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网王——水涟漪 > 正文 分节阅读_24
《网王——水涟漪》

正文 分节阅读_24

作者:云之舞 字数:5674 热度:1
    一般来说,乖哥哥千石清纯是不会选择走这样的路回家,而他训练完后通常都会跟队友一起走的。但是今天不同,因为有人告诉他,他最重要的妹妹被人困在巷子里。

    明明知道,那只是个陷阱,他还是会笑着踩进圈套里,只因他害怕,万一是真的呢?所以,当他被一群穿着黑色西服的人围上时,依然笑得爽朗,因为他确定了妹妹还安全。

    “啊诺,请问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千石搔搔头,不解地问。他不笨,光看前面那辆黑亮的轿车,就知道对方不是求财的。那是为什么?

    “我们主人想见你。”立在车前的黑衣人沉声道。

    “诶?可是我不认识你们主人啊~~而且,现在很晚了,我要回家了。”笑容单纯,但这几年陪着妹妹接受亚久津训练的肌肉不由自主地绷紧,千石肯定自己最近搭讪的女生中没有大富大贵的。

    “你太多话了!!”离他最近的黑衣人二号,暴躁地扬起手,正要向防备不及的少年颈项击去。

    “啊啦,大家怎么这么客气~~”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清脆的声音横空传来。巷子头那边,少女一身华贵的制服,扛在肩头的花剑褪去剑套,闪着冷光。流光灵动在眼底,气质悠然,只有几不可察的微喘泄露剧烈运动的余韵。“这么客气邀请我家哥哥去玩啊~~”

    “小悠!!”千石看到少女,惊讶地叫——她怎么知道?刚想走到妹妹身边,车内却传来响指的声响,然后,其中两个黑衣人一起行动分别扑向两个孩子!!!

    “哥哥!!小心!!”碧川悠敏捷地用剑架开对方的手,急忙看向巷内。千石尽管吓得不轻,但仍直觉地避开了拳头的攻击。剑与剑的碰撞,少年惊吓的叫声,交织在昏暗的狭窄场所里。

    两个孩子在所有拳头和攻击中慢慢靠近。对上专业的人士,他们连躲过攻击都觉得困难。这个时候,外面不会没有人的,只要到人群中,什么都好办!!险险地格开日本刀的横劈,手腕被震得发麻的碧川悠朝兄长打了个兄妹间的秘密手势,两人瞄准时机就往外突破!!

    “哼,不自量力!!”挥舞日本刀的人轻蔑地咧嘴,手腕轻转划出寒光,直直砍向少年的背!!

    “清纯!!”碧川悠身手神速地拉了千少一把,却大意地把自己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内。来不及动,怕死的碧川悠没种地闭上眼,等待剧痛。冷刀,划破空气而下——

    等了好一会,只感受到自家兄长紧紧抱着她的力度,微微张眼望去,是千石惊惶未定的脸,往上,刀刃离他们不足5公分。修长的手,硬生生地掐进黑色的袖子里,让黑衣人握剑的手发紫,可见来人用了多大的力气!!

    “我说,滚!!”手一扬,180公分的高壮身影就这样飞到墙边,不醒人事。少年幽绿的眸子闪着血红,邪魅的气息冰寒一身,嘴边的笑容绝美却让看到的人心颤!!

    “星……星?”望着几乎是陌生的人,千石诧异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今天的际遇完全超出他能理解的范围,到底……

    “清纯!!”妹妹惊叫让他回头,却被后颈的痛楚夺去所有意识……他就知道,小悠叫他名字的时候,总没好事……

    洛星一把把偷袭的人撞开,拉着两个孩子闪到一边。“没关系,他只是昏过去了!!小悠!!先把他带走!!我来断后!”

