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降服高官老公 > 记住我的名字
《降服高官老公》

记住我的名字

作者:八咫道 字数:2727 热度:5
    “你……”阿娜瞪大眼睛,不可能的,她亲眼看到他喝下了那杯茶,他怎么没有中蛊?

    “你想问,我为什么没有中你的蛊是吗?“顾念西幽幽说道:“因为我根本没有喝那杯茶。”

    “不,我看到你喝下它了。”阿娜难以置信。

    “因为这个。”顾念西取出一块海绵一样的东西,“这是吸水脂,它可以吸下一公斤的水,更何况一杯茶。”

    “你早就看出来了?”

    “你以为我千里迢迢来找草婆,会对你们的巫术一点功课都不做吗?”

    为了何以宁的病,他已经把这种古老的巫术研究的非常透彻,除了自己不会用外,可以说是精通的地步。

    “下蛊的方式主要是食物,只要避开食物上的接触就能避开蛊毒。”

    “你早就看出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不错。”

    “所以你才故意试探我?”

    “丹甘说,在这一带,草婆是受到歧视的职业,没有人会主动承认自己就是草婆,如果你的职业可以见得了光,也不会躲在深山里。”

    “哈哈。”阿娜大笑起来,“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真是聪明。”

    转瞬,一股忧伤自她的眼中弥漫了出来,“没有人一出生就愿意做草婆,你知道我阿妈是怎么死的吗?”

    顾念西凝视着她,心中已经猜到了大概,那必然是个凄惨的故事。

    “那时候我们住在村里,跟村民们的相处还算和平,一次,有一家的孩子得了怪病,吃了许多草药都不好,一直吐啊哭啊,村里人都说是我阿妈给那小孩中了蛊,他们每天在我家门口敲锣打鼓,让阿妈替那孩子解蛊,可阿妈根本没做这种事,她也爱莫能助,最后,孩子死了,半夜的时候,我们家被人放了一把火,阿妈被烧死了,临死前,她把我压在身底下,我才活了过来。”

    顾念西看到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滚落下来,脸上那种诡异的色彩变成了一种忧伤的格调。

    他缓缓拿开手里的匕首,“后来呢?”

    他没有办法对一个这样脆弱的人刀刃相向。

    “后来我就很恨那些人,明明不是我阿妈做的,他们非要把罪名扣在她的头上,于是,我很小的时候就学着阿妈练蛊,也许是我天生就适合做这个吧,竟然越来越厉害,最后被村民视为不祥之物,被永远逐出了村子,我无处可去,只能住在山里,你现在看到的,并不是我本来的面貎,我的脸早在那场大火中已经毁掉了。”

    “这也是一种蛊术?”

    “不,这是植物妆,你想不想看看我本来的样子?”说这话时,她的声音中有些凄凉。

    顾念西摇摇头,感觉这个阿娜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揭开伤疤是最痛的。

    她缓缓从床上坐起来,“你现在知道我是草婆了,你想找我做什么?”

    “你肯帮我?”顾念西收回手上的匕首。

    阿娜凝视了他好一会儿,笑得很神秘,“如果你没有收起这把刀,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想要的答案。”

    对于她来说,生命早就是可以置之度外的可有可无,没有人可以用性命来威胁她。

    二十多年前的大火,连她的心也一起烧毁了,她没想到,时间过了这么久,她还能遇上一个男人,会让她有一丝叫做心动的感觉,她第一次开口跟别人说起往事,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流下一滴眼泪,第一次从别人的眼中捕捉到了那种叫做怜惜的眼光,她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心里一定深爱着一个女人,爱到轰轰烈烈,爱到天翻地覆,同时,他傲气的外表下又隐隐泛着善良的光泽。

    “你同情我吗?”她忽然幽幽问道。

    “你不需要同情。”顾念西想也没想的回答。

    “哈哈。”阿娜笑起来,“这是我想听到的答案。”

    她望过来,“说吧,你想问什么事?”

    顾念西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目光中难掩一丝期待,对他来说,她就是曙光。

    阿娜想了一下,“解蛊的人只能是施蛊的人,理论上来讲,你的女人已经无药可救了。”

    “既然是理论上的,那就还有奇迹的存在是吗?”顾念西不想放弃任何希望,他找了这么久才找到一个草婆,不想听到这种答案。

    “你很幸运,遇到了我。”阿娜笑得有几丝得意,“我敢保证,这个世上除了我,没有人可以解开这个蛊。”

    顾念西不解的看着她。

    阿娜继续说:“如果跟施蛊的人流着相同的血脉,用这个人的血再加上蛊物的血,就可以救你的女人。”

    “袁井的儿子已经死了。”顾念西唯一想到的人就是他。

    “不,她还有其它的亲人。”阿娜绽开一抹了然的笑,“因为你口中的袁井是我的姨妈,我阿妈的姐姐,她当时跟我阿妈一起继承了这种蛊术,只是她为人太过于痴迷,总想着用这种方法来达到操纵一切的目的,最后跟我阿妈闹翻,带着她的儿子离开了这里,我已经很多年不知道他们的消息了,没想到她已经死了。”

    对于袁井的死,她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就好像在谈论别人的生死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这是袁井的故乡,他真要怀疑她们之间的血缘关系了。

    “那你说的蛊物,就是指炼就了这个蛊术的毒虫吧?”

    “对,蛇蛊是将五种毒虫关在一起让它们互相残杀,最后活下来的那个就叫蛊,既然她中得是蛇蛊,那么这个蛊物一定是一条蛇,只是……你还能找到它吗?没有它,就算有我的血液也没有用。”

    顾念西马上想到,何以宁曾经说过,她在袁井的房间里看到过一条大蛇,那条大蛇一定就是阿娜所说的“蛊物”。

    只是灰网基地早已残破不堪,很多地方已经被炸平,袁井死了,那条大蛇还能活下来吗?就算活了下来,茫茫林海,要去哪里找一条蛇。

    阿娜跳下床,拿出钥匙打开了那扇锁着的小门,一股腥臭气息迎面扑来,顾念西跟在她身后,看到阴暗潮湿的屋子里爬满了毒蛇,蝎子……还有一些他没有见过的丑陋毒虫。

    阿娜取出一个小袋子递过来,“这是腥血,可以引蛇出洞,希望能帮助你。”

    她从他的腰间抽出匕首,凝视着闪亮的刀刃,笑容在上面绽开,“我会记住你的名字,顾念西。”

    她一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臂,用一个小瓶子接满了她的血,封好盖子后一起装进袋子,“能不能救活你的女人,就靠你自己了。”

    顾念西接过来,郑重的说了声,“谢谢。”

    “你不需要谢谢,你只需要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莫娜。”

    “以后如果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义不容辞。”

    阿娜咯咯的笑起来,“不用,记住我的名字吧,我死了,记得给我树一个墓碑,就写莫娜之墓好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