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25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25

作者:尘殇 字数:4608 热度:19
,偏要恶作剧地赖向那宽厚的胸膛:“陌凌,我来了这许久,你却从未带我出去玩过……还说要补偿我,都是假的……”

从再次见面至今,这是女子第一次冲着自己这般亲昵撒娇。瞅着女子百般委屈的莹莹水眸,宇文陌凌明知这定是因为对面那至亲的五弟而故意作出的表情,却实在不忍拒绝。
或者,这不正是自己所期望的吗?他要的,哪怕现在不属于他,但只要给他时间,他便一定会征服……
 “瞧你,又撒娇了不是?”宠溺地抚了抚女子光洁的额头:“这样吧,反正今日事情告一段落,不若明日我们四人同游琉璃湖,如何?”说着,便微笑地环视过众人。

片刻的安静之后,南宫子寒无奈地摇了摇头:“随便,但凡有美女的地方,本太子都不拒绝。”
 “三哥,我……就不去了。近日身体微恙,怕扰了众人兴致……”宇文陌青“豁”地起身,“抱歉众位,青不甚酒量,头晕得不行,先行告退歇息去了。”说着,微微拱了拱手,大步跨出熏香袅袅的正殿,头也不回地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第40章 第40章 莲花巷险遇旧敌
 殷伽城内气候温暖宜人,夏子樱一袭纯白刺绣纱裙打底,外罩粉色小短衫,长发批垂,只在过肩处扎个银粉色的小丝巾,十分清爽可人。那纤细手指卷曲着垂于胸前的几根长发,左瞅瞅,右看看,很是兴奋,原本白静的脸上也现出淡淡的粉色来,引得路人纷纷回头观望。

 “好玩吗?”走在一旁的宇文陌凌几天来难得见女子一个好脸色,心下十分宽慰。因见路人们回头张望,便有意又靠近了女子几分,以示二人的亲密关系。
 “恩。”夏子樱随意地点了点头,向一旁走开了几步,忽又抬头看向那俊郎男子:“宇文陌凌,我还是很不习惯你这个样子……还有,你的客气和礼貌。”

男子的笑容立时便尴尬起来:“对不起,子樱,我那天真是昏了脑袋……我一直都在自责……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补偿,我希望你会慢慢习惯。”

 “没有这个必要的,我的意思是我不习惯你对我这么客气,很别扭……我并不指望你补偿我……我们还是像从前那样比较好。”
何尝不想将那天发生的事一股脑儿抹杀了去,但他这样规矩客气的相处却不时不时地在提醒着自己,他对不起她,他对她做了不该的事。这样的感觉很不舒服,倒不如当初那个无赖来得自在。

 “你是说……我、我们还能像从前一样亲密相处?”男子原本灰暗的眼神立时充满了光彩,泛着盈盈水光。
 “呃……我的意思是,还像哥们……”天哪,这男人想到哪去了!夏子樱忽然想到那小旅馆中的同床共枕,他该不是误会了吧?该死的。
下一秒却被男子激动地一把揽过。
 “别说了,子樱。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轻易原谅我……我一定好好对你,我宇文陌凌可以发誓!”
微微颤抖的肩泄露了男子的兴奋,没想到当初那阴鸷深冷的男人,竟然会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有如此之大的反应,夏子樱忽然便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僵硬地任那男子将自己搂在怀中。

 “咳咳,长辈在此,也好如此放肆?不该啊不该啊。”某男万年不变的无良声音再次很不适时地在身后响起,说完还不忘拽了拽那尚沉醉于深情中的男子。

宇文陌凌懊恼地从女子发间抬起头来:“南宫子寒!你这小子,不去沾你的花惹你的草,跑来这做甚?”
 “啧啧啧,我师妹太单纯,我得看着她才是,免得被某些……恩哼,给偷了腥去。”边说边暧昧地朝宇文陌凌剜了一眼:“我可是有正事来着,北边有口信。若是不想听,我走好了。”说着便要转身离开,那微微敞开的衣襟却被宇文陌凌一把揪住。
 “别卖关子,有话快说!”

