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12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12

作者:尘殇 字数:4683 热度:12
内再度一片漆黑。夏子樱再也忍不住了,咬住手腕,泪如泉涌。这样的日子,真的真的不是自己想过的!为什么?为什么别人犯的错TMD要自己来扛?这样漆黑的屋子,真的好害怕?师兄、师傅你们在哪儿?知不知道我在受苦?
……

 “如何?”一脸闲适的千浩雪边打量着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指,边冷着声音问下头仆跪在地的紫桑丫头。
 “回、回公主,姑娘、姑娘她醒了,可是伤得很重……”紫桑逐字逐句斟酌着。“啪——”话未说完,脸上已挨了重重一巴掌。
 “贱奴才,我只问你她醒了没,你回答那么多作甚?”千浩雪美得出名,却也狠得出名,只夏子樱那个笨蛋才会认为她没有心机,“方才听雪芳说你还帮她上了药、倒了水?恩?”

 “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奴婢是看姑娘实在太可怜……”进宫不久的紫桑压根料不到宫里的黑暗,此刻发现自己的行为竟然被告发,早已吓得头如捣蒜,额头都磕得青紫。
 “哼哈,背着本宫擅自做主,若不好好惩罚,今后本宫还如何管教下人?来人!”本是一脸狠戾,却仍要装出一副笑脸,更惹得一干奴才瑟瑟发虚。
 “奴才在。”一旁年纪稍大的老宫女站了出来,也不待公主发话,径自朝着紫桑白皙的小脸上“啪啪啪啪”一连气狠狠掌了二十来个巴掌,喘着粗气跪下复命。
 “大家可都瞧见了?以后谁再敢照顾那贱人,惩罚可比今日要重上五倍。念紫桑年幼,又是初犯,这次才轻饶了她。都退下吧,雪芳留下伺候我歇息。”方才那负责掌嘴的丫鬟便道了声“是”,其余人等悄声退了下去。






第19章 第19章 罚睡太监房的少女
 夏子樱一觉醒来,也不知是何时辰,估摸着大概又过去一两天了吧,伤口大都已结痂,烧也退烬了。只听那紧锁的门再次“吱呀”一声打开。一个大概二十出头的大个宫女探了个脑袋,将一盘清粥放在地上,转身急急退出。
 “哎,等等,今天怎么不是紫桑了?”原想若是紫桑来了,再帮着自己上上药膏。
哪知那宫女如遇毒蛇猛兽般惊恐,慌慌张将门紧紧锁上,一溜烟就没了声息。屋里好容易亮了那一刻刻,又再度漆黑一片。夏子樱郁闷地摇了摇头,脑袋里不自禁冒出现代的手电来,于是猛然想起自己包裹里还藏着两颗点火石。
喜孜孜摸索出来,一个劲打着,借着那一刹那一刹那的星火,看到角落里废弃的桌上有一掌破旧的油灯,忍痛挪了过去,如获至宝般捧在手心。这下好了,至少能增加些微弱光芒,心下安定不少。借着那朦胧灯光,狼吞虎咽喝下那碗清粥,努力给自己上了药粉,便闭目思考起来。

当下想要立刻逃跑看来是不可能了,宫里戒备深严,自己那点拳脚功夫,原本就只学了个皮毛,对付宫女太监倒没啥,但却放不倒半个侍卫。那无赖陌凌,一个连名字都说谎的小人,定是不可指望的;师兄跑得没影了,也没可能会来救自己,看来只好死皮赖脸先混着,若能寻着机会走了是最好。反正再怎么着也不能把自己在古代混死!
打开包裹,将碎了的瓷瓶片片捡了扔开,然后扯下一片布条,撕成小块块,将各类药丸分开包好,两本笔记塞进怀里。整理完这些忽然便觉得轻松起来,哼着歌儿闭目养神。
门却“砰”一声被撞开。

 “呵,‘歇’了三五天,看来恢复得不错。竟然还点着灯……别以为本宫会这样白白养着你,明日起泰宁宫的扫地活儿就是你的,但凡见到有一处不清洁的,便拿你是问……本公主的手段你也不是没见识过!”千浩雪原以为定会十分解气地看到一个虚弱憔悴、期期艾艾的可怜小贱人,却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还有心情哼曲儿,心里无端又升出一股怒火,越发恨得不行。

