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网王——水涟漪 > 正文 分节阅读_54
《网王——水涟漪》

正文 分节阅读_54

作者:云之舞 字数:5775 热度:10
    川泽才敢抬头,盯着门上的名牌,低叹。算了,巡别的房间去了,据说那孩子睡癖不怎么样。

    高大的白衣少年直走出医院,站在外墙的一角,眼神狠厉地扫视,把周围的人全都吓走。然后——

    “呵呵~~就知道仁最可靠~~”

    伴随着少女独有叼软的嗓音,纤细的身子就这样从围墙上飞下,稳稳地落在少年僵硬贡献出的怀抱。

    “痛~!!”手压到了!!泪花花的碧川悠站好,埋怨地瞪了好友一眼,没事绷那么紧干什么!!

    “……”说真的,这家伙的眼神比语言更恼人。亚久津没好气地反瞪,示意她不要忘记是谁纵容她逃出医院的。

    “喂,你真的没事?死在半路我不会把你拖回来。”双手插袋,看着女孩呼着自己的手,问道。

    “没事~~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碧川悠笑笑,以拥抱代替拍肩。她手痛死了,可不要在痛一次!!

    “哼,随便你!!”恶毒的话怎么也没法对那张恬静的脸抛去。冷冷地哼了句,跟上她的步伐。

    ————————————挖是等着冰山出场的分割线——————————————

    训练过后,紊乱的续已经恢复。由于与教练关于自己到德国的事抵论,今天晚了些。经过公园的时候,天色已经快要黑了,路灯也亮了。

    “哟~~青少年~~”

    少女的呼唤,如同梦幻般从沙池边的秋千上传来。漂亮的丹凤眼掠过微惊,寻声而去,

    没有满天的樱,女孩满足的笑容却仿佛沐浴在淡粉色的香气中。等等,她怎么会?

    快步走到少女身边,手冢难得板起脸对上那张笑颜……尽管平时也是没表情的脸,但是绝对不会是现在的泛寒气的冰冷。伤成那样还敢乱跑,太大意了!!

    “呵呵,坐啊~~”歪着头,碧川悠大方地指了指自己身边的秋千。没关系,冷气她不怕。今天一路过来,仁的脸色冷得让他们所到之处几乎没有生物,现在看来冰山的冷气也不至于生人勿近。

    “你不是应该在医院么?”低而淡的嗓音,却掩不住关怀。眼镜下的眉目在灯光的辉映中散着极浅的责备。

    “呐呐,手冢,还记得我曾经问过你,承诺会忘记么?”很配合他地站起来,视线却落在沙池边被淘气的小孩子忘记的铲子和桶上,笑容勾上嘴角。“你还记得你的回答么?”

    “……”手冢沉默了一会,清朗坚定的回答,“承诺忘记了,还是承诺么?”

    话语明明很坚定,却让听的人感觉到了惆怅和轻微稻息,极浅极淡。

    “手冢你相信么?人的一生,可能有两个灵魂,有两个人生。”轻移脚步,走到了沙池的边上蹲下,把玩着桶里的铲子和沙,“小时候,可能我们最大的梦是拥有很多糖果,当我们长大了,可以实现这个梦的时候,我们或许已经不想要糖果了。所以啊,我想,人一生的灵魂,其实都在演变吧……”

    “……演变么?”看着女孩单薄的背影,却忆及记忆深处里那个经常躲在一边哭泣的小女孩。手冢握紧了背包的肩带,低喃着。那个小女孩,笨手笨脚的,只会把所有沙子堆起来成为扁扁却坚实的小山,小女孩却坚持那是家。她说,这样的话,无论什么力量都不能把家摧毁。正是那双胆怯却带着期待的眸子,让他无法放心,处处关怀着那个不怕他怎么冷瞪,却只会拉着他衣角哭的小家伙。但是……镜片后,漾着深思的眼看着女孩蹲在池边的单薄身影,纤细却散发着淡淡的坚定和阳光般的开朗气息。这样的她,的确不是那个她……

