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降服高官老公 > 尘埃落定
《降服高官老公》

尘埃落定

作者:八咫道 字数:2692 热度:4
    A市,军区医院。

    医生给何以宁做了全身的检查,她紧张的一直问,“医生,宝宝没事吧?”

    医生说:“有轻微的流产征兆,但是不严重,需要住院观察。”

    听说不严重,何以宁这才稍微安心,经过这样的折腾,她最担心的就是宝宝。

    “这两个小家伙好像很坚强。”医生笑说:“应该是一对很乖的宝宝。”

    何以宁轻轻抚摸着小腹,是的,他们一直很听话,一直很乖,他们跟自己的父母经历了生死离别,波澜壮阔,他们还没有看到这个世界,就已经活得惊心动魄,五彩斑斓,还好,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何医生。”警卫员拎了几个保温筒走进来。

    这些日子,她的一日三餐都是从部队那边送过来,各种补汤补品,吃得她都快吐了,但是为了宝宝,她还是坚持营养食补。

    “你们四少怎么样了?”

    医生不让她下床走动,怕对胎儿产生影响,她便没敢乱动。

    顾念西的右臂做了手术,身上的一些旧伤也引起了病发症,回来后昏迷了三天,王经伟说他刚刚才醒。

    其实何以宁最担心的是他手臂上的枪伤,拖得时间太长了,恐怕不太好处理。

    “王处长,我想去看看他。”

    “医生说你不能乱动。”

    “没关系。”何以宁指了指角落里的轮椅,“我坐那个。”

    她的身体自己很清楚,没有那么娇贵,而且两个宝宝也一定想他们的爸爸了。

    王经伟不敢自作主张,问过医生的意见后才敢推着她来到加护病房。

    老远就听见顾念西在里面发脾气,弄得几个医生很无奈。

    “靠,插这么多管子干什么,你们当我是饮料啊。”

    “我老婆呢,带我去看她。”

    “为什么不让乱动,我就要去看她……”

    何以宁轻叩了两下门,看到那个全身被包得像个木乃伊的男人在凶巴巴的吹胡子瞪眼,她揉揉眉心,只是轻念了一声,“顾念西。”

    刚才还恨不得上房揭瓦的人立刻就变成了小花猫,眼神灼灼的盯着她,她没事了。

    这个很不配合的顾大军长终于老实了,几个医生顿时向何以宁投去崇拜的目光,人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这世上能降住顾念西的,恐怕只有何以宁了。

    何以宁推着轮椅来到床边,心疼的拿起他的左手,语气嗔怪,“吵什么啊,自己是病人不知道吗?”

    “何以宁,我要吃西红柿炒蛋。”

    “那你要好好养病,等你病好了,我给你做。”

    他说,“何以宁,你上来。”

    他把身子往里面挪了挪,拍了拍空出来的位置,然后把一屋子人都轰了出去。

    这是他们的甜蜜时光,闲杂人等,统统滚蛋。

    何以宁从轮椅上站起来,扶着床沿爬上去,他立刻将她搂进怀里,宝贝似的抱紧了,“何以宁,我的女儿们没事吧?”

    她笑起来,“你这么确定一定是女儿?”

    他很较真的竖起眉毛,“我说是女儿就是女儿。”

    “好好好,是女儿。”何以宁偎在他的胸前,“你说给她们取了名字,是什么啊?”

    他立刻兴奋的拿过她的手,在她的掌心边写边念,“老大呢叫顾惜宁,老二就叫顾爱宁,好不好?”

    顾念西珍惜何以宁,顾念西爱何以宁,是这个意思吗?

    就连名字都满含了他的爱意,她还能说出一个反对的字吗?相反,她的感动,一塌糊涂。

    “嗯,好,就叫这个。”何以宁轻搐了下鼻子,眼中浮出一抹晶莹,顾惜宁,顾爱宁。

    “顾念西,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暗夜呢?”

    想起那天的经历,至今还是心有余悸,他跟暗夜的搏斗没有坚持多久,因为整个迷宫一直在摇,几乎站不稳脚,就在河水倒灌进来的那一刻,一侧的墙壁突然被震开,露出外面一片漆黑的大洞,有风从那里灌了进来。

    他立刻想到了那条地下河,这个地下迷宫建在地下河上,蜿蜿蜒蜒,有的地方与河流相邻,有的地方凌驾在河面上,而从这个洞口往下看,就可以看到下面的大河。

    他几乎没做他想,毫不犹豫的就要跳了下去。

    “顾念西,萧尊呢?”他停在洞口,转头看过去,暗夜竟然没有要走的意思。

    “他还在里面。”他简单的回答了一句便跳了下去,身后,土石继续倒塌,他听见河水灌进来的声音。

    直到他掉进下面的大河,也没有看到暗夜的影子,整个迷宫在瞬间塌了下来,声音如滚滚而来的雷声,如果再晚一步,这里就会变成了他的坟墓。

    他沿着地下河一直往下游,地下河水冰冷刺骨,他有几次差点冻到失去知觉,可是一股强烈的信念在支撑着他,他必须要活着出去,他的老婆和孩子还在等着他。

    也许,暗夜是回头去找萧尊了,明知道会被淹埋,可他还是回头了,结果这一回头,就没有再回来。

    听闻暗夜的结局,何以宁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男人是邪恶的,却并非毫无感情的,她想起第一次见他,他身受重伤,临走的时候把那块金表留给了她,那时候的暗夜,她当真是恨不起来。

    过去的恩怨都随着那个地下迷宫一起掩埋了,可是有些记忆有些人却无法被时光所抹煞,就像萧尊。

    顾念西似乎看出她的难过,“何以宁,你为别的男人伤心,我可是会生气的。”

    她将头靠在他的胸前,“你说他真的会死吗?”

    “不知道。”

    没有见到尸体,又怎么去判定一个人的死亡,这个世界,处处都是奇迹,是顽强的生命力所造就的奇迹。

    “对了,医生说你的手臂怎么样?”何以宁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顾念西不自在的将她的脸按在胸口,不让她看到自己的表情,眼光中一抹苦涩与无奈。

    医生刚刚说过,他右臂上的子弹虽然取了出来,但是伤及了筋骨,又长时间没有得到治疗,很可能会落下残疾,他的这只右臂很可能就要废了。

    “没事,一个枪子而已。”他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背。

    “嗯。”

    何以宁只是笑了笑。

    两人又说了会话,医生便过来了,何以宁需要回房做检查,而顾念西的伤口需要换药。

    她刚一离开,顾念西就沉声警告他的主治医生,“我这条胳膊的事,不准告诉任何人,特别是我老婆。”

    “我知道了,顾军长。”医生乖乖的回答。

    他知道何以宁刚才虽然没有深究,但是以她行医的经验,她一定会直接去问医生。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