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17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17

作者:尘殇 字数:4683 热度:19
速出宫。明夜子时,西苑桃园接应。

千浩臻跑了一段,发现夏姐姐并未跟上,便停了自言自语,也返身走了过来。夏子樱忙急急将纸条塞进袖口,嬉皮笑脸说道:“喂,小屁孩,姐姐我这会饿啦。你自己再继续跑两圈哦。”

瞅着太子殿下满脸困惑地离去,又将纸条抽出。越看越糊涂,说自己命危大概是可信的,但不信会有人帮助自己,这宫里除了太子和紫桑,其他人哪个不讨厌自己?就连皇后,也只是看自己能给她儿子看病才给个好脸色罢了。这万一是个陷阱,到时候小命便难保了,怎么办呢?
凝眉朝自己的卧房方向走去,一侧身将整个身体朝床上摔去,枕着手臂仰望天花板。唉,千不该万不该一时兴起,随那可恶女人来了这幽深恐怖的皇宫……可是,这张纸条到底是谁写的呢?她在这世界无亲无故,这宫里还会有谁帮自己?
 啊~~~好头疼。






第27章 第27章 那缠人的小猴精
 夏夜星空点点,了无人烟的西苑蛙声蝉鸣一片。夏子樱一袭黑色夜行服,斜背着包裹,在月光的打照下一路摸索着前行。话说,纸条上不是说有人接应吗?为什么还不出现呢?
这么想着,身后忽然阴风阵阵,后背突的一凉,好似撞上了什么似的,硬硬的生疼。回过头去一看,妈呀,那臭道士一副青面獠牙的模样,正举着手中明晃晃的“照妖镜”猛击自己的背心,周围弥散开阵阵妖娆的笑声,惨白着脸的千浩雪、血红嘴唇的尹贵妃、一脸假笑的皇后娘娘一一从面前闪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妖女!妖女!妖——女——!”

 “啊——!!救命,救命!”夏子樱急促地喘着气,努力挣扎着坐起身子,猛拍胸口。

 “夏姐姐,怎么啦?是不是做噩梦了?”一直坐在屋里等候着的千浩臻忙急急走向床边。
 “啊~~太子殿下,耶……我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夏子樱深深吸了几口气,好容易才恍过神来。
 “恩,见你皱着眉头四处乱抓,然后还摔下了床,所以我憋不住就、就笑了起来,然后你就醒了……”千浩臻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其实刚才自己是想叫醒她的,可是还未待站起身子,冷不丁就看到她忽然跌下了床,后背着地,两脚朝天,姿势太过夸张,才忍不住笑了起来。

夏子樱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己正坐在地上呢,很不好意思的撇了撇嘴,一把揽起被子甩至床上:“哈啊,让你这小屁孩看了笑话,便宜你了。说吧?来找我什么事?”
 “夏姐姐真是吓糊涂了,该到我针灸的时间了不是?”看着自己一直暗暗崇拜着的“夏神医”难得露出的尴尬模样,某太子一脸得色。
 “耶……是啊,是啊,针灸、针灸……对了,小屁孩你最近感觉如何?……我是说,可还有不适之处?”脑袋里还装着纸条的事未理清,乱糟糟一团,语无伦次。

 “没有,基本上没有了,就是有时还有些无力。夏姐姐今天好奇怪,可是有什么心事吗?不妨说来听听,或许臻儿能帮你。”
 “没有没有,我是想、想问问,若是光吃药,不针灸你会不会适应?”这小毛孩,还挺会看脸色。
 “夏姐姐是要离开臻儿了吗?”从傍晚跑步到现在,夏姐姐便开始不正常,由不得他不多想。

 “哦呀呀,看看,你这小孩,人小心眼多不是?我在这有吃有喝的,好好离开你做什么?回你雪姑姑那挨板子吗?傻子才那么做呢!”
 “那为什么你突然说不给臻儿针灸,还问这么多问题呢?”千浩臻还是一脸的不信,方才夏姐姐做梦时分明喊着“放我走、放我走”。
 “笨蛋,作为医生,难道不该多问问病人的情况吗?”超级无敌尴尬地拎起药箱,瞪了某太子一眼,急急忙溜出屋子,害怕再晚一步自己就穿帮了。若是真要跑,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吧?

