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14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14

作者:尘殇 字数:4633 热度:19
懂吧?我明明都说了,‘如果’有一辆马车……”

 “你、你、你,无理取闹!这是什么答法!自古都没有过的……咳、咳……”少年因太过气急,小脸儿涨得通红,一股气顺不下去便咳了起来。看得夏子樱心下不忍,只好又说道:“好吧,没想到太子殿下身体素质不咋地呢,那姐姐我也不好太过虐你。你若觉得不公平,我便再给你一次机会好了,这次的问题绝对的简单,若还是答不上来,也怪不了我了。听好了啊,我只说一遍:小明妈妈有三个孩子,大的叫大狗,老二叫二狗,还有一个叫啥?三声作答,一、二……”

 “三狗或者小狗!”少年抢着答道,一脸殷切地望向那高了自己快一个头的女子,害怕自己答错下一步便被她……

 “哇哈哈哈,你个笨驴,又答错啦!答案是小明。”古人的思维模式与现代人真是天壤之别,这道题在现代那是俗到发霉,可古人楞是转不过这个弯来……
看着少年兀自凝眉思索着,想是还沉浸在答案里没转出来,夏子樱露出一脸奸诈笑容,扬了扬眉道:“好吧,你三道全错了。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现在呢,我给你两个选择。一、脱光了去那边小树丛里躺着,等着姐姐我……嘿嘿;第二嘛,把这包药下在你那恶毒的雪姑姑碗里。”

 “你、你这卑鄙小人,你不知廉耻!咳咳……”少年涨红着一张脸,因为着急而咳嗽起来,愤怒地低声叱责道。

 “哈,随便你怎么骂,大伙反正不都说我贱吗?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怎么着吧?给个痛快。或者……我帮你脱了,更省事?”说着,夏子樱就倾身上前,作出一脸狰狞笑容。反正这里偏僻无人,恶作剧一下下也无妨。

 “啊——别、别,大胆狂奴,本、本殿下……”少年紧张地四下张望,却发现四周并无他人,忙急步后退,两手无措得左右乱摆。
夏子樱可不管这些,一把抓住少年的衣袖,轻轻一扯便带到了面前。话说,这家伙身体有够弱。
 “……好、好吧,我、我选第二!我选第二个!”
 “嘿……早说嘛!喏,先把这颗丸子吞下。”从怀里掏出一颗青色丸子放进少年手里。
 “这、这是什么?”少年一脸潸潸欲哭状,瞅着药丸子不肯下咽。
 “你当我那么好骗吗?这是我研制的‘二日绝’,两天没服解药,必死无疑。所以,你必须两天内把我给你的药粉下到你雪姑姑碗里,否则,过期我便不提供解药了。”某夏装出一脸阴鸷。

少年的小脸已经皱成一团包子,怪来怪去就怪自己好奇心太重,若不是自己不相信这个一脸清纯的漂亮姐姐会是个淫.荡的小贱人,非要独个儿来瞧个仔细,也不会惹出这样的麻烦。真是应了母后的那句话——人不可貌相,越清纯的越可能是蛇蝎!
此刻心里后悔得要死,却迫于这女人的“淫.威”而不敢反抗。凝着眉,痛苦不堪地咽下那枚青药丸,接过夏子樱递过来药粉,小脸已是苍白一片,一副摇摇欲坠状离开了这个倒霉的花园。

瞅着少年一步一晃的身子,夏子樱忽然又生出些许不安来,貌似自己有点过分了,他不过是个孩子,哪能将他姑姑的债牵连到他身上?唉,算了算了,想那么多做什么?
摇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便有一下没一下地扫起地。






第22章 第22章 玩笑过大惹祸上身
 清晨的薄雾还未完全散去,泰宁宫四周鸟鸣声声,清静怡然。可是,这样美好的一个夏日清晨却被一声刺耳的尖叫给破坏得一干二净——

 “啊——!!本公主不活啦——!!”

