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13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13

作者:尘殇 字数:4649 热度:18
,瀑布般的长发螺髻轻绾,衬着粉白的肌肤,怎么看都是一个艳丽而不失纯雅的妙龄少女,可说出来的话却尖刻得让人龇牙。

若不是因为在宫里,此刻夏子樱恨不得一脚便踹了过去,但心下清楚自己不能再硬顶撞这女人,此刻这翻举止已是有背伦理,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稍微惹怒了公主,随便寻个借口打自己三四十大板,下半身估计就半废了。心下一口恶气实在难以发泄,遂垂着眼帘,埋头紧咬嘴唇不说话。

 “如何还是不懂规矩?见了公主为何不下跪请安!”身后的雪芳一脸愠怒。

好吧,跪就跪。按着先前的法子,用脚尖支起全身的重量,让膝盖还离着地二三厘米。无论怎样,夏子樱永远也做不到跪任何人,但做假的方式却已是轻车熟路。

见女子挨了打之后性子收敛了不少,千浩雪便得意地抿了抿嘴,露出一脸得色。
假若凌哥哥真是在乎这丫头,有朝一日寻上门来,看到已被自己驯化得一脸奴相的昔日情人,定会后悔并失去兴趣,到那时或许一对比便能看到自己高贵优雅难以被超越的优点;再或许凌哥哥真是玩玩她,那自己就纯且当作惩罚这女子的轻薄,也算报了“夺爱”之仇,怎么着都不吃亏。
一念之下,忽然又出生了一个新的想法,“本公主向来厚待下人,若是你二人一见出真情,互不嫌弃,本宫也可做主将你许配给小全子做对食。反正,宫女与太监配对本不是新鲜事……”

周围一群宫女太监早已“萋萋”窃笑声一片。夏子樱脑袋飞速运转,古代有主子惩罚宫女或赏赐太监,便用这种配对方法,很是变态,自己一现代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些!何况明摆着就是这女人给自己下了套,只怪自己当时太傻,还为能在有人气的屋里睡而偷乐!
当下容不得仔细思考,便急急张口辩解道:“公主,且不说我不是朝云国皇宫的宫女,就这让我睡太监房的旨意也是公主您发出的,一开始就违背常理,可是我若不听命,定又被治罪。而且,这死胖……小全子实在是体积太庞大,原本大通铺每人分到的面积就小,不可能不会碰在一处的……”

 “呵!雪芳,看来本宫可要治你的罪喽……昨个儿让你好好调.教,就调.教出这么个结果来?本宫不过才说了几句,这小贱人就顶了我这么多,张口闭口就是‘我’……”

雪芳“嗖”地打了个寒颤,这无端的怎么又把过错引到了自己头上,忙不迭跪下身子:“公主赎罪,只这贱、贱人太过顽劣,奴婢实、实在难以一下管教好……”

 “呵呵,先起来吧,我不过就是说说……”千浩雪一脸和蔼笑容,看得人却都是一身战战兢兢。“既然小贱人你不愿与小全子配对子,本宫倒也不逼你,反正奴才们也都看到了,大家伙心知肚明就是,我这做主子的用不着再多说些什么……哦,对了,只知道叫你小贱人,却也忘了给你起个名儿……”

 “禀公主,我有自己的名字。”夏子樱冷着一张脸,竭尽全力让自己用最平静的语气说话。

 “住嘴!主子说话,奴才不许插嘴。”刚受了训斥的雪芳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讨好公主的机会,一脸严肃地向夏子樱呵斥到。

斜着眼瞟了瞟雪芳,千浩雪凤眼一抬:“呵呵,听到了吗?在宫里就得有宫里的规矩,今日第一天,暂且饶过你。此后每日四更天就得起床打扫院子……我看‘小贱人’这个称呼倒挺适合你……”言毕,甩了甩水袖迤逦而去,一群宫女便也跟着走了。

夏子樱缓缓站起身子,一脸难以发泄的怨愤,松开紧咬的双唇,那唇上已是一排深深的牙印,透着点点破开的血红色。好吧,全当我修行来了!宇文陌凌,有招一日我定不饶过你们!