清晨,仪和宫花园内。
 “夏姐姐,昨夜没休息好吗?” 嘿,这个样子没心事才怪。千浩臻自从病好后,性格也活泼了许多。
 “是啊是啊,知道我没睡好,为什么还要这么早拖我起来跑步?” 昨夜因为有心思,所以找了N多的借口才让太子放自己回了房间歇息。一夜无眠,好容易才睡着,没多会又被他从床上强行拽了起来。从来没见他对晨跑这么“积极”过。夏子樱睡眼惺忪,一脸苦大仇深。

 “夏姐姐不是说运动可以使人保持好心情吗?臻儿看夏姐姐好像从昨天傍晚起就有了心事,所以、所以想帮帮你咯~~”
 “呸呸呸,你才有心事呢。我回去睡觉了,今天我要睡一整天,一整天内都不许烦我,明天我睡醒了自然会去找你。”真是怕了这个小孩,太精了。
 “还有明天才怪……”瞅着夏子樱的身影逐渐走远,千浩臻这才摊开握紧的小拳头,那里赫然是一张揉皱了的小纸条——是早上拖着她起床时,从枕下滑落下来的。
可是,不管这纸条是真是假,他都舍不得他的夏姐姐就这样走掉。

 “嘿嘿,夏姐姐,今天头晕,所以向太傅请了假。夏姐姐学问高深,所以臻儿在您这儿复习好了,有不懂的还可以问问。”才回了房间没多久,就见某太子揽着一摞书,谴开了身后的太监宫女,一脸嘻笑地走进来,将那摞书朝桌上一放,自来熟地倒了杯茶,不顾夏子樱一脸怒状,一屁股坐了下来。

 “喂喂喂,我说你这小屁孩,姐姐我好的地方你没学会,怎么净把这无赖本事给学了去?”夏子樱一骨碌从床上弹起,大步走向桌边,原想提起那臭小孩的衣襟,将他一把扔出去,临了才发现这小屁孩最近不仅个子见长,体重也胖了不少,再不是当初那弱不禁风的小模样了,只好很无奈地推了推他,“出去,出去,我还要睡觉呢。”

 “臻儿只是温习功课,不会发出声音的。”睡觉才怪,一不小心被你溜了怎么办?
 “可你一大男人在这,我怎么睡?男女授受不亲的,懂不懂?”
 “夏姐姐不是常说男女平等,还说臻儿是小孩,不必在乎那么多封建礼俗吗?”
 “咿——!!!”某人气得龇牙咧嘴,才一个多月功夫,这小屁孩就把自己的一身无赖功夫尽数学了去。唉,能怪谁呢?
 “好吧,好吧,温习你的功课吧。”我就不信你能坚持到多久。
 “嘿,谢谢夏姐姐。”臻儿我这就赖上了,赖过了今夜看你还怎么走?

 “夏姐姐,您去哪啊?”瞅见夏子樱从床上爬起走向门外,千浩臻忙不迭地问道。亏得他耐心十足,硬是在屋里坐了两三个时辰。
夏子樱这一觉倒还真睡了过去,待醒来时已接近黄昏。心下已拿定了主意,不管那纸条是真是假,自己都得去走一遭,看看形势,若真能走了自然最好;即便走不了,也可长个心眼,看看是哪些小人要和自己过不去。
 “去茅厕啊,要不要跟过去?”这小毛孩真是个妖精,一定是被他看出了风头,该怎么打发了才好呢?
 “耶~~不用不用,夏姐姐精神不太好,我让小宫女陪您去好了,万一……嘻嘻,也好有个照应。”千浩臻边说边露出自认为最纯真无暇的笑容,气得某人干瞪眼。

 “夏姐姐,这是什么汤呢?臻儿不渴,不想喝。”望着眼前馨香扑鼻的诱人浓汤,千浩臻使劲儿的摇着头。母后说过,越是美丽的东西就越危险。

真是只猴精!眼见得子时已经过去了好一会,夏子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还偏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好难受。悄悄撇了撇嘴,换上一副温良面孔:“笨蛋,你看了整整一天的书不累吗?自然是给你调理身子的补药啦,平时不也都这么喝着吗?乖,快点喝完哦,喝完了教你下五子棋。”

 “五子棋?五子棋是什么玩意呢?”