在殿前打扫着卫生的夏子樱听到来自公主寝殿里的一声尖叫,不自禁弯起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笑容。看来这小P孩还真有一手,这么快就成功了,嘿嘿……
 毒是夏子樱背着师傅自创的,中毒后隔夜脸上便会生出数个红色泛着脓的大包来,像是超大型的那种粉刺,不痛不痒,可是看着让人恶心,若是没有解药的话,通常要半个月才能消去。

想必此刻公主定在抓狂的大呼小叫吧,原本候在殿外的宫女们纷纷拥进去,仆跪在地,个个战战兢兢。
 “你们!你们都给我滚出去!啊!!谁也不许进来!滚出去!!”殿内,千浩雪此刻崩溃到极至,床上的玉枕、丝褥全被扯乱;够得着的铜镜、瓷器也都被打落在地,满屋的狼藉。
原本想上前拾掇的宫女,见公主一脸红色脓包,心里恶心得又想笑又惊诧,因害怕被责罚,忙低下头,纷纷退了出去,带上门候在外头。早有懂事的太监奔往仪和宫向皇后娘娘处禀报。

夏子樱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地,心里早就乐得开花,却还得做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无辜表情来。
自那日被整后,她仍回原来那大通铺,不顾大小太监们一脸调侃或鄙夷表情,兀自抱了床单被褥在地上打起地铺。反正“破罐子破摔”,既然大家都当她是贱人,她便也不再反驳,反倒更乐得逍遥,越发不羁起来。穿着一身低等太监服,却将袍子下摆直接扯到了腰上,打个结系起,露出灰黑色的长裤以及一双36码的“天足”,反正怎么凉快怎么来。若不是怕太过招摇,她甚至恨不得将裤腿也挽到膝盖上。

此等不规矩的装束自然又让原本笑话着她的人们多了一个笑料。无论是谁,看着她近了,刁蛮点的大多翻个大白眼“啐”一声高抬着头走过;胆小的便远远避开,饶个弯子走过,仿佛离她近了便沾染到瘟疫似的。只除了紫桑,偶尔还趁着没人时给夏子樱塞上一两块糕点充充饥。

出乎意料的是,皇后并未像平常一样如约而至。千浩雪在殿里嚎了小半日,嗓子都已干得快出不了声,报信的太监这才姗姗跑回来,一骨碌跪在地上:“禀公主,太子大病,皇、皇上与皇后娘娘急得团团转,奴才、奴才不敢立刻走开,回来迟了。皇、皇上还说……”
 “说、皇兄说了什么?”跪坐在床上披头散发的千浩雪有气无力地问道。
 “皇上说、说……奴才不敢……”太监紧张得不住磕头。

在墙外装作打扫的夏子樱只听得里头“咚咚咚”声响。心下纳闷,那小孩怎么就病了?昨天自己给他吞的不过是扶正固体的药丸子罢了,毕竟带下来的毒药本来就不多,哪舍得给他一个小毛孩浪费去……思绪却被里头一声尖锐叫声打断。

 “放肆!你这狗奴才,你想戏耍本宫是不是?是不是?!”千浩雪边说边抓起丫鬟刚呈上来的汤药一把摔在太监脑门上,“啪”一声,那汤药连着碎瓷片便散了一地。

那太监满脸淌着药汁,只恨自己多事,何必去跑那一趟子,挨了两头不是:“公主饶命!给一千个胆子奴才也不敢!皇、皇上说,公主您自己惹的事自己去收拾,他、他从此不管了。还、还说,要把小、小贱人送过去问话。”

 “什么?又是这小妖精!太子生病了,叫她过去何用?”不提小贱人倒还好,一提起千浩雪那无处发泄的狂躁便突然像是找到了最好的出口,连说话都不那么沙哑了。只听得窗下的夏子樱内心“咯噔”一下慌乱起来。

 “太、太子发烧,昏迷不醒,还不让任何人近身,只嘴里不停不停嚷嚷着‘小贱人、小贱人’。弥悟国、国师就说这女人乃大不吉之人,才刚进宫就冲犯了太子,须、须火祭了才能给太子的病断、断根……”

这边太监还在不住陈述着,那边夏子樱早已甩落了扫帚,捶胸顿足。苍天哪大地,倒不如不听,越听越崩溃。那太子的身体原本就虚得要命,大概昨天被自己吓了一吓,回去才病的,跟自己吉不吉有嘛关系?!那国师就一草包,如果让自己去治,一副宁神清火的小药方足已。若是真把自己火祭了,那得多冤哪?这该死的千浩雪,不对,该死的宇文陌凌,没有他,自己也不会到这恐怖的深宫里头来!

