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26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26

作者:尘殇 字数:4684 热度:22
怀中的南宫蕊玉,瞬间紧张到不能动弹,不住挣扎着要脱离男子的束缚:“青哥哥、青哥哥,你在说什么?你……”尚在口中的话却被堵在男子浓烈的热吻中,男子身上呛人的酒味将她熏得理不清头绪,那原本在空中乱舞着的纤白玉臂便逐渐环上了对方坚实的脊背。
 ……

 “五弟。”
宇文陌凌在飞花苑照顾完夏子樱就寝,因想到白天南宫子寒所谈之事,心下十分纠结,便寻思着来找陌青商议,却不料在院前撞见了这尴尬一幕。但话已出口,已然打断了那二人,便不好再回身离开,只好很尴尬地背转过身去。

 “恩?……三哥?”宇文陌青迷糊中听见有人唤自己,便松开了怀中的女子,眯着双眼看向几步开外那高大的白衣男子,“三哥?你怎么来了……”
言毕,却听到女子嘤嘤哭泣。
狠狠晃了晃脑袋,这才看清身旁的是六公主南宫蕊玉:“蕊玉……你怎么在这里?我……”瞅着女子白净小脸上的块块红斑,隐隐觉得有些不妥:“怎么……我刚才对你做了什么吗?……”

 “别说了……呜呜,蕊玉就当青哥哥什么也没发生……凌哥哥你也不许说出去……”女子瘪下红肿的双唇,十分委屈地跺了跺脚,泪眼汪汪地向院外奔去。

 “别追了,有正事相商呢。”宇文陌凌拽住那正欲追去的男子,微微叹了口气:“五弟,因何不快之事,要这样糟践身子?现下好了,看明天南宫子寒怎么收拾你?”说着,便搀了那踉跄的男子回屋去。

 “三哥,你……今天玩得可好?”陌青接过兄长递过来的茶水,狠狠打了个酒嗝。
 “好……不过出了点小事。宇文骏那老狐狸,不知打的什么算盘,忽然派了人来抓子樱。好在子寒及时赶到,不然……”
 “三哥,你要好好照顾子樱,别让她吃苦了。她晚上怕黑,怕打雷,她永远也梳不好发髻……别让她被坏人抓去……”男子忽然打断对方的侃侃而谈,语无伦次乱说了一通,那双狭长的凤眼便又迷离了起来。

 都是一母所生,宇文陌凌再明白不过眼前男子的心思,便十分体谅地拍了拍男子的肩膀:“五弟,为兄知道你的意思……也知道你很喜欢子樱。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兄弟,如若你放不下,做哥哥的我愿意退出……”言毕,十分痛苦地将头撇向窗外:“我宇文陌凌断不会因为一个女子而亏负了自己的兄弟,哪怕……哪怕那个女子对我是多么重要……”

 “三哥,别说了!既然子樱选择的是你,那么,从此青只会在心理默默祝福。请三哥收回方才所言,青知道该如何做……青只有一个请求,永远别辜负子樱,否则……别怪我带她走。”狠狠地攥紧拳头,那掌中的紫砂杯便逐渐碎裂开来,化成一摊粉末,细碎地飘散在昏黄的室内。

宇文陌凌不再说话,二人在昏暗的烛火下静静地枯坐了半刻中。
那沉醉的男子方才忽然开口道:“方才三哥说有急事找我,竟忘问是什么事了。”言词已然恢复正常,仿佛刚才所有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似的。
知道陌青已做通了思想,陌凌这才正色开口道:“南宫子寒今日探得消息,君逸……已为人母,孩子已有7岁,父亲是那老狐狸……”
话音未落,宇文陌青忽地站了起来,狠狠一拍桌子:“宇文骏这个王八蛋!!畜生!我、我要杀了他!”

 “五弟少安毋躁。怪就怪我兄弟二人,一个被困为质子,过着人见人欺的卑贱生活,一个隐在深山苦练,实在无力与那老狐狸争斗……然即便是早些年知道了,我们一无所有,又能做什么?”宇文陌凌出奇的冷静:“若不是南宫子寒近些年掌了权,我们的大事又怎能有望?还不是平白添个一腔愤恨而已。”
那原本死死站定的男子便如泄了气般瘫坐了下去:“那皇兄认为现下该做些什么?”

