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网王——水涟漪 > 正文 分节阅读_55
《网王——水涟漪》

正文 分节阅读_55

作者:云之舞 字数:5835 热度:3
    知道那孩子现在怎么了呢?听说到关西后就开朗多了……”

    视线从照片移到母亲的脸,正直的性格让手冢对母亲的问题给予肯定的答案。可是,公园里的女孩,睿智而深沉,却舍不得让母亲知道。对于他来说,那晚的女孩,只愿收藏。

    “这样啊……没想到你们还能见呢。”继续折着儿子的衣服,一下一下,从袖子到领子,手冢妈妈嘴角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呵呵,小光你以前,还说要人家当你的新娘呢。”

    把球拍放进背包的动作有瞬间的停顿,手冢漂亮的脸上闪过某丝不自在,却迅速被眼中的轻愁覆盖。手冢妈妈把儿子的动作看在眼中,却没有说什么,眼轻闭,逸出轻笑。

    “呵呵,小光当时啊,以为新娘就是要自己在身边保护的人呢……”对上儿子遗传自她的丹凤眼,眸光温柔而闪烁着了解,“可是啊……小光不知道,所谓新娘,并不是单指要保护的人呢……”

    “妈妈……”轻唤着,却不知道在那样穿透的目光中说什么。手冢垂下眼帘,站在母亲的面前。

    望着比自己还要高的儿子,手冢妈妈眼中掠过欣慰,尽管和服的限制,仍伸出手,轻轻环抱着眼前的孩子。这个一直让她放心的孩子啊……

    温暖,却能感到母亲淡淡的关怀和担心,手冢不习惯地动了下身体。母亲的怀抱,很轻,但给他无穷的力量。原来,无论再怎么成为镇定老成的部长,妈妈眼里的自己,还是个孩子。轻轻地闭眼,母亲的气息,很怀念。曾经,他在这个怀里听着妈妈的故事。

    “小光啊……是个负责任的哥哥呢……”轻放开儿子,笑容在如玉的美丽面容上像花,手冢妈妈抬手拍拍儿子的头,“可是,现在妹妹长大了咯~”

    妹妹吗……手臂仿佛还残留着母亲靛温,如此熟悉,跟女孩在黑暗里的拥抱,原来如此相似。手冢轻叹。

    “小光,是个坚定的孩子呢……”关上门前,母亲的低叹如歌轻吟。

    德国,黄昏。

    世界最恒久的地方,从来就不是人类,也不是历史,而是自然。

    慢跑在疗养院四周的树林小道,清冷的少年沐浴在一样的金黄色光芒中。温暖的色泽,在少年身上染上柔和的颜色,却掩不去少年清冽的气息,也揉不化少年冷凝的表情。

    “呜……”细细的声音,从林子里传来,在夕阳的余晖照不进的地方。

    慢跑的脚步不停,方向却已经改变。半刻,少年看到了蹲在树下的小女孩。女孩膝盖擦伤了,胖胖的小手脏兮兮的,直往眼睛抹去,擦掉泪水。

    “……”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孩子打招呼,当年对小女孩的记忆,原来已经这么的遥远。半跪在小肉球面前,声音有细微的僵硬却带着往常的语调,“不要用手抹眼睛,这样对眼睛有害……”

    巴眨着一双明亮如天空的蓝色眸子,小女孩圆圆的脸上,错愕的表情十分可爱。

    “呜哇~~~”

    小女孩的哭声,震飞了一林的小鸟。

    “哒哒哒”的脚步声紊乱,显示来人的焦急。当看到少年蹲在小小的女孩身前,小女孩想哭不敢哭的表情,来人大怒。

    “坏蛋!!放开我妹妹!!”小小的网球,带着没啥威胁但却是来人全部的力气,打在少年瘦削的肩膀。

    “啊!哥哥!!”小女孩吓得惊呼。少年回身,看到一个满身泥污却横眉竖目的小男孩,顶着一头如火般的红发。

    “你……你……”少年清冷的注视让小男孩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仍鼓起勇气,用小小的球拍指着站起来几乎遮挡了他所有光芒的少年,大声道,“不许你欺负我妹妹!!”

    少年——手冢沉默,深邃的眸子看着小男孩的姿态,眼中闪着只有自己才能理解的一切。

    “哥哥……”小小的胖身子跳下长椅,蹒跚着走到自家小哥哥身边,拉上哥哥的衣角,“不是的,大哥哥在……扎……膝盖痛痛……”话到最后,哭意已经明显。

    “不怕,哥哥在这里。我会保护你的……”轻轻地以身上唯一干净的小背心的一角擦着妹妹眼角的泪花,小男孩护在妹妹面前,红着脸道,“大哥哥,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刚才就说了几句就让小女孩哭得凄凉而吓人,手冢不知道该说什么,嘴唇抽动,却只是伸出大手,在小男孩头上轻轻地揉了揉。

    “……”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小男孩突然觉得,大哥哥的手,很温暖。

    “网球,不是用来伤人的东西。”把地上的青黄小球拿起,手冢递给小男孩,却在看到小女孩拉着哥哥衣角害羞往他张望时,有极细微的失神。

    “谢谢哥哥,我……对不起。我知道了。”接过网球,小男孩不自觉搔搔头,回望手冢的眼神坚定,“我不会再把网球当成工具的了!!”

    “……很好,”少年眼中闪过极浅的笑意,道,“那就不要大意地上吧!”

    “啊?”小男孩呆望着少年,然后望向妹妹,“抱歉,里沙,刚才让你一个人玩,哥哥下次有训练你就别来了。”

    “不要……”小女孩嘟着嘴,轻摇哥哥的衣服,“我要跟哥哥一起。”

    “唉……没你办法呢。”拍拍妹妹的头,小男孩笑得宠溺而认真,“哥哥不会再让里沙一个人的。要不,里沙跟哥哥一起练网球?”