    担忧地看了在激斗中的少年一眼,知道他正处在有利一方,明白自己继续留下只会给他负担。把兄长的手架在肩头,撑起他高大的身子,碧川悠边咬牙诅咒怎么人这么重边在星的掩护下躲过攻击往巷子口移动。

    在女孩离开巷子的刹那,幽绿的眸子里残忍浮现一丝兴味,思绪在挣扎着,跃动的邪恶念头霸占他所有的思考……

    “喂,女人,你在干什么?”头发染得灰白的少年十分高大,气势可以吓得社会良民退避三尺,皱着眉头看着那边的伙伴。

    “……仁?”呆着的女孩望着少年,失神的黑色眸子稳定下来,把兄长交到少年勉强伸出的手,“你怎么在这里?”他刚才来电话也只说千石被奇怪的人带走啊。

    “笨蛋,我回家就是这条路啊……”虽然他早回家了,但是不怎么想让她知道自己出来的原因。他才不承认是在担心!!

    “呐……仁,帮我把哥哥送回家!!我还有事!!”交换了个两人懂的眼神,碧川悠右手挥了挥——她把那个自恋到极点的孔雀送的剑掉在那了,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准没好事!!甩过半长的辫子,某悠往出来的方向而去。

    白发的少年肩头挂着橘色头发的少年,狠戾的眼神注视少女离开的身影,掠过极浅的担心。然后,撑着同伴,转身离开。那家伙,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怕死得很。

    再次回到那个昏安的地方,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倒下的人全是乌鸦,某悠安心地瞄了眼那个依旧狂傲的身影,专心在地上的乌鸦堆中找自己的佩剑。唔~~日本刀,从现在起她不喜欢了!!扔开!!啊~~钳子?扔开,太不华丽了!!

    “你要找这个?”上方传来有礼的询问,眼前被递来一把质量极好的花剑。

    “啊~~谢……谢……”抬头,笑容在触及对方墨镜的刹那消失,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星星——”

    痛!!肩头血花溅开,火辣的痛感从肩头蔓延,某悠痛得几乎张不开眼睛。半眯的眸子里划过疑惑,刚才的一刹那,星星救她的动作,停顿……

    猫着腰闪过剑光,却躲不过对方手臂的横挥。狠狠地撞上墙壁,某悠几乎要呐喊——作者你何苦啊,这么整我!!我行为良好,虽然忘记了穿越女的职责没去勾引王子,但也没想过虐杀他们啊!!你看,那孔雀总是找我麻烦我还不是照忍??这么善良的女主,你要到哪里找啊~~你何苦来哉啊,作者~~~

    怕痛的泪花滑落白皙的脸颊,模糊的视线看到星的狠击,但不协调的感觉却更强烈。然后,在对作者的抗议中堕进黑暗。

    “痛……”黑亮的眸子不情愿地张开,悬在上方的俊脸上夹杂着担忧和内疚,却在对上那双黑眸时全转为没好气的神色。注意到自己正躺在房间的床上,而肩膀的衣服被拉开,露出白嫩的肌肤,碧川悠眯着眼问,“你在干什么啊,星星!!”

    “笨猪,有眼的都知道我在帮你擦药啊!!”咬牙,她那是什么表情??他是有那么饥渴的人吗?就算是,对方至少不是猪而是人吧!!洛星故意加大力度,满意地看到某猪痛得咧嘴,委屈地一脸讨好。

    “我……”想起倒下前的疑惑,望进那双幽绿却找不到那时的感觉。难道……某双黑眸沉下。

    “小悠~~你没事吧??”千石探身进来,一脸担忧。

    “没事,除了包扎的人粗鲁了点!!”拉好衣服恨恨地道。对方却一脸不知你说啥地别开脸。

    “呃……那就好。”决定略过那两人的古怪互动,千石拍拍妹妹的头,叮咛道,“下次还是用木刀练习好了……不是改学西洋剑了吗?怎么有跑去玩日本剑道呢?”话到最后,已经是近乎自言自语的疑问了。

    “哥哥你……”练习?她明明就是……转动的眸子对上身边沉静的少年,却见他镇定地敲上她的头。

    “就说猪只要吃和睡就好了,学什么剑啊~~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是迟钝和懒惰的代言人!!”表情很是配合地满是鄙视,洛星打击某人一向不遗余力。转身的刹那,那抹深沉却在眸子里荡漾。

    “好了,吃饭了,真是的,老往外跑的坏小孩。有那么空的话,通通到蛋糕店帮忙啊!!”他都快忙死了,尤其是附近居然有所女中!!他就知道当初碧川猪坚持自己挑地址很有问题!!

