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降服高官老公 > 金蚕蛊
《降服高官老公》

金蚕蛊

作者:八咫道 字数:2508 热度:6
    袁井将羊骨取下来,忽然瞥见一侧的水晶棺,眼珠子一转,低声说道:“笙爷,你想不想让言熙起死回生?”

    唐笙刚刚稳定的情绪忽然又波涛起伏,丝毫没有被岁月镌刻上苍老的脸隐隐几丝抽动,“起死回生?这世间还能有让人起死回生的办法?”

    袁井蹲在他面前,双手攀着他的膝盖,眸底红光翻涌,“我知道一个神奇的巫术,从前有一对姐妹,姐姐为了救妹妹而死,妹妹非常伤心,就让一个巫师放干了她的血让姐姐起死回生,而活过来的姐姐,她的身体里住着两个灵魂,姐妹同体。”

    唐笙哈哈一笑,“这是现代社会,虽然我不懂什么科学,但是也相信人死不能复生,你说的这个当成故事听听就罢了。”

    袁井劝道:“这个世上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和解决的事情,比如说你的头痛病,为什么医院治不好,我却能治好,我们苗疆的巫术可是很神奇的,虽然我不敢百分百保证会让言熙起死回生,但是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她握着唐笙的手,“如果言熙可以活过来,你就可以同时拥有两个女儿了,你是那么的爱言熙,而以宁却是别人的女人,她只认她的养父母,你对于她来说,跟普通人无异,这个世上,只有言熙是你最疼爱的人,只有她认你这个父亲。”

    袁井的蛊惑如魔咒一般,丝丝缕缕的缠绕在唐笙的耳边,他忽然又觉得头痛,摆摆手说:“这件事,再商量。”

    见有余地,袁井也没有再继续逼迫,低下头阴阴一笑,起死回生?天真!

    何以宁差点被大蛇绊倒,可那大蛇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她大胆的瞧向它的肚子,中间滚圆的凸起一块,好像是塞了什么东西,她知道蛇在吞下一个巨大的食物时,反应和攻击性都是最弱的,因为它们的身体承受着巨大的负担,根本没办法动弹。

    她这才放下一颗心,快速的绕过它。

    袁井的屋子十分恐怖,摆挂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最阴暗的墙角放着一张古旧的桌子,隐隐有烛火跳动。

    桌子上有一排金制的小盒,何以宁借着微弱的灯光打开其中的一个,映入眼帘的是一只蚕,全身金黄色,身下铺着一层上等的绸缎,那蚕此时正慢慢的啃咬着丝绸,在空旷在房间里发出极细小而又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这个袁井也太变态了,竟然养这种渗人的东西。

    何以宁盖上盖子,又打开另一个,接连十几个都是这种恐怖的金蚕。

    最后一个有些差别,盒体是黑的,里面有几条叫不出名字的黑虫爬来爬去,虫子中间有一层黑色的粉沫,何以宁拿出手帕,躲着那些虫子取了一些粉沫出来,包好后揣在口袋里。

    刚扣上盖子,忽然听见开门声,她迅速看了一眼四周,最后躲到了床底下。

    透过床幔的缝隙,她清楚的看到袁井的高跟鞋正在朝这边走来,她心里紧张的要命,暗暗攥紧了拳头。

    鞋子在她的面前停了一下,好像在观察什么。

    何以宁静静的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双女鞋,半晌,她终于又转身离开,开门声随之响起。

    何以宁没敢轻举妄动,等待了一会儿才从床底下钻出来,来不及多想,她迅速拉开门跑了出去。

    回到房间,她立刻锁上门,将身上的外套脱下,那个阴森的地方太过于恐怖,直到现在,她的心还在怦怦直跳,好像随时会跳出胸腔。

    平静了一会儿,她才打开电脑,上网搜索关于那个金蚕的资料。

    网上描写的非常详细,原来这是苗疆的一种蛊术叫做金蚕蛊,把这种蚕的粪便放在食物里,人吃下去后就会中蛊,就像人死后身上生出的尸虫,侵入人的肚子后会吃掉人的肠胃,染了蛊毒的人,如果没有正确的方法破解,就会像得了一种慢性病,药石罔效。

    她是医生,本不应该相信这种邪术,但是很多疑难病例都很难用科学来解释,这种流传下来的巫术也并非真的是封建迷信,她有一种直觉,唐言熙的死也跟袁井脱不了关系。

    房间里没有试验器材,何以宁只好先让小六去买,她打开带回来的手帕,里面的粉沫形状诡异,让人不得不产生怀疑。

    小六回来的时候顺便带回了顾念西的消息。

    “二小姐,姑父好像遇到了麻烦。”

    “他……他怎么了?”何以宁这几天一直心绪不宁,总是担心他会出事,没想到小六这么快就带来了坏消息。

    小六说:“好像是货有问题,跟那边的买家发生了争端,听说还动手了,那买家叫嚣,要让他们出不了泰国。”

    何以宁似乎猜到了什么,她让小六把东西放到卧室,然后去找唐笙,唐笙正站在水晶棺前,脑中还在回响着袁井的话,“这个世上,只有言熙是你最疼爱的人,只有她认你这个父亲”!

    他悲痛的抚摸着玻璃下面的脸,好像她是睡着了一般。

    “是你做的吧?”身后忽然响起的质问声让唐笙猛地一惊,不过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能自由出入他的房间,除了袁井母子就只有何以宁了。

    何以宁站在不远处,目光中难掩一抹责备与愤恨,唐笙看着她抵触而怨憎的眼神,再一次想到了唐言熙,如果她还活着,永远不会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

    “以宁,什么事?”抬眸,已经是和言悦色。

    “你故意让那批货出事,借着别人的手要杀掉顾念西,对吧?”

    唐笙笑了一下,并不否认,“那批货的确有问题,但这是对他的考验,如果他连这点小事都解决不好,怎么配做更大的生意?”

    “他会死。”

    “唐家的女婿从来就不会怕死,更何况他是顾念西。”唐笙走过来,慈爱的望着她,“以宁,我是你爸爸,你应该更加关心我才对。”

    何以宁冷笑,“如果他缺了一根头发,我一辈子不会原谅你。”

    她是无法接受这个父亲,但她并非冷血无情,如果她不在乎他,也不用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潜入到袁井的房间,而他呢,一次次做出伤害顾念西的事情,她是有底线的,触到了她的底线,她会选择鱼死网破。

    唐笙目送着她绝然离开的背影,慈目中不由染了复杂之色,也许,他可以考虑一下袁井的建议,一个身体里存在着两个女儿的灵魂,以宁不会真的死去,言熙也可以活过来。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