 “哎哟喂,小全子,全哥啊,你可醒了!”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一旁的太监们便都将视线移至通铺上。那一摊肥肉此刻正缓缓地撑着坐起,因为才刚睡醒,眼眶边全是发黄的眼屎,水肿的脸搭拉到锁骨处,对了,他根本就没有锁骨和脖子,粗大的手指死劲揉着眼睛,嘴里咕哝哝冒出一句刚睡醒时听不懂的语言,身下枕过的枕头边也已经被口水浸湿了一大片。

夏子樱忽然想到自己刚起床时那满是水气的头发,还有压在胸前的那只巨肥手臂,胃里一阵泛酸,恨不得此刻面前就有一滩子湖水,立刻跳进去,洗!洗!洗!
扭头看了看那还在咕哝着的邋遢家伙,恨不得操起一根棍子直接往他脑袋上盖去,但又忽然觉得他不过也是个低智商的可怜人儿,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何况再也不想和他有任何哪怕一丁点的接触了。胃里泛酸得厉害,一跺脚便奔出院子,朝恭房跑去。身后留下一长串肆意的讥笑。






第21章 第21章 腹黑女戏小太子
  “诶,快看,就是她,就是她!”每走到一处,夏子樱便能看到附近三五成群“窃窃”私语的宫女太监们,明明做出一副害怕被人听到的样子,说出的话,却又能字字都入了耳。
 “啊,好漂亮一个女孩子,为什么……”
 “切!没听公主说吗……小贱人,几天没男人就想得不行……听说,还勾引凌公子呢,不然公主也不会……”说这话的宫女一脸鄙夷和妒忌,那妒忌大概就是因为夏子樱清新纯澈的气质吧,这种感觉已经离她们太过遥远,以至于猛然看到了便不由自主的生出嫉妒来。
宫里,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其实泰宁宫的丫鬟奴才们都知道她不过是被公主恶整了一番罢了,但对着从别宫里来寻八卦的姐妹们时,却一定要添油加醋将她们所看到的睡姿仔细描述一番。这样一来,几乎大半个宫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公主从外边带来的某个小贱人,夜里与众太监同睡一张大通铺,被某公公压着睡了一晚。当然,这个“压”的分量就由不得人遐想了,到底是手臂压着,还是整个身子,都不好说。
好在大家都知道那压着她的人是个低智商的肥太监,所以说来说去,小全子就完全脱了干系,只留下夏子樱一人被说成贱或者淫.荡再或者风骚。总之,“小贱人”这个名字算是彻底传开了。

 “切!多大个事?”斜眼狠狠瞪了那群娘们一眼,夏子樱一脸不屑地提着扫帚簸箕昂首走了过去。刚去井里打了一盆水,从头上直直往下浇了个透,寻了干净衣服在先前关押自己的废弃房间里换上,此刻头发上还挂着水滴,一身清爽。倒也不怕生病,一来夏天温度原本就高,再加上在山上师傅调制的这样那样的药丸子吃得多了,一般的感冒之类小病是从不生的。

见夏子樱仍然一脸满不在乎的模样,那群姑娘们的火气倒更甚了,并不是因为夏子樱多美,只是她身上那种不屑一顾、洒脱随意的气质让人看了实在太不舒服。这宫里的丫头,随便换作是谁,出了这事,哪怕真是被人陷害的,就算不上吊以表清白,也会期期艾艾埋头低调做人。可是这个新来的女人,竟然不哭不闹,甚至还敢一脸清高和不屑,着实让人可恨可恼!
一行人便纷纷“啐”了一声,嘟囔着“小贱人、不要脸”散了开去。

夏子樱自嘲地笑了笑,替自己、也替她们感到悲哀,希望能早点找到机会逃离开这个皇宫吧。避开人群,扛着扫帚来到偏殿一处僻静花园处,靠着树干深深吐了口恶气。

 “喂,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小贱人?”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略带童气的声音。

丫的,一个小P孩也敢这样说自己,就别怪姑奶奶不客气了!攥着一口气,龇着牙一脸邪恶地转过身子:“说谁呢?说谁呢?你丫的说谁是小贱人!”

 仿佛是突然被夏子樱的恶劣口气吓着了,少年猛吸了一口气,向后退了一步。待一瞬间反应过来,又盛气凌人地上前一步说道:“你这个胆大的奴才!怎敢用这种口气同我说话?”

