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22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22

作者:尘殇 字数:4669 热度:21
章 第35章 殷伽城惊遇故人
  “掌柜的……呃,你们这收账房吗?”
药铺掌柜原本正埋着头,眯着两眼整理案上的账本,乍一听到颤微微的女子声音,便咳了咳嗓子抬起头来。待见到面前的却不过是个衣裳褴褛、满面尘土的瘦弱女子,便十分不耐地摆了摆手:“去去去,招账房也跟你这小叫花子没关系!快滚出去,别挡了我的生意。”说着便扭着肥硕的身子走出柜台,摊着两手驱逐女子出门。

夏子樱自知自己当下这副打扮十分不入眼,便也显得底气不足:“掌柜的,您就行行好吧……我可以不要工钱,有饭吃就行,我算学很精的……”
 “去去去,还要本大爷再说一遍吗?”掌柜的一副完全不容商议的口气,一把将女子推搡出了门外,临了还不忘骂一句:“晦气!”

女子沮丧地在门前楞了一小会,叹了口气离开了。
三天来,问了多少家商铺,却不知为何竟没有一家愿意收留自己。本就身无分文,若不是昨日昧着“良心”抢了一小富少爷的两块糯米糕,怕是早已饿晕了过去。
看着对面一家当铺,不由自主地便向怀里掏去,那枚被捂得暖暖的玉佩……一定值不少钱吧?
 “这是臻儿的随身玉佩,送给夏姐姐作临别礼物,一定要收下哦。”
 ……那小屁孩眼泪汪汪的模样却突然浮现于脑海中,伸在怀里的手,只得无奈地放下了。

 “当——”正苦恼间,面前忽然闪过一抹光亮,小小的一枚铜钱在女子下垂的视线中划了一条美丽的弧线,接着又以极优雅地姿势弹进地上那缺了一角的破木碗里。
 “谢谢大爷,大爷你升官发财!”邋遢肮脏的混搭老乞丐一把抓过那枚铜钱,塞进手中同样肮脏不堪的破布袋里,然后乐颠颠地冲着那投钱的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哈了哈脑袋。

瞅着老乞丐鼓囔囔的破布袋,夏子樱那空落落地心便泛起酸来。
 “喂,老乞丐,借两铜板买个馒头啃啃吧?快三天没吃了,饿啊!”撂起裙摆,作出一副无赖模样蹲在老乞丐身旁。

老乞丐自收了钱,便又重新闭上双目假寐。听到耳旁女子声音,微微开了条眼缝瞅了一眼,吸了吸鼻子,便又重新闭上,向旁边挪了挪,佯装没听见。
女子见对方比自己还能赖,干脆伸出手朝那破布袋子掏去:“大概是个聋子……反正你那钱也是人家给的,拿两个铜板也无甚要紧。”

 “诶,你这丫头怎么回事,光天化日之下,你怎么抢我一糟老头子的钱呢!”老乞丐可没防着这女子竟这么大胆,忙扯紧了袋口拼命将袋子往怀里塞去。
 “大爷,您就行行好吧,我这会都几天没吃了……”女子的视觉听觉完全被那叮叮作响的布袋吸引了去,像着了魔似的,双手全然不肯松懈。

 “抢钱了啊!大白天的有人抢我老乞丐的血汗钱了啊——!来人哪——!”老乞丐不甘示弱地大吼出声,原本正穿行于街市的路人们便纷纷围拢了过来。
 “啧啧,看这女子一副可怜相,竟做这种缺德事!”
 “是啊,太缺德了!”
 “我看哪,这种贱人,干脆押衙门去算了。”
 ……
围观的人斜觑着蹲坐于地上的邋遢女子,纷纷指手画脚得指责起来。女子苍白着脸,渐渐松了那紧拽布袋的手,尴尬地不知该把视线往哪里放。
 唉,刚才这是怎么了!怎么想到去抢人乞丐老头的钱呢……

 “让一让,让一让,都挡着道儿做什么?”人群外忽然响起府衙之人惯有的官腔,围观的人群忙迅速地让开了一条道。
一行锦衣华服之人雄赳赳穿行而来。打头的男子,青黑色锦袍,腰束金带,玉冠高束,凤眼狭长,面目清冷,端的是个冷傲风流才子。人群里女人们的啧啧赞叹立时四下响起,那尚坐于地上的女子便被众人暂且忽略了过去。

