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18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18

作者:尘殇 字数:4623 热度:20
子樱!本殿下不允许再有第三次!”

 “喂喂喂,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不是……我不是在西苑遇害了吗?”实在想不通最后是谁救了自己。
 “你问我,我倒也想知道呢?被你下药晕了过去,醒来就听见敲门声,一打开看见某骗子瘫倒在地上。我知道的就这些咯。”千浩臻边说边不满地撇了撇嘴。

嘿,看来这宫里还是有好人呢!可是到底是谁救了自己呢?紫桑吗?肯定不是,那丫头手无缚鸡之力……唉,不想那么复杂了,反正没死就好。思及此,便换上一副笑脸,狠狠捏了捏某太子圆圆的小脸:“好啦好啦,不生气了。下次一定不骗你。不过,这次的事一定要保密哦!”
 “还想有下次?!”某臻愤怒。

 ……
 “事情办完了吗?”金雕软榻上,千浩雪庸懒地半躺着,任一旁跪着的宫女修饰着指甲。
 “禀、禀公主,那、那女子……”下跪的几人皆埋头不敢言语,三角眼太监只好大着胆儿回话。
 “我问你,成与不成?!别给我罗罗嗦嗦!”
 “公主饶命,没、没成……险些儿成了的,紧要关头杀出个蒙面人,隔空点了奴才们的穴道,把、把人带走了……”太监边说边猛地磕头。

 “哼!一班只会吃饭的窝囊废!”一脚踢开身旁的宫女,千浩雪猛地站起身子,“你说出现了蒙面人,可知他把贱人带到哪去了?”这莫名杀出的蒙面人会是凌哥哥吗?若是凌哥哥,那么此刻那贱人一定是出宫了。
想到这里,千浩雪怒火中烧,左右团团转了几圈,端起几上的小首饰盒,狠狠朝太监身上甩去:“一群没用的东西,都给本公主滚出去!”
 “是是是。”奴才们头如捣蒜,跪在地上急急往后挪着膝盖。
 “等等,黑子,你去查查,看那贱人是否还在宫里。”
若是不在,那蒙面人就定是凌哥哥无疑;若是还在,那么还会有谁去救她呢?






第29章 第29章 菪若亭里的密谋
  “夏姐姐,问你个事,一定要说实话哦。”傍晚日落时分,静谧湖畔上的两人沉默地跑着步。
自前几日那事后,两人貌似嘻嘻哈哈,心下却各自存了心事。千浩臻毕竟年幼,撑不住先开了口,“那天夜里,是不是……是不是雪姑姑要杀你?”

 “恩,我若说是,你信吗?”夏子樱倒没觉得有隐瞒的必要,“你雪姑姑楞说我抢了她的凌哥哥,早恨透我了。对了,那个叫陌凌的到底什么来头啊?”
 “……你真的把凌叔叔抢走了吗?”

 “凌叔叔?……喂,小屁孩,你怎么就把我叫低了一辈呀?是那臭男人死皮白赖着我,我可不稀罕挖墙角的角色。”

虽然不清楚“挖墙角”到底是什么意思,千浩臻还是相信了,他并不希望自己的姑姑和敬爱的夏姐姐互相争斗:“那夏姐姐你是一定要出宫了?可是,下次走之前,能不能一定告诉我一声。臻儿其实很舍不得姐姐走……”说着说着,嘴角便扁了下来。

 “哈,真是个笨蛋。这还没走呢,就开始哭了吗?”捏了捏那圆圆的小脸,夏子樱故做轻松的调笑道。

 “我才没哭呢!父皇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虽然才十一岁,但也是个小男子汉了!”小太子撅着嘴,一脸倔强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下月初五父皇生日,昆澜国的子寒叔叔一定会来为父皇祝寿,到时、到时臻儿叫子寒叔叔偷偷带你走,子寒叔叔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这边千浩臻还在咕咕唧唧念叨着子寒叔叔的好,那边夏子樱已激动得就差蹦起来了!哈,就说吧,好人有好报,救了太子一命还是值得的,人家门路多广?哇哈哈!!