    “诶?真的?可以吗?”小女孩笑开了脸。哥哥不好意思地擦着小鼻子。

    “……”沉默了一下,手冢忽然道,“你是个好哥哥……”

    “啊?当然了!!”对少年的话不理解,但是小男孩还是马上就作出回答,“里沙是我唯一的妹妹啊!!”

    “嗯嗯,哥哥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小女孩听了哥哥的话,可爱地在空中划了个大圆圈。湛蓝的眸子里,刹那忘记了害羞和害怕。

    “妹妹……么。”视线从小兄妹俩身上移到了那边几乎被山吞掉但阳,少年轻喃。

    黑夜慢慢的降临,

    深邃的眸子里,

    收藏了满天的清辉……

    手冢国光从来没有去想过,所谓的新娘到底是什么意义的人。他只是直觉地遵守着承诺,直觉地记住那个小小的孩子。

    但是,当那个笑容璀璨的女孩,以答谢他把青年队的资格推荐给她哥哥为由蹦到他面前,提出冰帝学院祭的邀请,当那个女孩在樱花飞舞的日子里跟他说不喜欢付出,当女孩以陌生的成熟和睿智在他面前说以前的小女孩已经不存在,当承诺这个名词被怀疑的时候,他已经分不清所谓的意义,对他来说有什么的价值。

    也许,他对那个名为碧川悠的小女孩,是对妹妹的保护。

    也许,他看到的,已经不是那个会拉着他衣服哭的小女孩。

    也许,他从来,就比较过两个小悠有什么的不一样了。

    也许,他一直,都在接受着改变的小悠。

    也许,在很久很久的将来,他看到那个在阳光下依然耀眼而清灵的笑颜时,会想,

    也许,不仅仅是妹妹……

    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

    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

    就像是精灵住错了森林

    那爱情错的很透明。

    卷三,终.

    坚定的手冢国光,有着清冷的灵魂

    番外,恶魔

    白石藏之介,全国网球圈中有名的球员之一,名门遂宝寺网球部的部长,被誉为“圣书”的男人。灰白的头发,俊美的面容,修长挺拔的身型,走到哪里都是女生们尖叫的对象。性格温文尔雅,笑容温柔得让人如沐春风,帅到掉渣,完美得让人捶胸顿足的地步。

    在白石藏之介几乎一帆风顺的人生中,没有太多的意外。但仅是第一个意外,就出现在他的童年里,嚣张地霸占了他童年几乎是所有的回忆。

    他的小学生涯里,因一只叫做碧川悠的恶魔正式陷入了地狱。长着隐形的黑色羽翼,某只可怕的生物带着能够欺骗所有人的单纯笑容整整折磨了他四年之久,而更叫他恨的,是至今为止只有他相信并知道那个清秀可爱,在长辈面前笑得像白痴的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好不容易,白石小学毕业了。满心欢喜于从此中等部可以甩掉噩梦的白石在毕业礼那天迎来了人生第二个意外——那只姓碧川名悠的恶魔离开了,挥挥衣袖,一句话也没有留下,潇洒得让他咬牙。

    不甘心啊,怎么想都不甘心。他等了四年,终于有这么一个可以得意地对某张终年不变的笑脸嚣张地说“byebye”的机会,就这样像泡沫般破灭在没有她的空气中。

    也好,终究是摆脱了恶魔的纠缠。在车去人走的路口,白石这样安慰着自己莫名的失落。

    然而,上天像是要证明白石这人命途多舛一般,当白石在国中网球部混得风生水起的时候,派了个叫远山金太郎的家伙来结束他为期仅两年的好日子。从此,这个白痴单纯但坚定地走着麻烦恶魔路线的小金带着罕见网球奠赋正式地走进白石的世界,在不遗余力地麻烦着他的同时也让他不可避免地想起某只走智慧路线的恶魔。

    还好,小金是他可以压制的恶魔。白石在看着自己手上扎着的白色绷带时,这样安慰着自己更加莫名的失落。

    自从小金国中部后,白石童年的记忆开始越来越清晰。某些刻意忘记的点滴不停地侵蚀着他的大脑。

    [小白,男孩子不能老吃蛋糕,会变得娘娘腔的~~]

    [什么叫娘娘腔?]

    [就是说你会变成女的咯~~]

    [……好可怕啊~~]

    [没关系,我帮你吃掉它就好了……]

    ……

    [小白,想哭就别死撑着啊,不就是打雷么,我最多就笑你一年而已……]明明就笑了四年。

    [小白,我怕一个人上厕所哦,你要陪我……]明明就是故意整他上女厕。

    [小白,你妈妈说今天你的点心要全给我哦~~]明明就是说分一半而已。

    [小白,你为什么不打篮球呢~~像流川,帅得掉渣……]明明网球就很有型。

    [小白,……]……

    就是这一句句的小白,让他在童年时代就早生华发……不对,他头发天生就是灰白的……反正,就是这些小白开头的句子,让他的童年灰暗得让他……难忘。

    然而,没有碧川悠的日子原来并没有很容易过,白石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了网球和学习上,不负“圣书”之名。他忙得很,哪里有哪个美国时间去问碧川悠那个只会笑的恶魔去了哪里了?白石一直这样坚定地告诉自己,他正正也是这样认为。

    直到小金出现,白石才发觉,原来某只恶魔早就深入了他的观感,如同呼吸般自然地存在着,即使记忆不存在,细胞也会感觉到她的存在。

    有时训练完了,坐在走廊上看着廊外的院子,心也会觉得空洞。曾经,某只很可恶的家伙坚持他家院子里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