐出一句:“随便,我又不是真喜欢她!不过是玩儿罢了。”话毕,一转身,人已从窗中飞了出去,眨眼便失了踪影。

千浩雪眼睁睁看着陌凌再次从视线里消失,悲伤欲绝。长这么大,只对这一个男人动心,时时有了好东西便想着他,自小起太监官员们欺负他时也是自己站出来相护,而向来内敛顺从的他却为了一个相识月余的民间贱女,这样违逆自己!
失了力般松了匕首,“铛”一声掉在夏子樱脚前,恶狠狠地瞅了她一眼,冷声吩咐道:“带上她,回去!”
凌哥哥若是真在乎的话,早晚会寻上门来。

 “喂喂喂,有病啊你们,放手!”被推推搡搡走出房门的夏子樱一脸愤慨,凭什么他欠下的孽债要自己去还,还是个公主,能吃得消吗?何况,何况他明明都说了不是真喜欢自己……“靠,你们是不是有病啊?那臭男人从一开始就跟我没关系……”话未说完,后颈便挨了一横劈,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昏暗的月色下,隐在老树枝叶里的陌凌眼里满是怜惜自责,看着女子被装进麻袋塞进马车,逐渐脱离视线,狠狠咬了咬唇:“对不起,子樱……”






第16章 第16章 古代皇宫之旅
 僻静的官道上,一辆装饰气派的马车疾驰而过,带起阵阵飞扬尘土。车轮咕噜咕噜作响,因行走得急,时不时还会颠上一颠。
夏子樱在一阵颠簸中猛得醒来,被帘子外射进来的日光刺得两眼生疼。挣扎着睁开双眼,想要坐直身体,却发现双手已被紧紧缚在身后,双脚也已被上了脚镣,正坐在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里颠巴着。
抬起视线,看到对面坐着的那所谓的公主正在闭目养神,遂润了润干涸的嘴唇说道:“喂,公主大人,赏口水喝吧?”

千浩雪长而浓密的睫毛动了动,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许是被无端打破了思绪而愠怒,皱了皱眉头,看着仆坐在地一脸苍白的夏子樱,厌恶地回道:“本公主连自己的亲亲皇兄都未伺候过,何况一个民间贱女?”
 “你……”夏子樱气结,情知古代人讲究身份地位,想了想便又问道:“这是去哪?回云都?”
千浩雪嘴角抽了抽,并不回答。
 “好吧,反正我一个单身女光棍,去哪都无所谓,只要有饭吃就行。你也不用担心我逃跑,至少给我解了手上的绳子吧,否则久了会静脉曲张。你若不给我取水喝,我总得自己倒……”
 “啪——!”一句话还未说完脸上便狠狠地挨了一巴掌。

 “闭嘴!你个狐狸精!”千浩雪从未见过一个如此唠叨的女子,满脸不耐和愤怒,“真不知道凌哥哥那般修养的一个人,怎会看上你这样的卑贱角色!”

 “靠,你不要一口一个‘贱’字好不好?”夏子樱一口恶气窝在心里难以发泄,对古代不平等制度越发反感起来,“我又不偷鸡摸狗,又不银荡卖笑,一个良家女子何来‘贱’字之说?何况那臭男人根本就已经说了,是在玩我罢了。”

 “住嘴!”竟然还敢顶撞自己?千浩雪已是咬牙切齿满脸愤怒,恨不得将手上的玉杯摔至对方脸上才解气。

 “好吧……如果,你真想靠我把你的凌哥哥引来,好歹对我松弛些,别到时候把我整死了,你的算盘也就落空了……”大着胆儿说完这句话,夏子樱倒真是住了嘴。既然不愿松开自己的手,不肯给自己水喝,那还是少说点话节省点力气吧。为了那些不相干的没良心的人丧命,实在太不值得。
眼瞅着夏子樱闭上了双眼,千浩雪倒被说得楞坐在旁,一时无话。
 ……

一路磕磕碰碰,除了某人时不时莫名其妙挨上那刁蛮公主几巴掌,倒也没遇到啥事。后来看夏子樱确实不像是要逃跑,便也就松了束缚。虽然公主一行不过三、五个人,但前前后后隐在暗处的护卫高手却足足够着上百个人的数量,看来这位朝云国皇上真是疼极了这个妹妹。
夏子樱倒还真是不想逃跑的,否则就凭自己包裹里那几瓶高级蒙汗药,想跑也不是完全没可能。反正有机会参观古代的皇宫,免费旅游为何不去?还真不信这位看着不过十八、九岁的刁蛮角色会把自己虐死呢!