    “呵呵,”突然,像是腻了小孩子的游戏,碧川悠咯咯笑着站起来,旋身面对少年清冽的气息和温暖的眼神。女孩的眉目在灯光朦胧中模糊,哝哝的笑语仿佛悠远的诗句,诉说着别人的故事,

    “呐,手冢,你知道吗?6岁前的碧川悠很爱哭,害怕一切的事物,最大的愿望是爸爸妈妈可以和好,然后,等着成为小光的新娘。6岁以后的碧川悠很爱笑,好奇一切的事物,最大的愿望是做一条米虫,安逸平淡地过一生,爱着她爱的人,逗着她喜欢的动植物,然后,在河堤边散步边跟老伴话当年。”

    狭长的丹凤眼有刹那的瞪大,为女孩的话,也为那隐藏在半昏暗中无法窥探的表情。

    “6岁以前的碧川悠很怕水,可是6岁以后的她很爱水……”细细地诉说着两个灵魂的不同,乌黑的眸子在朦胧中发亮。

    “人,都会成长的……”明白她的意思,手冢低声道,声音里有浅浅的起伏,却仿佛在昏暗中看到女孩温柔而安抚的笑容。

    “你知道的,现在的碧川悠,已经不是以前的碧川悠了。”带着透出感叹的话语,女孩慢慢地离开昏暗,走到了少年的身边,仰望进那双漂亮却闪着挣扎的眼睛。

    “手冢,现在的你,还认为新娘只是要保护的人么?”

    “……”当然不会!他知道,一直知道,当时对小悠的保护和疼爱,很大程度是出于保护欲。然而,时间根本没机会让他理清孩提时的本能反应。可是,曾经作出的承诺,他直觉要去遵守……正如他对大和前辈的交托以及对自己的梦想的承诺而不惜牺牲一切去完成!!

    “呐,手冢,”细细地望着眼前的少年,突然,碧川悠张开手,轻轻地抱着少年,感觉到他的身体有刹那的僵硬,闭上眼,轻问,“你看到的,是哪个小悠呢?”

    风,轻轻吹动时间的轨迹,却不能吹走少年的震惊。原本握着肩带的手垂在身侧,感觉纤细的双臂,很小心地环着自己,鼻端全是属于她的淡粉味道。这样的温暖,跟家人一样,有家的味道。可是,手冢很清楚,她在用自己的方法要他把只会面对网球时才有的勇气面对自己朦胧的记忆。

    —————————————————挖是意味深长的分割线————————————

    “就这样就可以了?”踏着路灯的轨迹,亚久津目不斜视的问着身边的人。

    “呵呵,我家人般温暖的拥抱一定可以让他明白的~~”说回来,有那样的哥哥也不错呢~~甩着手走在回医院的路上,碧川悠异想天开地笑道。可是,为什么心底有那么轻轻的惆怅……

    “哼,你认为他对你真的只是家人的保护?”停下脚步,单手插袋的少年头发冲天,眼神暴戾,锁着走路像跳舞的白痴同伴。

    跳跃的脚步停下,女孩沉默了一会。突然扬起银铃般的笑声,

    “呵呵~~~仁……”回身,却站在没有路灯照射到的角落,任由黑暗吞噬自己的身子。“你想太多了……我,只是挑了条最适合大家的路来走……”

    现在的手冢,只有网球的热诚,对于网球以外的感情,淡得可以。这样的他,如果没事,是不会去考虑到底自己对碧川悠这三个字,是怎样的感觉。即使多活了几年,她的灵魂还是无法判断那样的保护中,究竟混合了多少感情在里头,更何况是那个闷骚的家伙?

    也许,他不仅仅是保护,但是,她承受不起那样的记忆,也不想继承那样的保护。她是她,她是碧川悠,她是洛悠!!