 “南宫子寒递来消息,说那狗皇帝日夜荒淫,朝野上下怨声哀道。左相国表示过愿暗中助力,不过有个条件……”宇文陌凌逐字逐句陈述着,轻抚着下巴,十二分的踌躇。
 “什么条件?那左相国两朝元老,儿子在边疆手握兵权,若是肯做内应,我等便如虎添翼了!”
 “条件倒也简单,便是……”宇文陌凌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道:“事成之后那皇后的宝座须是他家嫡亲女子。”
 “这倒不可当下便应了他,那千浩泽不也提了如此要求吗?三哥还是仔细斟酌为妙。”

 “倒不是怕这个……怕就怕……”那当日逃难时女子的清脆嗓音便又浮现在耳边——你敢保证一辈子不辜负我吗?敢保证一辈子只娶我一人吗?

宇文陌青却不清楚这一层,当下便表示道:“不若如此,等中秋节后,我私下潜去打探一番,也好为三哥摸清时局。你看如何?”
 “如此也好……不过,此事暂且瞒着子樱,我怕……”十分踌躇的语气。
 “三哥放心,青不是嚼舌之人。”

 “谢五弟体谅……天色已晚,五弟狂饮了这许多,还是早些歇息为妙。”言毕,男子便起身站起。






第42章 第42章 情如丝网千千结
 中秋佳节,夜空深远,一轮皓月皎洁似银盘,远远挂于正空。那月宫中隐隐云雾缭绕,仿佛嫦娥在临空飞舞,美仑美幻。

昆澜国皇宫,御花园明熙湖畔边来来往往的佳人贵子,好是热闹。一袭粉桃色宫裙女子从人群中穿出,一颠一颠地奔向正独自品茗的夏子樱:“子樱姐姐,怎么一个人在这孤零零呆着呢?那边歌舞好好看,连父皇都带病出来了,要不要一起过去?”说着便要开始拖那枯坐于石椅上的女子。

 “诶,好好好,我这就起来。”夏子樱慌忙放下手中的杯子,顺着女子手上的力道站了起来,拍了拍裙角看向对方:“蕊玉,这么好的天气为何戴着个面纱?”
 “唔……蕊玉的皮肤对酒精过敏的……”少女冷不妨便羞红了脸。
 “对酒精过敏便不喝呗。我才随便问一句,就脸红成这样?难不成是和心上人……嘿嘿,老实交代哦,不然我就去告诉你那大嘴巴皇兄了。”一脸戏谑地看向那已满脸绯红的女子,作势就要离开。

 “别!子樱姐姐别去,皇兄会杀了青哥哥的——”南宫蕊玉说到一半,立时捂住了嘴——完了完了,怎么一紧张就说了呢??
 “青哥哥?你说的不会是陌青吧?”夏子樱那才迈出的半个步子便又倒退了回来,略略晃了晃脑袋,带着些许不自然地问道。

 “恩……蕊玉告诉姐姐,姐姐一定要保密哦。是……昨晚青哥哥喝醉了,然后……然后便抱着蕊玉说想我……”少女那娇脆的声音越发小了下去:“哎呀,蕊玉不想说了!”猛地将脑袋扎向一旁兀自发着呆的夏子樱,那小小的拳头便一下一下轻捶着女子的削肩。
 “姐姐一定一定不许告诉别人,不然皇兄不会饶了青哥哥的。”

 “傻丫头,既然你青哥哥喜欢你,你若是也喜欢他,两情相悦,你皇兄又怎有阻挠之理?”轻轻抚了抚少女娇小却又丰盈无骨的脊背,强若无事般宽慰了几句,视线却透过那苍茫的夜空,不知飘向何处。
原来自己心中的那个师兄,早已物是人非了……他可以用专注的眼神凝视自己,仿若十二万分痛苦,转头却又能无事般去和另一个娇俏少女调情……这就是人们口中风流倜傥的青公子了吧?呵呵,也罢,世事原本无常,我自己又何尝做得很好呢?

