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21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21

作者:尘殇 字数:4583 热度:17
金山玉食却是少不了的,如何?”

 “喂喂喂,什么辈分啊?我可不认识你!南宫子寒,你不要太自恋,姑奶奶有学问有本事干吗非得赖着个男人吃饭?你现在把我放下去,我一分钱不要也照样过得好好的,你信不信?”死劲推开那厚脸皮的自恋男,拎起包裹又要准备开门跳下马车,却再度被捞进那无赖的怀里。

 “呵呵,你越是这样叛逆不羁,本太子便越发感兴趣。好吧,这话我记下了,到时候某人可别哭爹喊娘的求我。”边说边将手捂上女子的双眼,然后出奇不意地在唇上轻轻舔了一下,“啧啧,芳香沁人啊,宇文那小子可真有福气……早知如此,当初可不该答应他。”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不顾石化了的夏子樱,腾一下立起身子,推开马车门对着外头吩咐道:“马上就到边境了,快马加鞭,爷可不想误了时辰出乱子。”

毫无准备之下便被吻了,毫无准备之下便被撇在地上摔了!此仇不报非君子,夏子樱按捺住汩汩怒火,屏气冲至南宫子寒身后,狠狠一撞,那毫无防备的男子整个儿便跌下了马车,惊得四匹骏马迎空嘶叫。

 “夏子樱,好大胆子!你完了!”马车下某腹黑男捂着PP龇牙长啸。
 “嘿嘿,不踢踢你,你还当我夏子樱是病猫呢!”马车里,女子得意洋洋地扭了扭屁股。
男子气竭。

原本悄无人声的林子里忽然“咻咻咻”射来几只飞镖,直直刺穿马车厚厚的帷帐。还未待众人反应过来,一黑一红两道身影便以迅雷之速朝马车持剑飞驰而来。众人只看到一黑一红外加两道白光,眨眼两蒙面刺客便已离马车近在咫尺。

 “小心——”方才反应过来的南宫子寒从马车下腾空而起,一个飞身躲开剑锋,跳进车内揽住已被吓懵了的夏子樱,提起内力,一把冲破马车顶盖,飞上了树梢。

底下侍卫们这才反应过来,弓箭手纷纷举起弓朝那两道身影射去。那红衣刺客身形十分矫捷,斜持着剑横扫一圈,射出的箭便全反射进了侍卫们的身体,地上霎时便倒下了一片。

可怜夏子樱活了二十来岁还从未见过如此真实的血腥场面,两只眼睛瞪得老大,已是完全被吓傻了,蹲在粗大的树干上,连呼吸都已忘却,双手不住颤抖。若不是南宫子寒在一旁扶着,险些就栽下树去。

见红衣蒙面足够对付地上的侍卫,黑衣刺客便得空飞身朝树梢迎来。
情势大为不好,南宫子寒只得亲自迎上前去。只见他脚尖轻点,一旋身已从腰肩拔出一柄芒光四射的软剑,那剑端在日光照射下泛出耀眼光芒,看得人晕眩不已,不能直视。
黑衣蒙面微皱眉头,移开视线:“万仞之剑?贺思愈的剑怎么会在你这里?”

 “休要废话!胆敢来偷袭我南宫子寒者,除非是不想活了!小心,剑可不眨眼睛。”言毕,那泛着晕眩光芒的箭已向黑衣蒙面眉心刺去。
黑衣蒙面只觉一阵眩晕,一股力量难以把持,努力集中意念将身子侧了个方向,那剑便擦过耳边而去。只听得剑梢“瓮”一声响,男子一个趔趄,身子便栽倒在了地上,嘴角渗出一道血痕。
 “这万仞之剑,遇正午阳光则力生百倍。”南宫子寒吹了吹剑梢,仍是一脸满不在乎的戏谑表情,“算你走运,本太子今天不想杀人,回去转告你主子,下次杀我可得选好时间。”

 “师兄——”红衣蒙面见黑衣栽倒在地,忙一剑放倒正在搏杀的侍卫,飞奔过来,听声音竟是个妙龄女子。那女子仰头怒视南宫子寒,正提气准备刺向对方,树梢上却传来一声大喊:“八婆子寒快捂鼻子,姑奶奶撒迷药啦——”