夏子樱忙趁着这当口从男子的怀中挣了出来,“得得得,你们男人聒噪起来也真是烦人!既然你们有事,我就这附近溜达溜达,到时还在这碰头。”说着,便离了二人,独自走开了去。

 “什么事?可是那老狐狸又有什么动静?”宇文陌凌的口气霎时深沉起来。
 “是君逸,她……”南宫子寒的眉头深深凝起,不知该如何开口。


临近中秋时节的琉璃湖,两旁垂柳尚且青绿。碧绿无波的水面,偶尔双桨划过,泛起粼粼波纹。看着路人们自在无拘地谈论笑闹,呼吸着毫无阴霾的清透空气,夏子樱难得浑身轻松。
深深吐纳了一个来回,瞅见邻街一侧一排溜的二层青砖木质小楼,笑语声声,人影憧憧,十分热闹,便颠着两脚向那边走去。

 “莲花巷?”呵!莫不是那个可以请“小哥”的巷子?
抬眼看了看那深红的三个大字,女子毫不犹豫地跨了进去。隐约察觉巷子左侧一袭青色身影闪过,在空气中迅速划过一条弧线,待女子仔细张望一圈,却又毫无所获,便摇了摇头,不再理会。

不同于先前到过的妓院,虽然那二层、三层小楼里欢声笑语不断,但莲花巷里的各家门前并无小哥招揽,格调十分清雅。
巷子里的行人不多,但看打扮大概都是些身份不低的人士。夏子樱从第一家一直溜到最后一家,发现每个门房里都坐着个看门小厮。因她是从未见过的生面孔,看着又不像是开销得起的主,刚进去便被小厮们轰了出来。
 “去去去,姑娘家家的,爱上哪玩哪玩去,别在这瞎捣乱。”

十分不过瘾地从最深处一家叫“沐雅轩”的院子里走出,撇了撇嘴:“有什么了不起,那被N个人玩过的,姐姐我还不稀罕呢!”抬脚便下了石梯。
刚走了几步,忽然发觉方才还人影憧憧的巷子此刻竟然静得诡异,心下没来由的慌张起来。想了想,又踏回了沐雅轩:“门房大哥,我就坐您这歇会好吧……这会有点头晕!”说着,便向怀里掏去。
 ?
糟了!自己根本就没带银子!

小厮原本又想轰出女子,只因看见女子那向怀里掏去的手才暂时止住,结果见对方竟未掏出一个子儿来,当下便变了脸:“滚滚滚,奶奶个熊的!存心甩人是不是?当心老子我操棍子!”
 “乓——”一声,那大红木门便将女子拦在了墙外。

 “呵呵呵,等了这许多天,终于还是送上门来了。”身后忽然响起少女特有的清脆却又生冷的调笑,一把短匕已经横在了夏子樱白皙的颈间:“师兄,我就说吧,在这候着定没错。”
 “哼,红裳真是好伶俐!”蒙面男子冷笑了一声,从墙角里探出身子。

瞅着蒙面男子那清冷的眼神,夏子樱忽然便想起当日旅馆里被千浩雪劫持的那一幕:“你是……宫里那个时侍卫?!是那恶毒女人派你来抓我的?”
 “谁派我们来的不需要你知道,你若识相,乖乖跟走我便是。”言毕,身后的女人忽然快手出击点了女子的穴道,那时修便一把扛起浑身僵硬的夏子樱飞身而起。

左侧屋顶上忽然闪过一道青色身影,待看清却是眼前一袭白衣的宇文陌凌,夏子樱张大了嘴预备呼救,却发现连哑穴也被点了,只好定定地盯住陌凌,满眼的恳切。
宇文陌凌剑眉冷视,一抹腰肩软剑,横空截了时修的去路:“若想活命,便即刻放了我的女人!”

黑色面罩下的时修微微冷笑:“三殿下别来无恙啊?在下不过奉了主上命令,请夏小姐去小住几日罢了,殿下何必如此紧张?”
 “哼!我说当初为何一出皇宫便遇袭,原来朝云皇宫竟隐着你这间隙!宇文骏那老混蛋的账,我日后定一笔一笔算清楚,当下我只要回我的女人!”说着,怒目持剑向对方横扫过去。