大概十天左右,云都的城墙便遥遥在望了。皇家的马骑确实强悍!
 “喂,公主大人,这下要到了吧?再不到我就要瘫痪了。”夏子樱耸了耸酸涩的肩膀。
千浩雪已习惯了女子的唠叨,虽然内心里对她充满了嫉妒甚至是恨意,但发自内心的说,这确实不是个讨厌的女子,甚至……那副清澈茫然一副无所谓表情的倔强素脸,总是无端让人想去保护。
可是!她也十分十分厌恶自己的这种心理变化,每当看着夏子樱那张清纯面孔时,又总是强迫症般的逼着自己去抽她,甚至恨恨地有想要毁去的冲动。就是这个贱人,就是这副表情,才使得她的凌哥哥那般冷酷地对待自己!

 “凌哥哥一日不来,你便一日出不得皇宫!”咬着唇恶狠很憋出一句,千浩雪紧蹙了眉头。原是瞒着皇兄偷跑出宫的,结果还是被发现。虽然后来皇兄派了不少护卫暗中保护自己,但一定还是非常生气的吧?该怎么解释呢?

 “不出便不出贝,有人白白养着我,我还乐意呢!对了,嘿……皇宫里的帅哥多不多?”
 “狐媚贱人!回去有得你受!”
 “谢谢夸奖……”

 “禀公主,宫门口已到,是从暗门进去,还是……”马车外响起吴三思踌躇沙哑的声音,这一路急急赶路,也真是辛苦了他。
 “东侧门进。”反正已被皇兄发现,也就没有必要再遮遮藏藏,索性光明正大进去算了。

进了宫门后,马车被换成小轿。夏子樱被推推搡搡跟着公主坐进了一顶嵌着珍珠玛瑙的豪华轿子,一路畅通无阻,大大咧咧便在某处宏伟富丽的宫殿前停了下来。
 被狠很推下轿子,踉跄地站起身子,抬眼便看到高高架在宫门上的一副金匾上“泰宁宫”三个苍劲大字。心下忽然颤颤地打了个抖,希望不要遇到太多吃人不吐骨头的宫内怨女。

还未缓过气来,殿内却忽然涌出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来,个个一副哭腔,仿佛受了若大委屈似的,纷纷围着公主诉说衷肠。
 “公主殿下,我的祖宗,您可回来了!奴才日夜担惊受怕……”
 “就是就是,想死奴婢们!奴婢昼夜担心,唯恐公主在外受了委屈……”
叽叽喳喳,哭哭笑笑闹个不停。

千浩雪不动声色地看着一群丫鬟奴才表演着忠诚,内心的优越感越发强大起来,斜了眼一旁的夏子樱,得意地弯起嘴角……看吧,你能比得上我高贵吗?
夏子樱自然明白千浩雪的意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表示不屑。
那公主殿下便只当她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也不加理会,在一群奴才的簇拥下浩浩荡荡朝宫内移步而去。自然有懂事的太监过来推搡着夏子樱进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夏子樱倒也不反抗。

泰宁宫内金碧辉煌,偌大的正厅内,铺着刺着大红牡丹的金线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甚是舒适,宫内陈设自然不稍细说,全是珍贵珠宝玉器。虽然一眼便看得出富贵豪华,却没有啥特别的品味,只一味的突出“富贵”二字,想来这位公主定是个养尊处优,没有啥心机和城府的刁蛮小公主罢了。看来也不至于太难对付。






第17章 第17章 皇室人家不好惹
  “跪下!”千浩雪在正中金雕软塌上坐下,接过宫女递过来的参茶,抿了一小口,冷声喝道。
见夏子樱直着身子一动不动,一旁的太监按捺不住已开始踢她的后膝。夏子樱虽然心下忐忑,但要她跪人却是死也做不到的,自己连父母都不曾跪过呢!于是强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无赖模样,“踢我干吗?凭什么要跪?我又不是你们国家的子民!”

 “放肆!不管是哪国子民,见了皇室尊贵,都必须跪!”千浩雪狠狠一拍桌子,正要大发雷霆,却发现园子里一行人急急朝这边走来,那高高坐在玉辇之上的除了皇兄还能有谁?便暂时强压下怒火。

夏子樱却没看到这些,兀自强辩道:“在我们那,没有皇帝,没有贱民,大家都是一样的,没有谁必须跪谁,看领导不爽了还可以扔臭鸡蛋……”才唠叨到一半,却发现周围的丫头太监们个个煞白了脸色额上冒汗,便不自然地止了话头,愣怔地看着上头满脸怪异神色的公主殿下。

那边千浩雪早已看到皇兄瞬间不悦的青黑脸色,忙不迭地奔上前去,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