 “……夏姐姐,你口水淌出来啦!”看着面前女子神游太虚的模样,千浩臻小脸皱成包子状。夏姐姐真是好色哦,才说道子寒叔叔多英俊就这样的表情……
 “呃?胡说,哪有?”某夏满脸尴尬,可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多想出宫,太打击他脆弱的心灵了……
 “已经滴到衣服上了啦!”……夏姐姐真的好邋遢哦。
 “胡说,那是下雨了……”抵死不能承认。

泰宁宫内。

小荷塘边一座名唤“菪若”的小凉亭上,千浩雪与尹贵妃正满脸愠色地说着话。奴才们远远候在十米开外。
 “我说公主妹妹,怎么就让那狐狸精逃了一命呢?”
 “嫂嫂这是在怪我吗?难不成是我故意放走她不成?”见尹贵妃口气不对,千浩雪越发不悦。早知道不如不答应这女人好了,现在这事弄得越来越糟,莫名其妙竟多出个蒙面人来。
在她看来尹贵妃想杀夏子樱无非也是出于女人的妒嫉心理。但杀心既起,再想压制下去就很难了,该怎么才能让那贱人名正言顺的消失呢?

 “实在不行,就赶她出宫好了。”尹贵妃可不清楚千浩雪的想法,在她看来,只要夏子樱不在宫里搅她的大事,怎么着都可以。
 “哼,赶走她?赶她出去继续勾引我凌哥哥吗?!”美艳照人的雪公主一脸狠戾之色。






第30章 第30章 夺命嗜血之蛇
 夏末初秋时节,最舒服的便是太阳落山之时,凉风习习,空气中弥散着阵阵芳草清香。太子去了养心殿接受皇帝爸爸的“月考”,夏子樱闲着无事便溜出来四处逛逛。反正都快要离开了,不参观参观古代的皇宫多可惜?

原以为公主定会再出些馊主意来对付自己,结果自上次西苑风波后,一连半个月都风平浪静,夏子樱便放松了警惕,恢复早晚与太子锻炼、中午睡大觉的幸福生活。
皇后娘娘端庄稳重,虽然不太看得惯夏子樱那没规没矩的疲塌样子,但因为儿子喜欢,何况自从夏子樱到了仪和宫,皇上驾临的日子也多了许多。因此,也就不加以干预。

一条花岗石铺就的林间小道,直通一座老旧的宫殿。路旁杂草丛生,而石上却干净清冷,想是久未有人来过了吧……难不成这里头就是所谓的“冷宫”,那便更要去见识见识了。女子的好奇心被大大地吊起,左右瞅着没人便溜了过去。

嘿,小妞,这可是你自己来送命的。
几米开外,一路鬼鬼祟祟跟着的三角眼太监,总算逮着了机会,得意地吸了吸鼻子,把那一张脸拉得更瘦更长。小心翼翼蹲下身子,将手上提着的小麻袋,轻轻松开了口,然后将一团红色的布团朝着夏子樱的后背一扔,以极其快的速度迅速跑得没了影。

 “咚”,一心瞅着前方隐隐错错的破宫殿,冷不防脖颈处挨了一下,夏子樱满脸不悦地回转过身,皱着眉头揉了揉肩膀,却摸到一片粘糊糊的东西。
天哪!血啊!!哪来的血??顺着视线,瞅到脚下那个红色布团。
妈妈咪呀,真是出门不利,这还没到冷宫呢,“血案”就已经发生了,太可怕了!还是回去吧!姐姐我不玩了,小命要紧!
可是才刚挪了半路,双腿却已经哆嗦得不听使唤,舌头控制不住地打起颤来——那、那悉悉索索向着自己迅速游过来的是什么??那两条滑腻腻泛着清光的粗粗的东西是什么??!!
 “救、救、救命啊——!”拼出全身力气,吼出的声音却干哑得不及平时的一半大。

完了完了,小命休矣!连个人影都没的地方,还指望谁来救呢?怪就怪自己太得色,好好地你跑这么远来做什么?

