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15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15

作者:尘殇 字数:4618 热度:17
。心下忽然想到自己的穿越身份,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万一被这贼道士看出来了,随便给自己掼个“妖人”的名头,那大概还不只火祭那么惨吧?

 “国师所言各位都听到了,皇后看着如何办好呢?”要换成别人,大概国师说要火祭那便火祭了,可惜据雪儿说的意思,这女子与宇文陌凌关系似乎暧昧,在没弄清事情原委之前,他千浩泽并不想动这个女人。若是为了一个小女子而与宇文陌凌之间产生任何嫌隙,实在太过不值,便故意将话头挑给皇后,好给自己一个台阶。

皇后与千浩泽十来年夫妻,自然一个眼神便领会了意思,皱眉说道:“皇上,臣妾认为臻儿昨日自泰宁宫回来后突然病倒,定是与这来路不明的女子有关。只是,臻儿如今大病未愈,若再平添一条性命,恐太过血腥,反不利于给臻儿积福。”

 “唔,皇后所言自也有一番道理。”千浩泽满意地点了点头,视线瞅到跃跃欲言的尹贵妃,便严厉地瞪了一眼,将尹贵妃即将吐出口的话又生生给憋了回去。“大胆刁民,见到朕与众位娘娘,竟然不知下跪!”

 “啊——”原本四下打量着各人表情的夏子樱被吓回了思绪,忙按着“老规矩”屈膝“跪”下。

 “你给朕从实招来,昨日你对太子到底做了什么?若有一句不实,就别怪朕不容你性命!”
 “没有,没有,我只出了几个题目考考太子,太子答不上来,就很沮丧地走了。”夏子樱自然是不会说实话的,若是说了实话,就算皇上饶了自己,那刁蛮公主也一定会活活剥了自己的皮。
 “哼!好个狂野刁民。我堂堂朝云国太子,自有博学之师从小教习,岂会被你一小小的民间女子难住?!若是再不说实话,就别怪朕动刑。来人!”
 “在!”殿外候着的时修等人,便闪进身子恭身回答。

见皇上动了怒,夏子樱也紧张起来,那挨板子的滋味至今想起来都后怕,根本不是人受的:“皇上,小、小民没有撒谎!如果皇上相信我,我可以帮您把太子的病治好!”

 “哈哈哈……”话音刚落,侧角里的国师斜眼瞟了下一脸不满的尹贵妃,张嘴大笑起来,“好个狂妄的‘妖女’,在皇上面前也敢以‘我’自称!太子殿下自生病起,看过多少名医都不见好转,连老道的续命仙丹都不能完全医治,你一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竟然敢出口狂言?”

看来这臭道士在皇上面前还挺吃香,夏子樱知道多说无用,此刻保命要紧,便咬了咬唇大胆回道:“皇上,方才皇后也说了,若是杀了我不利于给太子积福。反正太子殿下这会儿谁也近不了身,倒不如让小民去试试。小民自认学医多年,医术也还过得去。若是真治不好,到时候再杀了小民无妨。”说完,定定着看向端坐在上的皇帝,满眼殷切与真诚。

千浩泽锐利地扫了眼这个被宫人们传得淫秽不堪的女子,看着她满眼的坚定真挚,忽然郁闷地发现自己竟找不出拒绝她的理由。想到太子此刻还在高烧不退,便是死马也得当作活马医了,端起茶抿了一口:“好!朕就依了你,若是太子没有好转,可别怪朕不留情面!来人,引她去见太子。”






第24章 第24章 与皇帝讨价还价
 太子歇住的和煦殿就在正殿偏侧,几步的距离而已。一行太医和奴才见到皇上等人进来,便纷纷低头跪下。
 “太子情况如何?”千浩泽话里关切十足。
 “皇上恕罪,臣等无能,太子不让近身,臣等切不了脉,煎下的药也难以喂下口,此刻还在高烧不退……”年老的太医边说边死劲儿磕头,看得夏子樱心下不忍。
 “哼,一群没用的奴才,都给朕滚出去!”千浩泽满脸愠怒地冷声呵斥,看向夏子樱:“你不是说你能吗?朕且看你到底有何本事?”话音刚落,便听得身后的尹贵妃一声细细的窃笑,笑里满是鄙夷。

