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27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27

作者:尘殇 字数:4643 热度:23
凌,你跟来做什么?”
 “我不放心你,子樱……你今夜一直不开心吗?”宇文陌凌一脸不加修饰的关切。

 “只是有点想家罢了。”女子强作出一副无事般的笑容:“我以前巴不得换个新的世界重新生活。等到真正换了,却忽然发现家乡那个自由世界是多么的美好……可惜,大约是再也回不去了。”
将视线抛向林间那狭小的夜空,忽然又自嘲地低低浅笑了一声:“呵呵,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呢?你们这些人怎会懂什么叫做‘自由’。”

 “是,你说的很多话我都不能理解。可是,子樱,我不会让你受苦的。但凡我在,我就一定不会让你受欺负,我会努力让你过得幸福……”顿了顿,又加上三个字:“和自由。”

 “开什么玩笑?自由?我的自由全给你们这些人束缚了去。再且,我自己的幸福未必要靠他人赊赐!你若是真想让我幸福,顶好就是把我放走,与你们再无任何瓜葛!”女子的声调微微颤抖,极力平缓着方才过于混乱的心绪。

 “子樱,为何你总想着离开我呢?……你知道吗,你是我遇到过的最让我安心的女子。自从遇见了你,我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真实’、叫‘温暖’。你让我怎么舍得放你离开?”

 “我才不要听这些!宇文陌凌你不要太过自私。你喜欢我不代表我喜欢你,凭什么我就得被困守在你身边?我讨厌你,讨厌你们这所有的人!”原本已经咽回去的泪水,便又不可抑制地涌了出来,掉转过头,不愿让他看到自己的悲伤和愤怒。

 仿佛被女子周身散发出的情绪所感染,宇文陌凌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抚上女子削肩:“子樱,你听我说好吗?……父皇母后在我十岁那年遭了宇文骏那歹人之手,我便被扔进朝云皇宫做质子,过着人人可欺猪狗不如的生活。除了复仇,我从未奢望过什么真情。可是与你相处那短短一个多月,我却发现原来枕边有个可以唠叨说话的人是那么踏实那么温暖……”
男子兀自陈述着,那宽厚的肩膀微微发颤:“可是为何我想要的温暖,却要百般离开我?子樱,你就这么厌恶我吗?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看到我的心?”

 “宇文陌凌,关键是我不爱你!……感情的事不是一言两语说得清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对你是什么感觉,总之,一定不是爱……”为何这里的人都这么霸道呢?

 “不要!子樱,你不要告诉我这些。你现在可以不爱我,但请你让我照顾你,我就这一个要求……给我时间,只这一个要求!”宇文陌凌狠狠地摇了摇头,猛地将女子瘦削的身子揽进怀里:“不爱也没关系……我一无所有,可是如果你在,我会觉得很安心。你一定是在怪我撇下你,其实我早就想去朝云找你,可是,这么多的大事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根本分不出心……”

那厚大的手掌抚住女子纤细的腰身,伟岸的身躯不住颤抖着,女子的心忽然就如这林间的迷蒙薄雾,分不清东西南北,明知道这样沉默着是不对的,明知道不爱他此时就应该推开他,却不知为何下不起狠心……唉,都是些可怜之人,就权且当做借他一份温暖吧?
那停顿在空气中的矛盾的白皙手腕,便踌躇地环住了男子坚实的身躯……






第43章 第43章 制美食独讨欢心
  “子樱姐姐,子樱姐姐……”南宫蕊玉一路欢快地向飞花苑走来,还在苑外呢,那清脆的嗓音已穿过石径传入里屋。
 “姐姐,你在看书呀?好兴致。”一把夺过发黄的医书,接过身后宫女怀里的针线盒子,一股脑儿放置那正盘腿而坐的女子面前,撒娇般地摇了摇女子纤细的臂膀:“子樱姐姐,你教蕊玉刺绣好不好?”