 “在那呢,快,跟上!”正纠结着,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急的跑步声,回过头去,但见一群紫衣黑帽的侍卫朝着自己这方向跑来,当下反应是来抓自己的,便撒开脚丫没命地跑了起来。还好穿越过来后是大脚,否则不待自己抬腿大概就被抓住了吧。

侍卫们却也不是吃素的,领头那个提气飞身而起,便将正试图趴着院墙逃跑的夏某人像拎小鸡一般地拎了下来。轻轻一使劲,女子便如无骨似的摊在了地上。

 “大哥、我亲亲的侍卫大哥……大爷,您可千万别拿我去火祭啊?求求你啦,太子的病我会治,真的……”夏子樱翻身爬向领头侍卫脚前,抱住他的大腿,抬眼做可怜巴巴状。

原本以冷酷而闻名的时修,瞅着脚下一脸苍白素净的女子,怎么也联想不出这竟是传说中那个淫.荡不堪的小贱人,心下竟莫名生出一丝微弱的不忍来,却还是板着一张脸,不带表情地冷声说道:“在下只是奉差办事,姑娘若是知趣,就好生爬起前去,否则别怪手下兄弟们手粗。”

正抱着腿摇晃的夏子樱,小脸儿便愈发苍白。待看到对方无丝毫表情的一张脸,知道求情无用,人家不过是个小侍卫。罢了罢了,老天若是真想让自己死,再挣扎也没用,倒不如给自己留点尊严。遂放开手,收起一副可怜相,平静地站起身子朝侍卫们来时的方向走去。

见老大未作声,一干侍卫便也就不好再难为她,一伙人簇拥着朝仪和宫赶去。






第23章 第23章 挡国师自荐医太子
 仪和宫处在后宫正中位置,夏子樱跟着一行侍卫,只记得大伙急匆匆地七拐八绕,大约十分钟过去便到得一处端庄富丽的宫殿前,只见周围亭台水榭,雕梁画栋,红花绿草,美不胜收;宫内金雕玉砌,奢华而不失庄重。但不容夏子樱再仔细观赏,时修一个眼神示意,两名侍卫便上前一人扯着一只胳膊,押着她走进殿里。

原本按常理,太子应住在自己的东宫里,但因千浩臻年纪尚幼,且身体羸弱,便仍住在仪和宫内的和煦殿里便于照顾。昨日参见完母后之后便脸色苍白精神不济,皇后娘娘便取了国师制的丸子让他服下。哪知半夜便发起烧来,楞是谁也不让靠近,只一味嚷嚷着“小贱人、小贱人。”问过一干宫女太监,只说昨日太子似乎在泰宁宫后园同那女人说过几句话,想是中了邪吧。

且说夏子樱被推搡着走进正殿。殿里皇帝、皇后还有若干名身份尊贵些的嫔妃,不论真心假意个个儿面带愁容。一群宫女、太监低着脑袋长跪不语,整个宫殿气氛低沉到让人害怕。

 “启禀皇上,小……小贱人带到。”时修单膝着地,双手抱拳启奏,只是那个称呼似乎与本人并不相符,叫起来着实别扭。

原本团团转着的千浩泽便停下步子,扭头愤愤瞥了眼夏子樱,然后做了个平身的手势:“好了,你们一干侍卫殿外候着吧。”
 “是”,时修恭身退向殿外,在门口处转身时意味不明地向夏子樱瞥了一眼,看得夏子樱一脸迷糊。

 “雪儿也真是,私逃出宫不说,还带来一个身份不明的野丫头,惹了这么大麻烦。”一袭牡丹花纹压底、鹅黄锦绸宫裙的尹贵妃强压住内心的窃喜,唯恐不乱的斜了眼一脸茫然的夏子樱,慢悠悠说道。

 “爱妃稍安勿躁,雪儿的事朕自会处置,眼下臻儿的病才是要紧之事。”千浩泽凝眉坐下,一脸不奈。这尹贵妃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他知道得可不只一天两天了,大概是巴不得太子一病不起,好让自己的二皇子顶替了吧。可怜臻儿自八岁起身子便渐渐羸弱起来,这两年问了许多名医却未见有什么起色。

 “皇上,臣方才面观此女之相,这女子五行属重水,煞气太重,定了冲撞了太子的贵体,依臣看,还是将其火祭方得以抚慰太子神魂。”左侧忽然传来阴涩的男声,那声音仿佛从肺里发出,直通牙缝里摩擦而生似的,听着便让人寒渗。
夏子樱不由得寻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着青色锦绸道袍、发束莲花冠的墨须道士正提溜着一双精亮的小眼睛定定看向自己,看年纪不过四、五十岁,浑身却透着一股精气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