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降服高官老公 > 起死回生
《降服高官老公》

起死回生

作者:八咫道 字数:2671 热度:8
    顾念西离开了两天,一切都好像风平浪静,小六说他在泰国那边顺风顺水,老头子非常满意,大概过不了多久就该回来了。

    这天吃过晚饭,唐笙关切的问了何以宁一些情况,住得习不习惯啊,吃得好不好啊,那殷切的样子让一旁的袁井嫉妒的红了眼。

    何以宁一一回答了,口气淡淡的,直到现在,她对唐笙依然没有任何的感情,相反,她越发的讨厌这个血腥野蛮的地方。

    刚要起身离开,唐笙忽然手扶额头,露出痛苦的表情。

    “爸爸,你怎么了?”唐睿立刻关切的问。

    “是不是老毛病又发作了?”袁井想要去扶他,他摆摆手,抬头对何以宁说:“你们都忙去吧,让以宁扶我回去。”

    袁井伸出去的手又尴尬的缩了回来,收到身侧,紧握成拳。

    在这个家,她是越来越没有地位了,所有的风头都被这个半路捡回来的女儿抢了过去,她真的很不甘心。

    唐睿温和的说道:“妹妹,那就辛苦你送爸爸回去了。”

    何以宁虽然不愿意,却不得不走过去搀起唐笙,“走吧。”

    望着父女俩远去的身影,袁井恨恨的咬牙,“睿儿,你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东西被人抢去吗?在她没有出现之前,唐家的一切都是你的。”

    唐睿垂着头,额前的发丝掩盖了眼中的情绪,让人辩不出深浅,半晌,他才温吞吞的说道:“妈,做好你的唐夫人就行了。”

    “睿儿……”

    袁井一脸不甘,唐睿却已经转身离开,她微微眯起眸子,眼底泛起一层腥红的光芒。

    何以宁将唐笙扶到椅子上坐好,又去倒了一杯水,“你先休息吧。”

    “以宁。”唐笙急忙叫住她,叹息一声,“以宁,陪陪爸爸不行吗?”

    这样的请求让她无所拒绝,不管怎么说,她的身上流着这个男人的血,她停下脚步,“你哪里不舒服?”

    “老毛病了。”

    “我给你看看吧。”她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拿起他的手腕号了号脉,并没有什么异常,“你这头晕的毛病多久了?”

    “从你妈去世的那一年就有了,虽然不是什么要命的病,但发作起来也要搭进去半条命,后来遇到你袁阿姨,她用一种偏方控制了我的病情。”

    “看过医生了吗?”

    “有你袁阿姨在,不用医生。”

    聊了几句,唐笙忽然痛苦的盯着她,“以宁,不想看看你姐姐吗?”

    提到唐言熙,她立刻想到了萧尊的话,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嘴上却没有拒绝,“她在哪儿?”

    “你跟我来。”

    唐笙起身,脚下的步子很慢,一点点挪到里侧的卧室,背影蹒跚。

    他打开灯,随着灯光一亮,何以宁看到了放在墙角的那只水晶棺,她以为自己会害怕,相反,她面色平静的走了过去。

    唐言熙躺在一片鲜花当中,穿着白色的长裙,青丝如缎,柔顺的披在肩膀上,脸色很白,五官精致,是个美丽的令人无法忘怀的女人。

    “她是怎么死的?”何以宁奇怪自己的反应竟然这样平静。

    “自杀。”唐笙的眼角溢出水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水晶棺中的人,没有了犀利,没有了凶残,只是浓浓的疼惜。

    唐言熙的死果然跟萧尊没有关系,她是自杀的。

    何以宁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她有些可怜身边这个男人,失去亲人的感觉像是罂粟的毒一直在苦苦折磨着他,所以才把心爱的女儿放在眼前,夜夜思念,就好像她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这样做,是很变态,却又是一种无能为力的表现,不管他有多么强大,他主宰不了所有人的生死。

    唐笙扶着额头,好像十分难受,“以宁,去把你袁阿姨叫来,我这头痛好像加重了。”

    说完,他瘫坐在椅子上,呼吸开始急促。

    何以宁急忙说:“好,你忍着点,我马上去叫她。”

    暗夜说袁井来自苗疆,会一些妖术,她恐怕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方法控制了唐笙的病情,或者说,唐笙的病根本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袁井正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忽然听见敲门声,她说了声,“进来。”

    何以宁推开门,人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屋子里那股阴森的气息立刻迎面扑来。

    “老头子让你去一下,他头痛病发作了。”

    袁井抬起眼,看到那个背着光而立的女孩儿,那五官与唐言熙像极了七八分,就好像是她的冤魂站在那里,正用幽幽的眼神望着她,她忍不住脊背发冷,勉强挤出一丝笑来,“好,我马上过去。”

    她从墙上摘下一块羊头骨,然后走了出来。

    见何以宁一直跟在身后,她回头警告,“这种事你还是不方便在场。”

    她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伎俩怕被别人知道吧。

    何以宁说:“那拜托你了。”

    袁井哼了一声,向着唐笙的房间走去。

    何以宁看到她走远,立刻原路返回,那个阴森森的房间里一定有什么秘密,不但跟唐笙的病有关,也许跟唐言熙也有关系。

    她站在门外,房间内好像有着凉嗖嗖的戾气直往外冒,她想到那条大蛇,顿时没有了进去的勇气,可是唐笙对袁井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怀疑,如果一直这样依赖她,而不是接受正规的医疗救治,病情只会越来越重,就算她不喜欢他,甚至有些恨他,但她也不希望看着他死掉。

    何以宁鼓足了勇气,倏然推开面前的大门,昏暗的屋子里只有豆大点的亮光,来自于角落的落地灯,墙上的那些兽骨被镀了层恐怖的色彩,一双双黑洞洞的眼睛仿佛活着一般在注视着她。

    何以宁紧张的要命,紧攥的手心里沁出丝丝冷汗,忽然脚下一个踉跄,她差点一头栽倒,定睛看去,竟然是那条碗口粗的大蛇,顿时,脑袋上的发丝根根倒竖,寒意从脚底一直蹿向头顶,声音哽在喉间,早就忘了该怎么叫喊。

    袁井来到唐笙的房间,他正痛苦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捶打着太阳穴,好像要把什么东西从脑袋里面挖出来一样。

    袁井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一脸关切,“笙爷,很快就会好了。”

    唐笙看到她,就像看到救星一般,“袁井啊,多亏有你。”

    袁井将那块羊骨罩在唐笙的头顶,然后闭上眼睛,全身好像被鬼神附体了一样,嘴里念念有词,大约过了十多分钟,黄白的羊骨开始发黑,唐笙脸上的痛苦也逐渐减轻,最后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

    袁井将羊骨取下来,忽然瞥见一侧的水晶棺,眼珠子一转,低声说道:“笙爷,你想不想让言熙起死回生?”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