 “昆澜国也着实民风开放,这女子竟然敢当街抢夺钱财,哈哈哈~”锦衣男子旁一个高大的络腮胡口气十分豪爽,头戴毡帽,看装扮像是北方游牧民族。
 “呵呵,仅是乞人们的小打小闹而已,代表不了什么。”俊美男子连嗓音都极副有磁性,周围的啧啧赞叹又上升了好大一个等级。

 “师兄……”夏子樱一脸震惊地望路中央那高高在上的锦衣男子,那眉目、那眼神,那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间尽是熟悉,一切都仿若昨天,却又遥远得像过了整整一个世纪:“莫青……是你吗?你能说话……”

 “诶?陌青贤弟,这位小乞丐怎么认识你?”兀自大笑着的络腮胡汉子,在听到女子满是迟疑的言语是4,便一脸诧异地看向忽然间便呆滞了的锦衣男子。

 “恩?……呵,我并不认识这女子,从来未曾见过……”被那汉子浑圆的声音打断,男子忽然回过神来,“大约是我在这殷伽城里名声太过响亮,这姑娘们无一不晓吧?哈哈哈,拓拔兄见笑了。”

 “师兄,我知道就是你……我一眼便能认出是你……一定就是你!”看着那略带清冷的面庞,女子茫然的双眼逐渐变得坚定,用手撑着地艰难站起,踉跄着就要朝男子走去。却不料因太过饥饿,一阵晕眩袭来,险些栽倒在地上。

宇文陌青故做镇定地看着短短半年不到就憔悴到满脸沧桑的瘦弱女子,怎么也不能把她与脑海中那个蹦蹦跳跳,闲着没事就恶作剧的调皮少女联系到一起。
看着满脸菜色的夏子樱险些栽到在地,很想一个箭步便冲上前去将她揽在怀里好好保护。却因想到如今自己的各种情况,便强压下了那股冲动,狠狠攥了攥拳头。

 “呵,你这女子面生得紧,若是想勾搭本公子,也好先将自己打扮一番才是。如此干瘪身材,本公子怎提得起兴致?”男子做出一副十分高傲不屑地放浪表情,斜眼瞥了下女子,便迅速将视线移开。她怎么到这儿来了?几时下的山?

 “师兄,你怎么可以……”女子不知从哪冒出一股气力,忽然冲上前去拽住男子。就是他,一切都因他不打声招呼就溜走,然后才有这随之而来的一切折难,现在竟然又装作不认识自己!
 “莫青,你欠我个解释……你要走便走,为何用药蒙我,一句交代不留就把我撇下?”

男子一脸厌烦状甩开女子的手臂,夏子樱一股力道来不及收回,整个儿便踉跄着跌倒在地上。

 “你这贱人可恶得紧,宇文公子说不认识你,为何还不知好歹?”络腮胡子见这邋遢女子一脸悲愤,十分厌恶,正待走上前来踹上一脚。

眼见着那粗大的皮靴就要踩上女子的纤细手掌,莫青慌忙闪身拦住:“哎,拓拔兄何必动怒,这等下野民女,不过也就为了骗些银两罢了,何必与她计较。”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甩落女子脚旁。因不忍再看那满是委屈愤恨的表情,便拂了拂宽大的袖摆,在众人的簇拥下匆匆离开了。







第36章 第36章 逛酒楼竟吃干醋
 富丽堂皇、琼楼林立的昆澜国皇宫。
御花园一角的凉亭里,那一身绛纱袍服的男子正悠闲的品着茶。已近深秋,但因殷伽城的热带气候,园子里的花儿仍饱满地盛开着,不见一丝凋零景象。

 “子寒,你把子樱到底放哪去了?为何迟迟不见人影?”宇文陌凌仍旧是一袭不变的白色,比之先前越发的气宇轩昂,此刻满脸焦急之色。

 “表兄别急嘛,我那师妹个性太过不羁,好好磨练些时再接进来,也省得你再劳心调教,这样不是很好?”南宫子寒依旧是那不急不恼不怒不慌的疲塌样子。

 “师妹?”
 “对啊,臻儿说她可是贺思愈的关门女弟子……我也是到了朝云才知道的。”南宫子寒微微皱了下眉头。
 “那五弟不也是……”宇文陌凌忽然便了然大悟。
 ……
 “抢去就抢去贝,原本就不是初吻了,我才不在乎。”
 “师兄,师兄,救命啊!”
 “我师兄虽然是个哑巴,但是对我可好了。”
女子当日清脆而略带不羁的话语便忽然清晰地涌现出来。那么,如此说来,五弟便是她的……

