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网王——水涟漪 > 正文 分节阅读_53
《网王——水涟漪》

正文 分节阅读_53

作者:云之舞 字数:5605 热度:6
    着如水般的温柔,轻抚着怀中带泪的小女孩;女孩依在妇人怀中,像婴儿般信任地拉着对方的衣角。

    “小悠,这位是……阿姨?”了解碧川悠家里的情况,立襄贴地省去姓氏,轻问,生怕打搅了眼前幸福的画面。

    早看过碧川悠资料的迹部和忍足对看,从对方眼中看到好奇。她家里,绝对没有这号人物,但是看她依赖的姿态,不像是路人甲啊。

    “小静,迹部还有大家,你们来看我啊?”抱着人的手不放,碧川悠看向那边比模特更会摆姿势的王子们。哇~~她人缘还不赖嘛,连向日小猫也别扭地拎着点心在忍足身后张望,更别提凤身边抱着花表情僵硬的户。

    “嗯啊?我们就只是‘大家’?”忍足似真似假地抱怨,把户手中的玫瑰拿过,优雅地逗着床上的人。

    “呵呵~~”傻笑着,伸手招来看到她伤势几乎要哭出来的立夏美人拉着,碧川悠自动无视忍足的调侃。

    一行人行了礼,纷纷抢占迹部特坐以外的好座位。最后,由部长和唯一的女性探问人立夏得到床边的位置。看完大家对好友的问候,立夏才问回自己的问题,指了指体贴地让女孩靠坐在自己怀里的美丽妇人,问,“呐,小悠,她是你的?”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好友小鸟依人的样子呢~~

    “……她哦~”歪着头,碧川悠的表情因看着的温柔笑容而变柔,“是妈妈。”

    “据本大爷所知,你母亲好象是作家。”迹部优雅地托腮,淡问。眼神暗带关怀地审视女孩的气色,却发觉女孩背后的人正用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啊,白石妈妈是小白的妈妈~~”可是从她六岁起小白就被她瓜分了母亲的关怀。她小学的家长日都是白石妈妈去的,便当啊什么的都是白石妈妈做的,生病也几乎都是白石和他妈妈照顾的,所以对于她来说,身后抱着自己顺着自己头发的人,比自家娘更像母亲。要不是小白那家伙死活不肯,她早就认作干妈了……

    “白石?”迹部没有忽略这个刺耳的姓,尤其是瞥到好友投来的戏谑眼神。视线扫向一边的含笑妇人,却不意对上对方轻挑眉眼闪利光的笑容,警惕突起,这位妈妈,好象对他有丝丝敌意?

    “呵呵,我是小悠以前的邻居。大家都叫我白石妈妈就好了……”白石丽子给众人一个美丽的笑容,眼直接对上少年深邃而傲气的狭长眸子,“这位就是迹部同学?感谢你经常照顾‘我、家、的’小悠哦~~”

    “……”迹部勾起笑容,贵族化的俊美中尽显高雅,应对的礼仪昭示完美教养,“不客气。小悠是我、们、的好朋友。”

    少年无可挑剔的礼仪让白石丽子笑容微僵,却瞬间恢复,“呵呵呵呵,好朋友也不能老麻烦,‘我、家、’小悠有我、们照顾就可以了,劳烦你也不好意思呢~”给他一个温柔得体的笑容,略过少年看向一边的深蓝半长发贵公子,“哎~你就是侑士吧……我经常听谦也说起你呢……”

    三人间诡异的气氛自成一角,这边的正选们纷纷凑上前询问某只被抢到立夏身边的小动物的伤势。在怎样受伤的问题上,女孩白痴而无赖的回答,让脾气暴躁的户差点拍上还抱着绷带的小脑瓜,被凤和日吉慌忙阻止,混乱倒也冲淡了立夏和凤没有眼神交流的僵硬。而丝毫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的人,正镇定地在一堆混乱中与红头的小猫讨论和实践草莓蛋糕和巧克力蛋糕哪个比较好吃的研究……

    矗在门边的高大男孩,表情呆滞地看着眼前的场面,一边玫瑰满空的三人组合,一边火焰燃烧的热血青春,还有一边草莓满天飞的幼稚小动物们,眉眼极细微地抽搐着。无表情的脸后,挂上大大的汗滴……