 “公主殿下,您大概是误会了。我和那什么凌的什么关系也没有,是他用剑逼着我助他逃跑的,我原本就是一千一万个不乐意。”夏子樱并不想再惹怒这个蛇蝎般的美女,耐心解释着,存着一线希望她能发发慈悲放了自己。
 “呵,谁亲口说的你们同睡一张床?告诉你!凌哥哥只能是我的,谁沾了他我都绝不轻饶!!”原本没提起陌凌倒还好,此刻怒火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那也是他用剑逼着我的……他怕我拿了钱逃跑……”
 “啪”,一个巴掌又盖了下来!“用剑逼你?你当自己天姿国色吗?恐怕骨子里本就是个放荡角色吧!传令下去,就让这小贱人今后每晚睡太监房,看她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门外雪芳“啊——”了半句,忙急急道了声“是”,只怕应声晚了自己也得跟着受罚。公主自小天之娇女,在她眼里,所有奴才的命都是贱如草芥。可是让一个年轻少女睡太监房,还真真是有点过分……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便自去吩咐了。

夏子樱在雪芳的带领下,走进太监们的大通铺。此刻太监们倒是都出去伺候了,若大的屋子里空荡荡得可以听到回声。
雪芳斜眼看了看那一脸茫然的女子,扔过一套蓝黑色粗布长布衫,那是低等太监的制服,叮嘱了一句:“趁没人换上,稍候给你交代活儿。”便转过身去不再看她。

趁着没人,夏子樱匆匆忙换上衣服,将那些零碎物件塞进兜进,便哈下腰道:“姐姐,我该干点啥?”
雪芳反感地皱了皱眉头,“在宫里,所有奴才都必须自称‘奴婢’!”
 “可是……”可是,自己本就不是宫里的奴才,凭什么呀?后半句卡在喉咙里,踌躇着不敢说出口,害怕再遭来祸端。
 “没有可是!跟着过来吧!”雪芳一脸愠怒,公主不在时,她最喜欢的就是学着公主的口气吆喝比自己地位低的小奴才们,这让她很有成就感。
 “……”
好吧,好吧,奴婢就奴婢,当自己在演电视剧好了。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夏子樱自我安慰着,便跟了过去。

 “看这边,泰宁宫前这块空地和园子是每日必须清扫干净的,否则让别宫里的瞧见了笑话。那边那个拐角,一定要注意不留一点垃圾……”一路哈个脑袋跟着雪芳到处瞧,只听她一人趾高气扬在唠叨:“亭子那块也是,时时得注意!公主是极爱干净之人,我不知你是什么身份,穿上这身衣裳,你就是这宫里奴才,干不好了公主命我责罚你,你也别怪我不客气……”
夏子樱边听边猛的点头,只怕点慢了让人以为自己不够诚恳,耳边全是雪芳“巴巴拉、巴巴拉”不停的唠叨,反正照她说的,但凡是有人走的、没人走的所有地,她全都得仔细扫……真是折磨死人不偿命!

送走了瘟神,接过太监递过来的扫帚,便马不停蹄干了起来,伤口本就才结痂没多久,干起活来速度特别慢。好容易把所有自认为该扫的地都打扫完,已经是月上梢头。
 放置好物什,便径自朝向大通铺走去。远远便能听到里头热热闹闹的一片调笑声,想是换了岗的太监们在聊天取乐吧。嘴角弯起,“嘿嘿”笑了一声。
其实对于公主的这个安排,自己倒不是特别反感,和一屋子人睡总比一个人蜷在小黑屋里来得有安全感吧?所以当那群宫女用一脸哀悼似的表情看着她时,她还能博之一个灿烂笑脸,惹得那群女孩儿以为她受了太多刺激,精神出了问题,个个倒吸一口凉气。

走得近了,里头的声音便清晰起来。“嘿,听说了吧,今晚那小妞要来咱这屋里睡呢,小全子,要我说,睡你身边比较合适……”
 “哈哈哈——”旁的公公们哄堂大笑了起来。
 “你们、你们,欺负人……”大笑声中,一粗哑混浊的嗓音弱弱响起,想来定是个粗壮又木讷的胖子。

 “吱呀——”,深吸了一口气,使劲推开门。
原本热闹非凡的一个屋子,立时便静了下来。
左右两排的通铺,左边一排的太监想是值班去了,右边铺子上倒是坐满了人,此刻个个睁大着眼睛看向夏子樱不说话,下一秒又突然像是约好了似的,纷纷扯开自己的被子盖住身子,仿佛身上没穿衣服似的一脸不自在。