夏子樱抬起头来,爱怜地看了看那单纯的可爱少女:“蕊玉怕是找错人了哦,你子樱姐姐对女红一类的东西全然不通呢!
 “唔……那怎么办呢?蕊玉还想……还想给青哥哥送条亲手绣制的帕子呢……”少女很失望地嘟起了嘴。

 “呵呵,现下不怕你皇兄了?”轻刮了下女子鼻尖:“绣不了帕子,送个随身玉佩也可以的呀?”
 “哼,蕊玉现在才不怕皇兄呢,他连自己都管不好。太子妃怀孕了,他还总是和其他妃子们调笑寻欢,一点都不关心嫂嫂……”过了这几日,南宫蕊玉的胆子忽然像大了起来似的,看得对面的夏子樱心下十分好笑。
 “恩,不错不错,蕊玉妹妹有进步哦,自己喜欢的就努力去追吧。不要等错过了再后悔……”那原本微笑着的眼神,不自觉流露出些许黯淡。

 “子樱姐姐有心事吗?……”蕊玉那少女敏锐的第六感很快便察觉到了,似乎很不放心地蠕蠕问出一句:“子樱姐姐,蕊玉能不能问个问题,姐姐听了可不要生气……
 “问吧,和谁生气,也不能和你这可爱的小精灵生气呀……”话音未落,却被少女急切而不安的声音给打断了。
 “子樱姐姐是不是也喜欢青哥哥?姐姐会和蕊玉争夺青哥哥吗?”

原本一脸笑容的夏子樱便猛地楞住了,这个可爱的小精灵,竟然如此直接就看穿了自己的内心,努力露出个十分惊讶的表情:“你这小丫头,怎么会忽然问出这个荒唐问题呢?哈哈,真是可爱的小精灵。”
 “子樱姐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蕊玉不安地扭了扭娇小的身子,小手互相扭搓着,定定看向女子,害怕下一秒便听到那最害怕的回答。

 “怎么会呢?小笨蛋。我与你青哥哥不过是师兄妹,在山中学医那几年,他武功尚未练成,是连话都不能说的,谈什么喜欢不喜欢呢?不过就是师兄妹之情罢了……”女子极力装作很自然地将话题掩饰过去:“对了,你不是要向陌青表心意吗?我来教你做他最爱吃的香酥芋卷吧!”
 “香酥芋卷?好耶,好耶!”消除了困扰的少女,注意力立刻被分散了,很开心地拍手跳起来。


深秋傍晚时分的墨屏轩,斑驳的老树落叶凋零,褐黄枯叶铺洒了一地。那古朴的琉璃茶亭里,一黑一白两高大身影临风对弈,将裙摆吹得随风舞动,远看着就像是一副补了色彩的水墨古画,看得少女险些忘了来时的目的。
轻手轻脚步入亭中,在那黑衣男子的肩上轻轻拍了一下:“哇——,两位哥哥,你们真的好美哦!”

 “子樱?”那黑衣男子立时便将女子正欲抽开的手握住,抬起头来一脸宠溺笑容。
 “啊?凌哥哥,怎么是你?”南宫蕊玉很尴尬地将手从男子掌中抽出,小脸儿顿时羞得通红。
宇文陌凌倒是面不改色:“哦,蕊玉啊?你也这么调皮,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误认为那调皮的子樱又回来了呢!”

 “凌哥哥穿了黑衣服……蕊玉还以为是、是青哥哥……”女子羞涩地跺了跺脚。
 “怎么见得我就一定要穿白衣呢?对了,什么味道这么香?你那盒子里可是藏了什么好东西?”说着就要将女子手中的雕花食盒给抢过来。
蕊玉慌忙躲闪至那一直未说话的男子背后:“不可以。这是蕊玉亲手做给青哥哥的香酥芋卷,子樱姐姐说了,青哥哥就爱吃这个!”

 “哦?这我倒不知道呢!怕不是你这香酥芋卷也是子樱替你做的吧?来,给凌哥哥尝尝鲜。”说着故意作出要站起身来抢夺的姿势。
 “青哥哥,青哥哥快帮忙……”少女慌张地摇着白衣男子的手臂,逗得宇文陌凌哈哈大笑——真是像极了当初的子樱,或许她和五弟在一起也算是一种弥补了吧。

宇文陌青面无表情地看着二人的表演,被那女子摇得十分无奈,便低沉地说道:“不过是几块芋卷而已,再平常不过,我又无甚偏爱,三哥若是实在谗得紧,蕊玉给他便是了。”
缠在臂上的手便渐渐松了开来:“青哥哥不喜欢吗?……可是子樱姐姐明明说你最爱吃她做的香酥芋卷……”瞅着男子自嘲般的吊起唇角,那握着食盒的手便不再如先前那般小心翼翼,十分沮丧地搭拉了下来。

 “五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蕊玉一个千金之躯,亲自给你做了美食,这翻盛情怎好推却?”
宇文陌凌将那下了一半的棋盘挪了开去:“来!蕊玉妹妹,将食盒放在这,我和你青哥哥这就开始品尝了。”说着便笑着接过女子手中的食盒。不用说,这里头的芋卷大半儿定是子樱做的,他宇文陌凌至今还未吃过子樱亲手做的食物呢,岂可错失良机?

