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降服高官老公 > 照顾你一辈子
《降服高官老公》

照顾你一辈子

作者:八咫道 字数:2848 热度:6
    巷子的尽头有间孤零零的房子,老远就可以闻到中药的味道。

    大黄跑过去,凑在晒晾在外面的药簸箕上闻来闻去。

    “我这只看人,不看狗。”屋子里的声音吓了大黄一跳,汪汪叫了起来,它一叫,顾念西立刻往何以宁的身后躲,好像很害怕似的。

    何以宁轻叱,“大黄,闭嘴。”

    大黄立刻老老实实的蹲坐在一边。

    老中医看上去六十多岁,体格健壮,精神矍铄,正在称重草药,看到门外进来的人,也没有多少奇怪,“小四,今天感觉好些了吗?”

    “阿公。”何以宁走过去,“他的伤是您治的吗?”

    阿公放下手里的杆秤,看向她,“你是他的……”

    “妻子。”

    “难得你能找到这里来。”他包好草药,拿起烟斗捏了一些烟草点燃,“他是在河边被发现的,当时呼吸都已经没有了,呛了太多的水造成窒息,而且身上几处枪伤,流血过多,唉,要不是这孩子命大,现在早就死了。”

    何以宁听着,想像着当时惊心动魄的情景,再看到他现在完完整整的站在这里,真是上天的恩赐,“那他现在为什么不会说话?”

    “溺水太久,脑部缺氧,并发的癔症。”老中医看向他们紧握在一起的手,笑道:“他竟然认得你,真不容易,他才醒的时候,可是见人就打,谁也不敢靠近。”

    “那你说,他是失忆了吗?”何以宁有些紧张的问。

    老中医摇摇头,“他没失忆,相反,对于从前的事他一直紧紧的记在脑子里,只是埋得太深了,我给你举个例子,记忆就好比是珍珠,它被埋在沙子里,沙子没吹尽,它就露不出来,只是,他现在还能保存着从前的记忆,但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了,他的病发展下去,就会抹掉他的一切,你懂吗?”

    何以宁点点头,“我明白了,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吹尽那些沙子,打败体内的另外一个自己,对吗?”

    老中医笑着吸了口烟,“他患得这种癔症并不可怕,也许下一秒就能恢复成正常人,也许一辈子都是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像个孩子,智商永远停留在这个阶段,吃饭睡觉都需要别人照顾。”

    老中医将刚才打包好的中药递过来,“一日三次,用水煎服。”

    何以宁急忙要掏钱,老中医将烟斗在桌了上轻磕了一下烟灰,“我这里的规矩,治不好不要钱。”

    “这……这怎么好意思。”

    他看向一直盯着某处看得出神的顾念西,“这孩子不是普通人,我相信他一定会战胜体内的那个自己,就冲着他没有忘记你就可以断定,他一定会好起来。”

    他见过太多这种病,多数人都放弃了,败给了病魔,而这个孩子看似无声无息,心中却一直跟那些魔鬼做着斗争,是什么样坚强的意念让他具有了这种强大的力量。

    何以宁轻轻拭去他额头的汗,心里一阵酸楚,他经历了这么多苦难才活下来,却一直紧紧记住她的名字,说不出来,就用手语记住,随时随地的比划着,为的就是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何以宁,对他来说,忘记了何以宁,他的一切都是空白。

    回到来时的小屋,男孩的父母已经回来了,何以宁简单介绍了下自己,然后便要给那两口子钱,感谢他们救了顾念西,也感谢他们一直收留他,没有对他弃之不顾,两口子说什么也不肯收,何以宁还是坚持要给,说是以后几天的借宿费,两口俩勉强答应,立刻倒出一间屋子来,拿出晒干的被褥。

    顾念西一直不肯松开她的手,她连药都不能煎,无奈之下,她看到他手腕上戴着的手表,那块她送他的表,白色的表带早就破烂不堪,露出里面灰色皮质,她把他的表拿下来,他立刻紧张的去抢,这一抢便松了手,然后跟孩子得到心爱的玩具一样,用手握着,紧到不撒开。

    何以宁的手终于自由了,看过去,竟然被他握到通红,她知道,他是舍不得放手。

    她轻轻抱了一下他,“顾念西,你乖乖坐在这里,不准动,知道吗?”

    现在的他,跟小孩子无异,就算是软言细语的哄着,他也未必能听进去几个字,有时候,他就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哭不笑的。

    何以宁掩饰了眼底的那丝心疼,逼着自己转过身,她还要去熬药,她的病好了,却换做他变成这个样子,正如那个医生所说,也许下一秒会痊愈也许一辈子如此,但是她不怕,只要还活着,就算他永远不恢复,她会照顾他一辈子,她忽然想起他曾经给她背过的那首诗“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他都变成一个大孩子了,还有什么早啊迟啊。

    何以宁在门口的炉子上煎药,大黄趴在一边看,那个小男孩也蹲在一边看。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何以宁边用手里的扇子掌控火候。

    “我叫阿军。”

    被巧克力和饼干收买的阿军对何以宁格外的亲切,几乎成了她的第三只手,只要她一张口,他立刻就会屁颠屁颠的跑去准备,像这扇子药炉都是他找来的。

    中药很苦,闻着的味道也很怪。

    何以宁煎好药用碗盛出来,放凉后才端到屋里。

    那个小孩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呆萌呆萌的样子,真的是一动都没动过。

    她心疼又自责,后悔不该说那种话,她以为他听不懂,其实他有时候都能听懂。

    “顾念西,来吃药,吃了药,病才会好。”她把盛满药的勺子放到他嘴边,他立刻把头别开,表现出不吃的样子。

    “如果你不吃药,我就不陪你玩了。”

    他垂着头,眼中仍然没有丝毫的光彩,也没有焦距,却是把嘴凑了过来。

    这句话管用了!

    何以宁喂他吃了一点药,他立刻又甩了甩头,皱着好看的眉头,再也不肯喝一口。

    “是不是太苦了?”她自己尝了一口,果然很苦。

    顾念西以前不怕吃苦,最怕吃甜,没想到生了病,连脾性都改变了。

    何以宁掏出一块巧克力,掰成一小块,又把这一小块掰成两块,她所存的巧克力不多,他还要吃这么久的药,要小心利用着。

    她先把巧克力往他的唇上点了点,他尝到甜味儿,眉头才舒展开,她指了指汤碗,“喝光了,才可以吃糖,好不好?”

    他眨着一双黑矅石般的眸,那么明亮,只是没有生气,她有时候不敢看他的眼睛,被他注视的时候,她总是存有一丝幻想,幻想他可以突然开口喊她一声“何以宁”,那毕竟是奢望吧。

    他果然很听话的把药喝光了,然后便一直看着她手里的巧克力,她把那小小的一块放进他的嘴里,他很高兴的含住了。

    何以宁端着空碗起身,眼泪在一转身的时候犹如珍珠断线。

    晚上的时候,她给他的伤口换药,伤口已经结成一个粉色的圆形的凸起,只是还有浓肿的地方,她小心的换好药缠上绷带。

    他一直安安静静的,好像不知道疼。

    她刚换好药,他突然把头往她的胸前一埋,双臂搂住了她的腰。

    这个熟悉的动作让她浑身一颤,连血液都跟着僵硬凝结,他……他恢复了吗?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