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网王——水涟漪 > 正文 分节阅读_27
《网王——水涟漪》

正文 分节阅读_27

作者:云之舞 字数:5795 热度:3
    眯起眼睛,这个熟悉的画面,曾经刻意遗忘的一切慢慢浮出脑海……

    这女王,有点奇怪哦。脸色很难看,活像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似的。他怎么了?被某人惊人的洞察力看得浑身不对劲的碧川悠僵硬地看着某人脸色从黑变青。然后……

    “是你!!”手放下眉心,迹部锐利的眼神慢慢从深沉转为怪异的深邃,轻轻地道,声音里尽是咬牙切齿的意味。肯定是她!!

    “……”这女王在发什么疯,脑子在这个时候跑去写什么文章啊?等等,这样的眼神,好熟悉哦……

    “6年前,迹部家举办的文学作家宴会……”深邃的眼锁紧眼前疑惑地看着他的女孩,少年一字一顿,语气是无法理清的复杂。

    宴会?作家?难道是娘?等等……

    黑暗的树林,小孩子,蛋糕……

    “啊,是你?”不会吧?

    回想终结——

    “呐呐,小悠~~快说嘛~~在发什么呆呢~~”立夏纤手在某双呆滞的眸子前摇晃着,不明白为啥好友突然就跑去写回忆性散文了。

    “那个……你真的要知道?”嘴角怪异地抽搐了下,某双眸子不怎么确定地看着眼前的美人。

    “一定要~~快说嘛~~”事关迹部大人啊~~她怎么可能错过?而且,想到那个人今天的行动,立夏脸色微沉,他好象很看重小悠呢……

    “好,好,好,我说,你别摇我了~~”求饶地朝抱着她摇摇晃晃撒娇的人,某悠做作地咳了几下,才慢条斯理地道,“话说,在那个充满爱与趣味的夜晚……”

    另一边的华丽大宅内——

    “呐,迹部,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斜躺在豪华的皮具沙发上,头发深蓝的贵公子撑着腮,镜片后的眼锁着从回家起就坐在书桌前发呆的好友。

    大大的红木书桌后,修长的少年靠在椅子背上,听到问题张开的眸子夹杂着多样的情感。

    “侑士,今天我……”揉了揉僵硬的眉头,迹部组织着自己的语言。某些回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别人说,尤其是……关于她。

    “嗯啊?是跟碧川小悠有关的吗?”这一年多,能跟他们有关系的人也不多,尤其是女生,就只有那两个。眼中极快地闪过兴味,忍足庆幸现在的部长正混乱中,无法解读他的恶趣味。

    “嗯……是她……”听到那个名字,还是无法隐藏话语中的情绪。迹部放在扶手上的大手紧了紧。

    “哦~~”忍足兴致更高了,认识那么久,还没看过他这么矛盾啊,“到底你们有什么样的过去啊?”

    “在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深呼吸了下,迹部缓缓道出往事。

    同样奠空下,大阪——

    “诶~~~”大眼圆瞪,红色头发的豹纹打扮的小孩子一把挂上同伴的头,惊讶地大叫,“部长认识他???”手指指着网球杂志上的照片。

    照片中,银紫色头发的少年高傲自信,眼下的泪痣闪耀。

    “那个……小金~~你不觉得应该先从前辈头上滚开吗??”被压着的小春忿忿发言,手艰难地维持着拿杂志的姿态。

    “小春~~”深情地呼唤着,一氏一手把某只猴子挪开,手一勾把搭档搂进怀,“不用害怕,我来救你了~~”

    “喔~~亲爱滴~~”柔弱地靠在搭档怀中,小春娇呼。

    “呕~~拜托!!我才刚吃完晚饭啊~~”受不了地吐吐舌头,小金手放在脑后皱着可爱的眉道。“呐,部长,别只看啊~~快说,你知道他什么秘密?他打网球厉害吗?”