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夏子樱努力露出一张自认为最和蔼最自然的笑脸:“嘻……兄弟们好,以后我就住这了,请多多关照、多多关照。”话毕,便弯腰鞠了两个躬。
见太监们还是死死瞅着自己不说话,只好径自走了进去,在屋子中间立下,“那个……我睡哪啊?这边空着的铺子都可以睡吗?……”直到此刻,心里才忽然发起酸来,这是走了哪门子的背运啊,混来混去,竟然混到了这种龌龊地步。

 “呃,那、那边是乙班公公们的通铺,你是咱甲班的,得睡这边。”一个瘦长脸的三角眼太监瞅着夏子樱往对面走去,忙不迭出声回应,听声音正是方才调侃自己的那位。
言毕,一干太监又捂着嘴窃窃低笑起来,还时不时把眼神朝最里侧的一胖子身上瞟去。
 “别看我!看我干啥?关我么事?”那胖子身躯足足有三个夏子樱那般大,平日里净是给公主取笑娱乐的,因此在公公们眼里地位自然也是极低,不过是一丑角罢了,此刻正满脸紧张愤怒,因为生气,胖胖的脸随着“呼哧呼哧”的呼吸不住颤抖。
 “你丫一人占着两张铺子的位子,不是你让还谁让?”靠窗边一年轻太监也发了话,于是众人又再次嘻嘻哈哈调笑起来。

 “行了!别把姑奶奶当猴耍!胖子,你丫让出一个位子来!”不管是太监还是真男人,玩笑开得过火了都让人难以入耳,夏子樱心里憋着火,扯开大嗓门吼了起来。
太监们原已得了公主的暗示,以为不过是个白白净净的弱女子,想着第一天给个下马威瞧瞧,最好能把她惹哭才好。没想到夏子樱非但脸不红不哭不掉泪,反而一脸凶相,一瞬间也被吼得住了声。

 崩着一张怒脸,夏子樱一把扯开胖子的被褥,从柜子上将白天发给自己的被褥展开,铺了上去,和衣躺下,将薄被拉起盖住脑袋,眼泪便无声地流下来。连她自己也顶讨厌现在的自己,动不动就流眼泪,不就是这么点苦吗?有什么受不得的?娇气!
又过了好一会,屋外传来巡夜公公的吆喝:“子时已到,各宫灭灯。”于是四下黑了下来,不知不觉便入了睡。






第20章 第20章 半世“英明”全毁
  “哈哈哈,绝配!绝配!”
 “哎,德子哎,你看他俩!”
 “我说呢,难怪公主叫她贱人,嘿嘿……”

靠靠地,大清早的什么声音这么吵!夏子樱不满的嘟了嘟嘴,艰难睁开困倦的双眼,试图翻身坐起,却发现被重物压着前胸,连呼吸都吃力,更何况是起身?垂眼瞥了下自己的胸膛,妈呀!一只比自己大腿还要粗上两倍的大手臂正紧紧的环在胸前,与其说是环,倒不如说压,难怪自己一夜尽是噩梦!
这一吓不要紧,兀地才发现那死胖子一张满嘴黄牙的大嘴正对着自己的头发在“呼哧呼哧”吹气,想是还没睡醒呢,呼吸又混浊又难闻,头发上已是一股湿气。
忍着恶心,皱着眉头死劲扒拉开那只肥得让人泛呕的手臂,愤怒得朝胖子脸上盖了一巴掌。那胖子只是抽了抽嘴角,翻了个身又打起了呼噜。
无奈之下,夏子樱只得自己努力支起身子坐起,却发现周围不知何时已围了一群紫衣、青衣等级不一的太监,个个一脸似笑非笑的看戏模样,还有不少宫女正探着个脑袋、捂着嘴在园子里透过窗子朝自己这儿张望。
妈呀,这死胖子,半世英明全给他毁了!嘴里愤怒地低咒道:去他奶奶个熊的。
 “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睡觉吗?一群混蛋!”狠狠瞪了那群人一眼,一把掀开被子被站起身来。

 “哟,我说谁呢?奴才们大清早就向我汇报说有一贱人和太监搂着睡了一宿,催着我过来处置,还真是你啊?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几天没男人,竟然连公公都急着搂上了……”门外响起女人高傲慵懒的言语,奴才们自动让开了一条道儿,纷纷弯了膝盖跪下。
一袭水红色纺绸宫装的千浩雪在一群宫女的簇拥下徐徐走了进来,仪态万千,长长的裙摆迤逦在地,削肩上轻轻搭着一条白色绣着牡丹的丝质披肩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