    看不清人,却看到一双黑亮的眸子在熠熠闪亮,轻眯的眼平复,亚久津无言。有那么的一刻,他感觉到陌生,仿佛眼前的人,睿智得不像14岁的女孩。

    提步,慢慢地走过去,却看到那张熟悉得很可恶的笑颜,亚久津轻甩头,“走吧!”

    “呵呵~~”继续轻跳跃着前进,视线却调到了天上,看没有星星奠空,黑得很安全……

    两天后,东京国际机场——

    少年孤身踏上了到德国治疗的路程,带着女孩留下的问题,严谨的他,没有平常少年般四处张望的习惯,故看不到,在他转身离开后的闸口附近,女孩挥挥手别了华丽的少年,毫不留恋的姿态让某位华丽人士十字路口满头。

    女孩在离开东京前,只留下两句话。

    “手冢,我抱着你的时候,你想到什么呢?”

    “仁,我没回来前,不要让任何人到蛋糕店去!!”

    几个小时后,日本关西国际机场出现了奇怪的一幕。

    包着绷带的一双小手,捧着另一只绷带的大手,哭得像被偷光所有东西的观光客,让灰白头发的俊雅少年,惊慌得手忙脚乱,却不知该把手放哪里——女孩外露的地方都是绷带。

    “小悠……你果然是从地狱上来破坏我幸福生活的小恶魔啊!!”

    在被无数个旅客以怀疑和责备的目光侮辱,被警察四次查问后,白石藏之介在某双止不住泪水的眸子前,半崩溃半无奈地贡献自己的白衬衣,任她蹂躏,然后发表以上感叹。

    当然,路边那个边喝汽水边观看的母亲已经不是恶魔的级别了,她是魔王!!

    粉可爱粉可爱的仁仁~~~挖对这厮还真是很有爱啊~~~

    这个这章的主角不用挖介绍了吧~~~

    番外,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那温热的牛瓶在我手中握紧

    有你在的地方我总感觉很窝心

    日子像旋转木马在脑海里转不停

    出现那些你对我好的场景

    你说过牵了手就算约定

    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

    就像来不及许愿的流星

    再怎么美丽也只能是曾经

    ——张韶涵

    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强烈推荐

    手冢国光,其实是个很单纯的少年。只要是他认定的东西,他都将全力以赴,做到最好。认定的梦想,用未来作为赌注去争取;认定的同伴,用所有的关怀去教导和共同进退;认定的承诺,没有想太多就去遵守。当然,能让他作出承诺的人极少。

    到目前为止,他只对两个人作出重要的承诺。一个让他不惜一切去开创青学时代,另一个,让他把那个怯懦的小女孩记了8年。

    曾经以为,放手了,就不会再见。

    可是,在一个樱花飞舞的日子里,女孩以一种几乎是迷糊的样子出现在他眼前。依旧是那样可爱的面容,流光顾盼中却尽是精灵和聪慧,丝毫不见羞涩。几乎细微得看不到的微笑,就这样放柔了素来被戏称为面瘫的脸。飞扬的笑容在阳光下其实很耀眼,可是,那样的她,丝毫不记得他了。而他,没有上前。

    “咦?”小小的被剪裁好的照片,从锁着的日记本里跌出来,吸引了正在帮儿子收拾行李的母亲。保养良好的纤手,没有年月的痕迹,慢慢捡起,细看,然后,笑容浮上温柔的面容,“这个不是碧川家的小女孩吗?小光还留着呢……”

    注意到母亲的注视,正擦着头发的手冢沉默,从母亲手里接过小相片,尚带着水汽的眸子在触及那张怯怯的笑颜时有刹那的失神。

    [手冢,那个爱哭害怕一切的小悠,已经不存在了。]

    脑海里,是女孩在阳光下耀眼而灵巧的笑容,那飞扬的姿态,如此深刻。的确,那个羞怯的小小孩子,已经不存在了。

    温和的眼神没有错过儿子难得的走神,手冢妈妈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加的温柔,“说起来,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