只见他青丝高束,一袭压着龙虎暗纹的白色锦袍,腰束浅黄玉带,上挂翠玉,身形挺拔,却不过一米三、四左右身材,五官尚未完全展开,皮肤白皙,虽撅着嘴作出一副发怒的冷傲模样,却仍挡不住一脸稚嫩,最多不过十岁十一岁的模样。
哈,看来是某个王公贵族的公子吧。不过又能怎么地?那个恶毒的女人俺惹不起,但你这小屁孩,姐姐我可不怕。夏子樱勾起嘴角,露出一张自认为最狠戾最龌龊的表情:“怎么地?不怕我也把你吃了?啧啧啧,看看你,这皮肤,这身段,啧啧……”

 “你、你……大胆!不怕我告诉雪姑姑吗?”瞅着对方一脸猥琐的吃人表情,少年的冷傲逐渐被紧张所代替,不自禁往后退上两三步。

 “切,去告吧?你要敢转身去告,我立马就用药迷倒你,然后拉进草丛里……恩,你的腰带貌似不太好解,直接撕了好了……”夏子樱一脸猥琐。没办法,好容易来了个发泄愤恨的对象,可不能让他这么轻易就走掉,反正自己也正无聊得紧。

 “你、你……大胆!我、我可是当朝太子!”少年毕竟年幼,自小长在宫里,奴才大臣们哪个不巴结顺从?还从未遇到过这样恶劣的奴才,瞅着她那一脸龌龊的奸笑,此刻不住往后移动着步子,颤颤巍巍回着话。

 “哈哈哈,皇帝在我眼里都不算什么,何况一个破太子?今天你惹恼了姑奶奶,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这么着吧……为了不至于太欺负小孩,我问三个问题,你要三个都能答上来,姐姐我这条命白送给你;要是答对两个,那就直接走人;要是一个呢,那就留下你腰间的玉佩……”夏子樱提溜着眼珠,想着该怎么整这个狂傲又可爱的小正太才对自己最有利,“若是全都答不上,那么……哈哈哈……”

 “大胆奴、奴才,我一堂堂朝云太子,岂会答不出你一个小小民女的问题,哼!岂有此理!”少年一脸不加修饰的紧张与愤怒,小脸儿憋得通红,可爱至极。

 “切,我的问题,你要能答上一道,我就已非常之佩服了。我的要求还没说完呢,要是一道题都答不出来……那就得我说什么你就得做什么,怎么样?哇哈哈哈……”说完,夏子樱便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威胁式地扬了扬,惹得那小太子龇着牙却不敢发威。

 “问吧!若是我答出了,回去后定不让父皇轻饶你!!”

 “恩哼,那么,开始问了啊。第一道题,鸡和鹅百比赛跑,鸡比鹅跑得快,为什么却后到终点?我数五声,一、二……”

切,以为多难呢,竟然是这么上不了台面的问题,某太子一脸不屑:“简单!鸡半路摔了一跤,或者鹅飞起来了 。”

 “啧啧啧,太子殿下也不过是这水平哪?都说了鸡比鹅跑得快了,还摔跤个屁。”

 “大胆,对本太子说话不得无理!那你说答案是什么?”少年一脸愠怒,这个臭女人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

 “答案:鸡跑错了方向。哈哈,好啦,一题答错,进入下一题!”夏子樱得意地咧嘴坏笑,不顾一旁少年龇牙咧嘴的模样,继续说道:“有两个人掉到了陷阱里,死的叫死人,活的叫什么?一、二、三……”

 “别数啦,死的叫死人,活的自然是叫活人了。”少年一副志在必得表情,这个问题实在是简单到无语。

 “错!活人叫‘救命啊~’。哈哈,第二题又错啦,只剩最最后一个机会喽,嘿嘿嘿……”夏某人边说边“随意”地晃了晃那包药粉,惹得少年敢怒又不敢言。“最后一题:如果有一辆马车,车夫是个王子,乘客是公主,那么这辆马车主人是谁?”

 “大胆奴才!王子乃贵胄之尊,怎么能给人当车夫?!”实在受不了这个奴才大逆不道的言行,某太子厉声怒吼,只因底气不足,吼出的声音却一点力道也没有,自然是吓不倒夏子樱这根“老油条”。

 “拜托,这不过是在答题罢了,较什么真?如果不想回答的话,这题就算你放弃,那你可就三次机会都没了。”

 “哼,既然王子都当了车夫,那马车自然是皇帝的。”少年一脸傲然。

 “嘿,答了跟没答似的。这马车是‘如果’的……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