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23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23

作者:尘殇 字数:4588 热度:21
瞪着男子抚在美人肩上的手掌,阴阳怪气地嘀咕道。

男子虽不动声色,嘴角却微微抽搐了下:“拓拔兄此番来殷伽,实在难得,可得好好观光游览一番方可!这昆澜国别的不说,风景却是十万分宜人。”

 “嘁!干吗不直接说美女也十分宜人……”女子阴阳怪气的嘀咕声又不适时地响起——我看你把不把那脏手放下?

 “唔,难为贤弟如此盛情,在此谢过了!我此番所来之事业已办妥,小住两日便要赶回去复命。改日贤弟若是去到长赤国,为兄定然美酒佳人款待,哈哈哈哈!”拓拔明邪说着便兀自哈哈大笑起来。

 “下半身动物——”那背后的女子不屑地撇了撇嘴,斜觑了那强装无事的男子一眼,用手指在拓拔明邪背后做了个很鄙视的怪动作。

 “哟,公子,那是哪家的小叫花呀?怎地跑这地界来胡闹?”匍匐在男子怀中的两妖冶美人,见二人诡异的视线交流,心下十分不爽快,当下便捶着玉手冲宇文陌青发起嗲来。

捶!我让你捶他!
夏子樱的视线紧跟着那小翠的小拳头一上一下,心下莫名很不舒坦,咬了咬唇,见那小二已经端了饭食前来,便嚷嚷道:“喂,伙计,也帮我叫两小哥来!”
 “小哥?”伙计一时没明白。
 “对啊,就是像那些女人一样的‘小哥’,快去喊两个来。”

伙计打量着这一身邋遢的穷酸女子,语气便怪异起来:“姑娘怕是喊不起,那‘小哥’得去临街对面的‘莲花巷’里叫,价钱嘛……”
 “喂,你嫌姑奶奶穷酸是吧?怕什么,自然有人替我买单,你且叫去就是了。”女子无赖地翘起二朗腿,边说边斜眼瞄了瞄对面桌上神色各异的众人。

正待再嚷嚷,那另一桌靠窗的二人却已然站起身子,向楼梯走去。打头的高个子,宽肩拔挺,背影十分清冷,似曾见过一般,到底是谁呢……夏子樱的视线不自觉地被吸引了过去。
小二忙趁这当口,端了盘子溜之夭夭。
待女子回过神来,连那对面一桌人也在整理衣饰正待下楼,便很不爽地白了眼那锦衣玉冠的男子,敲着桌子道:“姑奶奶的酒水钱啊……记得买单……”。






第37章 第37章 别后重逢情难却
 酒食饭饱之后,夏子樱大大咧咧便出了酒楼。不用说,那酒水钱早就被某个冤大头垫付了。
 “去他的死莫青,明明能说话,楞是和我装了三年的哑巴!”想到穿越后第一眼见到的男人竟欺骗了自己三年,那心中的愠怒便腾腾往上冒。
这个古代的世界,难道人人都爱撒谎吗?恼火地踢了一脚面前的石子,那石子“骨碌碌”滚动了几下,却在一双黑色皂靴前止了路,女子的眼神便顺着那皂靴一路往上。

 “喂,南宫子寒,你不好好当你的太子,又来骚扰姑奶奶做什么?”瞅着那一脸似笑非笑的无赖表情就来气,夏子樱白了眼对方便朝另一个方向行去。

 “哎,等等等等。本太子忽然又改了主意,准备这就带你回宫去……”南宫子寒跨前一步,一把扯住女子的袖摆:“啧啧,我的小乖乖!这才几天呢,就脏成这个样子了,看来没有本太子的照顾日子不好过呀?”

 “算了吧你!照顾?你们这些臭男人,哪天要是全消失了才清静呢!”夏子樱恼恨地一把甩开男子:“放开我,有多远滚多远!”

