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网王——水涟漪 > 正文 分节阅读_82
《网王——水涟漪》

正文 分节阅读_82

作者:云之舞 字数:5745 热度:8
    !小悠!!”忍足拍拍部长的肩头,拉着还没回神的人快步走上去。

    “小悠?”白石走到女孩身边,注意到她湿透的衣服,眉头一皱,把忍足的伞拿过来为她遮挡漫天的雨滴。

    “重色轻友!!”小声地抱怨,忍足对自家部长的举动怨言甚多。可是看在女孩的份上就不大声说了。

    “小恶魔,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老玩水玩得……出什么事了?”顺口的责备在看到女孩空洞的眼时停下,白石手抚上女孩冰冷的脸庞,冷中混着暖暖的液体,心下一吓——这小恶魔除了生病,几乎都不哭的!!“小悠……”

    “小白……”喃喃地唤着,直到他温暖的手碰触,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的存在。“呜哇~~小白!!”张手就扑过去,把所有的委屈埋在他怀里。

    “小悠!!”不只白石,连熟悉她的忍足谦也也担心地叫。那样的小悠,他从来没看过啊。

    手抱紧怀中哭得几乎喘不过起的人,白石感到心被揪得死死的。呵……这小恶魔,即使到东京还是让他担心啊!!

    “部长,先让小悠进去吧,雨好象越来越大了。”望了望天,忍足道。

    “嗯,谦也你先回去吧。我回头给你电话。”白石对家在另一边的人道,把女孩半抱半搂地带进屋。这小恶魔,专门回大阪欺负他的吗?

    望着自家部长和女孩离开,忍足想着等下回家打电话跟堂弟好好地打探一下。然后,他发现了很严重的问题:

    “部长!!我的伞啊~~”

    不就是几步路吗?这样都不舍得她淋啊~~

    “呼,算了,偶尔淋下雨也不错嘛……”帅气地扬扬头发,少年甩过书包,转身离开。

    ————————我是作者想要反击的分界线————————————————

    那小恶魔啊,到底出了什么事?白石边拿出自己的睡衣边想,如果东京不好的话,就转回来嘛,反正她成绩很好,到哪里都不是问题。

    “妈妈和姐姐的房间锁了,你就先穿着我的衣服……小恶魔,不要就这样睡下,会感冒的!!”手拉起几乎瘫在沙发上的人。

    “不要,我头好痛,要睡……”某恶魔眼也睁不开,就这样顺着拉扯的力度靠在某人身上,丝毫没发觉自己一身的湿漉把他的白色衬衣弄得半湿。

    “小恶魔……”无力地低叹,白石手搂起人往浴室里带,“乖……洗个热水澡很快就会舒服点的,你现在睡的话衣服都贴着,很难受的哦~~”

    “……嗯。”考虑一下,某模糊的小恶魔乖乖地答道。

    诱哄着把人送进浴室,交代一大堆的人把衣服放好后来到厨房才送口气。这家伙,每次生病都特别小孩子,但比清醒时好对付。

    吃过药,白石把人拉到自己房间,“妈妈房间不能用,你就先睡我这里吧。”

    “小白,”手指着他床上的被褥,小脸因不适而发红的人指控地道,“你偷了我的被被……”

    偷?白石忍耐地拍拍她的头,努力地为自己的清白申冤。

    “那是我家买的,只是以前让你用而已。”也不反省是谁每每玩累就睡,害他都以为这里是她家而不是他家了,虽然妈妈是他的。

    “我的。”累归累,但应有的坚持碧川悠还是存在着,鼻子皱皱地宣示主权。

    “好了好了,”把人按躺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才无奈地道,“一人退一步,我们的被子。”

    “暂时接受……”蹭着他搁在她额头的温暖大手,某恶魔软声道,“但我好了还是我的被被哦……”这被子有她很多的回忆,是她的。

    “你哦……”真的发烧,白石量着她靛温,暗想她失常的理由。上次见到她时明明说没事的,难道冰帝里有人欺负她?很有可能,毕竟冰帝的女生好象很疯狂。不过,这小恶魔也不是软柿子啊。

    “小白,被人称为‘圣书’嘛,你一定懂很多的对不对?”幽黑的眸子望着眼前如玉雕刻出的容颜,茫然地问,“如果被伤害,是不是都要原谅?”