陌青十分不情愿地取了一块尚热着的粉紫色芋卷,不带一丝表情地塞进了嘴里,只嚼了一下,便哽在咽喉不再有动静了。
蕊玉便十分紧张地轻抚着男子的后背:“青哥哥、青哥哥是不是蕊玉做得不好吃?呜呜……”
不是,是太熟悉了……外脆内柔,香酥而不腻,入口即化,这不就是子樱的手作吗?有多久没有再品尝到过了呢?或许不会再有机会了吧……
那停在半空中的手便不由自主的向食盒掏出,嘴里却十分不屑地说道:“还过得去……既然蕊玉你一番好意,青也委实不好推却。”

 “恩,青哥哥愿意吃就是蕊玉最开心的事了!”少女终于如释重负般舒了口气,那圆亮的水眸弯成月牙形,看着左右两侧男子那贪婪的动作,十分满意地绽放出笑脸。

原本就不大的食盒子很快便空了下来。
少女倾身趴在二人面前的石桌上,调笑着那两个意犹未尽的男子:“哈,还说不好吃?看,你们吃得比什么都快!”很不甘愿地瞥了眼那尚且沉浸于美味中的黑衣男子……凌哥哥什么时候才肯走呢,真不给面子……

瞅着陌凌还未有离开的意思,只好厚着脸皮开了口:“青哥哥,蕊玉好无聊,青哥哥可不可以带蕊玉去逛逛?”那双盈盈的水眸十分委屈地看向清冷的白衣男子,定定的,一眨不眨。
陌青一时便恍惚起来,仿若又看到那年冬天,女子倚在门上,万分期盼着自己带她下山去的情景,心下忽然便软了下来:“今天怕是不行,明日或许可以吧……”






第44章 第44章 游枫山苦涩难表
 云枫山上,火红的枫叶如朝霞般覆满整个山坡。年轻的俊男美女踩踏着那锈刻着青苔的斑驳小石径,一路往下。清静的山林中,偶尔清风拂过,绻带着少女欢快的笑声四面回荡。
 “子樱姐姐,蕊玉今天真的好开心!原来宫外的世界这么广,景色这么好!”难得出宫赏玩的南宫蕊玉,两手拽着宇文陌青那坚实的臂膀,一边侧过头去,微笑着看向一旁沉静的夏子樱。

 “高兴就好,难得出来一次,更要玩得尽兴了才能回去!”夏子樱轻笑着理了理凌乱的发梢,眼角不自觉地瞥向少女身旁那一直不太发言的青衣男子,却见宇文陌青清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仿若一尊活雕塑,便装作若无其事地将视线一路顺过去。
忽然发现那墨绿色的野草堆里绽放着一丛斑斓花朵,十分夺目耀眼:“哎!蕊玉,你看那边那是什么?”

南宫蕊玉顺着夏子樱所指方向望去,十二分兴奋地蹦跳起来:“哇!好美好绚烂的花……啊!”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便向一路蜿蜒而下的小石径仰栽下去。
 “小心——!啊——”夏子樱一把抓向少女粉紫色短褂,却忘了自己如今也是个纤瘦无力之躯,反被带得朝前栽去。

 “子樱——”
 “子樱——”
两只厚实的手掌同时握住女子纤细手腕,焦急慌乱的四目隔着女子的青丝对视不过一刻,那青衣男子便即刻松了开来,朝已仆卧于石径上的少女伸去:“蕊玉,摔疼了没有?”
看着少女盈满委屈泪水的双眸里倒映出的自己的轮廓,宇文陌青忽然怜惜起来,不知是为这被忽略了的无知少女,还是为自己。
小心翼翼地扶起那娇小丰盈的身子,却被少女冷不防的痛叫声给停顿了下来。
 “蕊玉妹妹可是摔伤了?来我看看!”说着便要蹲下身子。

 “别……青哥哥还是去看看子樱姐姐可有受伤吧,都怪蕊玉心急,连累了姐姐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