果然还是玩比较吸引小孩。“恩,是种很好玩的棋啦。乖,先把这汤喝了吧,喝完了我教你。”边说边将碗再次高高举到某太子面前。
宫里长大的孩子自然都不是傻瓜,虽然真的好香好诱人,可是看看某人那扑眨扑眨的大眼睛,就知道这汤一定有猫腻,因为他的夏姐姐一撒谎两只眼睛就特亮。于是强忍住诱惑,一边挡住碗一边好笑着说道:“那就先和我玩一盘,如果好玩臻儿就喝。”

好吧,既然软得不行,就别怪姐姐我来硬的了。一副无奈状指着千浩臻背后的一处箱子说道:“好吧,真是拿你没办法,棋子在箱子上,去给姐姐取过来吧。”
瞅着某太子乐颠颠走向箱子处,夏子樱忽然撒出一包白粉粉末,那粉末入空气即成无色,但效果却超级棒,因为那小猴精已经失去意识,瘫倒在了地上。
使出吃奶的力气,将那快要高及耳际的身体扛至床上,拎起早已准备好的包裹,匆匆带上门向西苑桃园奔去。
 ……
小笨蛋,不是存心给你下俺的超级蒙汗药,只是姐姐我真的很想出宫啊~!






第28章 第28章 西苑桃园的谋杀
  “奶奶个熊的,那贱人该不是不来了?”夏日的夜晚,花园里蚊虫超级多,三个大个子侍卫想是已经等了许久,纷纷跺着脚咒骂着。
 “公主说那妞想出宫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一准会来,爷们再等等吧。”说话的是名太监,边说边朝自己脸上摔了一巴掌,顿时脸上一小块血红,这园子里的蚊子可不是一般的毒。“公主吩咐过,趁着夜色把人弄干净了,扔出宫,装作私逃了事。一个民间女子,定不会有谁追究。”
 “再等等吧,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那位公主殿下呀……”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侍卫也附和道。
 “嘘——,好像有人来了。”前头的那个侍卫做了个手势,大伙便都噤了声。

一身青色短打扮的夏子樱背着包裹,一路摸索着走来,因为还保不准是不是陷阱,所以动作极其轻微。往园子深处又走了几步,却发现越走周围越发静得出奇,心下的慌张渐甚。想想还是算了吧,下次再找机会出宫好了,便转了身子准备往回走。

 “嘿嘿,既然来了,还想回去吗?”身后响起阴深深的奸笑。待看清脸,才发现正是当日在大通铺里嘲弄自己的那位三角眼太监。周围也不知何时围上了三个大个子侍卫。

 “呀……大哥,那什么……真是麻烦几位大哥了,麻烦帮忙把我举起来,我好够得着宫墙好吗?”知道是逃不了了,夏子樱索性摆出一副无赖媚笑,边说边悄悄将手往怀里掏去,“嘻,要是某位大哥有轻功更好了,更省力,直接把我一拎就出去了……”

几位侍卫却不是吃素的,络腮胡子未待她说完,便快手出击,点了她的穴道,顿时那只试图掏药粉的手便动弹不得。

 “这就是传说中的点穴吗?大哥您真是太、太、太了不起了……呃,那啥,其实太子就在我附近呢,估计这会已经去叫人了,你们难道也要把太子杀人灭口吗?”

侍卫们大概还从未见过如此“泼皮”的女子,纷纷鄙夷的咧嘴窃笑。
那太监便不满地发话道:“撒谎也不打个草稿!死到临头了,还装?得罪了公主,能活到现在算不错了。”言毕,朝几个侍卫甩了个眼神,侍卫们便一步步紧逼过来。

 “喂喂喂,等等等等,你说我得罪了公主?拜托,我搬去太子寝殿都一个多月了啊,连见都没见过公主几次?”夏子樱边说边摆着手向后退,却不料脚下一块石头一磕,硬生生便朝后仰倒过去。

 “切,倒还省事了,直接躺着等死呢!”中间的那名侍卫面无表情地拔出了明晃晃的大刀,剑锋直指女子眉心,以迅雷之速朝草地上的夏子樱劈了过来……

 “啊~!!救命!”
 “嘿,俺亲爱的夏姐姐,您终于醒了啊?”
揉揉满是眼屎的双眼,夏子樱这才看清面前那贼笑着的小毛孩:“这是哪啊?我不是死了吗?……咦,你怎么也死了?”
 “本太子倒是没死,只是险些被某人吓死罢了。”千浩臻收起一脸嘻皮,严肃地皱起眉头:“哼,这是你第二次骗我啦夏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