 “你这是在对我说话吗?”南宫子寒摇头叹了口气,看来想磨灭一个人的个性并不容易:“可知你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我南宫家的,貌似要滚的是你吧?嘿嘿……”

 “好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滚好了。我就不信这天下,没有我夏子樱可立足之地!”女子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朝城门方向而去。

 “哟,我当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口袋里多了十两银子?怪不得突然就硬气起来。”
 ?
 ??
女子兀地转过身子,看着男子手上忽然多出的那锭闪闪发亮的银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当下便朝袖口掏去。果然,空空如也!
 啊——!!!是可忍孰不可忍!左右环视一圈,见无棍子可捞,便弯下腰,脱了那满是黑黄泥浆的破布鞋,狠狠地朝男子脑门上扔去。
 “南宫子寒!!!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想知道我是不是个男人,脱了衣服试试不就知道了。”南宫子寒伸手拂过那即将砸上自己的破鞋,皱着眉头吐了口气:“我说夏小姐,您就不能文雅点吗?当真不知道自己的鞋有多臭?”

 “南宫子寒,你你你……你给我一口气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想怎样?别一会左一会右!”失去耐心的女子龇牙咧嘴,双手叉腰,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得得得,姑奶奶您别发火。我的要求很简单,和我回宫就好了……你要怪就怪宇文陌凌去,这可是他逼着我的!”男子状若无奈地耸了耸肩。

 “去就去!谁怕谁!大不了一条老命,豁出去了!”
话音刚落,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已经驶到了面前……


 “喂,都到了,还装睡啊?”舒适的敞棚软轿上,男子掰过女子那颗尚在假寐着的小脑袋,“喏,到了,就在那边亭子里。”

琉璃黄瓦的亭子里原就候有一白衣男子,瞅着轿子停下,便忙不迭地走了过来。
 “好啦,姓宇文的,这下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终于不用再整天听你唠叨了!”南宫子寒朝着那白衣男子挥了挥手,然后拉过夏子樱,一齐走上前去。

那近在眼前的男子,一袭雄鹰暗底白色锦袍,玉冠高束,剑眉深眸,英姿勃发,除却眼神还有些许熟悉,其他的一概生疏不已。夏子樱原本就不情愿的脚步便越发慢了下来。

瞅着女子一脸迷茫地上下打量着自己,宇文陌凌那先前酝酿了无数遍的话忽然又不知从何说起,哽了下咽喉,只涩涩地吐出二字:“子樱……”

听到男子低沉的磁性嗓音,女子这才缓过神来:“宇文陌凌?……这就是你的真面目了……”顿了顿又道:“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恩。……恩?”男子羞愧地点了下头,既而又疑惑地看向女子。


夏子樱却不再回答。三人步入亭子,那石桌上已新沏了茶,侍从们很懂规矩地恭身退了出去。

 “说吧,当日把我撇在客栈,今日费劲心思又将我骗来,你想做什么?”女子抿了口茶,只管看着那杯里浮着的细细茶叶,表情十分平静冰凉。

宇文陌凌原以为那女子定会脱了鞋子朝自己边打边质问,却不料女子竟这般淡定,心下的不安与愧疚便又加重了几倍:她定是吃了不少苦头,才变得如此淡漠的吧?也是,那刁蛮女人怎会轻易饶过她呢……
 “对不起,我……我找你,只是想当面和你道个歉……我,我不该……”

 “之前的事过去就算了,我自认倒霉!没什么事的话,是不是可以放我过自己的生活去了?”女子微微挑了挑唇角,自嘲地笑笑。放了茶杯,准备站起身子,那刚离了杯子的手却被摁住了。
 “对不起……子樱,你听我把话说完……我,我那时候身不由己,我知道我不该把你撇下……”男子费力地咀嚼着字句,满眼痛苦的灼灼荧光。

 “不是!是你不该又再度烦扰我!难道不可以让我安安静静过点自在生活吗?”女子原想让自己竭力安静地处理完此事,却忽然便失控起来,狠狠抽出那被摁住的手指:“你们这些人,占着自己有点权势,身份高些,就不把我这民间小百姓当回事,想玩就玩,想扔就扔,你们可有顾及过我的感受?”
 “没有吧?你们从来没有!可我不是死人,我有呼吸,我有思想,我不是玩物!……好了,现在你也道歉过,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深吸了口气,摊了摊手,站起身提起那肮脏破旧的包裹,就要朝着来时的方向离去。

