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24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24

作者:尘殇 字数:4664 热度:22
。子樱可在苑内?”
 “回殿下,夏姑娘正在敷……敷面膜。”打头的宫女十分不顺口地吐出那奇怪的名词。
 “面膜?呵呵,新鲜!这丫头又在胡捣些什么?”男子微微扬了扬唇角,那浅淡地笑容让一旁的宫女们不自禁红了脸。

一脚跨入正屋,紫檀木靠椅上仰躺着的女子,满脸贴着薄薄的翠绿黄瓜片,双手交叉放于腹前,正在悠闲地闭目养神中。
悄悄示意那服侍着的两名宫女离开,宇文陌凌便轻手轻脚地迈向女子身旁,轻轻抚上滑落至肩头的绣着淡蓝色小花的领抹,将那白皙幼嫩的皮肤给裹上:“丫头,已近中秋,这样穿着小心着了凉……”

听着那忽然近在耳边的呢囔低语,夏子樱猛地睁开眼睛,一把坐了起来,脸上的黄瓜片儿便不住地“籔籔”往下掉。干脆一把将所有的都抹了开去,愠怒地说道:“喂,你是人是鬼啊?走路不带声音的。”
宇文陌凌讪讪地收回手:“我听宫女们说你在做什么面膜……所以十分好奇,便进来瞧瞧……好几天不见你了,子樱。”

 “好了,瞧完了吧?不过几片黄瓜而已,看完了就出去,我一会还有事呢!”不理会男子语气中的失落与恳求,夏子樱强作无视地朝那满脸殷切的男子翻了翻白眼。

 “有事?子樱,但凡有什么事委托我去办就好了的。”看着女子厌烦的表情,男子强压下心中的不自在,努力舒展开皱起的眉头,露出无事般的宠溺笑脸。

 “恐怕你帮不了。好了,我得去找我师兄了。”推开面前的男子,理了理发梢,便要向殿外走去,却冷不妨被男子一把拽进了怀里。

 “子樱,我知道你讨厌我……我先前伤了你,但是我在补偿,可不可以请你也不要这样无视我?……你这样,我真的很难承受,我怕我不小心又伤了你……”努力克制着痛苦的请求,听在夏子樱的口中,却十分地难以接受。

 “宇文陌凌,我都说了,过去的事就算了,我不需要补偿!既然你一定让我住在宫里,我也求知不得,反正吃好穿好何乐而不为?只是,我也一样拥有自己的自由。”使劲推搡着那伟岸的身躯:“算我求你了,放开吧,我得出去呢!”

 “不许!我不允许你去找什么师兄,也不许你离开,你只能留在我身边……你讨厌我也行,我不怕,我有耐心……”男子越发地将女子搂紧,仿佛一松开,那娇小的身体便会透过缝隙溜走了似的。

 “你这人,你不讲道理……”
 “是,我不讲道理!我陌凌活了二十多年,只有你唯一能让我安心给我温暖,我怎么能让你离开?我不能!”直视着女子的视线里,一抹熟悉的阴冷便不自然地流露了出来。
女子被那眼神微微怔了一怔:“好自私的你……”剩下的一半话尚未说出,微张的双唇已被含入另一个温暖的口中。

那失去理智的男子,灵巧地掠夺着女子四处闪躲的丁香小舌,纠.缠着吮吸着,女子清甜的津液让他欲罢不能。兀自挣扎着的娇小身体,带着淡淡馨香,在男子怀里肆意乱撞,明明是想要摆脱,在男子看来,却像是在鼓励是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于是内心深处埋藏着的欲望便猛地张牙舞爪起来,越发冲昏了思绪。
我定不会让你见到他!你是属于我的!对,现在我就要你属于我……
修长的手臂挽住女子的细腰,腾出的另一只手便慌乱地伸内女子那敞开的领抹:“我现在就要你属于我……”倾身便将那柔弱无力地娇躯向紫檀木椅上猛地附了上去。

 被那霸道地吻袭得毫无招架躲闪之力,女子如窒息般渐渐空了思想,想挣扎,却早已提不上一丝力气,那泛着荧光的双眼便无奈地合了起来,由着男子的手在腰间肆意抚弄……陌青,我还没来得及去找你算账呢……

 “太子殿下……”门外突然响起宫女怯生生的声音。
 “哦呀呀,活生生的春.宫图啊……啧啧,看不出来我的小师妹竟然也有如此魅力。”冷冷地斜觑了眼那不知好歹的宫女,南宫子寒摇着扇子,晃悠晃悠着走了进来,却不料里头正上演着如此热烈的场面。