    她和立夏,真的走不回去?能走回过去,那她又愿意么?

    她的灵魂比他们活得久,但是鞋却不愿意成长。

    “……不是的,因为不在乎,所以才会轻易原谅。同样的,因为在乎,所以不能原谅。”注视的眼神轻柔,像是怕吓到惶恐的小女孩。修长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在她的头上。

    “小白……我是不是不应该离开大阪?”是不是不应该离开……你?也许没有懦弱地逃避,顺其自然地在关西过着欺负小金和小白的日子,她会少很多难过。

    “呵呵……”眼底闪过难过,胸口这种被揪得死死的感觉,除了心痛,还能用什么形容?当年,她根本就是被逼着离开啊……

    直到女孩熟睡,轻抚的手还是不舍得放下。低低一叹,俯身,在女孩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曾经的他,没有能力保护她,但是现在,没有人能伤害她!!

    八十七,迹部vs白石

    气氛,僵硬得堪称诡异。

    客厅里,两个少年筑起了楚河汉界,媲美于比赛的王者气势齐发。一华丽,一俊雅,一傲慢得,一温文得吸引,同样出色的面容上,同是对对方不着痕迹的衡量。

    “呵,”作为主人一方的白石率先轻笑,让一室的诡异气氛,升华至最高。“真是难得的客人呢~”

    “嗯啊,本大爷的光临可不是为了听你客气的。”贵族化的冷傲,迹部唇边勾笑,“她在哪里?”

    “你指我-们-家小悠么?那家伙低血压出了名的,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起来~”白石优雅地喝着茶,好吧,实际上他根本没去叫人。没办法,难得看那恶魔睡得这么熟,怎么舍得?那恶魔,也只有睡觉的时候才像个天使。

    “……”如描绘的眉毛轻微地一扬,迹部何等精明,手点上额心,“你在生气。”

    “是的~”笑容温和,礼貌得清冷,白石很爽快地承认,“你让小悠受伤了。”那恶魔迷茫的样子他多久没见过?这次的事肯定让她很在意。

    “……”迹部沉默,这次的事,他的处理确实有点不妥,但那是因为他有他的考量。如果直接插手碧川悠肯定发飙的,她不是允许别人干涉自己私事的人,再说他也不想直接插手。

    “呐,迹部,你喜欢小悠么?”放下茶杯,白石突然问。

    “嗯啊,你这是在问本大爷么?”长腿交叠,手背撑着侧颜,迹部语调慵懒而清明,有些许似笑非笑的意味。

    “……”白石温柔的面容,有那么一刹那的僵硬。老天啊……一个大男人,整天嗯嗯啊啊的,比自家的伪同性恋搭档还要让他毛管具竖。敛笑调整一下面部表情,认真地看着对方,“你喜欢小悠,但是你不爱小悠。”

    爱这个字对于他们的年龄来说,可能还太早,但是对于同样坚定和内敛的他们,有能力和智慧看清。

    “哦?”心下掠过淡淡的惊讶,迹部不动声色地问,声调依旧魅惑。对于那个女孩,他自己也曾经迷惑过,但是……

    “你喜欢小悠,那是因为,你认同她,把她当成好朋友。但是,”温柔的眼神,落在窗边的盆栽上,白石很清楚,所以,才能放心,“你不会爱小悠,因为你的眼里,容不下自己不是唯一。”

    锐利的眼神,透出细微的欣赏,迹部第一次认真看眼前这个名门遂宝寺的部长。确实,他对碧川悠的感觉很特别,但是,同时他也看到了那孩子眼底极淡极浅的眷恋,那不是对未来,而是对过去的留恋……心底的感情,已冰封,等待那个人来融……