 “子樱姐姐?姐姐你在想什么?”看到那高了自己半头的女子正一脸沧桑地望着天空静思,蕊玉伸出纤细的手指,在女子眼前来回晃了晃。
夏子樱这才很尴尬地恍过神来:“哦?没、没有。只是今日月圆,忽然很想念家乡。对了,你方才说到哪了?你皇兄为何单就不满意陌青?”
 “唔,皇兄说……说宇文家的男子命不好,还说……还说陌青是至阴之人,一般女子受不了他克……”两片红润的樱桃小嘴十分不满地撅了起来。

 “噗——!”夏子樱没忍住,险些喷了出来:“靠之,南宫子寒腹黑得过分啊?当着宇文兄弟的面,一口一个表兄表弟,结果背地里却在你们姐妹面前这样诋毁人家,够狠!”捏了捏少女娇俏的小鼻子:“你等着,我去帮你说。”说着,便不顾女子的拖挽,携了对方朝人群里走去。

 “子樱,原来你在这!应酬了一夜,这才得空来寻你。找了许久,竟没发现你在这僻静处。”前面传来宇文陌凌一贯宠溺的声音,接着便看到三个并行着的高大身影大步而来。

 “说曹操曹操到……你等着,姐姐我帮你和皇兄说。”抚了抚女子挽在腕肩的纤细手指,分不清是在安慰那娇羞迷茫的少女,还是在稳定自己的情绪。
 “八戒师兄也在啊?正好,蕊玉方才说你昨夜向她告白,还把她的小脸都弄过敏了……嘿嘿。”说着,便将那藏在自己身后的女子轻推到了对方面前,一脸坦然的微笑。

冷不妨接过那迎面而来的娇小身躯,宇文陌青忽然想起昨夜酒后之事,嘴角微微抽了抽,即刻却又换了副不羁的笑脸:“呵呵,想不到一点小事传得如此之快,既然大家都知道了,青也旦不推诿。不过是酒后之事罢了,有什么值得较真!”
说着,便将那满面绯红的女子随意地揽在了臂弯,一副不羁的风流公子模样。

 “等等等等,你们这是在说什么?本太子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明白?”南宫子寒一把从男子怀里拽出那娇羞的女子:“我小皇妹跟你有什么关系?什么酒后乱性?”

夏子樱耸了耸肩,将视线瞟向左边那风流公子:“喏,具体的问当事人好了……嘿嘿,南宫子寒,你不会想拆散人家一对小鸳鸯吧?”明明是对子寒说的话,可是双眼却死死地瞅着那满面僵硬笑容的男子,不愿忽略过一丝的表情。

 “混蛋!宇文陌青,你带蕊玉做了什么?她还是孩子呢!”瞅着怀里小皇妹欲语还休的娇羞模样,南宫子寒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狠狠朝着宇文陌青搡了一拳过去。
宇文陌青却并不闪躲,微微晃了晃身子,一脸自嘲地浅笑:“不过就是酒后说了胡话,做些暧昧小事罢了,子寒表兄为何如此动怒?若是定要怪罪,青负责便是。”

 “皇兄,蕊玉都快十六了,早已不是小孩子……子樱姐姐也不过才比我大两岁而已。”娇小的女子从兄长的怀中努力挣脱了出来,红润的双唇撒娇般撅起。

南宫子寒嘴角微微抽搐,那两兄弟心里想的是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他可不愿平白让自己亲亲的皇妹做了替身。
可惜咀嚼了几遍的话还是不好当着众人说出口,便拉起少女的手上下打量道:“那混蛋有没动你?脱了衣裳玩儿没?”边说边扯过那薄薄的白色纱巾,少女脸上的块块红斑在月色下便一览无余。
女子待要反驳兄长的太过露骨,当下便住了口将头埋了下来。

 “宇文陌青!看你干的好事!!”南宫子寒一把将纱巾甩至地上,就要转过身来和那清冷男子揪打。
一直沉默着的宇文陌凌忙一把给扯了回来:“子寒你少安毋躁!听我说……放下,那晚陌青确实喝了个酩酊大醉,才会做出对蕊玉不敬之事……你听我说……”

看你干的好事……夏子樱直直看着那无声站着的男子,闭了眼睛毫无表情的承受着南宫子寒愤怒的质骂,不发一言。那微微上翘的薄唇竟散发出一股绝望的悲凉,仿若已臣服于命运一般,连挣扎都懒得再挣扎一下。
忽然心下不可抑制地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酸涩,狠狠抿了抿唇角,将那逼至眼眶的湿润给强压了下去。不愿再顾及那混乱的人群,转过身便朝树林深处跑去。

 “子樱!子樱,你等等。”原本正拉扯着南宫子寒的宇文陌凌,见那一抹清瘦身影飘然离去,便立刻放开男子的衣袖,紧紧跟了上去。

夏子樱茫然地冲向林子深处,兀自在一个石块边停住了脚,听着后边那紧随而来的呼唤声,忙一把抹去不知何时爬了一脸的泪水,努力平息了情绪掉转过身子。
 “宇文陌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