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 分节阅读_28
《爱兮恨兮正文+番外》

分节阅读_28

作者:尘殇 字数:4679 热度:26
……”南宫蕊玉用手牵住男子即将弯下的肩膀,一脸自责地看向隔着两个石阶的白衣女子,颗颗硕大的泪水便不受控制地低落下来,落至男子手背,一片冰凉。
 “她……没事,我来看看你的腿……”宇文陌青说着,便不顾少女反对,将那娇小身躯揽坐在怀里,细细查看起来。

 “子樱可有受伤?”宇文陌凌关切地望向女子,就要将女子打横抱起。
 “没有,不过是小滑了下而已,我自己可以。”夏子樱故作不经意地拂开男子伸出的手,自己撑着站了起来:“倒是蕊玉妹妹,好像是扭伤了脚踝了!”
十分自责地蹲向少女脚边:“蕊玉妹妹,疼吗?都是姐姐不好,好好的为什么要叫你去看那花丛。”说着便向女子那青肿的脚踝抚去,却没想碰上陌青正伸出的手。
四目相对,各色杂陈难以言表,便立即移了开去:“妹妹你坐着,我这就给你采一束回来。”说着,便扯了裙角向草丛奔过去。
覆满青苔的小石径上只留下几抹淡淡的脚印子。

 “五弟你该好好补偿下咱们的蕊玉才是,哈哈哈,这才第一次出来赏玩,便让人姑娘崴了脚,三哥可要替子寒派你不是咯~~”宇文陌凌冲那正替少女按摩痛处的男子调皮地眨了眨眼,便站起身朝那已抱了一捧花束往回走来的夏子樱行去。
 “这么快就回来了?这是什么野花,生得如此雅致?”
 “不懂了吧?你们皇室人家,难怪看不起这些山坡上的小野花呢!”夏子樱十分陶醉地将脸凑向那捧白色粉色相间的野百合,深深吸了口淡淡花香:“喏!蕊玉,给你。好看吧?”

南宫蕊玉一脸绯红地接过女子递过来的鲜花,轻嗅了一下:“唔——,淡淡清香!蕊玉谢谢子樱姐姐哦!”说着便要从男子怀里站起。
 “别,我背你下山吧。”陌青平视着少女,原本面无表情的清冷面庞,硬是挤出一抹微笑,也不看身侧的二人,一把将女子扛向自己宽厚的脊背,一步一步朝山下行去。


还是那家“客满盈”酒楼,因着四人的锦衣华服,那势利的店小二便一路殷勤地将一行人向二楼雅座引去:“几位贵人楼上请!诶,这边走好。”
待坐定,夏子樱忽然很自嘲地弯起嘴角:竟然又是上回那位子,呵呵,够讽刺的……
 “子樱在笑什么?”宇文陌凌宠溺地刮了刮女子娇俏的鼻尖。
 “我在笑,这里好像来过似的,挺熟悉。”说着,不自觉地朝着对面男子瞟去。那清冷的面庞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波动,而那曾用切切眼神注视着自己的双眸里,也已然没有了自己的倒影,“那是我前半年来吃过的最饱的一顿饭了……”

 “对不起,让你吃了这么多苦。”宇文陌凌愧疚地抓过女子纤柔小手,定定看向那兀自神游中的女子:“今天想吃什么,尽可由你点。”

 对不起,让你吃了这么多的苦。
这句话到底应该由谁来说呢……也许,谁也没有这个义务对自己说这些,一过是一环扣一环的命运作弄罢了。由不得自己,也不能全由着他人。
 “近日所食油腻过多,就点些清淡的好了。蕊玉,你们两想吃什么呢?”夏子樱看着那双面潮红的羞涩少女,若无其事般微笑。这个可爱的少女,像极了当初的自己。

 “蕊玉都无所谓的,全听青哥哥做主。”南宫蕊玉说着,轻轻摇了摇身旁青衣男子的宽大袖腕,十分羞涩地低下头去。

 “青只要南瓜清粥即可,其他的三哥做主吧。”仍然是那不带任何温度的语气。
听在对面白衣女子的口中,却像春日午间的阳光般化了心下那层薄冰。他竟是记得的,但凡劳累过度,自己所需便是一碗粘稠的南瓜清粥而已。
一整日的阴霾顿时散去了大半。