    他是极度的骄傲,也是极度的坚定,没有全部,那他宁可站在那条界线以外。于是,他和她,总是处在妹妹和恋人之间的位置,那份感情,世上没有代替。

    “哼……”迹部收敛气势,唇边的笑容多了几分真实。这个男人,看懂了那个孩子,也用他的方式,呵护着她。

    “呐,迹部,在冰帝的小悠,需要你。”白石很清楚,在冰帝,迹部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被神所庇佑,那恶魔即使再贻害人间,也不会被处罚。而事实也是,这次的事件,没有迹部暗地里的警告,那恶魔早就被报复了,而她也肯定早动手了。少年轻叹,感慨恶魔到了贵族圈中修养差多了。

    “你的意思是要我出面保住她?嗯啊……”扬眉,迹部问。

    “呵……你不了解她。能这么冲动,她早安排了后路,”那恶魔才不是冲动型的人!!笑容懒散却别有深意,白石轻声要求。“不过……”

    “哼,你那是在命令本大爷么?”那是什么意思啊?托孤啊?某大爷感觉自己像被塞女儿的仁人君子。

    “怎么会?我那是在恳求你啊~”笑的欠揍,白石很礼貌地道。毫不在乎对方的脸色。

    “小白……”

    正当客厅里气氛剑拔弩张之际,楼梯那边突然传来慵懒的软语,他们谈论的女主角正孩子气地揉着眼出现在客厅门口,身上穿着白石的睡衣,过大的衣襟让肩头露出大片肌肤,眼睛也不睁开地唤着。

    “……”看到女孩毫不防备的样子,迹部没由来一阵不悦,眼却很有风度地别开,脸上闪过可疑的红晕。太不华丽了!!

    “小悠,我告诉你多少次不要用手揉眼睛,那很不卫生的。”白石丢下脸色发黑的人,走到女孩身边,自然地为她拉好衣领,理理她睡得凌乱的发。心中又一阵感慨,他都快变成她和小金的妈了……

    “嗯……”不怎么清醒的人儿呆呆地站定让他的手理顺她的发,好一会儿才想到刚才自己的问题,“我忘记打电话回家了……”就这样跑过来,星和清纯一定很担心。至于妈妈,算了,她出关再说。

    “我打了,千石要你喝过药退了烧再回去。我等下送你。”白石摸摸她的额头,很好,烧退了。

    “不用了!!本大爷送她就可以!!”被忽略的迹部不爽地出声,这个白痴,难道没看到他??就这样穿着男人的睡衣睡别人的床,她是白痴吗!!

    “诶?迹部,你怎么来了?”碧川悠歪着头,看到白石挡住的人,很意外。

    “你……”眉毛抽搐,迹部拒绝他的格调被不华丽的人打倒。“你倒是很轻松啊,在学校闹得这么大……”也不想想他部里的人为她奔走。

    “哦……对了,小水水没事了吧?”碧川悠‘哦’了好一会,才能清醒地回答,连忙问起水上的情况。

    “她没事,忍足家来了直升飞机,把她带到他家医院去了。”皮外伤的处理也能这样重大,恋爱的傻子!迹部对那个流连花丛那么久此时却像白痴一样的同伴很是鄙视,“至于学校方面,董事会说了,只要你及时交上悔过书,自愿放弃今年的奖学金,就可以从宽处理你打架的事。”这件事里,迹部家施了不少压力,但那两个女孩的背景和父亲的惊人身份也作用不少。

    “切~”翻出死鱼眼,碧川悠对那所谓的悔过书很是鄙夷,再说,要她放弃那一年的奖学金她会心痛死的。

    “你父亲对你在学校的遭遇很是担心,特别交代一定要带你回去。”迹部转达着。

    “……”还是惊动到他,看来前辈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