    “哈哈~~好了好了,我训练完就去帮忙啦~~”米饭班主生气了,千石很是识相地搭上某肩头,谄媚地蹭着。

    “滚开啦~~两个男人拉拉扯扯成什么体统啊!!!”话虽如此,却也没甩开某只大手。如果那边的热切视线可以收敛下的话,他将万分感激……

    “呜~~好、好好的气氛哦~~强攻美受啊……”刚打开书房的门出关就看到梦寐以求的一幕,某作家几乎瘫软。

    “夫人!!”

    “阿姨……”

    就在千石笑得无奈地扶着继母到饭厅时,某悠也整理好准备吃饭了。

    “对不起……”低低地,洛星在与她擦身而过时道,幽绿的眸子里满是痛苦。

    “不需要。”淡淡地道,碧川悠的脚步略停,转过头问,“呐,星星,你好象很少没有猪字地叫我啊。”不是猪悠就是碧川猪的,极少好好地叫她名字。

    “猪,你难道不猪吗?”没好气地道。越过她响应那边千石热切的呼唤,开饭了。

    “所以啊……”碧川悠看着他的背影,喃喃道。那个人……

    二十九,祸根

    “啊~~”已经无力秀气的打着哈欠,某悠自觉极限已经到了。瘫在桌子上,眼睛已经拒绝张开了,“长太郎,下一节……啊~~什么课……”

    “啊……日本史。小悠,你没事吧?”很少见那个优等生模样的人这么不掩饰困倦呢。凤担忧地看着瘫尸的人。

    “没……日本史啊,想我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优秀儿女,为什么要听这些歪曲的历史……”喃喃地道,含糊不清。

    请假的原因和动机……就这样完成了。

    昨天被伤口弄得几乎不能睡,熬了一个早上的她觉得亏极了,绝对要找个地方来好好睡一下!!保健室?pass!!那个老师最喜欢刨根问底了,虽然硬要说给他个生理原因也可以解释,但问题是她上两个星期都用这个原因混睡去了,再来就太扯了。

    要去哪里呢?坐在草地上的某眸无力地瘫下倒向后面。头,却撞上意外的物体……

    “痛!!”少男少女的叫声同时响起。

    “诶?慈郎?你怎么在这里?”碧川悠惊讶地叫。他也逃课了?

    “诶?小悠?”同样捂着头的绵羊也很是惊讶,“你也逃课了?”

    两人相视一会,同时叹气,“春天真的是好眠的季节啊……”

    “呐呐,我们去樱园睡吧~~那里的樱花最漂亮了~~”慈郎很高兴地提议,满脸是满足的笑容。他难得找到跟他一样对睡觉那么有兴趣的同伴呢~~

    “那里很好,可是睡不久啊……”因为那个人会带人来踩场的说。

    “也对,迹部肯定会找到的……”慈郎害怕地抖了抖,他害怕的对象当然不是自家部长,而是跟在部长身后的桦地——他每次都会用肯定能叫醒他的方法叫他,至于方法嘛……其残酷至极的程度请自己想象,某羊实在不想回忆这么恐怖的过去……坚定地摇摇头甩开痛苦的记忆,绵羊纯净的眸子期待地看着女孩,“那要到哪里?”

    “对啊,哪里呢……”自从认识绵羊后,他们开发的睡觉‘景点’已经被迹部女王逐个击破了,又是该发掘新据点的时候了啊。抬眼望了望头顶的树,突然某丝亮光闪过脑海,嘴角泛起诡异的笑,“呐,慈郎,我想到个好地方哦~~”

    黄昏,网球部成为了汗水和泪水的炼狱。由于某只绵羊的恶意失踪,名为部长的生物怒火直往正选身上招呼,训得包括天才军师在内的一干人等对某只绵羊恨得牙痒痒的。当他们几乎以爬的可怕姿势走出球场时,疑惑很久的凤宝宝终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