该死的,关键时刻为何这厮总能出现?
宇文陌凌十分不甘地松开那正解着女子腰带的手,冷冷地看向那一袭淡黄色锦袍男子,见男子一脸戏谑地看向自己胸前,忙低下头替怀中的女子整理好敞开的衣襟。
 “南宫子寒,你来这做什么?”语气与往日截然相反,十分的不善。

 “自然是来看看我可爱的师妹了……免得不小心让某些居心叵测之人……嘿嘿。”南宫子寒“嗖”地收起纸扇,走上前敲了敲那满脸愠怒的男子:“表兄,追女人可不能这样蛮横。民间不是有句话叫……哦,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何况是我这如花般可人的小师妹呢,对吧,我的小乖乖?”说着,还不忘贼笑着向那还未恍神的女子奴了奴嘴。
 “你……”宇文陌凌一把松开女子,揪住南宫子寒的衣襟,一反常态的阴鸷深冷:“这是我私人的事,还用不到你点评……”

夏子樱这才得以透过气来,那绯红的尖俏小脸上不知是怒还是悲,踉跄地站起,双眼定定地看向男子,忽然狠狠地煽出一巴掌,“啪——”一声便打了出去。
 “恶心,别让我再见到你!”
言毕,扯紧了裙裳,便向苑门飞奔而去。






第39章 第39章 恶作剧情伤陌青
 太子东宫正殿内。
熏香袅袅,几名年轻俊美男子正在赏乐浅酌。那殿中央的色目国舞姬,似若无骨,婷婷袅袅,媚眼如斯,引得正中的南宫子寒时不时便被勾了魂去,两眼恍惚不定。

 “现如今已和北边的长赤国、须褚国达成了契约,当下只要朝云能被拉拢过来,取了那奸人的性命便是了如执掌。”言毕,宇文陌凌十分不耐地将那满脸沉醉的男子再次从美女中扯回神来。
 “唔……表兄说的是。别的暂且不论,我们昆澜国,那是二话不说,但凡可帮得上的表兄尽管直言。”南宫子寒晃了晃脑袋,很是尴尬。
 “只是,千浩泽对我并不放心,定要我娶了那刁蛮的悍女……”美艳非凡却又刁蛮得过分的女子便浮现在宇文陌凌脑海中,很无奈地叹了口气。
 “娶便娶了贝,昆澜与苍越、朝云都有通婚,单只苍越、朝云未曾联姻,那千浩泽不放心也是情理之中。”南宫子寒翘起二郎腿,一口饮了掌中的酒:“何况,娶了于你好处实在太多……”

 “三哥,听说你一直在寻找的女子前些日子已经到了宫里,也终于了了你的一桩心事。”宇文陌青给二人各斟满了酒,随意岔开了话题。难得闲下来喝喝小酒,该好好放松下精神才是。

 “……”宇文陌凌那握着杯子的手忽然便顿了顿:“呃……是,最近一直忙碌,所以未来得及告诉五弟。”
一侧的南宫子寒却唯恐不乱地说道:“那不正好,今晚既然无事,表兄不如把她叫上来见见,也好让青表弟看看是何等佳人迷了他的三皇兄?”

宇文陌凌狠狠瞪了眼那八婆的男子:“这……大概她这会都已经歇下了,不如改日……”
 “改什么日啊?这会才刚入黑,那野丫头怎么可能这么早睡?”南宫子寒说着便自作主张地向大殿里吩咐道:“小林子,你去飞花苑把夏姑娘叫来……就说是南宫子寒请她。”
那叫小林子的青衣奴才便哈着腰屁颠颠奔殿外而去。

 “夏姑娘?”宇文陌青的心忽然猛地跳了一下,那持杯的手明显地晃了晃,不自觉地看向皇兄微微不自在的神色,心下莫名便敲起了鼓。

 “喂,南宫子寒,都说好了本姑娘这几天不见客,你还找我干吗?”片刻工夫,殿外便响起了女子脆声声的动人声音。
夏子樱在宫女的伺候下梳了个简雅的螺髻,粉黛未施,一袭浅粉色水袖云衫,十分清逸地大步而来。因闻不惯四周过重的胭脂水粉味,便用手捂着鼻尖穿过那正蛮腰轻舞的美人群。

看着一步一步行进前来的佳人子,宇文陌青高悬着的心“咚”地便沉到了谷底,毫无意识地起身站定——竟然真的是她!……为何偏偏就是她?