    杂志上说他好厉害滴~~斗志旺燃的小金指着杂志问着闲坐一边的少年。

    少年发灰白,脸容俊美,眉宇间透着洞悉一切的聪慧。听到小孩子的问题,神游的思绪回归,笑容温和,“不能说秘密,只是小时候听过的传言……而且,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也在场……”

    “要听!~~要听!!”听到八卦就来劲的小春撇开搭档就晃过来,“这么美丽的男子,有什么秘密~~光听就兴奋了~~”

    “小春~~”

    “部长~~快说啊~~”

    “好了好了,我说,大家就别闹了。”笑着把某只活泼过度的猴子压在手下,笑容不变却让大家安静。

    “话说,那是一个很有趣的夜晚……”

    三十二,被遗忘的过去

    迹部景吾版:

    那天,月黑风高,绝对是所有罪恶最适合发生的夜晚。

    站在豪华的大厅,听着那些大人虚假的炫耀,很无聊。但是,少爷高贵的教养不容许他对他们有一丝的不耐烦,尽管那些女人不时企图想摸他大少爷华丽的脸。

    “哦呵呵呵呵~~迹部先生的公子真是英俊啊~看来长大后肯定有不少女孩爱慕呢~~”火鸡般的声音,涂得像毕加索真迹的脸。真是有碍某少爷华丽的视线啊……

    好不容易,某父亲大人终于跟衣冠楚楚的某类生意的正题,让他家的大少爷出去玩。

    那班乳臭未干的小子,怎么能理解本少爷的华丽哲学?(某作者:少爷啊……据说你现在也只有7岁啊……某少爷:你有意见!!某作者:无……)某少爷就这样不屑着,极度不耐烦地看了那堆拼命想拍他马屁的小孩子们一眼,大意地走出庭院,落入恶魔的魔掌……

    正在他走到他家人造的风景湖边,想好好欣赏月色的时候,突然——

    “小子……”阴森森的声音夹杂着些许怨恨从林子深处传来,回声,在偌大的庭院里回荡,鬼魅的森冷让炎热的夏夜硬是结起霜气。

    此时,母亲大人说过的专抓美丽小孩子(==//)的恶魔非常是时候地浮现在高贵脑海,大少爷不自觉屏住呼吸,全身着等待渐近的脚步。

    “啊——鬼啊!!!”

    全身惨白的小人影扶着树干诡异地闪出,面目模糊,恶心得宛如本世界最大怪物。见到这么不华丽的物体,少爷的自我防卫系统全开,大声呼叫,小脚一揣,威猛无比地把眼前的物体(原谅某少爷渊博的知识实在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不是生物!!)华丽地踢入后面的人工湖。

    “啊~~~”娇而尖的嗓音伴随着几许咒骂从湖中传来,然后,湖面恢复平静。

    “死,死了吗?”喃喃地,小小的少爷勇敢地走上前,拒绝被如此不华丽的东西打倒。就在某少爷趴在湖边,往湖里张望的时候——

    “哗啦”一声,黑糊的物体突然冒出,比刚才更恐怖!!长长的毛发下闪出仇恨的光芒,衣袖里细细的爪子伸向少爷。

    “啊——”壮烈的惨叫震飞了一树小鸟,却无法突破优良的隔音设备骚扰大厅里的杯酒盛情。从来没有看过如此恶心的东西,惊吓过度的某少爷就这样在无法接受的丑恶中昏过去了。

    不知道昏了多久,当冷意袭身让少爷睁开眼睛,怪物已经变身为一个穿着小燕尾服的长发小孩。(啊?问本少爷为什么肯定她就是怪物变的?笨蛋,看她那头滴着水的头发就知道啦!!这么不华丽的问题就不要来考验本大爷的智商了!!)少爷睁大眼,看着她……身上的衣服,越发觉得熟悉,尤其是左胸上那个天上天下只止一家的家族徽章……

    “啊!!你偷了本少爷的衣服!!”还把她那湿透脏兮兮的裙子乱套在本少爷身上!!小手指控地指着小燕尾服,被绑在树干边的人大喊,“小偷!!真是个丑陋的人。赶快把本少爷放了,就考虑不追究你不华丽的行为!否则我家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大少爷让人不爽的话,恶魔回头,惨白的面容在月光下笑得阴沉。

    “哦~~你在跟我说话吗?少、爷!”恶意地戳着他动弹不得的肩膀,轻薄大少爷的身体,恶魔阴森森地道,“可是,我、拒、绝、呢!!”