 “不要……”那被说得低头沉默的宇文陌凌忽然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上前挡住女子的去路,“对不起……我,我是真的、我后来才发现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你过得并不好,请……”
 “请让开!让开……”女子闭了双眼,狠狠推搡着男子的侧臂,却奈何不得移动半分。

 “请让我照顾你!补偿你!”男子的嗓音忽然提高了许多分贝,将女子弱弱的怒斥完全盖过:“对不起,子樱,我让你吃了那么多的苦,请让我补偿你,求你留下,求你了……”说着,不知从哪冒出一股勇气,一把抓起女子纤细的手腕,不顾对方地百般挣扎,将那已形销骨立的娇小身躯揽进自己怀里。

 “松开!宇文陌凌,你这个讨厌的垃圾!我讨厌你!松开……”被蛮横拉进对方宽厚胸膛的女子,因上身动弹不得,只好抬起脚踹向男子的后膝盖。男子兀自咬牙忍着,却仍死死的抱住不肯放开。

这场面,看得一向不正经的南宫子寒十分不自在:“啧啧啧,好一部情深似海感人肺腑的苦情戏啊!哎呀呀,本太子的心啊,那个叫痛……”
 费力地掰开宇文陌凌的臂膀,将那还在挣扎中的女子一把捞了出来:“喂,按辈分,我可比她大。当着长辈的面,竟然这般无理,可不厚道哦。是吧?子樱?”

 “什么辈分?什么长辈啊?无厘头!”女子抚了抚被捂得通红的小脸,瞪了眼那一脸看戏表情的男子,撇过头去不再说话。






第38章 第38章 失理智霸王上弓
  “殿下,已经非常好了……”
英俊倜傥的男子自一早醒来,便对着铜镜左瞅右瞅上看下看,惹得一旁伺候着的宫女们纷纷抿嘴窃笑。
 “恩哼……果真非常好了吗?碧箩,你再帮我看看,这玉冠可有束得不正?”宇文陌凌边举着铜镜打量着,边向一旁候着的小丫头吩咐道。
那叫碧箩的宫女便踮起脚尖,随意轻扳了下已然十分妥帖的玉冠:“殿下这样已经可以迷倒全国女子的芳心了,到时夏姑娘一定被震惊得不行。”

 “哟,三哥,今日怎的突然怀疑起自己的相貌了?”一袭玄色开襟长褂的宇文陌青,衣炔翩翩而来,一脚跨进兰琦轩,便看到了那个一向自诩为美男的三哥在“对镜梳妆”,当下十分好笑。

 被突然而来的声音打断,宇文陌凌不由得顿了顿:“呵呵,五弟笑话了。不过是略有些空闲,便自找些乐子罢了。”说着,便向宫女们奴了奴嘴。
看着她们陆续退了出去,这才问道:“五弟这一大早,可是有什么急事?”

宇文陌青抿了口茶,微微皱起眉头:“也不是什么急事……那日,忽然在街市上看到小师妹在流浪,当时拓拔明邪在场,恐不便相认。这几日得空,便出外找寻,竟未再看到身影……青私下有些担心,是不是山上……”
望着皇兄逐渐凝起的眉峰,那咀嚼了数遍的话,临了又变了个对象。其实想问的是能否将她接进宫来,又唯恐皇兄怪自己大事为成,却耽迷于儿女情长。

 “哈哈哈,五弟什么时候也如此腼腆了?这殷伽城内不是到处传说青公子英俊倜傥、风流多情吗,几时也变得如何婆妈?”宇文陌凌大笑着拍了拍陌青的肩膀,一脸洞悉般的戏谑。

 “皇兄取笑,那些不过都是为了办事而装的,你又不是不知?”陌青最敬畏的便是这个自小足智多谋的三哥,当下十分窘迫,微微红了脸。

 “既放心不下她,便去接她回来好了……可别把你三哥想得太不近人情哟。”
 “诶,谢谢三哥!”看着兄长鼓励般的殷切笑容,男子终于如释重负,如风一般衣炔翩翩而去。


 “给凌殿下请安。”飞花苑的宫女瞅着急步而来的男子,纷纷哈腰作揖。
 “免礼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