片刻功夫,早已吓到麻木的双腿便感觉到了滑腻腻的透着骨头的冰凉,两条棍子粗的玩意已经顺着自己的腿缓缓盘旋而上,直奔那沾了血的脖颈,血红的细长舌头不时地伸缩着,仿佛在昭示自己强烈的嗜血欲望。
 “快晕啊!晕过去!晕过去!!”明明知道马上就要死了,大脑却偏偏清醒的要命!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自己如何被毒蛇咬死吗?
 “不要啊——!救命——!”看着那近在腰件的软物,紧张至极下终于扯开了嗓门,却没意识到下身已一阵湿热。

 “咻、咻”千钧一发之刻,耳旁闪过两道细细白光。
原本马上就要到肩膀处的两条毒蛇便软趴趴掉在了地上。
 “救、救……”两眼一翻,女子再也承受不住,无力地坐倒在地上。临坐下了,却发现屁股底下躺着的竟是已经毙了命两条毒蛇,于是一口气再也上不来,彻底晕厥过去。


 “必死无疑、必死无疑、嘿嘿,这下必死……”
 “大胆,见了主子不下跪请安,竟然还敢口出狂言?!”
三角眼太监蹦蹦哒哒念叨着往回赶,想着这妞这次铁定死翘了,喜孜孜地小跑着回去报告好消息,却冷不防被一声喝断。抬起头来一看,竟然是太子与二皇子千浩勤,身后簇拥着一群太监,赶紧一弯膝盖跪下:“啊?二位殿下,奴才该死!冲撞了二位主子!太子殿下饶命!二殿下饶命!”

 “哼,小德三,只要见着你就没有好事!说,方才说谁‘必死’呢?”千浩勤只比太子小一岁,两人感情一向很好,今天下了学被哥哥鼓动着要学什么“五子棋”,便抄了近路去仪和宫,因知道太子心善,便抢先质问道。
 “啊?这……奴才、奴才方才去、去浣衣局送衣裳去了,看、看见一只螳螂和、和老鼠打架,奴才说、说的是螳螂必死……”
 “来人,给这不老实的奴才掌嘴五十!”不待他说完,千浩勤便不耐烦地打断:“哼,浣衣局在南侧吧,你往西侧来做什么?!我虽贵为皇子,但也知那是宫女该干的活。”
 “主子饶命!主子饶命!奴才句句是实……”
 “掌嘴一百!”说完留下两名太监,携着千浩臻离开了。

 “二弟,我……有点不放心。”千浩臻一直未发话,当一看到泰宁宫的小德三,第一个联想到的便是他的夏姐姐,那个神经大条的老迷糊。看着小德三身后那条直通冷宫的小路,心下十二万分不踏实,“或者,是不是该去看看……”
 “皇兄指的是什么呢?”千浩勤是局外人,自然不明白这里头的牵扯。
 “走!过去看看。”

干净的石板小路,原本应是荒凉而缺少人气的,此刻却诡异地弥漫着一股阴骘气息。千浩臻携着二弟的手,不自禁地加大了力,内心的不安渐渐加重。
果然,那直通冷宫的僻静小路上,赫然躺着的白色身影,不正是那个老迷糊吗?!

 “夏姐姐!”松开了手,飞奔过去,却发现女子脸色灰白昏倒在地,脖颈处鲜红的血迹已经开始发粘,身下压着两条棍子粗的青蛇,露出的小半截脑袋旁渗着黑青的毒汁。
 “呜哇——!夏姐姐,你死得好惨哪!臻儿还赶着回去和你下棋呢!哇——”毕竟还只是个孩子,见到胜似亲姐姐的好朋友死了,除了哭就想不到别的发泄方式。
倒是千浩勤比较理智:“皇兄别伤心了,她的血还是湿红的呢,说不定还有救,还是赶紧抬回去喊太医来治吧。”
于是呼喝了一群太监,扛着夏子樱嘿休嘿休往仪和殿跑去。

 “啊——!”
 “不要啊——!”
老迈的闵太医一针下去,床上的女子便大呼着弹了起来。众人一看真如太医所说,不过是吓晕而已,便都深深舒了口气。
 “蛇、蛇、救命啊救命啊!快来人!”方醒过来的夏子樱,整个思维还沉浸在先前的极度紧张中,从床上“呼”地跳下,不住地在地上弹跳着乱喊着,周围的宫女太监只闻着一股怪馊味,纷纷捂着鼻子往后躲藏。

 “呃……夏姐姐你……大伙都先退出去!二弟,咱们先出去吧。荷香,你们几个……给夏医师换身衣裳……”唉,邋遢的夏姐姐,给吓成这样……多大的人了,好丢脸……


菪若亭内,风轻云淡,两名美艳的女子迎风品茗。

 “我就说嘛,这女子是九尾狐转世,不然为何几次三番都整不死她?”尹贵妃一脸愤恨难消,真是烦啥来啥。那嗜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