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网王——水涟漪 > 正文 分节阅读_40
《网王——水涟漪》

正文 分节阅读_40

作者:云之舞 字数:5628 热度:5
    反光的人道。

    “诶??千石?那个整天说着lucky的千石?”桃城对之前那个怪怪的爽朗男孩印象还挺深。

    “一点也不像……”英二大猫发表大家认同的意见。

    龙马没有作声,却想到了某只古怪的网球。“切,madamadadane。”

    当这边的话题从小悠与仁转为小悠为什么会是千石妹妹时,那边的优纪,在看到女孩被带走时,一直悬挂的心才安定了一点。有小悠在,仁应该不会再惹事了。拍拍胸口的妈妈这样想着。

    “你们下一场的对手不是青学吗?就这样经常翘掉训练可以吗?”捧着冰淇淋,小口小口地吃着的某只问得不是很认真。

    “少罗嗦,不管对手是谁,我都不会输!!”暴戾的眼神横了那边经常打击他的人一眼,亚久津根本不把对方的警告放在心上。“顾好你们学校的复活赛再说吧。”

    “哦?”不置可否地耸耸肩,碧川悠感叹,无论是显性还是隐性,网王里自大的王子还真不少啊~~还是她家的小白比较谦虚,至少她离开的时候大家还说他有礼得像个温和的小绅士。

    “亚久津前辈,亚久津前辈,亚久津前辈~~”远远就传来了清嫩的呼唤,小小的人影在远处出现。

    “啊啦啦~~”眼一眯,笑得无比诡异和暧昧的某悠揶揄地横给同伴一眼,“小经理找来了,我这个过去的同伴只好放人咯~~”

    轻巧地跳下单杠,潇洒地挥挥手离开。没有回头的小脸上,尽是忍不住的笑意。却不知道,这样的潇洒让某个撑在单杠边的白发少年握紧了拳头——那家伙,暗示些什么啊!!就知道应该叫千石隔离她母亲!!

    “前辈~~”很快,长得比女孩子还要白嫩的经理已经跑到跟前,因运动而泛着红晕的小脸仰着看着他。亚久津想到了某只的暗示,全身寒毛不自觉竖立——那恶魔,功力不少啊!!

    四十六, 告白

    “哼哼哼~~”能发出这样华丽却又不让人觉得可怕的自满笑声的,综观整个网王,也只有之前被不二小熊打得落花流水的观月女王才可以办到了。

    蹲在树丛里,举着两球树枝偷听的某只陶醉地想,小头还颇认同地点点。好,好动听哦~~~

    那个……树林是不是动了一下?正听着自家经理讲解的裕太着手指指向一边。

    “我们虽然大意败给了青学,但是冰帝连名不见传的不动峰都赢不了,我们就不足为惧了。啊?”手指卷着刘海,妖媚的眼轻扬,不怎么了解自家王牌为什么一副见鬼的表情,“裕太君,你对你的位置有什么问题吗?”

    “也……不是那个……”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刚才眼花的一幕,额头带着十字疤的刚直男孩纳闷着说不出个所以然。

    “没有的话就行了,等下就拜托你了。那个叫芥川的也没怎么听说过,我侦察的时候甚至没看到过他练习,大概也不是什么厉害的选手。虽然安排你对他是大材小用,但是为了稳妥,拿下那一场是必然的。委屈你了,裕太君。”笑容十分的和蔼,观月安抚着闹情绪的后辈。

    话说最近,慈郎小羊真涤训练逃得满勤快的,相反的,在某部长火气之下,其他人的训练也恐怖了不少……某只协助小羊翘训练的动物没有自觉地再次点点头,树枝再度摇动。

    是风吧……某单纯大男孩再次想,眼怪异地别开。

    “啊?那样的小贼还在啊?”手指继续卷着刘海,观月声音倨傲地道,“怎样,冰帝怕得要派人来偷听我们的机密吗?”