 “快走!”黑衣男子不顾内力损伤,忙揪住红衣蒙面飞身而起,眨眼便消失在浓密丛林中。众侍卫正打算去追,南宫子寒不屑地打了个手势:“由他们去吧!两个人就想要本太子的命,哼,自不量力!”
说着,命人卸了马车,安上马鞍,飞身跨上其中一匹高大白马:“继续出发,到前面驿站去换个车厢。”
众侍卫虽死伤一小半,但仍有百十个人,便留下十几人善后,其余的整装出发。

蓝色锦袍男子高高坐在白色骏马上,背影十足飒爽英姿。
正午阳光和煦,初秋叶子微黄,但那颗树上的叶子也落得太过夸张——
 “喂,姓南宫的那个小子!姑奶奶还在树上呢!喂——,混蛋!你点了我的穴道,你让我怎么下去!混蛋——!南宫——!你大爷的,给我滚回来——”






第34章 第34章 坑爹的绝情腹黑男
  “喂!南宫你小子再不回来,我直接栽下去啦!你就抬着本姑娘的尸体送去给宇文王八蛋好了!”
 “一!”
 “二——”
 “……二点五……最后数三声……我、我可真的栽下去啦……”

那喊声可谓声嘶力竭,连刚刚劫后余生的侍卫们都忍不住弯起嘴角。
 “真是有够聒噪的女人。”男子勾起薄唇,打马回身,几步就到得树下。“嘿,我说女人,你不是说过不求我吗?为何叫得这般惨烈?”
仰头看着树上那狼狈不堪的女子,南宫子寒一脸嘲弄。

 “那什么……你还好意思说啊?要不是刚才我假装喊着撒药粉,刺客能被吓跑吗?恩将仇报,小人!”女子不自在的撇了撇嘴角,横坐在树杈上一动也不敢动,唯恐一不小心便掉了下去。

 “呵,吓跑他们的是我的万仞之剑,没想到某人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男子勒了勒缰绳,准备朝回驶去。

 “喂,回来回来,不管怎么说,你都得把我放了。我只是说自己能养活自己,可没说我会轻功……您就行行好吧,子寒锅锅。”见南宫子寒貌似又要离开,女子便放软了口气,那什么……古人不是常说能屈能伸嘛。

 “方才不是嚷嚷着要栽下树来让我收尸吗?那就栽好了。我堂堂一国太子,可不缺一口棺材。”正说着话,忽然朝着树上的女子提气运了一掌。
 “救命啊——”女子还未反应过来,便只觉一股劲风袭来,瘦弱的身子难以承受,摇摇晃晃便从树上栽了下去。

 ……
耶?怎么挺暖和?
不对,还有点香?
呀!还软绵绵?
女子紧闭双眼咬着牙不敢松开,等待着屁股开花、巨疼的那一刻到来,可是若干时间过去了,那疼痛的感觉竟然姗姗未至。唇上忽然一触温暖,兀地睁开双眼,只见那蓝衣男子俯在自己面颊上,性感薄唇正貌似很享受似的舔着自己的双唇。更可恨的是,接吻就接吻吧,那双妖媚凤眼竟然还饱含戏谑。
可恶,可恶,极其之可恶!

 “邦——”只听一声闷响,那尚且陶醉于女子馨香中的男子便觉脑门上一下刺痛。
 “喂!本太子的脑袋是随便敲的吗?”真是,不过就是小调下情,有必要这么煞风景吗?懊恼之下便松开了手,女子便“吧嗒”一声掉在地上。

 “让你随便轻薄我?本姑娘可不是随便让人戏弄的!”妈呀,好疼,不过还是掉下来踏实些。夏子樱撑着手臂努力站起,拍了拍裙上的灰土,一脸不自在地说道:“……好了,那些钱我也不要了,我拿我的包裹走人,再不跟你们这些人玩命了!”说着,便朝那废弃马车厢跑去。

 “想走?可没那么轻松。”男子也不脑,挥开缰绳,冲那没命跑着的女子轻轻一捞,那正准备逃跑的家伙便稳稳地被抛到了马上,紧紧束在男子怀中。
 “昆澜国,你是不去也得去……那里可不只一个人在等着你呢!”说着,腾出一只手,点了女子的哑穴。
不顾女子愤怒的眼神,使劲一磴,便驾马狂奔起来……