    三个小时后——

    感谢迹部女王,在她最危险的时候(被向日小猫不舍地扑住),奋不顾身地牺牲自己的形象(不华丽地直接把睡死在某悠床上的绵羊卷上被子带走——某羊白痴地以为拉住被子不放就没人能拉走他),担当坏人的角色(无视凤狗狗可怜的眼神),化身管家的老头(把热血的某隔离病人),把他家华丽的牛郎军团带走……

    带着这样的感叹,头上和手上满是白色纱布和绷带的女孩,披着长长的黑发,在医院的走廊上伸展着自己快要被小猫压扁的腰。“真是热情的人啊……要当他们的头子,迹部也真是为难了~~”

    好不容易把冰帝牛郎团附带一个泪眼汪汪的立夏美人送走,趁着白石妈妈去医生那询问她伤势的空隙,碧川悠把医院逛了好几圈,终于发现这里不怎么好玩。

    小心地咬着从儿童科护士那里拐来的国光苹果,某悠闲闲地一蹦一跳地往自己房间走。

    午后的阳光已经有了夕阳的浅金色,斜斜地从医院大大的边窗照进来。少年纤瘦的身躯站在窗边,镜片后深邃而纯净的丹凤眼带着无人理解的淡淡惆怅,望着空无一人的病房。金褐色的头发在阳光中跳动,为少年沉静的气息添加丝许活力,却掩不去少年一身冷凝的气质。

    “哟~青少年~你在我的门前看什么呢~”纤细的手,满是绷带,拍上少年的肩头。笑语里是满满的调侃,却在下一刻痛呼出声,“哇靠,我的手啊~~~”

    回身,墨黑的眸子里载着无尽的清灵,皱着眉头的笑容是他熟悉的调皮,一身的伤痕却依旧抹杀不了女孩比阳光璀璨的生命力。

    狭长的眼轻迷离,仿佛看到很多年前那个同样一身伤痕却精灵的小女孩,还有,那个曾经用全世界最单纯的信任看着他的小女孩……

    “哎~~手冢~~”不会被她拍傻了吧?她明明不是拍他的左肩啊……纳闷地在少年眼前挥挥手,碧川悠模仿招魂的动作。

    “……”眼神瞬间恢复清明,手轻握着女孩挥在半空的手,不敢用力,却依旧看到女孩轻微吃痛的皱眉。手冢小心地松手,顿了下,淡道,“不要乱动,你的手渗血了……”

    “呃……”有点怯怯地看着冰山大人冷着脸教训的样子,碧川悠自知理亏地缩了缩小鼻子,“噢……还真的红了呢……”

    “不是才醒过来么?怎么就到处乱跑了?”冷静的眼神里有着小小的责备,却泛着碧川悠已经熟悉的淡淡温柔。她很清楚,这样的他其实在努力表达善意和关怀。

    “呵呵,”带着笑容,任对方翻出一旁护士今天留下的新绷带,看着他熟练地拆下绷带,碧川悠好奇地问,“诶?手冢好专业哦~~”

    “……”淡扫一眼那张好奇的容颜,手冢有点无力地微叹,“练习时多少会学到。”

    “就这样?好歹给点经验细说啊~~”很期待地看着那双丹凤眼,却发现对方因自己凑到眼前过近的脸而轻闪微红,诡异的笑容勾出嘴角,某悠粉可爱地眨眨眼问。

    “……”轻拉开两人的距离,手冢大手揉上黑色的头顶,没有表情的脸上冷漠依旧,却少了那样冷凝的气息。然后,继续低头处理被玻璃划到的伤痕,在女孩软软的飞来一问中偶尔勉强地回几个单音节。

    房内,气氛温馨。

    门外,美丽的女子蹲在一角,银牙轻咬,“可恶……东京的美少年还真多……不妙啊~~东京果然是太危险了!!”