女子却也不理会,向着皇帝服了服身子,大步走向太子床榻,一干太医便纷纷向一旁退了开去。榻上的千浩泽嘴唇干裂,满脸烧得通红,两手无力的左右拍打着,迷迷糊湖嚷着“小贱人”。
自嘲地笑笑,蹲下身子,凑进他的耳朵,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耳语道:“小屁孩,昨天那不是毒药,我骗你来着,别自己吓自己啦。”

周围的一群人个个瞪大眼睛,不知夏子樱到底在搞什么鬼,可是太子那乱舞着的小手臂却真的停下了。
人人倒吸了一口气。尤其是国师,嘴里阴阳怪气嘀咕着:“妖女、真是妖女啊。”

见太子安静下来,夏子樱便按住了他的手腕把起脉。这小孩不过十岁左右年纪,五脏内腑却虚弱得像个小老头,体内阴寒、虚热交加,气血严重不和,难怪看着弱不禁风。再翻了翻他的内眼睑,黄而干涩,鼻尖呼吸气短而急促。便看向皇后询问道:“太子殿下是否夜间失眠多梦,时常紧张惊吓,精神不济,常头晕目眩?”
原本压根对夏子樱不抱希望的皇后娘娘,见夏子樱不过须臾功夫便将症状说了个八九不离十,遂也郑重起来:“是的,皇儿确实有这些症状,一直都靠着国师的丹药调剂。”

嘿,还“调剂”呢?!不吃死都算好了。夏子樱不屑地勾了勾嘴角。虽然太子的发烧直接原因是受了自己的刺激,但罪魁祸首的便是这奸道士炼的破丹药,明摆着的汞中毒,大人吃多了都受不了,何况是个未成年的孩子?
好在被自己及时发现,若是正确调理,尚能康复如常,不然连哪天死了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死的。方才私下观察了众人的脸色,大概这破道士和尹贵妃之间似乎有什么猫腻呢!皇宫,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放下了少年的手腕,站起身子,恭身鞠了个躬:“皇上,民女乃仙柏山上贺神医之徒,自认医术尚可,也有把握能治好太子的病。若皇上您相信民女,请将太子的健康交给小民,一个月内定能让太子大为康复。”

千浩泽背着两手,俯视着眼前这位自称是贺思愈弟子的少女,听着那不伦不类的说话方式,心下虽然有些许心动,但想到宫人们的那些传闻,因而仍满腹不信:“你说自己是贺神医的弟子,可有凭据?”
 “回皇上,民女没有。”
 “既然如此,你凭什么让朕信你?若是治不好太子又如何?”
 “以民女项上人头担保。而且,只须小女一副药,太子的烧便可退下。这便是证明。”夏子樱面不改色的回道。

 “噗——!当自己什么角色,你一颗人头抵得上太子一条命吗?”尹贵妃唯恐不乱地添着堵。

 “娘娘恐怕不理解,在民女看来,每个人的命对于自己而言都是贵重的。”

瞅着夏子樱端庄自持的样子,千浩泽便也不再反驳:“好吧,朕且信了你。若是一副药后太子烧退了,你就暂时搬到和煦殿照顾太子起居。但若是不能,朕定不轻饶你性命,就按国师说的,火祭。”

 “谢皇上!民女还有一个请求。自古做买卖都讲究公平,若是我治好了太子,请放我出宫。”这是夏子樱一心救治太子的最直接目的,当然不排除一部分同情。

 “呵,你这刁民胆子真是不小!先前对朕出言不敬,此刻又同朕谈起了条件?出宫怕是不能,你是雪儿带来的人,待太子康复了自然还得回到泰宁宫去。但朕允许你换个条件。”

切,皇帝要想放一个人,不就是一句话的功夫吗?明摆着是借口,但夏子樱还是改了口:“那就请皇上允许民女在宫里对谁都不须下跪。”
话音刚落,周围便响起一片吸气声。这丫头也太胆了,自古以来,朝云国除了国师可以免行跪拜之礼以外,还从未有人能有如此殊遇。除非不要命了,才敢口出狂言。