 “子樱,忘了当初一路埋怨我饿着你了?这还是凌第一次请你下酒楼,你定要说出个喜欢的菜名来。”宇文陌凌心情十分畅快,不依不饶地非要子樱点上一道不可。

 “那就香酥芋卷吧。”算是呈了他的情。
原本微笑着的众人便忽然尴尬的冷了笑脸。夏子樱却不知,当日蕊玉送那芋卷时,陌凌也是在场的,遂奇怪地看向男子:“陌凌,怎么了?这里没有这道菜吗?”
 “有的……呵呵,小二,那就加份香酥芋卷,另外再随便上些可口小菜好了。”宇文陌凌轻轻抚了抚女子削肩,朝仍伫立在一侧的小二吩咐道。
那小二便哈了哈腰,奔下楼张罗去了。

 “呵呵,子樱姐姐想的真是周到哦。”南宫蕊玉眯起圆圆水眸,冲夏子樱给去一个甜甜微笑,说着又羞涩地扯了扯陌青的袖子:“青哥哥今日可不许再喝酒了……”

 “哈哈哈,蕊玉妹妹真是可爱得紧。大概是那天被五弟给吓着了。别怕,但凡陌凌在此,他便不得胡闹。”陌凌边说,边为其余二人各斟满一杯酒:“难得大家齐齐出来赏玩一次,无酒岂可算欢?”

 “来,青给三哥和子樱师妹敬上一杯。一则希望大事早成,二则祝三哥与子樱师妹早日喜结连理。”陌青忽然换上一副笑脸,站起身手持酒杯,躬身看向陌凌与子樱。
 “五弟,你这是……”宇文陌凌一副倍感受惊的模样,握着酒杯看向身侧不发一言毫无任何表示的夏子樱,不知该是喝还是不喝。
陌青却目不斜视,薄唇微微弯起:“三哥还请不要推辞,青自行先饮了。”说着,一口饮干了掌中酒,亮了亮杯底,兀自坐下。
宇文陌凌这才意犹未尽地饮了下去。

一旁的夏子樱忽然笑了起来:“呵呵,那么,子樱便也敬师兄与蕊玉妹妹一杯。怕是你们俩比我们还要‘早结连理’呢!子樱虽不甚酒量,但这一杯,也定是要一口饮尽的。”说着,也一口饮进了杯中所盛,另外又给二人满了上去。
 “这第二杯嘛!算是谢了你们宇文兄弟二人,若不是你们,子樱此刻还在这殷伽城里跪地乞讨呢!何来如今的锦衣玉食?”说着,不待二人反应,再次一口饮干。
冲那青衣男子示威似的亮了亮杯底,男子却仿若未闻,只是看向桌上的菜肴,夹了一筷子放置身旁少女碗中:“蕊玉妹妹今日劳累,这田鸡养生最好。”

 “谢谢青哥哥,青哥哥对蕊玉最好了。”少女娇羞的嗓音甜腻响起。
听在子樱耳中,仿佛被放大了数十倍。
忽然觉得自己真是愚蠢至极。自认为很有杀伤力的示威和反击,结果人家根本睬都不睬。这感觉有如举着一个硕大的铁锤,朝一庞然大物狠狠砸去,待砸上了,却发现那不过是一层海绵,结局却是把自己震得手臂发麻,而对方却丝毫未损。
自嘲地咧了咧嘴,举起筷子朝那盘丝毫未有人动过的香酥芋卷伸去,狠狠夹了一大筷子过来,一口便塞进去一个……借这吞咽的动作,将那险些溢出的泪水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子樱真是幽默得紧。慢点儿吃,不够一会再点。”宇文陌凌仿若不曾察觉一般,不改一脸宠溺,轻轻抚了抚女子薄肩,递过来一盏茶水:“身子虚弱,便不要再这样喝酒了。”
一时间一冷一热的强烈比衬,便越发让女子苦涩起来。接过茶杯高举面前,一仰头便喝了下去:“恩……日后定不再喝酒了!”






第45章 第45章 访东宫蕊玉起疑
  “子樱姐姐为何日日看书?蕊玉好无聊哦。”南宫蕊玉一把坐在那正沉溺于医书中的女子面前,夺了书抓过女子的手:“子樱姐姐,青哥哥为什么忽然不见了呢?你一定知道对不对?”
 “我?……哈哈,连蕊玉妹妹都不知,我怎么会知道呢?”夏子樱很诧异地点了点少女的额间:“怎么?几日不见便想得慌啦?”
 “才不是……都快半个月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问凌哥哥凌哥哥也不说,问皇兄又挨皇兄骂……”少女很委屈地扭搓着手指,那红润的双唇不自觉地嘟起,十分的娇艳可人。

 “呵呵,那便再等等吧,许是出去办事了呢。对了,近日怎也不见你皇兄的影子了?”夏子樱替少女理了理额前碎发,忽然想起那八婆的南宫子寒似乎一连好几天都没来“骚扰”自己了,便随口问问。

 “他?那坏皇兄,每年中秋过后这段时间,日日都要和妃子寻欢作乐,才顾不上咱们呢。太子妃嫂嫂怀孕了,他连影子都找不着……”南宫蕊玉一提起皇兄便十二万分不满:“对了,正好无事,子樱姐姐不如陪我去看看嫂嫂吧?”