    “你说什么!!你知不知道本少爷是谁!!”出生那么久第一次被人如此戏弄的少爷气得大叫,如果不是手被缚早咬上那只怪手。从来就被人捧得高高的少爷无法接受有人这样无视他的尊严。

    “吵死了!!”挖挖耳朵,恶魔厌恶地道。

    “小悠~~你在哪?”树林那边传来叫唤。

    恶魔往那个方向看了下突然奸笑着看着大少爷。

    “你想!!唔~~”大大的布条塞上大少爷,恶魔甩甩手欢快地跑开,留下某少爷一人衣不蔽体地被绑在树边……

    ……

    之后,东京上流社会流行了一个传说。某家族美丽的儿子居然是个女装癖,还是喜欢‘m’的。

    ……

    忘掉忘掉!!绝对不要再记得这么恐怖的事!!!——迹部的自我催眠。

    碧川悠版:

    那天,月明星稀,本正是一切美好事物滋长的最佳夜晚。

    可是,某小姐却大意被那个笨蛋小白弄了一身的油蛋糕!!很好,她活那么久,终于知道被五层高的油蛋糕砸的滋味是怎样的了!!!!

    气死她了,不就是忘记给他留块蛋糕吗?值得气那么久?如果不是他很内疚地自告奋勇去找衣服给我,火气直冒的人真想直接抽死那小子!!

    那个死小白,惊慌之下乱说更衣室的位置也就算了,还要某小姐自己去!!厌恶地瞪着满身的油,她只想赶快找个地方换了这身甜腻。

    抬头,却看到某个明显用看鬼怪的眼神侮辱某小姐的小子。一身的小西装,粉雕玉凿。更让人侧目的,是小小的俊颜上,已经有着孤芳自赏的高傲,让恶劣天性的人很想抽!!

    “小子。”拨开沾到油的头发,心情恶劣的人已经连礼貌都没有兴趣表演了。

    谁料那小子被害意识过度膨胀,居然就这样叫了起来,还没礼貌地把陷入不爽中的某大小姐揣到湖里。啊啊啊啊~~~气死某小姐啊!!!!

    差点没淹死某小姐这个日本本世界最伟大奠才!!更可恶的是,当她好不容易顶着一堆很久没清理的水草爬出水面的时候,那个小子居然粉不华丽地昏过去了!!靠!!她怎么说也是个连关西小王子都认为可爱的小女孩啊,有这么不入他眼吗!!!???

    “死小孩!!”伸手拨开脸上的水草,注视着地上小男孩手工精美的燕尾服,再拉拉身上湿透的小蕾丝裙子,某个很具可行性的构想浮现。冷风一吹,不可抑制地抖了抖,念头更加的坚定。

    “呵呵,小子,是你赔罪的时候了~~”动手脱下他的西服,某小姐就这样趁着四下无人连忙换上。(啊?你问我为什么敢脱男生的衣服?拜托,他才一个几岁大的孩子啊,我怕啥啊?而且,不是还有小内裤在吗?啧啧,丝绸的啊,看起来还满贵的说……)

    “真lucky~~居然很合身呢~~”整整袖子,某小姐很满意回复一身清爽。望了望地上的人,风有点冷。想了下,小小的良效头,动手把小裙子往他身上套……

    “怎么这么难穿啊?妈妈明明很容易就替我穿好的啊?”裙子拉来扯去也没穿好,小小的耐性告磬,随便地把人连树干绕了几圈,打了几个蝴蝶小结——好歹叫穿上了。

    正在某小姐离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