那直趋而入的女子,冷不妨瞥见一袭青紫色锦袍的男子,一双锐利的眼神就那样定定地看向自己,悔恨、不解、无奈、痛苦……种种复杂情绪参杂期间,兀地便停下步子,心下没来由的有些发酸。

 “你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会是你?!”对视着的二人不约而同地张了口,却又愣怔了片刻,不约而同的住了口。

 “哦……呵呵,五弟,原来你们互相认识的?”宇文陌凌按捺住心下涌起的酸涩,状若不知那内里的纠葛,仿若无事般亲密地上前牵住了女子白皙的纤纤玉手,将那茫然中的女子拉至酒案前。
 “子樱,这是我五皇弟,宇文陌青。”说着忽然楞了楞,“瞧我,既然你们认识,我还在这介绍什么呢?”言毕,便自顾自地浅笑起来。

原来是兄弟,原来他叫宇文陌青,原来他是皇室人家,怪不得当初一身破衣烂衫,却仍贵气十足……女子暗自揣摩着,竟没意识到已被揽到陌凌的身旁坐下。待醒悟时,那男子的手已然搭在自己的侧肩处,十分暧昧。
猛然又想到当日街边行乞时师兄那决绝的言语,还有酒楼上的风流浪子,便按捺住心下的反感,恶作剧般挪了挪身子,靠近宇文陌凌,露出自认为最自然的微笑:“是啊,我们只是师兄妹,而已。”
那“而已”二字,特意加重了口气,言毕还不忘狠狠瞪了眼正等着看好戏的无良南宫子寒。

宇文陌青尴尬地咳了咳喉咙,不知该如何表达此时凌乱的心情,便咧了咧嘴角,算是应了。

 “哦?竟然还是师兄妹?这天地间果然很小!”宇文陌凌强自抹去心下的不痛快,端起酒杯来兀自饮了一杯下去,又再次满上:“来,五弟,为兄的敬你一杯。竟不知我心爱之人却是五弟的小师妹,哈哈哈!子樱的脾气想必你也是知道,平日相处,定然少不得欺负你。”说着,十分亲昵地捏了捏女子俏娇的鼻尖。
女子羞涩莞尔一笑,越发将脑袋靠向男子宽厚的胸膛。

瞅着对面女子百般柔媚可人之状,宇文陌青那原本冷清的面容便又黑了几分,掂着掌中的酒杯,把玩着,却迟迟不肯喝下。

 “别光顾着你们攀亲戚了,要说这里还有个大师兄没发话呢!”南宫子寒自然没漏过众人那多般变化的表情,看来能缓和这诡异气氛的只能是自己了,“子樱,我说你不该给大师兄敬杯酒吗?”
 “你?大师兄?”夏子樱满脸讶异地将身子朝前倾去,借势挣开宇文陌凌的怀抱。
 “是啊,我。我可是你大师兄——贺思愈的大弟子,嘿嘿。”南宫子寒得意地晃了晃酒杯:“路上不就告诉过你了,论辈分,我可比你大。怎样,叫声师兄吧?”

 “叫个屁啊?你这一路虐我虐得还不够?我说呢,你哪来那些稀奇古怪的破药,原来是同道之人!”夏子樱不屑地站起身子,走向南宫子寒的位置,斟满一杯酒:“不过呢,既然是同门,那敬便敬了。是吧?八戒同学?”说着,冲对面那黑青着脸的男子扬了扬下巴。

 “八戒?”见女子竟然主动同自己说话,宇文陌青忽然便局促起来。
 “对啊,在我们家乡,都管二师兄叫八戒。”……一只讨厌的笨猪,嘿嘿。夏子樱说完便不自禁地抿嘴笑了一笑。
看得宇文陌青一阵恍惚,那久违了的笑容……脑海中不期然浮现出竹林练剑的场景,橘黄光影下,那长发飘逸的女子一身白衣,揽着衣裳一蹦一跳走到湖边……,心下忽然酸楚得厉害,手中的酒便不自觉地递到了嘴边,一饮而下。

 “八戒?这名字倒是有趣。那么,大师兄呢?”宇文陌凌灼灼看向那娇笑着的女子,状若无意地揽过女子薄薄削肩,再度将其拥进怀中。
 “大师兄嘛……叫悟空。嘿嘿,不过呢,我更喜欢叫他南宫子寒。”本掂着脚想要挣开,却看到对面黑脸男子切切的眼神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