    真的跟女王大人有得一拼的骄傲啊,就差没本大爷前本大爷后的了。懒懒地站起来,笑容可爱单纯得仿佛不懂先生在说啥。

    “那个呢,与其说我是为了冰帝而来,不如说,我是为了你而来的~~石田大人~~”眼里冒出粉红的心心,某声控的悠双手交合,把当初用来骗女王的技巧都用上。差别是这次多了几分真心。她的偶像之一的石田彰啊~~少阴里的帅晴明,无数bl经典里的……

    “你那么有欣赏眼光我很高兴,但是我是观月,不是叫石田!!”卷头发的手指有一丝丝僵硬,如果不是女孩明白地写着崇拜,他几乎要以为这女的在耍人了。

    “我好喜欢你哦~~石田大人~~”如果手上有花她真的要献上了~~真是不可多的好声线啊~~除了白哉大人,还有谁能比??再多说几句吧~~完全不理会对方纠正姓的说话,某声控的悠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话。

    “啊?”突如其来的表白还真是吓到了自恋可以比美冰帝帝王的人了,但愣了下之后马上回神,头发帅气一扬,“哦呵呵呵呵~~竟然选择对战的时候来表白,你对我还真是疯狂啊~~但是我叫观月啦。”

    “没错,所以这只是一场玩笑,你就忘记这个不华丽的女人说的话吧!!”突然传来的华丽声线,人还没看清,女孩娇小的身子已经被揪起。阳光下,来人俊美的面容仿若太阳耀眼,妩媚却凌厉的眸子下,泪痣闪亮,完美得仿佛神砥现世。可惜的是,满头的青筋和僵硬皱着的双眉生生破坏他的美丽。

    冷漠却高傲地朝对手点了点头算问候,拎着频频回首的人儿就走,速度快得让观月女王回不过神。

    “碧川小悠!!你脑子究竟在想什么啊?居然向自己学校的对手表白?”迹部无法相信,自己的阵营里居然有这样的白痴——没眼光到这样的地步!!那个只会卷头发和‘哼哼哼’的人有哪点可以看?

    “我,我,我说的……”该怎么跟他说,她说喜欢的,只是观月的配音?碧川悠第一次看到女王如此没风度的怒气,还真有点怕怕。

    “你居然喜欢那样的人??”几乎要凑到她面前,喷着火气的某少爷大手威胁地环上某纤细的脖子,大有她敢说是就狠狠掐死她的气势。

    “不,不是啦~~我说的是……”小手指对点,一碰再碰,某悠罕见地舌头打结。

    “是什么!!”喷火的美眸紧锁着眼前的小人儿,惊人的洞察力却用不上。(某作者:这也难怪,任你怎样想也想不到配音这样匪夷所思的真相。话说,石田sama的声音还真是动听啊~~ms跑题了……)

    “就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她喜欢石田彰的声音是无庸置疑,可是说她喜欢观月也太……

    “呐,迹部,我们再不去报到,就算是弃权了,你……可以了吗?”推了推眼镜,深蓝半长发的贵公子冒死进柬。没办法,那几个家伙胆子小得很,不肯来打搅怒火中的部长,而脱线得不害怕的那只,睡死过去了……

    “比赛!~比赛重要哦~~加油~~”抽出很久没用的彩带,某悠粉讨好地扬着,“冰帝~~冰帝~~迹部大人加油~~”

    “哼!!”深吸好一口气才忍着没把人掐死在当场,这白痴没救了!!迹部瞪了她一眼才抬步走向那边的队友。

    “呼~~幸好幸好~~”拍着胸口的某只大大地舒了口气。这女王真不是盖的,气势好恐怖哦~~

    冰帝的复活赛,地区头号球队的风采尽现,圣鲁道夫的众人几乎连反击的力量和机会都没有。连懒散的慈郎,都在对手不够强和自家部长的恐怖命令下,仅15分钟就把对方的王牌,不二小小熊打得跪在地上无法接受失败了。

    “啊啊啊啊啊~~迹部大人~~”女王团众在立夏的带动下,有规律地大喊着助威,而某只心虚的小动物一看到女王居然这么没品地走到对方阵营对他们的经理人炫耀时很是抱歉地捂脸不敢看向那名很会卷头发的少年。

    那女王吃错药了?平时高傲得连哼个声都不去,现在却在比赛结束后去呛声?而且,炫耀就算了,干吗姿势华丽得让对方的背景失色啊?可怜的石田,不对,是观月,才刚被小熊打击,现在又来个女王,他真是流年不利啊……

    让对手羞愧在对面的球场,傲气华丽的眸子却有意无意地扫过那边捂脸的小人儿。哼,终于知道自己眼光多么的差了吗?看她还敢不敢随便就向人告白,多丢他们冰帝的脸!!