浓密丛林里,黑衣蒙面男子扯下面罩,疲惫地靠坐在一颗老树下喘着气。
那红衣蒙面女子便从怀中取出一颗黑色药丸,塞至男子手上:“师兄,下一步该怎么办?”
男子接过药,取了水壶,一气吞下,盘腿周身打了一通经脉,方才答道:“好在南宫子寒并不知道我们的真实目标,如此一来,完成任务倒也并不太难,只是恐怕得晚些时候回去复命了!”
 “可是,他们马上就进入昆澜国界了……”女子紧皱着的眉头明显宣示着不安。


远远的,那高大的青砖古城墙便赫然在目,女子透过马车薄薄的帘子,便知那久已闻名的昆澜国首都殷伽城到了,伸出脚尖冲那正假寐着的男子踢了两下。
男子根本就没睡着,却还装作十分困倦地揉了揉鼻尖:“干吗呢?吵醒本太子,小心再给你喂药。”

女子睁着满是愠怒地双眼,因手臂动弹不得,只好拼命地晃动着肩膀以示抗议。
 “好吧,好吧,这一路也实在喂得太多了,看你这丫头着实可怜得紧,给你解了吧。”说着,便递了个墨绿的药丸子喂进了女子口中,“说好了啊,要是一会再来阴我,我可不客气了。”

 “咳……咳咳……”那呛人的药味让女子忍不住咳嗽起来,咳了两声却发现喉间似乎不再那么紧了,动了动早已麻木冰冷的手指,狠狠地朝男子的头发揪过去:“混蛋!你哪来这些乱七八糟的药?害惨姑奶奶了!”

男子不慌不忙地挡住女子柔弱无骨般的攻击:“怎么,还吃不够吗?那就再来好了。”说着,一把甩下女子的胳膊,女子便无力地坐倒在了地上。
 “现下已经到殷伽城了。我吧……忽然又慈心大发了,嘿嘿,给你两条路任你选……”
 “哪两条?都到了你的底盘了,我还有什么退路吗?”女子有气无力地反问道。
 “当然有,路不都是靠人走出来的吗?一、随我进宫去见宇文陌凌;二嘛,你一分银子不拿,拎着你的包裹下车,好自为之……怎样?”

 “呵……南宫子寒,你当我傻子吗?就算我现在一分不拿下了马车,到时候还不照样被你们抓回去,凭白还多吃几天苦……我、咳咳……我选第一,随你去见宇文陌凌!”女子边说边费力地咳着。话说,这南宫子寒下药的功夫竟然还比自己远远高上一畴,难道这天下还有比贺思愈还要高明的医师吗?

南宫子寒倒没预见到女子会选择同自己回去,原本还想吊吊那两人的胃口,顺便再耍耍这个好玩的小丫头呢,当下便觉得索然无味起来:“别,我忽然不想带你回去了……我嘛,就想看看,那传说中的有文化有能力的女强人到底能不能身无分文地活下去,怎么着,不敢玩了?”

 “哼,我可不是你的玩偶,给你放养着看笑话。南宫子寒……我可真想问问,为何你们偏要揪着我不放呢?我不过是个没名没利没权势的女盲流,碍着你们什么了?!”这句话,夏子樱憋闷了不知多久。
 “有,渊源可大了!你就等着瞧好戏吧……不过,现在本太子要回宫了,你还是下去吧。我正事多着呢,就不奉陪了。”说着便难得的一脸正色,拦腰抱起女子,打开马车门,要将那挣扎着的女子放下地去。

 “不要,我偏不下去,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想把我怎样!放开我……”夏子樱紧抠着那茶色木门,死活也不肯下马车。
她受够了,打从下山起,这一出接一出的破事压得她根本透不过一丝气来,千盼万盼,好容易盼出了那吃人的皇宫,结果不过是从一个坑跳进另一个人家埋好了的陷阱里而已。那心里的恼恨便化作一股蛮力,埋进指尖陷进木门的缝隙里,一片紫红。
看得男子心下忽然不忍。
可是现在局面一团糟,真不是让他们互相见面的时候。何况这女子太过不羁,也须好好磨磨一身锐气……便咬了咬牙,狠狠心将女子拽开,连着那破旧的包裹一把甩落在地上。又命侍卫们加足了马力,“腾腾腾”不消几下便走远了。

那仆坐于地上的女子,衣裳褴褛,头发蓬乱,眼睁睁看着那马车消失在滚滚尘埃里,闭了眼睛,连爬起的力气都没了。






第35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