 “这就是你不带她回我身边的原因吗?”宇文陌凌语气里渐渐渗出不悦。
 “也是,也不是。总之,无论是你们俩的谁,她那脾气都需要好好磨上一磨……放心吧,她也是我嫡亲的小师妹呢,我怎会太过虐她?”南宫子寒伸出手掌,轻轻拍了拍那将眉峰皱成“川”字的男子,无奈地摇头叹了口气。
 “不管怎样,子寒,我希望能快点见到她。”口气僵硬到不容拒绝。


 “老板,好酒好菜上上来。”有了钱,连底气都硬了,这一锭银子少说也有十两,先好好吃上一顿再说。瞅着那人声顶沸的“客满盈”酒楼,夏子樱整了整发梢,一抬脚便跨了进去。
既然那厮不认自己,那这钱不花白不花,先吃饱喝好,有力气了再去同他磨,哼!

 “呃,这哪来的小叫花子,出去出去。”那跑堂的乍一听女子清脆动听的可人声音,便屁颠屁颠地从另一桌上小跑过来,待看清却不过是个邋遢肮脏的小乞丐,便十分不耐地要将其轰出。

 “喂喂喂,你狗眼看人低啊,姑奶奶有钱……有钱!你看看,看看!”夏子樱被那大个跑堂推搡着不住往后退,嘴上却不闲着。
摸索着从怀中掏出那亮堂堂的一锭银子来,“快点上菜啊,别让本姑娘我饿得太久!”说着,便“腾腾腾”上了二楼。
跑堂的见女子真有银子,便骂骂咧咧地去招呼饭菜了。

 二楼不及楼下吵闹,两面临窗,客人并不多。夏子樱左右环视了一圈,但见左边靠窗的桌边坐着两个头带竹笠的黑衣男女,竹笠前垂着过颈黑纱,看不清面貌,好似在窃窃交谈着什么。
那右边却十分热闹,两名男子对立而坐,身边各环着两名浓妆艳抹地娇俏美人,莺声浪笑不绝于耳。
 背对着自己的男子,头戴毡帽,体格十分壮硕,此刻正搂着一美人细腰,将那满是油腻的嘴对上美人光洁的额头,狠狠“吧唧”了一口,看得夏子樱浑身一个激灵。

 “靠,你丫的莫青,姑奶奶被虐近半年,你却在这吃香的喝辣的,还左拥右抱!”见那面对着自己,此刻正颔首持杯喂身旁女子喝酒的男子,一副放浪不羁的公子哥模样,夏子樱恨不得当下便冲过去,扯过那女子,“啪啪”给上两巴掌。
想了想,又觉得不可思议:我这是在吃醋吗?……呸呸呸,吃他个鸟醋,我不过就只是为自己鸣不平罢了。
当下便叉了腰,走到那二人的隔壁桌上,“赤拉——”一下,很大声地拉开那红木靠椅,气汹汹坐了下去。
哼,我就这样看着你,我看你怎么吃得下去?

女子邋遢的装束、怪异的行为,立时便扰了对面那锦衣男子的神绪:怎么又是她?刚拿了钱就开始挥霍吗?……不过这也确实就是她的秉性。
 “公子,公子怎的不回小翠的话呢?”那被男子搂在怀中的妖冶女子,见男子忽然凝眉沉思,便撅起通红的小嘴儿撒起娇来。
 “恩?……没,你方才说了什么?”
 “呜呜,公子欺负奴家,不好好听奴家说话。”那叫小翠的女子越发将嘴嘟得老长,宇文陌凌无奈,只得凑上前去吻了一口,临了又不自然地瞥了眼对面的女子,见对方一副吃人表情,便很尴尬地咧了冽嘴角:“来来来,拓拔兄,继续喝酒。”

 “贤弟今日情绪不大对啊,可是遇到不顺心的事了?只管告诉为兄,为兄一定替你摆平。”壮硕的拓拔明邪环着美人腰身,已是酒过三旬,双目迷离,满面红光,自然没注意到身后坐着的女子。

 “拓拔兄见笑了,小弟昨日略感风寒,今日身体微有不济,有劳贤兄担忧了。来,敬你一杯!”说着,便端起酒杯,自己先饮了下去。

 “啧啧,美酒妖精相伴,生活不错啊……”隔壁桌上的女子将两眼做成斗鸡状,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