    观月~~偶对不起你了~~轻吹的风,送去某悠难得十分厚道的祈祷一番……

    “呐……呐呐……迹部……”跟着大队走在去看青学和山吹比赛的路上,碧川悠吃力地提了提手中的物品,据说是网球部上交学生会的记录,讨好地朝前头的人道,“我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卸任啊~~”她一点都不介意让其他人来干啊~~

    “嗯啊?你似乎不是很满意这分人人抢的兼差哦~~,ne,桦地。”懒懒地丢了句话,华丽的女王连回头的意思都没有。

    “wushi!!”永远如一的答案。老实说,迹部不闷,她都闷了。噢……想到某个总是说‘不要大意’的面瘫了……冰山=桦地……太雷了。甩甩头,某悠很厚道地把这样恐怖的想法甩出脑瓜。

    “没有的事,我只是在想,大家都那么这份工作,大家轮着干也不是什么坏事啊~~”很快乐地建议着,瞪了眼后面慢慢跟着看好戏的正选们,某悠绕到了某女王的前面,背着行走在阶梯。没办法,会舍身救她的慈郎睡死在凤身上,连凤宝宝都抽不出手来帮她……

    阶梯下,四名少年正沿着他们相反的方向走来。两个个草绿制服的少年嬉笑着看着他们部里的名产,名为‘部长驯猴’的表演。为首的少年头发灰褐近白,笑容俊雅中透着丝丝戏谑,左手绑着绷带,大手罩在红头小子头上,单手就把乱动的猴子制服。

    “哦?”迹部对这句话明显受用,从比赛后就僵硬的嘴角也稍微软化,“那你就继续享受这来之不易的荣誉吧~”

    “呐~~到底我什么时候才刑满啊?”懒得跟这个除了自己别人都是错的家伙讨价还价,碧川悠只想知道个期限,然后找找对策。

    “嗯啊?就这么不情愿吗?哼,本大爷就好人点缩短限期,就到本大爷带领冰帝成为全国冠军那天吧!!”斜睨着身边的女孩,迹部大方地给出期限。这家伙,那是什么表情啊?多少人恨不得替他斟茶递水呢!!何况现在只是叫她偶尔帮忙处理点文书整理,她不是最擅长了吗??!!

    啊啊啊啊啊~~~身为炮灰,这人居然讲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只怕她从中学生等到中学生的妈,有小龙马和手冢,女神等人在他大爷也难拿个全国冠军啊!!(女王的fans们,别pai我啊~~)难道……她就没有出头之日!!!天啊~~~

    被迹部的话吓得不自觉踩错阶梯的悠很干脆地往下倒,快得连反应过来的女王也来不及拉住。

    手与手的交错,让迹部有错过时间的感觉。第一次,无力感从心升起,抓不住的感觉强烈得让素来稳定的续失常。眼睁睁地看着飞扬的黑色发丝凌乱交杂,从他手中滑走……

    而怕死的某悠在看到迹部女王的手与自己的交错而过时,就很没种地闭上眼,等待近来很熟悉的痛感了。眼角,扫到某种很熟悉的绿黄,却错过了那双一直骄傲的眸子里,首次出现的惊慌。然后,娇小的身子跌进了温暖的怀抱……

    曾经熟悉得让她数度怀念的气息,充斥在鼻端,愣了一下后,某悠猛地睁开眼睛,触目所及的,是那头曾被她无数次嘲笑的灰褐头发,是那张害她妒忌很久的俊美容颜,是那双无论她怎样胡闹都始终含笑的温柔眸子……

    “哟,小恶魔,你怎么还是那样的迟钝啊……”

    没有很华丽但是很配角的观月女王~

    相当华丽的迹部女王~

    四十七,童年挚友<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