不用抬头,夏子樱便能猜到众人定是满脸鄙夷和愤慨,趁着还未有人发话,忙接着解释道:“皇上请恕罪,在民女的国家,任何人都不须跪的,哪怕是对着父母和国家领导。所以,下跪对民女而言,是种折磨。太子贵为皇储,为人谦逊、博学多才,若是得以康复,将来定是一代枭杰。因此,民女认为以不跪来换取太子殿下的健康,着实公平。”一口气说完这些,便不再言语,埋着头等待皇帝发话。

千浩泽一字不落得听完女子的辩解,这才忽然理解为什么雪儿会说“抢走凌哥哥”之类的话了。这女子虽年幼,但才思敏捷、举止有度,并不像外表所表露的那般无知无赖。思量之下,也觉无碍,便点头应许下来。

夏子樱便提笔写了个方子,嘱咐宫人随太医去抓药。好在从小爱看书,家中所藏旧书又皆是繁体字,所以到了古代不至于变成半文盲。

一行人见事情告一段落,便纷纷托辞离开。那精诈的国师走之前,还不忘上下齐齐整整地将夏子樱打量了一番,搞得某人心下忐忐忑忑。

须臾之后,宫人便将汤药端了来。按规矩夏子樱先自己尝了一口,然后才给太子灌了下去。到了傍晚,太子的烧已然尽煺,夏子樱便大大咧咧在和煦殿里住下了。早有宫人将她的几样破烂行李送了过来。
想到满脸大脓包的公主一定抓狂到爆,夏某人心下的痛快自不稍说。






第25章 第25章 过招狡猾的坏道士
 爽爽的泡了个热水澡,换上干净的织锦月白长裙,不如男子衣饰般潇洒刚毅,但也不似女子裙裳的纤柔婉约,这就是她夏某人的风格。
甩了甩半干的及腰长发,发现塌上的太子不知何时已睁开了眼睛,遂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走上前去:“嘿嘿,小屁孩,可把你盼醒啦!你这一病,差点就要了姐姐我的脑袋了。”

太子原本才刚睁开双眼,乍一看那模糊的影子,听着那熟悉的声音,猛然想起昨日自己的遭遇,便吓得“啊”一声叫了起来:“别过来、别过来……”

 “哈,好吧,是谁在发烧的时候一口一个‘小贱人’的喊着呀?若不是姐姐我医术好,你早一命归西了?这才刚退烧,就忘了大恩了,没良心呐。”才不顾某太子的恐惧,一屁股便在榻上坐了下来。

听她这么说,千浩臻便不由得将手捂上自己的额头,满脸迷茫。
 “别捂啦。这会烧早退了。”
 “解、解药。”一手挥退了宫人,这才抓住女子的袖子急切地祈求道。他并不想惩罚这女子,潜意识里并不认为她是个坏人。
 “嘁——,笨蛋!你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帅哥,我怎么舍得拿毒药害你?不过逗你玩儿罢了,哈哈。”夏子樱好笑得摇了摇某太子的小脑袋。

 “你骗我?”千浩臻一脸恍然,“你是个坏人!你害我去给雪姑姑下药!”
 “喂,你要不要看看我的屁股啊?差点被你那雪姑姑打烂了。我不过是下点无害的药而已……你可不许说出去,不然我可不给你治病了。”
 “你……你这女人真是粗俗得无可救药!”自小知书达理的千浩臻第一次碰上夏子樱这样的“无赖”,知道自己发怒也无用,只好无奈的叹了叹气。

 “话说,如果你信我的话,以后那破道士的药丸子可千万别吃了!慢性中毒,你知道吧?就是慢慢的让你中毒身亡。”想了想,还是决定把实情告诉太子比较好,以后好让他妨着点。
 “胡说!父皇说国师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是个不可多得的良材,怎么会害我……”可是,好像自从自己8岁那年发烧后便开始吃国师的药,这两年多来并不见好,而且身子确实日感不支……

知道太子还需要时间去消化,夏子樱便不再多言,站起身子准备回房歇息。
 “喂,你去哪啊?”身后响起某人略带别扭的声音。
 “多晚了啊?自然是回房睡觉去了!”
 “你、你留下……睡外间软榻!本、本王命令你!”
哈哈,看来也是个胆小鬼啊……睡就睡贝,巴不得呢!不然自己一个人睡也挺害怕的。遂回房取了新被褥,展在榻上大大咧咧睡了下去。

一夜无梦。一直睡到次日巳时才在太监的一声“皇后驾到”下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