时修面不改色,一个旋身,便将夏子樱向那叫红裳的蒙面女子抛去,凌空打转,背上的剑已然拔出挡住了宇文陌凌的攻击:“三殿下心思缜密,可叹剑术却不十分精到。看来在朝云没少受约束……”
 “少废话!看招!”被人提及内心之隐痛,有如被生生从脸上扯了两刀一般难忍,宇文陌凌眉头紧蹙,深眸像要崩出火来,那剑便也像发了怒似的猛地便向时修左肩刺去。
时修轻轻向后一弹,闪身躲过那一利剑。忽然从掌间弹出一粒白色圆丸,狠狠向地面掷去。
 “三殿下好生保重,这女子我先借去一用。”

宇文陌凌只见眼前一花,忙伸手遮挡住视线。白雾迷茫间,一黑一红两蒙面人便腾空而起,携了女子跃向那齐着楼高的院墙,轻点足尖准备遁去。

 “呵,我南宫子寒的小师妹,你们区区两人,以为就能抢去?”青灰色的院墙上不知何时出现的男子仍是一副不急不缓的无赖模样,轻轻吹了吹掌中的宝剑:“看来,上次还是没把你们教训够,那么这次不如一齐补上?”
说着,横持着剑身,急步刺向那两米之外的蒙面男女。
 “又是那把万仞之剑?”瞅着那周身扑闪着耀眼光晕的古剑,时修的步子便不自觉地向后倒退。
 “师兄,怎么办?”红裳紧紧扛着背上的粉衣女子,语气里尽是踌躇。
 “放下,撤!”蒙面男子斜觑着近在咫尺的上古神剑,十分不甘地跃向身后的一片屋檐。

 “砰——”南宫子寒接过红裳抛过来的僵硬身体:“呵呵,想在我殷伽城内抢人,太小瞧了我南宫子寒了!”






第41章 第41章 醉眼迷情小错酿
  “我并不指望你补偿我……我们还像从前一样好了。”
 “你是说……我们还能像从前一样亲密相处?”
 “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轻易原谅我……我一定好好对你,我宇文陌凌可以发誓!”
 白天琉璃湖畔那一对佳丽的身影久久盘旋于床上男子的眼前。那淡如清风的娇俏佳人,那信誓旦旦的真情表白,将男子的心一丝一丝地揪紧,久久地,松不开。

为什么她可以那么轻易就原谅他,却不给自己一个可以解释的机会?
不……解释了又能如何?那是他至亲的兄长,他怎么可以抛弃亲情横刀夺爱?
可是什么又叫“夺爱”呢?一开始先出现的不就是自己吗?
或者,至始至终便是他宇文陌青在自做多情吧……要怪便怪自己太过愚懦,明明先遇到她,却不敢相认……
宇文陌青四肢摊展于凌乱的被褥之上,透过那半开的窗,双眼迷离地望着晦暗天空里那轮近圆明月,久久不能闭上。床下的地板上,已然躺了六七个空了个酒坛子,却还要腾出一只手来兀自摸索着。

 “青哥哥……唔,一屋子的酒味,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一袭鹅黄色宫装的南宫蕊玉兴冲冲跨进屋来,却被那呛人的酒味又熏得跨了出去。
 “出来啦!蕊玉好无聊……快点啦,青哥哥,我对酒过敏的。”南宫蕊玉不过十五六岁年纪,略带些婴儿肥的白皙小圆脸,扎着娇俏的牡丹小髻,其上简简单单别了个雕花玉簪子,十分玲珑可人。只见她不时地将脑袋探进那呛人的屋子,试图唤出里头的男子。

 “子樱……子樱,是你吗?终于等到你来找我了……”男子醉眼朦胧间瞅到门外正跺脚撒娇着的女子,依稀便仿佛又看到了仙柏山上那调皮的少女,当下努力撑起身子,踉跄着跟出了门外。

 “青哥哥,蕊玉今天看到凌哥哥说的那位姐姐了。好漂亮,很温婉的脾气,蕊玉很喜欢哦。凌哥哥真有福气。凌哥哥还说明晚中秋筵席完毕后我们一起赏月呢!到时候青哥哥一定要来!”女子拽过男子坚实的手腕,一甩一甩地兀自陈述着。

那醉得迷糊的男子却如只字未闻,朦胧地瞅着眼前女子那一张一合的樱唇,猛地便将脑袋凑上前去,那薄薄的性感双唇紧紧贴着女子,慌乱地亲吻着,嘴里不住低嚷:“子樱,子樱,对不起,我有苦衷,我不能把你扯进来……我好后悔……为什么不先着三哥认你……子樱,我想你。”

 被男子紧紧束在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