    —————————————————被阿may拍飞的分割线——————————

    “诶?到大阪?”有点惊讶地含着饭,碧川悠瞳孔有刹那的瞪大,问道。

    “对啊……你妈妈被编辑抓去参加作家公会的会议了,听说她逃了很多次。千石家有爱的小子要参加训练,现在去那个优纪家住了,你也不想麻烦他吧?”轻点下巴,白石丽子把情况说明。事实上,樱那家伙是抱着她把泪水鼻涕往她身上揩要求她把小悠带走的,那不负责任的妈妈其实很爱女儿,难怪小悠老说妈妈可爱。至于千石家小子,下午来的时候还抱着人不放,要不是知道是哥哥,她肯定第一个把人踢开!!敢跟她抢小悠!!活该把他甩到那个可怕少年的家!!

    “可是……我还有星星……”对啊,怎么不见星星来看她?记起受伤前最后看到的血色绿瞳,碧川悠撒娇的笑容一沉,黑眸里闪烁无人能窥探的深沉。

    “那个少年么……”低低地叹息,丽子笑得温柔,“小悠,就让他先自己冷静吧……”

    现在的他,连面对的力气都还没够。丽子的眼神因忆起那双空洞的眸子而难过,幸好千石家少年没去蛋糕店就被她忽悠走了,不然就担心得不肯去训练了。然而她不放心,现在让小悠去见他,只会伤害得更深,她只能祈求,那个少年能站起来。

    “白石妈妈……”望进对方睿智的眼里,碧川悠轻叹,“我知道了。可是学校方面?”

    “考试的话别担心,迹部同学为你请好假了,等关东大赛完了后直接回来参加学界的联考就可以了。听说学校很是高兴有人自愿参加联考呢……”那可是关东最难的考试之一,尽管奖金很丰厚,但是一般学校只允许个别学生参加,因为压力大。至于她跟那个华丽少年蹈判,嘿嘿,小悠那么单纯的孩子,哎~~她来保护就好了~~当然,回大阪了有专人看管~~~

    “啊……”女王,居然推她出去顶那些老头!!某悠在某人的视觉盲点低咒,她明明推掉了的。泪啊,不会是到关西了还要啃书吧?

    “啊,对了,小悠。”丽子突然问,拿出包里圆滚的东西,“这个是什么啊?很重要吗?我帮你收拾的时候碰跌了,怕里面的东西坏了,所以拿来给你检查。”

    “……”接过丽子手中的蛋,碧川悠心中的落寞因不久前的梦境而退减。至少,那个孩子可能是幸福的……

    “怎么了?”丽子奇怪地看着女孩那着蛋发呆的样子,起身拿走餐具问。

    “没……”吸口气,轻轻地打开玩具蛋的开关。这个是以前很热的玩具,跟时间锦囊的构思一样,但是能放的东西很少。

    像复活蛋,两边打开,一张小小的照片跌落,布条下,手指磨着照片角落的稚气小字,泪水毫无预兆地无声划落……

    “小悠!!怎么了?”回身看到女孩捧着手哭得可怜兮兮的样子,丽子大惊,忙问,“手痛吗?很痛?等着,妈妈去叫医生!!”一定很痛了,除了生病,这孩子从来不会让笑容消失的!!

    丽子急急忙忙地跑出去,而留在床上的人儿,捧着照片,无法舒缓心中的惆怅,只能让泪水不停地跌落在小小泛黄的照片上。

    那个清冷的少年,到底用怎样的心情看着她离开?用怎样的心情答应她娘无理的要求?

    六十,别了,东京

    川泽护士是东京最好的医院里最好的护士,可是最近,她面临人生中最大掉战。挑战来自医院里最活泼的女孩,整天把医院当自己家来乱跑乱逛,偏偏她的朋友和同学哪个都不是小小护士能惹的。不过,最恐怖的不是那个整天华丽不离口的大少爷,也不是整天以眼神勾引护士们的院长公子,更不是那群可爱而吸引人的网球少年们,而是……

    “刷”的一声,名为碧川悠的房门突然打开,川泽的视线被一团白色埋没。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抬眼,少年戾气十足的刚毅面庞出现,带着极度不爽,眼珠子往下瞄着小护士。

    “喂,女人!!她睡了,不要打搅她!!”声音冷硬,满是恐吓的意味。

    “啊,是!!!”可怜的小护士立马站好军姿,点头如捣蒜!!

    脸没任何角度的调整,眼珠子移回正常位置,高大的白衣少年稳步离开。小护士没敢抬头,所以很大意地错过了少年僵硬的眼角,以及头上少许的黑线。

    等少年离开后,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