 “这……”夏子樱打心眼里不愿过多和皇室人家交往:“太子妃娘娘怀孕了,我一民女怎好无事去打扰?”说着又要拾起医书。
南宫蕊玉一把夺过那发黄的手记,扯着女子的手臂撒起娇来:“走吧,走吧,子樱姐姐,陪蕊玉去看看嘛。”
 ……

 飞花苑离太子东宫并不远,一路亭台水榭,回廊曲折,一会便倒得太子妃的寝殿内。因南宫蕊玉与太子妃关系甚好,不用通报便在宫女的带领下进得殿去。

 “嫂嫂嫂嫂,看我把谁带来了?”南宫蕊玉一路拽着夏子樱欢快地小跑了进来:“这就是我常说的子樱姐姐。”

那原本正仆卧软塌上刺绣着的女子便抬起头来。青丝挽成芍药髻,上插珠凤双股金步摇,柳眉杏眼,玉白肌肤略施脂粉,温婉娇柔,一看便是淡雅如菊的贤淑女子,却也不过才十八九岁年纪。

见南宫蕊玉领着一个陌生的清秀女子走了进来,莫少妍便轻抚着小腹站起:“两位妹妹今日真是好兴致,来,快这边坐。”说着,便将二人同往软塌边领去,斜靠着坐了下来。
 “唉,不知为何,腰间如此酸软……”

 “太子妃娘娘,若是不介意,便让子樱给您把把脉如何?”夏子樱只一眼便对眼前的纯良女子产生了好感。
 “如此甚好,听说子樱姑娘是贺老伯伯的关门女弟子呢。”莫少妍近日总听南宫兄妹提及眼前的女子,今日一见,果然清雅脱俗,当下便十分放心将葱白玉手伸出。

 “恩,子樱虽说算不上精通,但也略知些许,大概是不会给师傅丢脸,嘿嘿。”说着,便将手指搭上女子的白皙手腕。
斟酌片刻之后:“娘娘腰酸恐因思虑过多,而使气虚所致。还不算大碍,一会子樱给您开两副药方调理下好了。不过平日定要注意静心养神哦。”

 “哼,还静心呢!都是那讨厌的皇兄,每日下了朝便找妃子们胡闹……”
 “蕊玉妹妹,你皇兄他也是不得已,怪不得他。”莫少妍的眉头逐渐凝起:“子樱姑娘是她的师妹,想必也是知道。子寒他练的武功,阳气过盛难以倾泄……少不得女子相伴,尤其是秋后冬至之时……”

原来如此……难怪那家伙如此好色。想起同乘于马车中的那几日,夏子樱默默捏了一把汗……好在那几日他竟然能控制得住,貌似人品还算不错。
嘴里却装作十分了然地道:“嘿,是哦。练那什么剑的确实如此……”

 “啊?那青哥哥是不是也……”南宫蕊玉咀嚼着一半的话尚未说出口,双面却绯红了。
 “呃?那不同的。陌青他练的是汲月剑法,属阴的。不然我和他同……同在山中三年,为何从未发现?”夏子樱险些便将同睡一室给说出了口,暗自庆幸地握了握拳。

 “呵呵,蕊玉妹妹对青殿下真是喜爱得紧。若不是她皇兄一味拦阻,倒不如早早将婚事定下好了。”莫少妍瞟了眼那粉扑扑的少女,一脸好笑。
 “呀!嫂嫂净胡说。蕊玉才不要嫁人呢!蕊玉一辈子就呆宫里,陪着嫂嫂……”少女一只手捂上羞红的脸,另一只便朝着那说话的女子轻轻捶打着。
 “瞧你这丫头羞得。女大当嫁,能嫁给可心之人,那是一种福气。你说对吧,子樱姑娘?”
 “恩?”夏子樱忽然恍过神来:“对、对,一个风流倜傥,一个娇小可人,再合适不过的一对神仙娟侣了……”

 “瞧着子樱姑娘清透伶俐的,一看就让人喜欢得紧。父亲大人前日差人送了两棵神草进来,本宫这怀着孕的,也还用不上。姑娘如此单薄,不如取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